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雀歌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沈茉(三)

      青雀和张祜一路走一路拌嘴,到了杨阁老面前。“太爷爷,我赢了!”青雀两眼发亮,小脸绯红,兴滴滴说道。
      
      太爷爷弯下腰,很认真的夸奖着,“妞妞真能干,小小年纪,便把卫所军士打败了!”
      
      张祜浅浅笑着,“小青雀,‘凡攻战、博簺胜曰赢,负曰输’,咱们今日交战,原来是你赢了么?”
      
      小丫头,你连输赢都弄不明白呢。
      
      杨阁老微笑着看青雀,只见她一幅理直气壮的模样,“祜哥哥,今日你扮敌军,我们是□□军队,是也不是?”
      
      这鬼丫头!张祜嘴角微翘,“虽然我扮的是敌军……”青雀眼疾手快,很果断的抬起胳膊,制止张祜,“不许东拉西扯!你只需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她年纪小小,个子小小,偏偏眼睛闪闪发光,神情飞扬灵动,气势万千,令人不能轻视。杨阁老纵容的看着她,张祜摸摸鼻子,忍笑说道:“是。”
      
      青雀乘胜追击,“祜哥哥,你说是□□官军赢,还是敌军赢?”
      
      张祜嘴角笑意更浓,“□□官军羸!”
      
      “这不结了!”青雀清脆的击掌,振振有辞,“我是□□官军,你是敌军,当然是我羸!”
      
      只见她得意的叉着小蛮腰,小脑袋昂的高高的,看向张祜的眼神很是不屑一顾,简直是小辫子要翘上天。杨阁老和张祜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很不严肃的大笑出声。
      
      青雀大概也知道自己纯粹是强辞夺理,也跟着他们仰天大笑,三人笑成一团。
      
      正好瑜哥儿和琪姐儿过来陪曾祖父吃晚饭,见他们如此开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奇怪:有什么事啊,高兴成这样?
      
      这晚青雀一直喜滋滋的,晚上吃饭都比平时多吃了半碗。琪姐儿同情的看了她两眼,青雀你又不淑女,还又能吃!女孩儿家,哪能这样。
      
      杨阁老看在眼里,怕她积了食,带她到花园慢慢走了两圈,才让林嬷嬷和英娘送她回去歇息。上了床,青雀先是扑到林嬷嬷的怀里,“我赢了!”然后又勾着英娘的脖子,“好英娘,我打胜仗了!”淘了半天气,困倦已极,才甜甜笑着,睡着了。
      
      林嬷嬷和英娘相互看了看,心中都有怜悯、疼惜。才六七岁的小姑娘家,偷听到那么残忍的事,孩子还能活蹦乱跳的,不易呀!
      
      两人都是睡不着,干脆下了床,倚在炕上说话。
      
      “今儿个二少奶奶来了亲戚?”英娘对杨家的事向来是不打听的,今天却也破了例。
      
      “来了。二少奶奶的远房表妹,宁国公府的世孙夫人,带着两个姐儿。听说那个两个姐儿都很乖巧,和瑜哥儿、琪姐儿一见如故。”
      
      “那位世孙夫人,闺名唤作沈茉。”黑暗中,英娘沉默半晌,苦涩说道:“她最是做人的,巧笑嫣然,玲珑剔透。我家小姐幼时在京城长大,和沈茉一直往来颇密。”
      
      “我虽没见过,想来也不是好人。”林嬷嬷微微皱眉,“什么远房表姐妹,之前从没听说过,分明是临时起意,冲着青雀来的。宁国公这一家之主都承许了,青雀暂由老爷教养,她又何必横生枝节?”
      
      又不是自己亲生的,这么急吼吼的想接回邓家,打的什么主意?是想昭告天下自己很贤惠,很慈爱么。
      
      英娘幽幽道:“嬷嬷,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别的,只想妞妞再大几岁,便好了。真到了十二三岁的年纪,杨老爷和国公爷替她择个清白厚道人家,妞妞能安安生生嫁了人,世孙夫人便是想折辱她,也是不成了。”
      
      林嬷嬷对后宅争斗哪有不懂的,闻言叹息道:“可不是么,如今妞妞小,除非有老爷庇护着,否则真是任人宰割。若是熬到妞妞大了,懂事了,倒是不惧的。”
      
      小孩子懂什么,年纪越小,越好调理。若是还在襁褓之中便被沈茉抱走,不会说话,不会走路,那真是沈茉想让她生,她便生;想让她死,她便死,毫无还手之力。
      
      林嬷嬷想到这儿,打了个寒噤,“你家小姐,也真是狠心。”亲生女儿,说不要还真就不要了。青雀这是遇着了莫二郎,遇着了老爷,若没有这番际遇,没准儿早落到沈茉手里,或许坟头都长草了。
      
      英娘弱弱的反对,“她也是没法子。嬷嬷,她若怜惜青雀,便要搭上自己。”
      
      邓麒一直图谋的是什么?不就是小姐舍不得青雀,为了青雀含羞忍耻,沦为他的侧室。
      
      真到了那个时候,上头有国公夫人、世子夫人、世孙夫人一层一层压着,小姐定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辈子就完了。
      
      “小姐若带了青雀走,早被邓家掘地三尺,寻了出来。”英娘的声音,软弱无力,“小姐过不了清净日子,倒还罢了。王家老太爷年事已高,哪生得起这份闲气。”
      
      林嬷嬷拍拍她的手,“说一千道一万,青雀最可怜。”多好看多机灵的小丫头,亲爹是国公府世孙,亲娘是名将之女,她却沦落到没个正经身份,要寄养在老爷这儿。
      
      英娘眼圈一红,“我家小姐生生是被邓麒这厮骗了,也很可怜。如今她虽然再嫁了……”
      
      话说出口,英娘才觉着不对,蓦然停下。她很怕林嬷嬷紧跟着问些什么,所幸林嬷嬷一直默默无语,并没有开口。
      
      第二天青雀一大早起来,兴冲冲去寻张祜。“祜哥哥,今儿个咱俩换换吧,你扮官军,我扮土匪!”
      
      张祜递了碗粥给她,两人边吃边说。青雀饶有兴致的规划着,“土匪肯定是打不过官军的啦,到时你把我生擒活捉了,有不有趣?”
      
      两人果然跟杨阁老说了,各自还着兵士、伴当出门。到了傍晚,张祜依旧骑着马,马前坐着五花大绑、兴高采烈的青雀,回来了。
      
      “禀大人,擒得匪首一名。”到了杨阁老面前,张祜躬身禀报。杨阁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猛的一拍桌子,“兀那匪首,认不认罪?”
      
      青雀只恨浑身被绑,腾不出手来拍胸脯,没有气势。她做出一幅视死如归的模样,言辞慷慨,“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似模似样的,可惜声音实在太娇美,未免不大匹配。杨阁老没玩一会儿,就心疼了,“兀那匪首,绑的紧不紧,疼不疼?”青雀想了想,老实点头,“有点紧。”杨阁老一迭声的吩咐,“快松绑,快松绑。”
      
      张祜微微一笑,伸出纤长优美的手指轻轻一挑,替青雀松开绑绳。青雀活动着手脚,张祜蹲下身子,柔声问道:“好不好玩?”青雀连连点头。
      
      杨阁老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身旁神色温柔的美丽少年,若有所思。
      
      晚上青雀被打发睡觉之后,杨阁老请张祜到书房品茗谈心。张祜恭敬不从如命,自然答应了。
      
      “世子在杨集,逗留颇久。”杨阁老中把玩着手中轻灵秀巧的斗彩三秋杯,闲闲说道。这只斗彩瓷杯胎体洁白细腻、薄如蝉翼,杯侧绘了两只在山石花草中蹁跹飞舞的蝴蝶,温文尔雅,清丽出尘。
      
      “晚辈本是护送二少奶奶回府之后,便要回京的。”张祜欠欠身,“只是晚辈做了一件错事,心存内疚,想要弥补。”
      
      杨阁老微笑看着张祜,张祜低声道:“大人,晚辈不该带着青雀偷听。那样的事,不该被一个小女孩儿知道。”
      
      如果自己没有带她偷听,她就不会知道自己曾险些被溺死,不会知道亲生母亲对她如此冷情,也不会生出重建三千铁骑、重建祁家军的雄心。
      
      重建三千铁骑、重建祁家军,这实在不是一个女孩儿该做的事。如果自己没有带她偷听,或许她会和平常的姑娘家一样,绣绣花,吟吟诗,风雅富足的过完一生。
      
      杨阁老凝视手中的三秋杯,漫不经心问道:“世子在京中,可有必须处理的要务?”张祜沉吟片刻,“晚辈需在腊月初八之前,赶回京城。大人,等宁国公府诸人启程之后,晚辈也要动身了。”
      
      “如此。”杨阁老微笑,“那么,回京之前,多陪青雀玩几天吧。”
      
      张祜躬身答应,“是,阁老大人。”
      
      邓家祖居。
      邓家已整装待发,准备起程回京。深夜时分,前院,一个颀长的黑影轻手轻脚走到自己居住的厢房前,警觉的四下看看,见各处都悄无声息的,松了口气,推门进屋。
      
      “躲了这几天,愁死我了。”邓麒进了屋,关上门,疲惫不堪的靠在门上,“可算是要回京了。回到京城,会亭的事便会揭过去,不提了。”
      
      “谁告诉你的?”黑暗中,苍老的男子声音响起。
      
      邓麒吓的魂飞魄散,“祖父!”我都躲成这样了,您还不放过,大晚上的跑来捉人?祖父,我是您孙子,不是您仇人。
      
      黑暗中,宁国公燃起火折,点亮蜡烛。邓麒睁眼望去,见他稳稳的坐在太师椅上,手中握着长长的皮鞭,不由的背上发凉,嘴里发苦。
      
      邓麒本能的转身想逃,还没容他转身,宁国公手中长鞭挥起,毫不留情的打在他背上,“你既然铁了心要娶玉儿,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当着你祖母的面,说你听她的,她中意谁做孙媳妇,你便娶谁?”宁国公目光冰冷,一鞭接一鞭,狠狠抽在邓麒头上、脸上、身上。
      
      “这能怪我么?”邓麒被打急了,大声叫道:“都怪您!怪您管不住祖母!”
      
      宁国公一怔,手中的鞭子慢了下来。邓麒趁机抓住鞭梢,冲着宁国公怒吼,“您当我乐意娶沈家的丫头呀,沈茉给玉儿提鞋都不配!走了个玉儿,留下个沈茉,我快吃亏死了,您还打我!”
      
      这静寂的深夜,爷孙俩的声音瞒不了人,传出去很远。内宅之中,荀氏、孙氏、沈氏等人都被吵醒了,纷纷命人出去查看,“这是怎么了,深更半夜的不消停。”
      
      知道邓麒被打,荀氏、孙氏都是心疼,红了眼圈,“他也是被那水性杨花的女子骗了,打他做甚?”喃喃咒骂着,拿宁国公没辙,更加痛恨祁玉。
      
      沈茉身边的邓之屏也醒了,害怕的偎依到母亲怀中,“娘,我怕。”沈茉轻轻拍着她,柔声哄着她,“屏儿不怕,有娘呢。”
      
      屏儿,你怕什么呢,你是宁国公府名正言顺的嫡出大小姐,何等尊贵。如今你固然是锦衣玉食,往后更不用说,福气大着呢。
      
      你长在京城新近兴起的宁国公府,出阁之后,会搬到京城最豪华、最气派的那座国公府邸去,成为那座府邸的女主人。屏儿,你怕什么呢,你的一生,娘都替你打算好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
    曹某到此一游扔了一个地雷
    唐唐扔了一个地雷
    翡翠荆棘扔了一个地雷
    my2birds扔了一个地雷
    3955411扔了一个地雷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