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合集(一)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阿榕(中)


      第四章

      到晚上的时候,阿榕端了晚饭点着火把到潭边来找付长歌。他还是白天的姿势一动不动,阿榕唤道:“付长歌,吃饭了。”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爽朗。

      付长歌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他定定的望向阿榕,问道:“好的地皮在哪儿?”

      阿榕咧嘴一笑:“你先吃了饭我再带你去找。”阿榕递给他饭菜,付长歌伸手接过,在火把明亮的火光下,他看见阿榕手背上有一块青紫的痕迹十分明显,他是练武的人,今天打的那一下又没有轻重,付长歌心里一阵愧疚:“对不住,在下今日冒犯了。”

      “你心情不好嘛,可以理解的。”阿榕摆摆手,毫不在意。付长歌却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火光下的阿榕眉眼弯弯,她的言语一字一跳,和她的脾性一样,充满了生机。

      吃完饭,打着火把去了阿榕埋人的地方,还没走进那里付长歌便觉得一阵阴气嗖嗖,隐约还听到了有女子在呜咽着什么曲子。付长歌本不信鬼神之说,但见到了阿榕之后,再入此情景,他难免有些心里打鼓。

      阿榕笑道:“你害怕啊?埋的人多了,总有那么几个不肯走的,这姑娘就喜欢偶尔晚上出来唱唱曲儿,你听听好听吗?”付长歌沉默。不一会儿,歌声消失,阿榕一叹,“她一定是察觉到我们来了。”

      付长歌一转头,不经意间看见了阿榕眉宇间的落寞。心中莫名的一抽,阿榕其实……很怕寂寞吧。

      爬上一个小坡,夜风忽起,有白色的花瓣飘过眼前,月色入谷,付长歌看见坡下一片坟地,每块坟上都立着一块木碑,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这……全是掉下来的人?”

      “是啊,几百年间的死人齐聚一堂,也算是一门奇事。”阿榕笑了两声,左右看了一下:“坡下面地方挤,我们就把他埋这儿吧。”

      她一个人活在一个只有死人的地方。因为绝望所以对这种事显得麻木。

      付长歌沉默的把门主放下与阿榕一起挖坑,他惊叹阿榕熟练地技术,但心里又蓦地升起了一股涩然,一时想要走的话竟说不出口,她这样对他好,其实心里是怕极了他说要走吧。

      可是,他却不得不走,门主出事,长青门中肯定一片混乱,之前小姐又……付长歌给门主立好木碑,拳头握紧又松,终是开口道:“阿榕姑娘,在下实在是有要事缠身,明日怕是就得离开……”

      “好啊,你走吧。”又不等他说完,阿榕便打断了他的话,只是这一次的回答让付长歌怔愣了许久,紧接着心里涌上了许许多多的愧疚。他紧蹙眉头,倏地一掀衣摆,对阿榕单膝跪下,拜道,“救命之恩永生难忘,明日出谷后长歌此生恐再难报答姑娘恩情……”

      “没事没事。”阿榕好像养成了打断付长歌说话的习惯一眼,她举着火把转身便走,单薄的背影看在付长歌眼里让他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付长歌!走啦!”阿榕走出一些距离之后对他挥手,“你今天泡了水,我还得给你换药呢!”

      语气雀跃得就好像她的生活里,没有悲伤。

      翌日。

      昨晚睡前阿榕说明日一早送他去出谷的地方,可是这都等到日上三竿阿榕还没出来,付长歌等得不耐烦,正要进去催人,忽然门扉打开,阿榕一改往日的粗麻衣裳,身着浅葱色的长裙走了出来。

      付长歌一怔,感觉今天的阳光是不是用一个很刁钻的角度打在了阿榕身上,竟让他觉得……阿榕,美得像妖精……对了,她本来就是妖精。付长歌一声清咳,挪开目光,昨晚换药时身上被阿榕抚摸过的地方有些让人难堪的灼热起来,他道:“阿榕姑娘。”

      “嗯,走吧。”阿榕拍了拍自己的包袱,“我都收拾好了。”

      “收拾……什么?”

      “一些衣物细软。”阿榕笑道,“我和你一起走。”

      第五章

      看着阿榕抱着肉包子一脸惊喜的模样,付长歌无力叹息:“阿榕姑娘,在下要去处理门派中的事。”

      “好啊。”阿榕专注的咬了一口包子,嘟囔道,“一起去。”

      付长歌无奈:“在下要去寻人……”

      “找谁啊?”

      “我家小姐。”

      阿榕啃包子的动作一顿:“你喜欢你家小姐?”

      付长歌一怔,不置可否。正在此时一阵杀气袭来,阿榕眸光一凛,正要出手,面前的付长歌手腕一转,手中筷子在阿榕耳边一夹,一枚银针停在筷子之间。阿榕眨巴着眼愣了一会儿:“你是在保护我么?”

      付长歌没空理他,他目光左右一扫,客栈之中忽然涌现出四五名黑衣人。一时间他也顾不得礼节,一把揽住她的腰大喝一声:“走!”纵身一跃,撞开客栈窗户便施展轻功飞了出去。

      阿榕看着自己腰上结实的男子手臂,又抬头望了望他坚硬而英俊的侧脸,她忽然咧嘴笑道:“付长歌你好英雄啊!”

      真是让她越看越顺眼。

      冷硬的男子面庞便在她这一句夸奖当中倏地一红,他清咳一声,脚下不停,直到行至安全的地方他才将阿榕放下,道:“阿榕姑娘,你方才看见了,跟着在下实在很危险,所以……”

      “没关系啊。”阿榕笑眯眯的看他,“这样人生才比较精彩嘛。你放心,我跟你出谷就是想出来玩玩,等玩够了我就回去,不会打扰你很久的,你就把我这个要求当做是报我的恩吧。”

      付长歌脸色一肃:“这不是玩。”

      “好吧好吧,不是玩。”阿榕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看得付长歌很是无奈:“阿榕姑娘……”

      “方才说到哪儿来着,要去找你家小姐,然后……”阿榕话没说完,因为付长歌忽然身型一闪,纵身跃至一个女子身前厉声唤道:“小姐!”

      阿榕眸光一冷,只见付长歌强硬的拽住那女子的手:“跟我回去。”女子尖声嘶叫着什么对着付长歌又踢又打,付长歌闷不吭声的挨了好几下,阿榕终是忍不下去,手一挥,那女子浑身一震,倏地晕了过去。

      “小姐!”付长歌神色一慌,随即厉色盯向阿榕,“你做了什么!”见他这样的神色,阿榕心尖一酸,垂头看地道:“没事的,就让她睡一会儿。”

      仿似知道自己情急之下吓到了阿榕,付长歌轻轻张嘴,想要道歉,但却没说出一个字来。

      城郊破庙之中火堆的火跳跃着往上,阿榕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点生气的,因为此时被绑起来坐在一边的长青门大小姐青夙还在不停的喊着:“放开我!我不要回去!”

      付长歌面无表情的往火堆里添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阿榕忍耐了一会儿,终于狠狠瞪向她:“你再吵就把你嘴撕了!”她身上的妖气散出去让青夙打了个寒战。付长歌一声叹息:“阿榕姑娘……”语气中尽是不赞同。

      青夙知道付长歌肯定会护着她,登时又骂道:“付长歌你敢这么对我信不信我再把你推下绝情崖!”

      手中的木棍狠狠扔进火堆里,阿榕头一次对付长歌冷了脸色:“是她把你推下绝情崖的?”付长歌沉默,阿榕也不等他回答,径直站起身来走到青夙面前森冷的望着她,“是你把他推下去的?”

      青夙有些胆颤:“我……我那个时候也不是故意的……谁让他不准我和暮生哥哥走……”

      虽然出谷不久,但是这几天跟着付长歌到处跑阿榕还是听说过暮生这个人的名字,□□教主,一个冷血的大魔头。长青门身为名门正派,要让门主女儿跟一个魔头走,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付长歌被娇蛮的小姐推下了绝情谷,而长青门的门主……怕是被□□的人杀的吧。

      阿榕回过头,看见火光映在付长歌冷硬的脸上,他一言不发,拳头却拽得死紧。青夙被阿榕的神色吓到,憋了半晌道:“我真不是故意的!而且……而且付长歌现在也活着,没事不就好了吗!”

      “你知道什么?”

      阿榕蹲下身子,捏住青夙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直视:“人死之前那一刻的绝望,你看见过吗?死里逃生是老天多大的眷顾你知道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