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合集(一)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镜月(上)


    作者有话要说:
    咳嗯~短篇合集这个阿九肖想已久的坑终于挖开啦~
    啊~那啥~更新是没有保障的啊~
    不过如果有了第一章的话,后面两章一般都会快了的啊~
    然后,阿九是懒得取名字党,所以一般会用女主角的名字做标题,简单易记是吧啊~
    如果阿九想得没错的话,这个合集应该会是属于永不完结系列的啊~
    大概会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的写下去
    不过短篇合集嘛~也无所谓完结不完结了~
    里面的故事可能有联系可能没联系,大家凑合着看就行了吧~别太较真啊~
    此处只是阿九小YY积累物~

      楔子

      水草比人高,涓涓流淌的细流中黑色的发丝随着水波荡漾而漂浮,水草丛中被划破脸颊的小孩仰面躺着,双眼紧闭,看起来是活不成了。

      正是夏夜,星辰一般的萤火虫漫漫而来,有的停在小孩鼻尖,有的触碰她的眉心,有的落于她身上,静止之间,小孩身上仿似传来几丝震动,惊得萤火虫瞬间腾飞而起,萦绕此处,映着波光,照得此间一片幽亮,美如幻境。

      一双漆黑的眼瞳睁开,映入了星星点点的光,她望着夏夜繁星遍布的天空,一声冷笑,说不出的薄凉沧桑:

      “还活着啊……”

      第一章

      “门主!门主!”外面传来急切的呼唤,房门被豁然推开,让怔然的他回过神来,纸上“休书”二字似已干了许久,他没看来人一眼,只淡淡落笔——苏氏镜月,好妒忌……

      未写完,闯进门来的侍卫狠狠往地上一跪,抱拳叩首:“门主!夫人!夫人遇袭……”

      墨点落在宣纸上,晕染开触目惊心的一点,秦疏恍然未觉,只抬头望向那人,侍卫垂着头,战战兢兢的从牙缝里挤出四字:“……坠崖身亡。”

      呼吸微滞,秦疏愣愣的望着报信的人,好似没听懂这如寒刃一样的四字。长久的静默之后,侍卫只听到了一句凉凉的问:“尸骨何在?”

      “尚在搜寻。只是那处悬崖太过诡异,我等……寻不到下去的路。”

      秦疏盯着纸上被墨迹染开的‘休书’二字,倏尔开口道:“她不会死……”他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她还未从我这里获得自由,怎会甘心……”搁下笔,他站起身来,“备马。”他往屋外走去,左腿微有些不便。

      侍卫忧心的劝:“主上,夫人坠崖之地地势极险,您的腿……”

      秦疏微微侧过头来,目光是令人心惊的森冷,“备马。”

      侍卫凛然,不敢多言。

      疾行三日,终至苏镜月坠崖之地。崖下的凉风呼呼的往上吹,好似要灌进秦疏心里一样:“我以休书为饵,终于诱得你回来。”秦疏好似自言自语一样的说着,“你终于要获得你想要的自在了,怎能止步于此?”他望着阳光都照不到的崖底,脸色白得吓人,眼瞳仿似被坑底的黑暗浸染了一般,没有半分光亮。

      侍从们默不作声。

      他们找不到下去的路,不肯去寻她,可是想去一个地方,总是会找到路的,秦疏向前迈出一步,他衣袍随长风一振,发丝飞扬,在周遭人都未反应过来之际,他往前一倾,伴随着呼啸的风声和侍从们惊惶的大喊,他坠下连阳光遗弃了的山崖。

      无论如何,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他也要寻到她。风厉声刮过他的耳畔,秦疏静静闭上了眼,没有害怕甚至还带着几分期许。

      镜月,这是你走的最后一条路吗,这是你的归宿之地吗?

      你别怕,我来陪你。

      第二章

      秦疏在高高的水草里面醒来,天空被草叶割据了一小块出来。他约莫是受了极重的伤,身体全然没有知觉,遥远的天空和云朵模模糊糊的飘过,他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觉有个小小的人影在身边晃动。

      是个小姑娘?这感觉有点像苏镜月呢……小时候的苏镜月……

      秦疏一直以为自己是不想回到过去的,那些难堪又痛苦的经历让他打心眼里厌恶,但此刻想到苏镜月,他恍然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可耻的想念那些时候。

      秦疏十岁,随着祖母去城外庙里上香,他贪玩走丢,遇见了饿得面黄肌瘦的苏镜月,彼时小丫头只有七岁,披散头发,满眼的死寂。她坐在和她一样快死掉的枯树下,场面说不出的悲凉。

      像是天神坏心眼的把玩了一下命运的线,给了他们一场毫不起眼的偶遇,小小的秦疏动了同情心,他把苏镜月“捡”了回去,给她饭吃,让她养伤。

      从那天开始,干瘦苍白的小姑娘陪在了高贵的小少爷身边,她沉默,几乎不与旁人说话,整天木着一张脸,不管别人对她是讨好还是欺负,她好像半点也不在意,在秦疏闲的时候就静静的陪在他身边。

      大家都认为她是个怯懦胆小的姑娘,秦疏也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有次秦疏与邻里几个公子哥打架,当他在揍别人的时候苏镜月只静静站在一旁,没有任何表示,可对方又找来了三四个大孩子,秦疏挨了揍,青了眼睛破了嘴角,站在一旁的苏镜月忽然就动了。

      七岁的小姑娘,腿没他胳膊粗,愣是将隔壁几个比他还大的孩子打得痛哭流涕:“道歉。”她逼几人给秦疏认错道歉,然后才放几人离开。

      秦疏愣愣的看着她,苏镜月替他理了理被打乱的头发,像个大姐姐一样,握住了他的手:“回去我给你上药。”她说着,牵着他回了家。

      这是秦疏第一次知道苏镜月很厉害。

      虽然那一次他们回家后一起挨了罚,但这并不妨碍秦疏对苏镜月产生好奇,而后崇拜,终至爱慕……

      秦疏一直在想,若没有三年后那场灭门惨案,或许他会很自然的在家人的安排下把苏镜月纳为侍妾,然后等到某一日迎娶个有身份背景的女子回来做正妻,就这么坐享齐人之福,度过安稳一生。

      可那样太委屈苏镜月了,秦疏觉得,越是一起经历了越多,他便越是明白,遇见一个苏镜月到底有多难得。

      秦疏看见在水草在身边慢慢倒退,好似有人在拖动他的身体,这样的感觉让他有几分熟悉,好似又回到了十几年前那场恶梦之中,秦疏用力的睁开模糊的眼睛,但不管他怎么用力却也还是看不清头上那人的模样:

      “别救我……”他声音嘶哑,“我要陪着……镜月……”

      倒退的水草停了下来。

      “你死了,谁也陪不了。”

      稚嫩的声音中带着奇怪的沧桑,像是幻觉一样在他耳边响起。秦疏迷迷糊糊间,竟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听到了这个声音,眼皮厚重的阖上,世界暂时安静下来。

      第三章

      秦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他一身是血,被埋在满是火光的屋子里,大火烧塌的屋梁掉了下来,压住他的脚踝,灼烧他的皮肉,疼痛、绝望,他想大声哭喊,但浓烟滚滚堵住了他的喉咙。

      “秦疏!”他听见有人在喊他,声音焦灼,“你在哪儿?”

      他被烟熏模糊了的眼睛只看见有个小小的人影冲进了火光之中,她不停翻找着,着急得没了往日的淡定。秦疏说不出话,他随手抓了快木头,在地上用力的敲着。

      声音很小,但苏镜月还是听到了。她找到了他,但没法把他拖出去,房梁压得太紧了。

      “痛……”十三岁的秦疏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疼白了一张脸,“让我死在这儿吧……”他说,“我出不去了……”

      苏镜月厉色瞪了他一眼,“男子汉大丈夫,别给我露出这幅孬样。”她拍了拍秦疏的脸,让他保持清醒,“你听着,你要从这里出去,有朝一日你还会回到这里,把今日的痛,家破人亡的苦,全部讨回来!”

      秦疏咬牙,苏镜月声色稍缓:“你听好,待会儿我会抬起那根木头,但不会坚持太久,所以一旦感觉有所松动,你就拼尽全力把脚抽出来,知道吗。”

      秦疏点头,在明亮火光之中,他看见小小的苏镜月赤手撑到那被烧得灼热的房梁之下,果然,脚踝处一松,秦疏用力抽出脚,只这一个动作便已让过度虚弱的他耗尽了所有力气,他眼前阵阵发黑,已不知身在何处,脑子里一片混乱,有刀光,有鲜血,有家人痛苦的嘶喊,尖叫,世界被搅浑成一潭浆糊。

      种种浮光掠过之后,却只有一个声音出离的突出,带着孩子的稚嫩,却有着让人心安的力量,告诉他:

      “坚持下去,总会好的。”

      梦太长,让他几乎迷失在梦境之中,若不是冰凉的水打在脸上,秦疏怕是还不会从梦中醒来。

      入目,是被火光照亮的山洞|洞|壁,橙黄跳动的色调让秦疏恍然以为还在梦中,火星“哔啵”一声爆裂开来,令秦疏猛然回神,怎么会还是那时候呢,这眨眼之间,早过了十五载……

      秦疏静下心头浮躁的思绪,转头打量山洞,他这是被山崖下的人救了吧……他看着烧得正好的火堆,心里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想,若是他会被人救起,那镜月会不会也被人救起?更或者说,救他的人,就是苏镜月!

      她根本就没事,她还好好的!

      心念一起,秦疏一时有些坐不住了,他想站起身来,但身子实在不听使唤,脚踝处更像是被锯了似的疼痛。

      忽然,有脚步声混着洞|外的淋淋雨声,慢慢靠近。

      秦疏一时屏住了呼吸,他已经有一年没见到她了,他藏了太多想念……脚步声极轻,像极了苏镜月,是她吧,秦疏笃定的想,苏镜月总是那么神秘,能给他那么多意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