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回:夜宴

      一个时辰过去,数人商议良久,最后李世民带着数人出了大殿,揉了揉眉心,吁了口气。
      吕仲明见他脚步发抖,显是体力透支,昨天晚上想必也没睡,今天又连着承担这么大的压力,忙伸手稳住他。
      李世民的眼中带着忧郁,二人对视一眼,李世民转身时又恢复了那自信的笑容,道:“将军们,世民这一生,就托付予诸位了。”
      数人都纷纷点头,李世民又道:“姐夫。”
      柴绍会意,前去约见突厥使者,其余人等散开,各作准备,李世民走在前,吕仲明则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走在他身后。
      “怎么不说话了?”李世民回头道。
      “你不是要想想事情么?”吕仲明道。
      “我心里乱得很。”李世民叹道。
      吕仲明道:“别想了,想那么多做什么?自寻烦恼。”
      一问一答,彼此都心下了然,吕仲明知道他对质子一事耿耿于怀,李世民道:“如果有人要你当人质,你爹会让你去么?”
      吕仲明想了想,说:“我爹……应该会把对方全部……全部……”
      吕仲明也想不出来自己老爹碰上这种场面,会有什么反应,估计会相当精彩。
      李世民道:“我是说,如果连你爹自己都打不过对方呢?”
      吕仲明笑道:“没有这种假设,你爹最后不也打算,自己去解决这件事么?人为什么要变强,就是为了不用再去取舍,至少在眼下,我觉得他宁愿自己去,也不愿送你们任何一个儿子去为质。”
      李世民叹道:“可是在变强之前,也会有许多取舍。方才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这或许是命。在你站出来,开口时,我才觉得心里安稳了一点。”
      “命,乃弱者借口,运,是强者谦辞。”吕仲明道:“你的命无人可比,放心就是,否则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跟着你,为你出谋划策?把赌注压你身上,稳赚不赔。”
      “诡辩。”李世民没好气道:“你究竟是道家还是墨家的?”
      吕仲明莞尔一笑,李世民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二人朝偏殿内走去。
      
      走廊下,好几个武将来来去去,还有吕仲明不认识的门客,经过的人偶尔都会瞥他一眼,李靖快步上来,分了铠甲,大家清一色换上了天策军的战袍。李世民转身进去,一群大男人便在走廊外宽衣解带,个个脱了外袍,穿着亵衣,俱是数一数二的英朗男子。
      “快。”李靖道:“大家换上这身。”
      天策军战袍以暗红色,白色为主色调,还得把头发束起来,用一根簪子固定。
      尉迟恭两三下把战袍换好,吕仲明还提着袍子打量,不知道怎么穿,尉迟恭便过来帮他系上缨冠,吕仲明索性张开双臂,任他摆布。
      “你方才就这么说出来了。”尉迟恭沉声道:“就半点不怕?”
      吕仲明莫名其妙道:“怕什么?你说替世民去当人质的事情吗?”
      秦琼把陌刀插到鞘中,笑道:“应当是突利可汗怕才对罢,小王子跟仲明混几天,突厥哪还有安宁?只怕得灭族了。”
      罗士信也揶揄道:“小二愣子没去,突厥人才是逃过一劫。”
      吕仲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尉迟恭单膝跪下去,给吕仲明整理战裙,几名首席武官俱换上了一身戎装,英姿凛凛,吕仲明道:“就是,突利可汗该庆幸我没去,不然能玩死他们。”
      尉迟恭无奈摇头,数人正在互相打量时,柴绍一手按着腰畔刀柄,穿过走廊,快步而来。柴绍到时,众人都不约而同地站直,足见其威信。
      柴绍扫视众人一眼,食中二指拈着一条黑色布带,交给吕仲明。吕仲明心神领会接过,系在眉间,遮住双眼。
      “弟兄们。”柴绍一抱拳道:“稍后便有劳诸位了。”
      数人都是朝柴绍抱拳回礼,李世民已换上一身正装,从殿内转出来,武将们便纷纷跟着李世民走去。
      吕仲明被蒙着眼,只能靠听力勉强辨认脚步,进门的时候险些还绊了一跤,尉迟恭忙拉着他,大家站定,进了侧殿内,李世民方笑道:“请突厥使者过来罢。”
      李世民声音有点发抖,听得出他也十分紧张,吕仲明便开口道:“没关系,大不了大家跟你一起走就是了。”
      
      李世民深呼吸,露天的殿前十分安静,数人不再说话。脚步声响,突厥来使带着两名随从过来,坐下,一见李世民,便是一怔,继而朝身边人说了几句话。
      李世民笑了笑,那随从便翻译道:“世子,罕夺大人这可等太久了。”
      李世民诚恳道:“家父抱恙在床,兄长在外,恕不能与可汗相见了。”
      使者摆手,说了几句话,随从道:“方才罕夺大人已去探望过唐王,没想到病得这么厉害,毕竟可汗还在城外等着,世子……”
      李世民略一沉吟,笑了笑,道:“去是一定要去的,只不知道,可汗是个怎么样的人?”
      随从翻译过去,罕夺哈哈笑了起来,叽里咕噜说起自家皇帝。
      随从道:“突利可汗,是我们草原上的第一勇士。帐下八百武士,漠北千里沃野,无人不为之效忠。”
      李世民淡淡一笑,罕夺又说了句话,随从翻译道:“突利可汗八岁时便能格毙猛虎,带领十万大军!”
      李世民嗯了声,喝了口茶,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李靖淡淡道:“猛虎算什么?就这点本事,值得我家世子追随左右?”
      随从一怔,正不知该不该说时,见李世民一脸淡定,罕夺又莫名其妙再问,只得如实翻译过去,罕夺闻言便有愠色,冷笑着又说了句话。这次,李世民不等翻译,便问道:“除了格毙猛虎之外,武力如何?”
      罕夺冷笑,伸出一个手掌,又说了句话,随从道:“突利可汗十岁时,便可射中五十步外的一片树叶。”
      李靖闻言也是冷笑:“拿弓箭来!”
      外头的侍卫奉上弓箭,李靖就站在李世民身后,反手以腰背之力一扯,拉开长弓,随手一箭射去,那一箭飞向将近五十步外,对面殿上的大门,噔的一声,牢牢钉在门环中央。
      罕夺这下知道,李世民是故意让手下人在面前显能,以杀他威风了,于是上下打量李靖,冷笑着又说了句话。随从额上登时冒汗,朝李世民道:“罕夺大人说百步穿杨算什么,突利可汗骑马纵驰大草原上,能以弓箭射下天上飞过的大雕。”
      李世民笑道:“那突利可汗可算是塞外第一弓箭手了,不过只怕比起我麾下几名侍卫,还是差上了那么一点。”
      罕夺不明就里,又叽里咕噜地问随从话,李靖却悠然朝那随从道:“你问问他,我与他打个赌,信不信我能射中对面角楼边缘,勾檐上挂着的那枚铃铛?”
      随从说了,罕夺一愕,转头望去,登时哈哈大笑,以嘲讽之色,一指李靖。
      随从道:“罕夺大人说,如果他射下来了,大人就把那铃铛吃下去。”
      
      李靖淡淡一笑,拉开长弓,是时已近黄昏,夕阳流金,由西向东照来,耀得对面六层的高楼金光闪闪,一枚风铃悬挂在最东边的角上,于无风的傍晚,静静悬挂。
      那处距离他们坐着的地方起码有一百二十步,又在高处,就算李广再世,也不可能射中。然而李靖刚拉开弓,吕仲明便道:“且慢。”
      吕仲明上前一步,出列,蒙着双眼,沉声问道:“你且问问,罕夺大人愿不愿意也赌一把,赌我在李靖将铃铛射飞后,能不能第二次射中,在空中飞过的铃铛?”
      吕仲明那话说得云淡风轻,一众武将虽早商量过这话,听得他说出口时,却仍忍不住同时叫了声好!
      那罕夺听到翻译后,又是哈哈大笑,以为这侍卫疯了。
      只有李世民手里捏着汗,却笑吟吟道:“得罪了,吕将军是与我一同长大的好兄弟。”
      罕夺一脸稀奇,仿佛在听天书一般,比划了个手势,诸人都知罕夺已经懒得来嘲笑他们了,那话明显是:“你放箭,放箭就是,怎么可能?”
      吕仲明却摊开左手,道:“借大人的箭一用。”
      罕夺马上吩咐,随从取了一支突厥长箭,递到吕仲明手里。
      全场肃静,李靖朝侧旁走了一步,抬头远眺,力运双臂,拉开一把八十三斤的强弓,架上箭。
      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吕仲明却是侧过头,蒙着黑布的眉眼稍动了动,站在原地,足势不丁不八,拉开尉迟恭赠他的长弓。
      一阵风吹过,唐王府内,千万风铃一起细碎作响,就在那一刻,吕仲明辨出了方位,调整弓向。
      
      “中!”
      李靖松弦!
      短短一瞬间飞速掠过,远方叮的一声响,挂在对面高楼檐角上的铃铛铃铃作响,划出一道弧线飞掠出去。吕仲明却一松手指,第二箭紧随着飞出。
      那一刻,天地静谧,蓝天下,第二箭拖着优雅的轨迹,旋转着划过大半个校场的距离,追上了那枚在空中飞过的铃铛!
      只在短短一念间,远方又发出第二声响,叮的一声,声音清澈无比,紧接着铃铛与箭同时落下,消失在高墙尽头。
      
      罕夺张着嘴,半晌作不得声,吕仲明与李靖同时收弓。
      
      不片刻,快马进唐王府,马上之人捡回铃铛,那一箭,深深嵌入铃铛内,正是先前突厥信使交给吕仲明的,自己的长箭。
      “请慢用。”吕仲明淡淡道。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罕夺半天不知该如何应答,瞪着那枚铃铛与长箭,先前一箭去势极快,已卡在铃铛内,罕夺惊惧的目光,打量吕仲明。
      李世民笑着看他,吕仲明又开口道:“不知可汗陛下射移动靶如何?”
      这下罕夺再吹不了牛了,吕仲明却冷冷道:“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十万人的敌阵中,我只要一箭,便可取下对方将军项上首级。”说着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又问:“你不妨回去问问突利可汗,相不相信我有这本事?要是不相信,我再演示给你们看看?”
      
      “仲明,不可无礼。”李世民笑道。
      随从叽里咕噜地翻译过去,罕夺闻言登时脸色大变,吕仲明说“演示”,不就是要拿突利可汗当靶子的意思?登时目光游移不定,显是已生怯心,这时候,众武将之首的柴绍终于开了口,沉声道:“替我对这突厥人说一句……”
      李世民要阻止,柴绍却道:“世子身边,尽是能人,尉迟将军足够力敌千人,秦将军、罗将军曾是大隋统帅……我柴绍在长安的名头,想必可汗也是听过的。”
      “双方退一步,只要突厥有人能胜过两位将军箭法,世子便心甘情愿,过去在可汗面前侍奉十年。”柴绍道:“若整个突厥,都找不出能与唐王府中能人一较高下的勇士,那就恕难从命了。”
      
      随从翻译过去,罕夺收起长箭与铃铛,满腹惊疑,此刻只想怎么快点离开这地方,李世民又安抚道:“柴将军性格耿直,请不必朝心里去,世民家父卧病在床……兄长,弟弟又不能侍奉父亲身边……”说着叹了口气。又道:“但可汗好意,世民也十分感激,不如……稍后便由世民出城,拜见突利可汗,至于去不去,到时再面谈罢。”
      
      话说到这份上了,罕夺已不复来前的嚣张,只得冷笑,点头,揣着那箭就要走,李世民又亲自将他送到府门口,罕夺上了车,忙不迭地跑了。
      事情还没有完,李世民转身便道:“准备和礼,去会一会对方可汗。”
      
      李渊早已盘算清楚,要动手是不可能的,把儿子送出去换和平也说不过去,于是便早早地准备了十车金银布帛,又有夜明珠一盒,武将们开始忙碌准备,吕仲明骑在马上,打了个呵欠,恹恹的,问:“蒙眼布可以摘下来了么?”
      
      “再演会儿。”李靖道。
      吕仲明蒙着眼睛只不住发困,感觉快撑不住了,然而不到一炷香时分,众人又闹哄哄地,前呼后拥地跟着李世民出城去。是时晋阳城门打开,城外五万突厥铁骑虎视眈眈,门一开,李世民只带着六名武将,一身潇洒出来,身后还有十车和礼。
      李世民驻马对方阵前,笑道:“李世民来了!可汗何在?参见突利可汗!”
      对方阵中传出号令,营地大门便开了,李世民入五万军中犹涉无人之地,时不时还转头,与身后跟着的尉迟恭说说笑笑。
      突厥人在营地偏西处,摆下了酒宴,李世民拱手躬身,见过突利可汗,站在突利可汗身后的人,正是那信使罕夺。双方寒暄几句,李世民便欣然坐下。
      “可汗陛下问,唐王身体如何?”翻译问道。
      李世民眉头微拧,面有忧色,突利便安慰了几句,时不时抬眼,扫过李世民身后那一众武将,目光驻留于吕仲明脸上。
      “中原大乱。”李世民叹道:“家兄已前往大兴,设法平息叛乱,家父在此刻生病,世民实在不敢婉拒可汗好意,然……”
      罕夺凑到突利可汗耳畔小声说了几句话,突利缓缓点头,鹰隼似的双目,盯着尉迟恭看,最后说了句话,示意翻译过去。
      翻译道:“可汗陛下感念世子一片孝心,就先不带世子回塞外了。”
      李世民笑了起来,点头道:“感谢可汗的理解。”
      翻译又道:“唐王既向可汗求和,可汗也不会再征讨并州,保你并州十年,十年后,世子须得谨记今日承诺,亲自到漠北来,履行今日之约。”
      李世民稍一犹豫,便点头道:“自当遵守此诺。”
      突利可汗鼻作鹰钩,双目深邃,抬起一掌,李世民遂与他击掌,应下三掌之约。
      随从又捧上羊皮与笔墨,双方签定了并州十年的太平合约,至此,所有人心底方松了口气。李世民又与突利可汗喝了三杯酒,便带着武将们告退。
      
      回到晋阳城内,吕仲明马上摘下蒙眼布,问:“怎么样?让我看看?”
      李靖与秦琼、罗士信一进城便走了,料想是去调兵以防对方使诈,李世民上了城头,吕仲明扒在城墙上,朝外看。
      薄暮冥冥,天色昏暗,只见突厥大军已拔军启程,训练有素,想必是真的放过晋阳了,李世民满背的汗水,袍子已被汗浸得湿透。柴绍却眉头深锁道:“十年之约,你怎可答应他?”
      李世民笑道:“不碍事,就算到时候真要去,有了这十年缓冲之机,让并州免遭战乱,还是值得的。”
      吕仲明也朝柴绍笑道:“不碍事不碍事,突利活不了那么久,顶多再过七八年,就得死了。”
      李世民道:“你又知道?”
      吕仲明打了个呵欠道:“当然,这是专业技能嘛。”
      李世民哭笑不得,两人又看了一会,待得突厥大军全撤走了,数人才打道回府,李世民带着和议去见李渊,吕仲明已困得不行,连路都走不稳了,尉迟恭便把他背着回去睡觉。
      
      吕仲明一回去就睡了个天昏地暗,秦琼与罗士信也回来了,他俩倒是还好,躺下就睡,一时间厅内横七竖八睡了四个男人,场面简直是混乱不堪。
      第二天起来,吕仲明整个人都是脚步虚浮的,只见秦琼与罗士信二人正在下棋,厅里堆着不少赏赐,又是上好的锦缎,又是摆设铺盖,吕仲明饿得头晕眼花,爬过去,翻来翻去,看了一会,没找到吃的。罗士信见他醒了,便从桌子下拿出一个食盒,里面有肉有青菜,满满的都是米饭,吕仲明便裹着一身绫罗绸缎,端起食盒,吃了起来。
      秦琼笑道:“少吃点,晚上唐王请饭。”
      吕仲明已经把食盒给吃空了秦琼才说,登时无语。
      “尉迟呢?”
      罗士信:“去办事了,李建成今天回来了。他的小儿子李元吉正在路上。”
      吕仲明心道李渊终于把儿子们都叫回来了,说不定下一步就是起兵反隋了,尉迟恭这些天里都跟在自己身边,一下不在,又突然觉得挺不习惯。
      “尉迟不是李世民的人么?”吕仲明问:“怎么去找建成了?”
      “有事儿罢。”秦琼随口道:“倒是你,你怎么说?”
      吕仲明:“?”
      秦琼道:“那大个子跟你说了好几次,你喜欢他不?”
      吕仲明:“……”
      罗士信道:“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好歹给人个交代罢。”
      吕仲明发现这俩家伙怎么态度突然来了个大拐弯,问道:“你们不是不喜欢他的么?”
      秦琼莞尔,笑了笑,罗士信在棋盘上落了一子,哼哼道:“本来不怎么待见他,不过看在他真心护着我小弟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啦。”
      
      秦琼道:“昨天你说,要替世民去当质子时,他确实是真心诚意地站出来,为你说话了,大个子人还是不错的。今天走时,就请咱哥俩,问问你究竟是什么心思,他说,他不明白你喜欢他不,怕都是他一厢情愿。”
      吕仲明马上就明白了,尉迟恭因为对他的回护,终于赢得了秦琼与罗士信的好感。
      罗士信道:“倒是不勉强你,只是你喜欢不喜欢,都得给人痛快点,说句话。男人不墨迹,何况别人为了你,连命都差点丢了。”
      秦琼:“唔,你就算不喜欢,也别耽误那黑炭头,免得欠情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多,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吕仲明道:“我再想想罢。”
      秦琼:“……”
      罗士信:“……”
      秦琼:“哪来这么多想来想去的,你啰嗦不啰嗦,将军。”
      吕仲明道:“可我好像不喜欢他……”
      罗士信下了一步棋,秦琼道:“那你就别跟人腻歪,打发他回去,这像什么样子?抽车,再将。”
      “起士起士……快起士……”吕仲明忙指挥罗士信道,罗士信迅速起士,吕仲明又道:“可我又觉得这样不好……”
      “大老爷们,你赶他走,难道还缠着你?有甚么好不好的。”罗士信随口道:“刚才那步不算……我要走马……”
      秦琼:“走马是吗?再抽,再将。”
      罗士信怒吼道:“再将就拆伙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吕仲明马上附和道:“就是就是!太过分了!”
      秦琼:“……”
      
      当天下午,换了吕仲明与秦琼对弈,然而吕仲明与罗士信两个臭棋篓子,怎么战都战不赢秦琼,黄昏时来人请吃饭,三人才意识到拖太久了,忙各自换衣服,匆匆去正殿上吃饭。
      今日直是李渊志得意满之时,并州城中的政敌党羽俱扳倒了,突厥大患又去,李世民替他签下了十年的和约,此刻再不举事,更待何时?唐王府灯火通明,犹如过节一般,宴请所有门客,开始论功排位,三个儿子,一个女婿,稳坐殿前。
      唐王府门客三百余人,能入正殿者不过七十人,秦琼、罗士信、吕仲明三人正得宠,进殿内不在话下。
      正殿内宾客如云,除却自家门客外,还有不少李渊的至交好友,晋阳宫监裴寂,卫尉少卿、并州一地的数名县令,俱是李渊心腹,由柴绍、李世民与李建成等人陪着说话。
      三人衣冠楚楚,一来殿前,便吸引了不少人目光,其时秦琼玉树临风,罗士信虽将武袍换上正装,依旧是一身肃杀之气,吕仲明则乌眉皓目,十分俊秀,三人到得正殿前,便有婢女请进殿内。
      
      李世民见三人一来,便暂且放下手头之事,过来与三人打招呼。秦琼与罗士信是他爱将,数人闲聊笑说了几句,李世民便朝吕仲明使眼色,示意出去说,吕仲明会意,跟着他出了殿外,站在无人的角落里。
      “我正好也有事找你。”吕仲明道。
      李世民笑了笑,说:“睡够了,有件事,我也想问问你意思。”
      “你先说罢。”吕仲明道。
      李世民想了想,说:“你觉得尉迟恭这人怎么样?”
      吕仲明一听就头疼,面无表情道:“我以为你有什么正经事,算了。”
      “这就是正经事。”李世民一本正经道:“我敬爱的兄长,心心念念想着的人,一直没有答复他,令他茶饭不思,寝食不安,还不算是正经事?”
      吕仲明笑了起来,不知为何,他对李世民,与对罗士信秦琼不同,又是另一个感觉,彼此之间,仿佛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也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对方都不会生气。
      “你如果觉得他烦了。”李世民道:“我调走他就是,毕竟这一次,他也为我立下了大功,父亲要起兵,少不得倚仗他出力,只是他不愿意去带兵……”
      吕仲明明白了,当初李世民把尉迟恭派到他身边,理由是让尉迟恭协助他,现在尉迟恭已将功补过,又是用人之际,须得把他还回去了。
      李世民又道:“你若不喜欢他,我支持你说清楚,如果喜欢他呢,我在人事安排上,会有少许调整。”
      “你们……”吕仲明哭笑不得道:“你们的风气实在太开放了。”
      李世民莞尔道:“我家祖上,也与鲜卑人有过姻亲,何况喜欢便说出来,又有何不妥?”
      吕仲明来前便知隋唐风俗,若是换了别的时代,说不得各种礼各种防,各种隐而不宣,没想到隋唐简直就是花样百出,围追堵截,尉迟恭要泡他不算,还让李世民罗士信这群人帮着泡。
      
      “我考虑一下。”吕仲明答道。
      “别考虑了。”李世民道:“敬德有什么不好?你若错过了他,全天底下,就再也找不到一个这么喜欢你的人了。”
      吕仲明快哭出来了,说:“我不跟你玩了!”
      正说话时,李靖正经过要进殿内,忽见两名少年在无人之处拉拉扯扯,吕仲明摔袖子要走,李世民却在后面扯着他衣服,李靖便过来抱拳。
      “吕道长。”李靖道:“正有一事,想与你说。”
      吕仲明:“……”
      吕仲明心道该不会是连李靖也要帮尉迟恭说话罢。
      李世民在后头笑,李靖道:“拙荆久闻吕道长大名,三月初三,上巳节时,想请吕道长到汾河畔一聚,到时会做点小菜,大家喝喝酒,在河边聊聊天,不知吕道长是否赏脸。”
      “红……”吕仲明听到吃的登时就精神了,忙道:“李夫人手艺,自然要去尝一尝的。”
      李世民道:“好啊,李靖,怎么不请我?”
      李靖道:“世子若得空愿意来,自当欢迎。”
      吕仲明转念一想,又问:“还请了谁?”
      李靖解释道:“只是家宴,除你我,拙荆与敬德兄外,便再无客人了。”
      吕仲明:“……”
      果然绕来绕去,还是在帮尉迟恭当说客,吕仲明无语点头,李世民在他身后已经要笑疯了。
      李靖走后,李世民便道:“我知道你也喜欢他。”
      “你又知道了?”吕仲明道。
      李世民道:“因为你与他说话时,与别人的神色不一样。你很少当着我们的面,与敬德开玩笑,是不是?”
      吕仲明被这么一提醒,倒是隐约发现了这点,仿佛有别人在的时候,自己和尉迟恭总是客客气气,然而人一走,两人就互相不客气了。
      “好罢。”吕仲明深吸一口气,说:“我……吃饭的时候认真考虑,今天晚上,一定给他个答复。”
      说毕吕仲明远远地看到李建成来了,不太想和他打交道,便转身要走,李世民却道:“你有什么话对我说?还没说呢。”
      “啊对了!”吕仲明这才想起来,正是要紧事,忙转身道:“我想了好几天,得离开并州一趟。”
      “什么?”李世民眉头登时拧了起来。
      吕仲明认真道:“现在麻烦都解决了,你爹也要起兵了,从并州起兵这一路上,一直到大兴,都没我什么事……”
      “怎么会没你事?”李世民不悦道:“秦琼和罗士信还说了,想让你跟着他们,充当先锋军……”
      “听我说。”吕仲明道:“你们直到打到大兴前,都不会有什么困难。我必须先去扬州一趟,拿回我的一件东西。”
      “被杨广索去的法宝么?”李世民道。
      吕仲明一震道:“你也知道了?”
      李世民颔首,吕仲明又道:“那件东西对我来说至关紧要,等到进了大兴以后,一定会有许多麻烦,我须得早点拿回来,而且也不能落在凡人手里。”
      李世民道:“不妥,那法宝有什么作用?我替你设法取回来。现在天下那么乱,你自己去怎么行?”
      
      吕仲明正在思考,要不要将自己的任务和盘托出之时,李世民却道:“你若实在要去的话,我让敬德陪你去一趟。”
      吕仲明:“你还带捆绑销售的吗!算了,我再想想吧。”
      
      没有龙鳞,到时候李家打到了大兴,里头佛寺林立,不知道有多少大BOSS等着自己,简直就是去找死……吕仲明正想着这事时,李建成却发现了他俩,朝二人走来。
      “大哥。”李世民笑道。
      李建成朝弟弟点了下头,便道:“吕先生,借一步说话。”
      李世民识趣道:“我去陪客人,先行一步。”
      吕仲明心里大叫道李世民!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老子千里迢迢过来,什么都帮着你考虑,你居然这样就把我丢给你大哥了了了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