短篇合集(一)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镜月(下)


      第七章
      山洞外投射进来外面的月光,只有在子时前后这山崖下面才能看见点月光。
      “我要去找她。”秦疏坐起身来,一把推开坐在旁边的女孩。
      他本以为自己的身体会虚弱不已,但这一动才知道,他竟不知在什么时候能活动自如了,反倒是那看似健康的小女孩被他轻轻一推便倒在地上,没爬起来。她抬头看他,黑溜溜的眼睛里有几丝他看不分明的情绪。
      秦疏此时来不及想其他的,扶着洞|壁出了山洞,一路踉踉跄跄的往小河那边寻去。
      “你找不到她的。”女孩看着他的背影轻声道,“苏镜月已经死了。”也不管秦疏到底听没听见。
      直到快看不见他的背影了,小女孩才挣扎着站起身来,寻着他的脚步慢慢跟上。
      小河涓涓流淌,两旁水草丰盛,秦疏一脚踏进,惊起了无数飞萤,缭绕在夜空之中,与月光相互映衬。秦疏拨开半人高的水草在里面近乎无望的寻找:“苏镜月。”他呢喃着她的名,好似这样唤几声就能将她唤回来一般。
      “苏镜月!”
      一年前,他也这般唤过她的名字,急切而无助,在初夏的庭院里,拽了她的手,半是困惑半是愠怒:“为什么突然间要离开。”
      那时他已足以将他的仇人赶尽杀绝,大仇即将得报,他正是人生恣意时,陪他走过所有坎坷的苏镜月却要在此时走?
      苏镜月却答非所问:“秦疏,我明白仇恨的力量,所以在你小时候我用它让你撑了下来,但太过执着终究不是好事。不管是仇恨,还是我。你该走出来了,我也该离开了。”
      苏镜月的话秦疏听不明白,他紧紧拽着她,不放手。
      苏镜月淡淡抽出了手掌,目光轻浅的望着他,眼里毫无半分波动:“秦疏,我不爱你。”像是给他判了死刑一样,没有半分回转的于地,“休书给我吧。”
      下颌抽紧,秦疏沉默。
      苏镜月看了他半晌,劝道:“你知道我的脾性……”
      “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说,我改。”知道苏镜月并不是在与他玩笑,秦疏声色喑哑,背后藏着孩子一样的无助。
      “你没有不好,只是我想离开。”她答得果决。
      连像样的理由也不给他编一个,当真是苏镜月的风格……
      长久的沉默之后,秦疏道:“好。”
      这一个字却让苏镜月眼底起了涟漪,可她还是固执的把手放在他面前:“休书。”
      他像小孩一样把手藏在背后,不去看她:“没有。”他想,苏镜月人走了,可不能把他们这层关系也拿走,如果连这层联系也没了,以后想见她,他得寻什么样的借口。
      可毕竟是在一起这么多年的人,苏镜月怎会不知他的心思。而偏偏越是知晓他的心思那只伸出去的手便越觉得疼痛。她终是收回了手,转身便离开。
      秦疏当时只是觉得,苏镜月是他的命,但她想离开……那他就让她离开。
      他会派人守着她,护着她,再不济他还能使诈骗她回来,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那日一别,怎么就成了永别了呢……
      怎么会就再也见不到了呢……
      第八章
      秦疏在水草河流间寻了一天一夜。
      女孩坐在旁边的树上静静的看着他,看他那般无望的寻找,最后看他终是累倒在水草地里,她才走了过去,像那天把他从这里拖回去一样,静静看着他。
      “你可是觉得我疯了?”秦疏倏尔开口。
      女孩没有回答。
      “我等了她一年,我想时间差不多了吧,她大概也有点想念我了吧,我写了封休书,诱她回来……”
      女孩垂下眼眸,心道,是啊,苏镜月想他了。没人会比她更清楚苏镜月的心思。知道秦疏写了休书,她岂会不明白秦疏的意思,她既然都离开了,若不想回去,谁又能绑着她回去呢,她是想见秦疏了,所以成全了他这个借口,想见他……最后一面。
      “结果她回来了,却在路上……若是我不叫她回来,是不是她到现在还好好的,是我害她……”
      不,是苏镜月该死了。
      “一直以来,皆是我连累她,连最后,她也是被我连累……”
      不,是你救了苏镜月,救了她近二十年……
      “我为什么还活着……”
      女孩轻声道:“大概是,你找的那人希望你活着吧。”她向上看了一眼高高的山崖,“不然,这么高的山崖,哪会有人幸存呢。”
      “她希望我活下去……”秦疏呢喃,恍然间想起过去十几年间,苏镜月一次又一次救他于危难之中,不管是将他从火海里救出,还是把他拖过结冰的大江,激他医治双腿,她皆是在努力的让他活下去,更好的活下去。
      而他现在,却用苏镜月拼命救回的这条命在做什么……
      秦疏闭上眼,感觉湿润的土地浸湿了他的衣裳,半晌后,他睁眼苦笑:“苏镜月真是卑鄙。”他说,“怎么不能让我选择一下更轻松的方式呢……”
      遇见苏镜月后,他遭遇的这些磨难,没有哪一次是活着比死了更轻松的,而苏镜月陪着他都挺过来的,现在,要换他独自一人走下去了。
      第九章
      再次回到山洞,秦疏开始主动调理内息。他发现在身体里的内力竟比先前更为强劲一些,这让秦疏有几分惊讶,但在看了小女孩给他采回来的那些草药之后,秦疏又有几分了然:“这些都是极好的伤药,你是如何认得的?”
      他忽然对这个小姑娘产生了点好奇,仔细想来,这些日子皆没有看见她的家人,想来她是一个人在崖底生活,这么小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在贫瘠的崖底生存,又是怎么习得这些知识,真是个与苏镜月一样神秘的小姑娘。
      “你用就是了。”
      小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她坐得离火堆极近,几乎都要被火苗烧了头发,但她却还像是冷极了似的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夏末的夜晚,哪有这般寒冷。
      秦疏看着她发青的嘴唇,轻声问道:“你可是受了寒?”
      女孩没有答话,其实这些天她每夜皆有一个时辰是如此状态,只不过秦疏要么是在昏睡,要么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发呆,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这个一直照顾他的小姑娘,现在见她如此,一时有几分埋怨自己的疏忽,他走到女孩身边,拉了她的手,想用内力替她驱寒,但却不料女孩的反应极为激烈,她猛的抽出手,几乎是爬着挪了两步的距离。
      “别碰我。”她说着,声色间的狠戾哪像是个小姑娘。
      秦疏一默,为了复仇,在江湖上行了这么多年,他知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当下也不强求,又回到了他的位置,只是目光有些不由自主的落在女孩的手上。
      那掌心里好似被灼伤过的伤疤……
      秦疏忍了好一阵,在女孩脸色渐渐好转之时,他开口问道:“你手心可是被什么灼伤过?”
      女孩看了他一眼,含糊不清答道:“小时候伤的,记不得了。”她转头不看他,岔开话题道,“你伤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吧,明天便离开这里吧,顺着小河流淌的方向走,就能出去。”
      秦疏心里有几分异样的感觉,有个想法在心底盘旋,但那实在太匪夷所思了,让他自己都无法相信,他默了许久,最终只问道:“你父母呢?怎么放任你一个人在这山崖里?”女孩沉默,秦疏实在好奇极了,便又问道,“你既然知道出去的路,为什么还要呆在这里?”
      女孩看了他一眼,转过头,目光落在身边的一块石头上,静默了许久才道:“我在这里守一个人。”
      “谁?”
      “至亲至爱。”
      是她的父母吧?秦疏猜测,心里却有几分笃定。细细的将她表情打量了一会儿,秦疏斟酌了一番,决定不再询问下去。只道:“既然如此,我明日便打算出去,你可要与我同路?”
      女孩目光这才又落在他身上,将他看了许久,久到像是要刻下来一样,最后她摇了摇头:“不了,我就在这里。”
      总不能强求别人吧。秦疏点了点头,闭目睡去。
      这一夜,他好似能感觉到有一双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脸上,不舍离去。
      第十章
      顺着小河流淌的方向,秦疏出了山崖,没走多久便遇上了正在寻他的属下。
      众人见他安然无恙,皆是庆幸不已,有亲侍上前道:“主上,前几日我等寻你的时候偶遇谢神医,今日他尚在别院做客,你可要请他看看?”
      秦疏一怔,神医谢欣,一别十年,他没想到还有机会见到他……
      “见吧。”秦疏道,“见见也好。”
      这身体,他得比以往更加珍惜。
      十年前,秦疏十八尚未弱冠,如今却已近而立,谢欣更是已过不惑。他们通过苏镜月认识,但现在苏镜月却已不在。
      谢欣替秦疏诊脉之时有几分怅然:“她到底是对你最真心,那一身内力都尽数渡给了你。”
      此话一出,秦疏一愣:“什么内力?”
      谢欣苦笑:“她竟是没告诉你么?她那身功夫,蛮横霸道,却是要命来换的,不过这功夫练出的内力精纯,也是天下极难得的。最后,她把这一生的成就都给了你,你得好好珍惜。苏丫头的死你别太难过了,她的命数也该是这个时候尽了。”
      谢欣越说,秦疏却越发糊涂:“什么意思……”
      谢欣微怔:“她什么也都没和你说?”
      秦疏怔愣的看他。
      谢欣一叹:“那臭脾气!罢了,既然人已去了,我便与你说吧。”他道,“你唤她苏镜月,她原名却不叫这个,她姓谢,小名一个苏字,是我远房堂妹。你看她如今二十来岁,其实也不然,若真要算,她应当比你大上十岁。”
      “三十年前,谢苏一家三十余口惨遭灭门,彼时谢苏不过一孩子,她侥幸逃出后寻到了我,求我教她功夫,想回去报仇,她心性烈,急于求成,我劝阻不得,无奈之下终是给了她一本秘籍,秘籍中所记载的功夫成效极快,但危害也极大,阴毒入体,减寿不说,还会令人在成年之后一朝变为幼童。”
      秦疏已全然愣了。
      “十年前谢苏寻到我,让我来为你治疗腿伤的时,也是让我去医治她的,让我拖延她变成孩童的时间。这本对她身体极不好,但她却说,左右她已是活不了多久的人了,能陪你多久便陪你多久吧,不到万不得已的关头,她不想离开你。
      “那时我才知道,你对她多重要。谢苏曾与我说,你将她捡回家的那一次正是她第一次变成小孩时,彼时她找仇家复仇,却险些丧命,正是绝望之时,是你救了她。她大伤,身体未好,便陪在你身边,没想到过了三年,她那仇家竟然又找上了你……她道是自己害了你一家,心怀愧疚,便一直陪在你身边,或许是想弥补你,也或许是想帮助你。如今把内力尽数渡给你,定然也是想让你以后过得安好吧。”
      秦疏呆怔。那些人……毁了他家的人,是苏镜月的仇人!
      他这些年一直追逐的仇家本是苏镜月的仇家!
      秦疏不知该做什么样的表情,可此时心绪再乱,却有一个念头压住了所有的混乱冒上来:“你说……苏镜月,她会变成孩子?”
      谢淑点头。
      “她会变成孩子……”秦疏恍神,好似只听进去了这句话一样。
      奇怪的女孩……阴寒入体,掌心灼伤,内力猛涨……
      这些事情猛然间全部串联起来。他怎么没想到!他之前怎么没想到!
      苏镜月没死,她还活着,变成了小孩!
      可是他把她一个人扔在了山崖下面,他又把她一个人丢下了!
      秦疏转身就跑,脑海里不停回忆着他离开山谷前的晚上,苏镜月坐在火堆边瑟瑟发抖的身影。
      她那么冷,那么冷……他却连抱也没抱她一下!
      一路疾行,不知跑了多少路,不知狼狈成了什么模样,秦疏沿着他出来的那个河谷,再次步入山崖底下,找到那个山洞,洞里却已经没了人,苏镜月不知去了哪里,他满山谷的找,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恨不能掘地三尺。
      但是她不见了。
      她不见了……
      秦疏回到山洞,颓然坐在地上,恍然间,他想起那日离开之时,苏镜月目光静静的落在一处石头缝隙上,他站起身,上前一看,之间缝隙边刻着一行又细又小的字——纵使相逢应不识。
      纵使相逢应不识……
      “我在这里守一个人……至亲至爱。”
      她在守着他啊!她在像他表露心意啊!可他这个混账东西……竟没识得出她。
      她说她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会离开他,那一年前她的离去定是到了不得不走的地步,她怕他伤心,怕他难过。
      那些离开的日子她每天过得过难过秦疏不知道,在冷的时候有没有人心疼她秦疏不知道,在无助的时候有没有想念过他秦疏不知道。秦疏只知道,他最后给她一封休书让她回来拿,那么倔强的苏镜月,那么害怕他难过的苏镜月却软了心肠要回来。
      她是想念极了他,想在最后见他一面。
      可该死的他做了什么,他竟没有认出那么重要的苏镜月!
      纵使相逢应不识……
      多么绝望。
      秦疏失魂落魄,摇曳着脚步出了山洞,行至他坠落山崖的那方。萤火飞绕间,水草深处,一方在闪闪发光,他眼眸一亮,重燃一分希望,疾步行去,拨开水草,他终是寻到了那个人。
      她趴在地上,脸颊轻轻贴着地面,那是他掉下来的地方,苏镜月就这样静静的趴在那里,像是抱住了他一样。
      她背上停着那么多萤火虫,他一动,那些小光点就都惊飞起来。秦疏静静的把她扶起,将她已经冰冷的身体抱进怀里。
      “苏镜月。”他说,“我找到你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结局贴出来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