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雀歌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见(三)

      “哎,到底成不成啊,给个准话。”小女孩儿推推他的胳膊,催促道。
      
      张祜抬起头,寒星般的眼眸沉静深隧,“首先,我有名有姓的,不叫‘哎’。其次,我和你实力相差悬殊,打着没劲。”
      
      小女孩儿本是趴在他身边的,一脸殷勤笑意。闻言板起小脸,盘腿坐在桌案上,一幅要认认真真讲理的架势。张祜嘴角翘了翘,这小丫头还没有桌子高,却总爱装大人,十分趣致。
      
      张祜手中拿着信函,嘴角噙着微笑,等着聆听小女孩儿的高谈阔论。谁知,她做出那幅形状,竟不是要讲理,而是要威胁,只见她不怀好意的盯着张祜,慢条斯理说道:“实力相差悬殊,未必就没的打,四两拨千斤,你听说过么?”
      
      张祜嘴角的笑意更浓,小丫头真逗,连四两拨千斤都会说。她今年有多大?六岁多吧,跟自己妹妹阿佑差不多大,可比阿佑好玩多了。
      
      小女孩儿冷笑一声,目光看向干净清爽的架子床,“我会的,你未必会。比如,我知道从哪儿弄来一车大粪……”
      
      还挺会吓唬人!张祜幽深俊目中满是笑意,柔声提醒,“我是杨阁老的客人,客人若在杨宅被泼了黄白之物,杨阁老颜面何存?小青雀,这是行不通的。”
      
      青雀哼了一声,仰头看向屋顶,大喇喇的不理人。
      
      “向人问路,要下了马,谦虚求教。”张祜笑意更浓,“想和人打仗,也是要软语相求的,一味耍横,要不得。”
      
      青雀眼睛一亮,也不看屋顶了,兴滴滴看向他,“方才不是好言好语跟你商量么?你又不睬人!”
      
      “因为,我不叫‘哎’。”张祜客气的欠欠身,再次声明。
      
      青雀顽皮的笑笑,冲他拱拱手,笑嘻嘻称呼,“张世子!”太爷爷不是说了,这人是什么国公府的世子,叫他张世子,那是没错的。
      
      张祜摇头,“叫我世子的人何其多,毫不希罕。”说是跟你打仗,其实是陪你玩,叫世子可不成。
      
      青雀凑到他面前,讨好的笑着,“你叫什么来着?我没记住。再说一遍吧,要不你写给我看看。”
      
      张祜被她纠缠不过,提起笔,写下一个浓墨重彩的“祜”字,笔意纵横,飞扬多姿。“小青雀,这个字读河无,是福的意思。”
      
      “阿祜!”青雀嘻嘻笑着,很不见外的叫道。祜就是福的意思,你又何必叫阿祜呢,直接叫阿福吧,多么通俗易懂!
      
      张祜凉凉看着她。
      
      青雀立即改口叫“祜哥哥”,张祜见她笑靥如花,甜美乖巧,夸奖道:“小青雀真乖!”当下两人商议定了,明日张祜扮偷袭的敌军,青雀扮□□官兵,好好打上一仗。
      
      “绊马索,暗器,能用不?”青雀殷勤相问。
      
      “除了大粪,什么都能用。”张祜很干脆。
      
      青雀瞪了他一眼,下了桌案,咚咚咚跑了。
      
      第二天早上,青雀早早的起了床,饱餐战饭,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那厢张祜早跟杨阁老禀告过了,“陪青雀玩玩。”杨阁老很是过意不去,“委屈世子了。”护送家眷,陪小女孩儿玩耍,对张祜这样的少年英雄来说,实在是大材小用。张祜微笑,“这有什么。舍妹跟青雀差不多大,也是这般顽皮,爱缠人。”
      
      等到二少奶奶带着瑜哥儿、琪姐儿过来的时候,目瞪口呆:青雀带着一帮半大孩子,手拿刀枪,目露凶光,喊杀震天的冲出府去了!
      
      “这算是什么事?”二少奶奶惊疑过后,蹙眉质问林嬷嬷,“虽说不是杨家的姑娘,也是借住在杨家的!这般行止,岂不有损杨家的声誉?”
      
      你是野丫头,什么也不在乎,我家琪姐儿金贵着呢,可不能被你连累!
      
      林嬷嬷矜持的微笑着,“青雀是老爷的小学生,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老爷悉心教导,不是我等能过问的。”
      
      二少奶奶固然是正经主子,可若想对林嬷嬷这样的老资格抖威风,林嬷嬷还真是不甩她。
      
      林嬷嬷一幅“你若不服,亲自寻老爷去”的模样,二少奶奶气了又气,急了又急,也没敢当面询问杨阁老去。杨阁老不错是很平易近人,可是二少奶奶这做孙媳妇的,一向怕他。
      
      别说二少奶奶了,就是她丈夫杨大成,中了进士,做了官,见了杨阁老也是规规矩矩的,大气不敢出。在儿孙们面前,杨阁老是一家之主,不容违背。
      
      二少奶奶气急败坏的,琪姐儿很淑女的跟在她身边。瑜哥儿清秀的脸庞上满是羡慕,像他这么大的男孩子,不拘再怎么安静,再怎么斯文,心底还是好武、尚武的。
      
      二少奶奶忍着气,带着瑜哥儿、琪姐儿去给杨阁老请安。林嬷嬷看着她的背影,眉头微皱。二少奶奶一向是眼高于顶的,这会子巴巴的回到杨集做什么?皖南匪患早已平靖,她不和二少爷厮守着,倒愿意回杨集服侍祖父,真是耐人寻味。
      
      二少奶奶见了杨阁老,鼓了半天勇气,陪笑说道:“祖父,方才孙媳过来的时候,见到青雀带着一帮孩子冲出去了……”
      
      “无妨。”杨阁老捋着胡须微笑,“她和张世子打仗去了。张世子下手有分寸,伤不了她,放心。”
      
      把二少奶奶气的头昏。谁担心那小村姑了?我是怕殃及琪姐儿的名声!从杨宅冲杀出这么位野丫头,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杨家的女孩儿不尊重呢!
      
      她,她竟是和张世子打仗去了?二少奶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个,顿时手脚冰凉。张世子那么个身份,怎么能和这小村姑玩在一起?不配,不配。
      
      二少奶奶下意识的看向琪姐儿,琪姐儿端庄的站着,安安静静。二少奶奶心头酸了酸,像我琪姐儿这样的,才是大家闺秀的风范啊。
      
      张祜和青雀挑了一处空旷之处,做为交战地点。
      
      青雀很有气概的指挥着小伴当,把粗壮的绊马索埋在必经之处,守株待兔,等着张祜自投罗网。
      
      趴在路边的沟沟里,眼巴巴的张望着,盼着“敌军”的到来。
      
      尘土飞扬,远处来了一支骑兵。
      
      “来了,来了!”青雀和小伴当俱是心中雀跃,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要绊真正的骑兵了,要绊真正的骑兵了!
      
      这队骑兵,冲在最前头的一名戴着头盔的将军,和两名少年儿郎。将军在中间,两名少年一左一右追随着他,虽然骑术不够精绝,却紧咬着不放。
      
      将军转头望望两名少年,目光中满是欣慰。
      
      这队人马渐渐靠近,青雀发现不对。这不是张祜!这不是张祜带的那队骑兵!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小伴当全神惯注,手下用力,突然拉起绳索,将军和那两年少年应声而倒!
      
      偷袭得逞,小伴当们又惊又喜,怔在当场,竟没来的及发出欢呼。
      
      “快跑,快跑!”青雀厉声吩咐着,拉起身边的伴当,一个一个推着,要他们赶紧跑,“分散着跑,虎子向东,大牛向西,小栓你们几个往河边,快,快!”
      
      跟张祜是说好了的,跟这拨人,可没打过招呼!咱们冷不丁的把人绊倒了,被抓住了不死也得脱层皮!傻愣着干嘛,快跑呀。
      
      孩子们异常敏捷的四散逃开。后面的骑兵追过来,大多数下马救将军和少年,另外有几匹马过去追孩子。青雀抓起身边的灰包,毫不客气的一一丢过去,那骑兵不小心被灰迷了眼,怒声咒骂着,却暂时追不得孩子们了。
      
      直到小伴当们已经看不见了,青雀才提着红缨枪,兔子一般蹿出去,想要逃。可是这会儿将军和少年已经被救起来了,这队骑兵已经缓过劲儿了,哪能容得一个小女孩儿逃走。
      
      几匹快马同时逼近她。
      
      青雀抖起手中红缨枪,冲着拦路的马匹扎了过去,直刺马眼。“好狠的丫头!”马上的骑兵啧啧赞叹着,伸出亮晃晃的战刀,轻而易举拨掉青雀手中的红缨枪,弯下腰,将她俘至马背上。
      
      “一场误会,一场误会!”青雀笑嘻嘻道:“我们玩打仗来着,绊错人了,绊错人了!”
      
      这不知死活的小丫头!骑士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小丫头,我也不打你,我也不骂你,只瞪你几眼,就能吓的你晚上做恶梦!
      
      这名骑士,眼如铜铃,大蹋鼻子,血盆大口,长相着实丑陋。本来长的就能吓哭小孩,再凶巴巴的,自然更可怕。
      
      青雀冲他伸起大拇指,“这位壮士,不只武功高强,仪表更是不凡!阁下这幅尊容,为我生平所仅见!”
      
      “哈哈哈……”骑士周围,响起一片狂笑声。更有人纵声学着,“胡老大,你这幅尊容,为我生平所仅见!”嘲笑之意,尽显无余。
      
      胡老大待要笑,又不好笑;待要恼,又没法恼。一时没辙,咬牙切齿看着眼前的小丫头,“打仗是玩的,啊?知不知道你绊的是什么人?是我家世子爷!”
      
      世子很便宜么,到处都是?张祜是世子,绊错的这也是位世子?青雀撇撇小嘴,“绊也绊了,你说怎么着?划下道来吧,我接着。”
      
      胡老大气乐了,“你倒什么都懂,什么都会!”小小年纪,还是个丫头,让老子划下道来!
      
      胡老大抓住青雀的衣襟,“小丫头,你爹是谁?”老子跟你这小孩儿说不通,找你爹算账去!谁家养出这没王法的孩子,清平世界,敢在路边设绊马索?!
      
      青雀小嘴一扁,哭了,“我没爹,我没爹!”
      
      她三四岁的时候,杨尚书不忍告诉她实情,任由她唤莫二郎夫妇为爹娘。后来,等她大了一点,英娘慢慢告诉她,“那是你养父养母,你亲生父母,另有其人。”青雀早知道情形不对,英娘说了之后,并没有大吵大闹,只是板着小脸不理人。
      
      这会儿她哭“我没爹”,可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原来是没爹的孩子。”胡老大口气软和不少。怪不得呢,没爹,没人教,可不就是个野孩子么。
      
      这个时候,后面跟来了一大群人。有骑马的,有坐马车的,浩浩荡荡,声势很大。
      
      将军坐在路边歇息,好像受了点轻伤。后面那群人里,一堆裹着绫罗绸缎的美人儿,众星捧月般奉着位白发苍苍的老夫人过来了。那老夫人很是焦急,“晖儿怎么了?要不要紧?”
      
      胡老大远远的望着,叹了口气,“小丫头,你这祸,闯大了。”你绊倒了世子爷,国公夫人不得心疼死?哪会轻轻放过你。
      
      青雀甜甜一笑,乖巧的叫着“大叔”。“大叔,我一看就知道您心肠好,不舍得我挨打。你想法子给我太爷爷送个信,好不好?他老人家在杨集,您问杨老爷府上,就是了。”
      
      “你倒精乖。”胡老大低头看看她,又好气又好笑,“这会子哪还来的及?小丫头,我做做好事,把你带到国公爷面前吧。”
      
      国公夫人会一味溺爱世子,知道世子被绊倒受伤,定然不会轻饶这小丫头。国公爷不会,他老人家处事公道的很,不会难为一个孩子。
      
      胡老大眼看着人群让开一条道,一位骑着高头大马的老者缓缓来到,忙一催坐骑,带了青雀下去,“国公爷,便是这小丫头绊倒了世子!”把青雀交了出去。
      
      这位老者年约六十余,身穿玄色寿字纹倭缎长袍,高大魁梧,相貌堂堂,他虽上了年纪,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顾盼之间,颇有威势。
      
      青雀被带到他面前,好奇的打量着他。方才那人说“国公爷”,这人是位国公了。原来国公就是这样啊,嗯,是有点威风。
      
      国公爷还没说话,国公夫人怒气冲冲道:“快把这丫头绑了,好生审问!细细拷打着,问是谁指使的?”
      
      胡老大怕青雀吃亏,忙回道:“国公爷,夫人,这丫头方才求属下去杨集报个信,说杨老爷是她太爷爷。属下想着,见着杨老爷,许能找到指使人。”
      
      胡老大喜欢青雀聪明机灵胆子大,这是回护青雀的意思。看看,孩子的太爷爷也算是位老爷,不好随便拷打吧?不管有什么,好歹见着大人再说。
      
      杨集?杨老爷?马上的老者浑身一震,定定看了青雀许久。
      
      国公夫人也明白了什么,死死看着青雀,眼神很复杂。
      
      老者慢慢下了马,一步一步走到青雀面前,蹲下身子,柔声问道:“你叫杨阁老做太爷爷?”
      
      青雀点点头。
      
      老者看着青雀的目光,温柔又慈爱。
      
      国公夫人按下心中的不满,面色也缓和下来。她学着丈夫的样子,蹲在青雀身前,柔声说着话,“孩子,你是子媛啊,快过来,曾祖母疼你。”
      
      青雀毫不犹豫的摇头,清清脆脆道:“不叫子媛!”
      
      国公夫人脸上闪过丝尴尬。宁国公微笑道:“当然不是子媛,孩子,你是之媛。”祁保山的外孙女,怎么能叫子媛,太委屈孩子了。
      
      青雀依旧摇头,“不叫之媛。”
      
      小女孩儿眉目如画,声音娇嫩,偏偏眼神很清澈,口吻很坚定。
      
      宁国公迁就的笑笑,“那,你叫什么?”
      
      “青雀!”小女孩儿满脸骄傲。
      
      “为什么呀。”宁国公轻轻笑起来。
      
      “青雀会飞!”小女孩儿眼睛亮晶晶的,喜悦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剧情没写到,今天就累了。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勉为其难的点下“收藏此文章”这个按钮,作者需要文收,谢谢。
    你们愿不愿猜猜男主?我不介意说出来,但是我怕你们早早的知道了,少掉猜测、比较的乐趣啊。
    另外,古代是反切注音,我不大懂。祜的读音是hu,我注成河无,这个经不起推敲的。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