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合集(一)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流年乱(上)


      第一章
      “传闻二十年前江湖出了个妖女,一曲《乱流年》名动江湖,闻曲之人无不心醉,那歌者更是有倾国之貌,当朝的将军侯爷,彼时的武林盟主无不为其倾心。世人谓其……狐仙转世。”
      小兰被茶水呛住,连忙在桌上放下了钱,拎着今日拿到的东西出了茶楼。
      许久不下山,世间已把她传成狐仙了吗……
      说书先生的嘴,是越来越不靠谱了。也只有当年的她才会相信这种人的话,去找一个根本不可能再找到的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当初上了那么多当,找错了那么多人,她现在终于学乖了。
      她不找了,再也不找了。
      二月初,梓梧山的积雪开始融化,山间小道变得湿滑不堪,这些日子已有不少倒霉蛋掉到下面的湖里去过。小兰在小道上走得小心翼翼,忽听“咔咔”几声,是树枝断裂的声音,小兰仰头一望,天上一团黑影穿过干了一个冬天的枝桠,向她砸来,她连忙往旁边一躲,那东西摔在路边,又压断了路旁的草木,一路“咔咔咔”的摔了下去,最后“咚”的一声闷响,想来是掉进了浮着薄冰的湖里。
      小兰探头一望,没一会儿,湖里飘起了一个五官极美的黑衣少年,小兰望了望天,又看了看下面昏迷的少年:“哪儿来的?”
      将少年从冰湖里拖了上来,小兰拍了拍他变得青紫的脸:“喂,活着没?”人没反应,小兰不客气的一拳揍在他胸膛上,少年猛地咳出一口水,小兰大声问他:“你是自尽的不?如果你是自尽的,我把你扔回去!”问了两遍,见少年没表示,小兰拖着他的胳膊便要往湖里扔,却在挨着湖水的时候,少年猛地反握住了她的手。
      他仿似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一般,嘶哑着嗓音道:“活……”
      只有一个字,小兰就懂了:“你早说嘛。”
      少年眼一闭,再次晕了过去。
      小兰在厨房里熬好药,往屋里端去,走到前院,目光穿过细竹竿撑起来的窗户,看见了捡回来的少年此时已坐起了身子,倚在床头,长发垂在身侧,愣是将她这破房子染出了点唯美的意境。
      此时美少年正失神的望着她院里开迟了的望春玉兰。小兰便出神的望着他,直到手里的药烫到了指尖,她才慌忙跑进了屋,把药碗扔在桌上,甩手叫烫。待灼痛感过去,小兰侧头一望,里面床榻上的少年已转头望向她这处,目光却没有对在她的脸上,一双眼睛显得空洞而无神。
      他……看不见?
      原来他刚才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望着……
      小兰瞥嘴,果然,她又想错了一次。
      松和师叔让她找人的时候上点心,不要随便什么人只要给她点感觉像是师父,她就一门心思的把自己赔进去。小兰闲下来的时,觉得师叔说得挺有道理,但真较真起来,赔不赔进去又不是她说了算的。
      对于找师父这事她太上心了,因为太上心,所以越找越无望,时间慢慢把这股无望熬成了毒药,喂她饮下,蚀心腐骨,穿肠烂肚,只要有一星半点的希望出现,都能成为她救命的浮木,所以她愿倾尽所有去相信。
      “你这么快就醒啦?”小兰压下翻飞的心绪,找了个托盘将药碗端了过去,“可有哪儿不舒坦?”
      少年隔了许久才应她的话,却不是回答:“你是谁?这是哪儿?”他气息微弱声音嘶哑,语气中并非戒备而是真正的茫然。宛如一场大梦初醒的茫然。
      “这是梓梧山。我……”小兰想到今天说书先生的话,倏尔笑开,“我是狐仙,你的救命恩人。”
      少年显然对她后面的话不感兴趣,只呢喃了两遍“梓梧山”随即又问:“我为何在此?”
      “我扛回来的啊。这个冬天不知都扛过多少人回来了……对了!”小兰扳指头数,“救命钱是要算账的啊,算上我从湖里把你捞起来的钱,加上扛你回来的钱,加上给你熬药的钱,一共五百文,没得少啊,回头你家人找来的,让他们付。”
      “家人?”他摇头,“我不记得了。”
      小兰一惊:“赖账啊?”
      “我……当真不记得了。”
      “那你住哪儿?”
      “不知道。”
      “叫什么名字?”
      少年仍是摇头。
      小兰嘴角一抽:“你还记得啥?”
      “记得……我要活下去。”小兰嘴角一抽,深深的觉得这孩子是在逗她玩呢。少年垂着头静静道,“记得我要去找一个人。”
      “找人”这两个字就像是咒语,戳得小兰一怔。她端了药,晃了晃,递到少年手里,半晌后才找回自己的思绪:“要找什么人还记得吗?”
      少年还是摇头:“忘了。”
      他什么都忘了,却还记得要活下去,要去找人。
      小兰看着少年摸索着喝药,就像看见了以前的自己,卑微又可怜。
      第二章
      但可怜……却是有时限的。
      小兰本以为他好得差不多自己就会急着走了,但养了少年七八天,他仿似要安心住下来似的,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她的伺候。
      在这个世上,能让她这么无偿奉献的人,大概只有她师父慕寒了吧!
      小兰在找人一事上付出太多却没有得到回报,所以在人生的其他事情上,她对于“回报”有着近乎执拗的追求。
      给少年喝了药,小兰坐在他床边柔声道:“农民伯伯辛苦耕作,最后收获了粮食,店铺老板努力经营,最后收获了财富,狐仙姐姐我累死累活的救了你照顾你伺候你,你说我该收获什么呀?”
      少年眉眼微微一弯,温和而真诚的笑了:“谢谢你。”
      小兰望着他的笑容静默了一瞬,随即呵呵一笑,一爪将他手抓住。
      掌心的触碰让少年的笑容微不可见的一愣,小兰却没注意到他细微的情绪变化,只将他拉下了床:“来,我知道你能下床了,跟我走,跨过门槛,哎对,在这儿坐下,往前面摸摸,这是什么?”
      “盆。”少年依言摸索着身前的事物,“泡在盆里的衣服。”
      “对了,真聪明。”小兰夸奖似的摸了摸他的头。少年被摸得一怔,又听小兰道,“你呢坐在这里把这些衣服使劲儿搓一搓,然后拧干了放在旁边的木板上,待会儿狐仙姐姐回来晾啊。”言罢,她起身要走,迈开步子的瞬间,衣摆却是一紧。
      小兰一回头,看见黑衣少年坐在矮矮的木凳上,脸上挂着这几日一般温和的笑,但拽住她衣摆的手却有点紧。
      少年的笑容总是能让小兰在任何时候愣神,但很快她便掐死了脑中的臆想,奇怪地问:“怎么了?”
      “你要离开?”他问得有些小心翼翼。
      “恩。我昨日才发现前几天在镇上拿的东西是坏的,这玩意儿挺重要,我得赶快去换一个。”
      少年仍旧没放手,攥着她衣摆的手有些泛白。
      小兰琢磨了一会儿,才回味过来,这少年大概是害怕一个人呆着:“没事,今天我不干别的,很快回来,你好好洗衣服就是。”小兰说罢,没等少年反应过来,将衣摆一扯,脱离了少年的桎梏,转身便走,全然没看见少年在她身后有些无措的抓了两把,直到确认她气息远离,他抓不到了,才死心的摸到盆里的衣服。
      冬月未走,初春未至,凉水仍旧僵手,少年揉了两把衣服,叹出一口气,在寒冷的空气中勾画出苍白的颜色。
      “好冷啊……”
      明明,刚才没这么冷的……
      小兰回来时在湿滑的小道上摔了一跤,摔得膝盖袖子上全是泥。她又冷又痛,一瘸一拐的走进院子里,还没关门,忽闻一声又急又快的唤:“你回来了。”像是长久的期待被满足了一般,欣慰而欢喜。
      小兰恍然间以为自己养了只宠物在院子里。
      “嗯,回来了。”小兰一边说一边往屋里走,“衣服先放着,我待会儿晾……”刚走到少年身后,又被拽住了衣摆,小兰微怔,随即苦笑,“我不出去了,只是先回房换件衣裳。”
      “你受伤了?”少年说着已经拽着她的衣摆站了起来。
      “摔了一跤……”
      不等她说完,少年的手已经开始顺着她身侧慢慢往下摸,小兰回神大急,挥手便抽他脑袋:“小流氓!你要趁人之危么!”
      少年默默挨了打,没有半句抱怨,只蹲着捏住她的膝盖,皱了眉:“你膝盖脱臼了。”
      小兰一愣,后知后觉:“我说怎么这么痛!”正嚷着,忽而银光一闪,小兰一怔,低头一望,但见柔和的白光正在少年手掌之间闪烁。温暖的气息钻进骨髓里,缓解了疼痛,温暖了她的四肢百骸。
      光芒映在少年脸上,恍然间,小兰仿似又见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白衣仙人,呵护着小时候的她,摸她脑袋,对她微笑:“兰儿不哭,师父给你治伤。”
      她便这样傻傻愣住。再也回不来神。
      “你怎么会修仙门派的疗伤术?”小兰怔怔的问,“你怎么会……和我师父一本同源的疗伤术?”
      白光隐没,少年双目依旧空洞无神:“我不知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