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雀歌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雷雨夜(三)

      小女婴方才本是大哭大闹的,这会儿奶娘才给她喂过奶,闭着眼睛睡的很甜美。她才出生不久,脸孔只有梨子大小,鼻子、嘴巴都只有一点点大,惹人怜爱。
      
      英娘抱紧襁褓中的小女婴,起身扑到床前哀求,“小姐,您看她一眼!她是您亲生的孩子,身上流着祁家的血,老爷夫人的血!”看她一眼,您还舍得么?
      
      祁家?“少奶奶”被这两个字灼痛了心房,秋水一般的明眸中泪光点点,“正因她是祁家血脉,必须死。我父兄都是铁血铮铮、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战死沙场,虽死犹荣。我祁玉虽是弱女子,不能替祁家争光,也万万不能给祁家抹黑!”
      
      邓麒已经三书六礼的娶了贵女沈茉过门,家中已无男丁的祁玉拿什么去和他们抗争?争便争不过,宁可玉碎,也不会苟延残喘,忍辱偷生。
      
      英娘心中绞痛,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小姐,您,您存了死志?”英娘的声音颤抖,满是恐惧。最害怕的事终究还是来了,姑爷靠不住,小姐孤身弱女,再难保全。
      
      祁玉唇角勾起一丝微笑,“英娘,祁家人便是要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我暂且无事,放心。”祁保山骁勇绝伦,刚果坚毅,他的女儿,不能悄没声息的死在这暗室之中。
      
      英娘鼻子酸酸的,打起精神安慰道:“小姐,您还没有见到姑爷呢,莫要灰心下气。姑爷和您是打小的情份,待您何等的温柔体贴,沈茉无论如何比不了。”
      
      什么情份,不过是镜中月,水中花。邓麒信誓旦旦,最后还不是娶了沈茉?沈茉已经怀了五个月身孕……算算时日,分明是邓麒离开会亭不久后便娶了亲,和沈茉成其好事。
      
      如果你是个男孩儿,还可以托付给你曾祖父,让他带着你在战场上杀出一条血路。可你是个女孩儿啊,你若留在邓家,总有一天会落到沈茉手中。
      
      你身上有祁家的血,你是祁保山的外孙女。不许卑贱的活着,不许跪在沈茉面前,对着那样的女子做小伏低,任由她搓圆揉扁。
      
      “溺死。”祁玉重又说了一句,疲惫的闭上眼睛,转身向里,再不回头。任凭外面如何风吹雨打,雷电交加,她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不想知道。
      
      英娘的眼泪无声无息一滴一滴落下,打湿了怀中的锦绣襁褓。小女婴天真无邪的睡颜映入英娘眼帘,英娘的心纠了起来,小小姐才刚刚出生,她是来投胎做人的,不是来寻死的!
      
      英娘迅速盘算了下,一手小心的抱着襁褓,一手抽出帕子擦去泪水,毅然到了床前,“小姐,她是祁家的外孙女,便是死,也要死在祁家!邓家这污秽腌臜之地,不是她的埋骨之所!”
      
      静静躺着的祁玉眼睑动了动。
      
      英娘看在眼里,更加定了主意,“小姐,我这便带她回祁家老宅,到夫人牌位前上柱香,禀明此事。请夫人在阴间照看着她,以免她小小人儿,遭恶鬼欺凌。”
      
      良久,祁玉清清冷冷说道:“她们哪里肯放你走。”邓家祖宅之中,当家作主的是胡妈妈,并不是自己这“少奶奶”。邓麒临走之时,以“你安心养胎”为由,不动声色的管家大权交给了他的奶娘。
      
      英娘闻弦歌而知雅意,大喜。只要小姐能想的开,万事都好办。“小姐您放心,天无绝人之路!”英娘轻轻拍着怀中的小襁褓,看着婴儿娇美的小脸蛋儿,母鸡护小鸡的关切之情,油然而生。
      
      小心翼翼把婴儿放在床上,放到她亲娘身边,英娘转身出去吩咐阿青、阿朱,“命厨房备办上好的点心、瓜果,另外拿一个大食盒进来。”阿青、阿朱惊魂甫定,唯唯答应,两人一起去了。
      
      夜半时分,英娘捧着一个雕五福捧寿红木大食盒,步履坚定的出了产房。“少奶奶心绪欠佳,离不得姐儿。你们守在门外,不得召唤,不许进去。”英娘冷冰冰吩咐着,阿青、阿朱连连点头。
      
      英娘走到内门、二门、大门,处处有粗使的看门婆子迎头拦着,虽满脸是笑,却是仔仔细细的盘问着,“这个时辰了,天气又不好,做什么去?捧这么大个盒子,装的什么啊。”英娘神色高傲,“今儿才得了个姐儿,知道吧?少奶奶命我回祁家老宅上柱香,禀告我家夫人。盒中所装的,自然是祭品、香烛。你们可要打开看看,查检一番?”婆子们哪敢,忙去请示上头。婆子们请示的功夫,英娘顶着风雨,不慌不忙的走着,到了大门口。
      
      胡妈妈睡的死,门敲不开。这祖居里除了胡妈妈说话管用,接下来就是明月姑娘最有体面,婆子们赶去请示,珠儿一脸不耐烦的出来了,“大晚上的不睡觉,瞎折腾什么?由她去!”
      
      英娘身披雨披,手中捧着厚重的食盒,长身玉立的站着,冷笑道:“给我家夫人上柱香,也要如此为难么。狠好,我记下了!”
      
      她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儿,内心一遍一遍祈祷,“小小姐儿,你可不能哭啊。求你了,千万不能哭。”这个时候孩子一哭,无论如何也出不了这个门。
      
      婆子们得了令,屁滚尿流,点头哈腰过来,“请,请。”英娘挺直脊梁,冷笑两声,珍而重之的捧着食盒,慢慢走了出去。
      
      许是捧着的食盒太重,出了大门,英娘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旁人没注意,看大门的褚婆子眼尖瞧见了,追出来喊道:“叫几个小丫头跟着伺候吧?”
      
      风雨之中,英娘站稳脚跟,鄙夷的回过头,“邓家的丫头,跟到我们祁家做甚?”褚婆子讪讪的,涨红了脸。
      
      “嫂子马屁没拍着,拍到马蹄上了?”褚婆子回去,一起当差的同伴们少不了笑话两句。这大风大雨的,她走就走了呗,横竖上头有话放行,你还巴巴的追出去,可不是闲的。
      
      褚婆子面有愧色,含混嘟囔道:“我这不是心软么,看她都快捧不住了,才想要小丫头跟着。”她说的本来就不清楚,又正值大风大雨,众人也不知她说的是什么,见她没趣,一笑作罢。
      
      出了邓家大门,英娘真的是腿都软了。方才在内门、二门、大门各处应对众婆子的时候,在大门前静静等待的时候,已是汗流浃背。过关之后,几乎虚脱。
      
      周围是一片可怕的黑暗,像贪婪的魔鬼般似要将整个世界吞噬掉。忽然间,闪电腾空升起,霎时照亮整个天地,照亮在大雨中吃力挪动脚步的文弱身影。刹那后,电光消失,天地重又连为一体,风雨中的人,被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着……
      
      英娘在会亭已有三年之久,路径熟悉,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雨水走向一处荒芜老宅。祁家人丁单薄,会亭并无族人,自家主、主母相继亡故之后,祁家老宅大门紧闭,只有一名年迈昏愦的老仆看家。
      
      英娘到了大门前,明知老仆耳聋,唤他也没用。索性也不声张,小心翼翼把食盒放在门旁的石礅上,自怀中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从门缝中伸了进去。
      
      打开门,捧起食盒,英娘沿着小路去了后院的正房。进门后英娘摸出火折燃起,点上蜡烛,原本幽暗的室内有了光亮。
      
      英娘连脸上的雨水也来不着擦拭,急着打开食盒。食盒中,小小女婴闭目沉睡,面容恬净。英娘眼泪扑簌簌掉下来,小小姐,可怜的孩子。
      
      “小姐是你亲娘,如何会不疼你?只要你不会陷在邓家,对着沈茉卑躬屈膝,小姐自是宁愿你好好活着。”英娘经历了这样的夜晚,再也忍耐不住,对着襁褓中的小小婴儿低声哭诉起来,“小小姐,你是龙虎将军的后人,你要好好活下去!”
      
      这间正房是供奉祁保山等人灵位的地方。英娘已是接近崩溃,哀哀对小女婴说着话,毫没注意到祁保山的灵位之前竟摆放有新鲜祭品,显然是不久之前还有人祭拜过。
      
      “小小姐,你本该是位金尊玉贵的小姑娘,抚宁侯府世孙的嫡长女。小小姐,当年邓家、祁家门当户对,彼此有意,媒人都已请好,就等着你外祖父凯旋回京,便要正式定亲了。”
      
      “你外祖父是出了名的常胜将军,生平征战无数,从没打过败仗。谁料想,就在夫人和小姐翘首盼望之时,前方传来战报,天-朝大败于蒙古骑兵,你祖父和舅舅们全部战死!”
      
      英娘热泪滚滚,“你外祖父一去,什么都变了。不只原本亲热的邓家夫人不再上门,连媒人也避而不见,老爷出殡的时候,邓家送来奠仪,并没人上门吊孝。”
      
      英娘忆及往事,心中伤痛,哀哀哭了一会儿。怕吓着睡梦中的孩子,无声流着泪,哽咽着。
      
      “小小姐,你娘并没做错事,更没有不顾廉耻,无媒苟合。你爹和你娘,是有媒有聘,正正经经拜过堂的。”
      
      “如今你爹另娶大同总兵之女,你娘孤苦无依,拿邓家无可奈何,宁可玉碎。她却不肯叫你做了邓家庶女,屈辱的活着。小小姐,我虽把你带出了邓家,可是天地茫茫,要如何安置你?”
      
      供桌下盘腿坐着位黑衣男子。此刻他圆睁怒目,纂紧了拳头。祁将军的女儿竟被人欺凌至此?贼老天,你何其不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
    曹某到此一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0 11:39:09
    我爱罗杰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0 02:30:35
    my2birds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9 17:48:20
    梦蓝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9 16:27:56
    抱着冬瓜好睡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9 13:02:42
    薇薇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9 12:48:39
    白夜行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1-19 12:40:19
    小意意(⊙_⊙)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1-18 23:28:10
    盛世清歌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1-18 19:14:41
    曹某到此一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8 16:27:04
    某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8 15:11:39
    幻想写一个有血性、有感情的故事,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
    想的很美,能做到几分,不确定。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