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合集(一)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镜月(中)


      第四章

      轻细的脚步声停住,火光映在一个小女孩身上。

      秦疏愣住。女孩一身看不出颜色的衣裳被雨淋湿透了,漆黑的头发一缕一缕的搭在苍白的脸上,显得有些病态的狼狈。她手中拎着两只头破血流的野兔,目光静静的看着他,然后点了个头,算作打招呼。

      是个……孩子?

      不是苏镜月。

      期待落空,他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气霎时被抽了个精光。秦疏呆滞了目光,直到料理的声音响起,他才再度回过神来,寻声看去,竟是小姑娘将兔子剥了,除掉内脏,架火烤着。手法出离的熟练,但吸引住秦疏目光的却不是小姑娘的手法,而是她手中的匕首。黄杨木的柄,底部轻轻刻着一个“秦”字。

      那是他送给苏镜月的匕首……

      “这把匕首你是从哪儿得来的?”他有些急切的问出口。

      女孩闻言,扭头看他,四目相接,莫名的令秦疏心漏了一个节拍,然而很快,女孩便转过头去,盯着跳跃的火光,答道:“河边捡的。”她声音沙哑,像是被人割坏了喉咙似的。

      秦疏一时全然想不到其他,只顾着急的问:“河在哪儿?可有看见持匕首的人?可将她带回?她可还安好?”一连串问题像比弹珠落在玉盘上还急,但他越是急切,便越衬得小女孩奇怪的淡漠。

      兔子在她手中翻了两转,她才道:“没看见人。”

      秦疏大脑空了一瞬。

      没看见人。

      什么意思,他的属下不会骗他,苏镜月是掉下来了,可为什么她没有被救?她的匕首在,那她呢?她在哪儿?他想去陪她,可是现在他把苏镜月弄丢了,他连陪也不知上哪儿去陪……

      “她一定还在那儿。”秦疏说着,拼了命一样挣扎着要站起来,“我去找他。”身上每个地方都在叫嚣着疼痛,痛多了,他反而没什么感触了。

      小女孩静静的看着他,没阻拦没出声,她知道他的伤势,笃定他爬不起来,但偏偏秦疏让她的眼神从冷漠慢慢变为惊讶,最后流转成一汪不解的湿意,她垂下眼睑,站起身,拦到秦疏面前:“你若是要找几日前落下来的人,已经没了。”

      “什么叫没了?”秦疏听见自己空洞的声音。

      “被河水冲走了,我亲眼看见的。”

      这话就像一记闷棍,敲得秦疏头破血流,连挣扎也没了力气:“那你还救我做什么?”他说着,像是在笑,“为什么救的是我?”又像是在哭。

      第五章

      为什么救我?

      秦疏这话问过苏镜月,他还记得彼时仓惶,苏镜月将他从被大火烧光了的家里救出,带着他逃离那个城市,南下寻亲。秦疏的腿被倒下来的木头压坏了,走不了路,大雪的天,她把他放在木板上,一路拖着走,在冰天雪地里,在结了厚冰的大江上,单薄的身影每一步都走得那么艰难。

      他多想帮帮她,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镜月,别管我了。”

      “好好躺着。”

      他仰头看天,冬日的天总是阴沉沉的,只让人心情更加阴郁:“为什么救我?”他说着,“仇家那么厉害,他们一定还会来杀我的,镜月……”他看着她被勒出血痕的掌心道,“我会拖累你。”先前为了帮他抬起压住腿的那根炙热的木头,她的手已经被灼伤了,姑娘家的手本是绣花执扇的手……

      “别管我了。”

      苏镜月头也没回,声音在浩浩天地间显得那么渺小:“我好不容易才将你从火场里扒出来,没道理让你白死在这里,秦疏,你得回报我。”她说着,像个市侩计较的商人。但哪个商人会拼了命来救他,哪个商人会傻得来做这样不知道能不能回本的买卖……

      秦疏什么都懂,所以便更加心疼苏镜月,也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忽然,冰上猛的传来“咔”的一声,秦疏心里一惊,苏镜月一声“别动”还没落音,她脚下的冰猛的碎裂,“咚”的掉进冰冷的江水里。寒冷让江上又迅速结上一层薄冰。

      秦疏浑身血液一冷,爬着趴在冰窟边,不要命的拿手锤裂那层薄冰,大声呼喊着:“镜月!”他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叫她,但声音却消失得那么快,冰天雪地之间仅他一人,巨大的恐慌摧古拉朽一般撕裂了他所有的冷静,“苏镜月!”他在刺骨的水里抓着,捞着,恨不能钻进去找她一样。

      狂乱之中,水下一只没有温度的手抓住了他的掌心,秦疏像是瞬间找回了主心骨似的,另一只手忙顺势摸下,抓住了苏镜月的手腕,拉着苏镜月爬上了冰面,她一身湿透了,秦疏在一旁焦急的要扒她衣服:“你换我的,快换我的。”

      苏镜月忙将衣领捉住,还想拿男女之防来打趣他两句,但抬头一看,只见秦疏红了眼眶,瞳孔中是还未停歇的惊惶,她那些揶揄的话都堵在了喉咙,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秦疏,我没事。”

      她说完,便看见秦疏眼眶猛的赤红,她坐在他跟前,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我没事。”

      秦疏咬牙,忍了许久,终是忍不住情绪,一把抱住苏镜月,像是要把她嵌进身子里一样。

      或许是因为秦疏在这种境况里对苏镜月的感情慢慢开了端,所以在日后很长的岁月里,苏镜月对秦疏来说,并不仅仅只意味着“妻子”,他对她的感情也不仅限于“爱情”,苏镜月是恩人,是倾慕,是陪伴,是依赖,是谁也替代不了的唯一。

      第六章

      秦疏发起了烧。

      糊里糊涂间,他好像回到了十年前,彼时他有了一定的势力,一直为报仇的事谋划着,但那时他的腿还没治好,伤残将他禁锢在一方木椅上,很多事无法做到让他十分焦急,脾气又急又躁。

      而适时,苏镜月说她寻到一名神医,能治他的腿伤,但方法却是要先敲碎他的骨头,刮痂固板,让骨头重新长过。周围的人都说此法太过猛烈,使不得,然而苏镜月却一反素日淡漠的态度,强荐神医。

      换做往常,秦疏早答应了她,一是他信苏镜月,二来他也确实想让腿上的伤早日好起来,但这次,秦疏却迟迟没下论断。

      他吃味了……

      他偶尔透过窗户能看见苏镜月与她请来的那神医在院子里相谈甚欢,像是多年好友一般,但苏镜月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她有什么老友会是他不认识的。

      医治的日子久久不定,苏镜月忍不下去了,冷声问他:“你这双腿医是不医?”

      彼时秦疏坐在书桌背后,看着探子送来的信,答道:“医,不过此法甚烈,需得让大夫换个法子。”

      “别无他法。”苏镜月道,“谢大哥的医术冠绝天下,由他来治不会出事。”

      谢大哥……秦疏手一僵,默了半晌,将手中的信换了一封:“我信不过他。”

      “你信不过我。”

      这话像根针,扎得秦疏心尖一缩,他想辩白,但话一出口却是:“我的腿治不好又如何?你便这么嫌弃我不能走路么?”话一出口,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原来他一直都在害怕,害怕苏镜月因为他的缺点,而嫌弃他……

      苏镜月默了良久:“没错,我嫌弃你腿瘸残废。”

      秦疏脸色猛的一白,看见苏镜月平静无波的眼神,羞耻与委屈背后是按捺不住的怒火,他一把将桌上的茶杯掷到苏镜月跟前,碎裂的声音惊动屋外的人,秦疏头一次黑着脸对苏镜月道:“滚!”他说,“给我滚!不准再回来!”

      苏镜月看了地上碎裂的瓷器一眼,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而她走后不过片刻,秦疏那一瞬的怒气就消散完了,他在屋子里空坐了一会儿,突然开始害怕起来,他不是真的想让苏镜月离开的,要是她生气了……要是她当真不回来了……

      “来人!”再也没法想下去,秦疏吩咐了人去找苏镜月。

      什么羞耻,什么委屈,什么吃味全都抛在了脑后,他只想看见她,把她留在身边,要他做什么都可以,刮骨疗伤,断骨重接,怎么都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屋子的人翻天覆地的找到傍晚也没有找到苏镜月。

      秦疏慌了神,他动不了,没法亲自出去找人,只有吩咐更多的人满城的找,他唯有看着渐渐黑下去的天色一心空茫。

      事情的结局秦疏是知道的,苏镜月回来了。在半夜的时候被人从客栈里面请了回来,她头发也没梳,想来是回得急,秦疏见了她立时便服了软:“我治。”他说,“镜月,我治。我是信你的,我让你走不过是说的气话,你别生气,你别当真。”

      他说得那么着急,让苏镜月轻声一叹:“我还道你有点骨气呢,本还打算在客栈住个两三天,结果你却连半日都绷不住。”

      他连一个时辰也没绷住……

      最后他接受了神医的治疗,医好了腿,那位谢大哥也与苏镜月就此别过。

      但是在梦里,苏镜月走了却没再回来,他派人去寻,从天黑找到天亮,他在屋子像是等了一个轮回那么久的时间,最后却是有人告诉他,苏镜月找不到了,她掉下了一个山崖,被河水冲走了。

      像是一个噩梦被另一个噩梦吓醒了一样,秦疏猛的清醒过来,他看见小女孩坐在他身边,手里拿了片叶子蜷着,当盛水的器皿,正在喂他喝水:“你烧了半月了。”她说,“没死算命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