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雀歌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父女(一)

      你爹是我见过的最俊美、最神气的男子,他便应该是我的,玉儿应该退位让贤。张祜是全京城最形容昳丽、光彩照人的少年,他便应该是你的,任是谁也抢不走。
      
      屏儿,这世上的好男人不多,若是看中了,便要眼疾手快的抢了来,再不放手,懂么?沈茉轻柔拍着身边的爱女,满是怜爱。
      
      邓之屏年纪幼小,恐惧来的快,消失的也快,被沈茉轻轻拍着、哄着,不知不觉轻松下来,沉沉进入梦乡。沈茉亲亲女儿娇美的小脸蛋,也闭目睡去。
      
      明日便要启程回京,一路长途跋涉,有的辛苦。如此良夜,正该好眠。人生在世,该歇息的时候定要好生歇息,千万莫苦到自己,莫跟自己为难,跟自己过不去。
      
      沈茉迷迷糊糊做了半夜的梦,梦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似笑非笑看着她。那风华绝代的姿容,令沈茉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玉儿,没用的。”沈茉喃喃,“你已是输了给我,这辈子也翻不了身了。”我才是邓麒名媒正娶的妻,你么,一辈子也见不得光,一辈子都会被我压的死死的。玉儿,我知道你不服,可是,没用的。
      
      前院厢房,邓麒先是怒吼,继而低泣,“祖父,我快心疼死了,您知不知道?我找不到玉儿,我派了多少人出去,死活没有玉儿的音信!祖父,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云南,把玉儿找回来。”
      
      宁国公默默坐着,不置一词。当年保山战死之时,自己正在宁夏抵御北元骑兵。那场仗打的异常艰苦,好容易得胜回京,保山的妻子、女儿已扶灵回乡,离了京城。
      
      荀氏不知发了什么疯,一口咬定“祁家女儿已是孤女,不吉利,不能娶为冢妇”。被自己怒斥后,竟脱口而出,“你若执意娶祁家那不吉利的丫头进门,我奈何不了你,却能折磨她!我必定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自己想都不想,重重一掌打在她脸上。她捂着一张胖脸,看向自己的眼神满是怨毒,“有本事你杀了我!你若不杀我,我一天还是邓家的主母,一天不会放过祁家那死丫头!”
      
      那一刻,自己是真怕了。她是晖儿的亲娘,麒儿的亲祖母,她若如此执意,叫人可怎生是好。
      
      叫来麒儿当面询问,这小子低眉顺眼的,一幅孝子贤孙模样,“孙儿听祖母的,祖母让孙儿娶谁,孙儿便娶谁。”
      
      罢了,祖母痛恨她,麒儿只听祖母的,玉儿即便嫁进邓家,又哪里能有好日子过?这不是把玉儿往火坑里推么。不如让麒儿另娶淑女,自己作主为玉儿另觅良缘。
      
      宁国公忆及往事,颓废之情,油然而生。邓永啊邓永,平日你也自许为铁骨铮铮的好汉,看看你做的这叫什么事!原本说定的亲事,姑娘亲父兄一去世,便由着内宅妇人播弄,改了主意;不肖孙子更是趁人之危,骗了好人家的女儿进门,却不真诚相待;以至于一代名将的外孙女,沦落到寄人篱下,没个正经身份。邓永,你有什么颜面教训孙子,失信保山于地下的人,是你。
      
      “……我原以为玉儿不过是跟我赌气,如今看看,玉儿哪里是赌气,分明是铁了心不要我了。”邓麒声音飘飘忽忽的,落寞、寂廖,“玉儿她,不止是不要我,连我们的小闺女也不要了。祖父,我辜负了玉儿,她不要我了。”
      
      烛光下,邓麒俊美的面庞上满是哀凄。
      
      宁国公艰涩说道“你个呆子!祁保山何许人也,他的女儿,能受这种委屈?你便是拿把刀子架到她脖子上,她也不肯屈服!”
      
      邓麒张了张口,想说“我和她是打小的情份,与众不同”,话到嘴边,自己也觉得羞愧,没脸说出口。
      
      “早知道是这样的,我宁可拼着忤逆不孝,也不能……”邓麒低低的、咬牙切齿的说道。早知道孩子绑不住玉儿,早知道玉儿这般看重名份,自己拼着被父亲打骂、被祖母哭闹,拼着让邓家成为满京城的笑柄,也不能失去玉儿,失去从小到大真心爱慕的玉儿。
      
      聘礼都下了又怎么样,男方悔婚,损失的不过是财礼。邓家张灯结彩、遍请亲朋又怎么样,我邓麒已娶过了妻子,不能停妻再娶。
      
      邓麒,你当年怎么就一时软弱,只顾着邓家的颜面,却不想想自己和玉儿一家三口的小日子?
      
      邓麒背靠在门上,神情痛楚不堪。
      
      沉默良久,宁国公疲惫的吩咐,“明儿个咱们便回京了,你跟我一道,去杨集看一眼小青雀。咱们对不起祁家,对不起玉儿,不能再对不起小青雀。”
      
      邓麒少气无力的答应着,“是,祖父。”
      
      宁国公顿了顿,提醒道:“小青雀咱们带不走,只能看一眼。”你别到时候抱着孩子不放,让我在杨阁老面前丢脸。
      
      邓麒苦笑,“带走,交给谁?祖父,您说不定哪天就佩将军印出征了,我当然也跟着您外出征战,到时妞妞交给谁?祖父,除了您,除了我,家里哪还有疼她的人?”
      
      奶奶的,放眼看去,没一个真心疼孩子,没一个能善待孩子的。
      
      到了这时候,宁国公对邓麒倒是油然生出“同病相怜”之心,叹了口气,温和吩咐了几句话,起身走了。
      
      凄清的夜色中,宁国公远去的背影,苍老、孤寂。
      
      第二天,邓家祖居前乌压压的一片,全是各色车马。自荀氏、孙氏、沈茉等人起,各自按次序上了马车,启程回京。邓晖等儿孙骑着高头大马,或在前开路,或在后护送,一路之上,浩浩荡荡,沸沸扬扬。
      
      邓天禄和邓无邪一边一个,陪在邓晖身边。无邪没有心机的问着,“祖父和大哥到杨集去了?父亲您怎么不去呢。”
      
      我们这些人不许去打扰杨阁老,您也不许么?
      
      邓天禄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不往邓晖的方向看。邓晖尴尬的咳了一声,“父亲若去了,你祖母谁来护送?”无邪你这傻孩子,平时看着蛮机灵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父亲在那小丫头面前吃过哑巴亏,见了面岂不难堪?
      
      无邪轻轻一声叹息,“大哥那位有趣的闺女,竟无缘得见。”虽然近在杨集,祖父不许随意打扰杨阁老,自己这做小叔叔的,便见不着会使绊马索的侄女。
      
      “往后吧,往后吧。”邓晖打个哈哈,敷衍的说道:“待妞妞长大了,杨阁老肯放人,咱们便能见着了。”
      
      马车里头,邓之屏倚在沈茉身边,留恋的说着,“大姐姐不跟咱们一起?还有祜哥哥,他不回京城么?”
      
      沈茉微笑替她掠掠鬓角,柔声道:“会回的。你大姐姐也好,祜哥哥也好,都会回京城。屏儿耐心等等,很快的。”
      
      邓之屏甜甜笑着,乖巧的点头。
      
      杨集。
      杨阁老招待宁国公在花园的暖亭中喝茶,邓麒牵着青雀,在花丛中漫步。“青雀,你看这梅花是不是很好看?它叫玉台照水,是你娘最喜爱的玉蝶梅花。”邓麒攀住一株洁白如雪的梅花,眷恋说道。
      
      青雀撇撇嘴,站在梅花树下,并不答话。
      
      邓麒蹲下身子,讪讪看着眼前花朵一般娇嫩的小女孩儿,“你娘她性情孤傲高洁,为人最有气节,跟你外祖父一样,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青雀静静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她怎么看上你的?”她像梅花,你可不像青松,也不像翠竹。
      
      邓麒颇有些狼狈,“闺女,我和她打小便认识,一起长大的。”
      
      “原来如此。”青雀小大人般点头。
      
      眼前这小女孩儿实在太像朝思暮想的佳人,邓麒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小脸。她嫌弃的皱皱眉头,不过并没有跟上回一样,打掉他的手。
      
      邓麒微微颤抖,慢慢把小女孩儿抱到怀里。小女孩儿挣扎了一下,见他眼中含着祈求,心一软,没有挣脱。
      
      父女二人静静偎依着。
      
      一阵寒风吹过,小女孩儿身子缩了缩,邓麒心疼,把她抱的更紧。
      
      “闺女,你娘不要咱们了。”邓麒沮丧说道。
      
      “你坏,所以她不要你了。”青雀推开他,清脆质问,“我又没有坏,她为什么不要我?”
      
      邓麒张口结舌。
      
      好一会儿,邓麒歉意说道:“大约是,你长的太像我了吧。”她讨厌我,你长的像我,故此她连你也不喜欢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青雀气闷半天,忿忿说道。
      
      “闺女,你很会用词啊。”邓麒咳了一声,顾左右而言他,“杨阁老把你教的真好!妞妞,你先跟着杨阁老学两年,什么时候爹爹不打仗了,把你接回京城。”
      
      “你真笨!”小女孩儿轻蔑说道:“你打仗,我还能跟着你学学。你都不打仗了,我跟着你做什么?”
      
      邓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打仗还可以跟着,不打仗,爹爹就不要了?
      
      青雀傲然看着他,老气横秋说道:“我长大了是要做大将军的,懂不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后天,也就是周五,入V。
    我的习惯是写完一章,发布上来,看看评,然后再写下一章。所以我是从来没有存稿的。入V就要三更,连着写三章还是很不容易的。
    希望继续支持,谢谢。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