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房间打扫得很干净,和大多数的普通旅馆一样,有中规中矩的床和衣柜,一个卫生间。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浩李明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418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4 文章积分:287,93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
  • 所属系列: 午夜电影
    之 卷三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11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窗外有人

作者:壁上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一)
      
      房间打扫得很干净,和大多数的普通旅馆一样,有中规中矩的床和衣柜,一个卫生间。
      这座建靠在山脚的建筑很好找,孤零零的立在镇子的尽头。和周燕以前说的一样,李明到达这里的时候,几乎第一眼就瞧见了它。明显是很多年前的房子了,看上去却并不残旧。
      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林子,景色极好。
      
      推开后窗往下望,下面并不是想象中柔软的泥土,而是被铺上了大片的坚硬水泥,大约是方便那些自驾游的旅客停车用。李明出神地凝视了一会楼下那片水泥地,上面很干净,什么痕迹也没有被留下。
      他默默地看了一会,突然不知怎的想起了办理入住手续时那几个服务员面上有些诡异的表情。
      
      晚上的时候李明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好。
      同之前的每一个夜晚一样,他总能感到周燕生活在身边的气息,仿佛她从未收拾行李离开。以前两人住在一起时候,她总会在临睡前洗个澡,然后赖在他的怀里等长发晾干,她的头发像海藻一样茂密,让他无时不刻觉得心里某个地方柔软得厉害。
      李明到现在还记得那种潮湿的感觉和甜腻腻的香,无时不刻,无处不在。
      
      睁着眼躺了半天仍然没有睡意之后,他索性起身开灯点了一支烟。
      好在这所老式的旅馆有阳台,李明走出去才意外地发现隔壁那间房居然也有人睡不着。两个阳台彼此间隔的并不算太远,于是相互攀谈起来似乎显得有点顺利成章。很快,李明便知道了这个男人叫陈岩,此行的目的和他一样,向公司请了假出来游玩几天的。
      
      两人天南地北地随意聊着天,话说到一半的时候,那个陈岩忽然有点神秘兮兮地问了起来:
      “对了,你是今天刚到这里的吧?”
      李明点了点头,昏暗中忽然意识到对方并看不分明,于是嗯了一声表示回答。
      “这就难怪……,你愿意要这间房。”
      李明微微一愣:“怎么,这个房间什么不妥当的吗”
      “哎,这家旅馆前段时间刚摔死了个人,警察说是自己从阳台上跳下去的,掉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当时就没气了。喏,就是住在你现在的这个房间。”
      “没关系,我不信这个的。”
      
      山里的夜太黑,下面的地面看得并不分明。
      从高处往望下去倒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似乎随时会吞噬什么。
      李明摸了摸阳台锈迹斑斑的栏杆,心里莫名奇妙地微微一颤。
      
      (二)
      
      第二天吃完早饭,李明便打算去服务台问问镇上的景点情况。
      刚下楼却只见几个人聚在那里正窃窃私语地说在什么,在看见他走过来之后,却不知怎的突然全部噤声走了人。
      李明感满腹疑窦地站在那里,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
      扭头一看,一张瘦尖的脸,带着一副斯文的眼镜,是住在隔壁房的陈岩:“怎么,你昨天晚上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吗?”
      李明茫然地摇了摇头。
      
      “真是奇怪,今天早上大家都说开了,说是昨天晚上听见楼里有个女人在哭。那几个人还说,是从你房间传出来的。”陈岩似乎是踌躇了一下:“我也听到了。”
      李明笑了笑:“怎么可能,你们大概是弄错了,我昨晚睡得挺好的。”
      
      白天随便逛了几个景点,到傍晚时分骤然下了山雨,李明回到旅馆的时候身上已经淋了个湿透。洗完澡后他胡乱吃了点东西倒头便睡了过去。
      
      醒来时分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一轮月亮升在半空。
      他静静地躺在床上,也许是外面山风摇动窗外的密林,月影浮动间似乎有个人影从窗边一闪而过。李明不禁为哑然失笑,这里可是五楼,这个想法太荒谬。李明翻个身正打算重新入睡,突然,自己房间的门被人剧烈地拍响,而且一声比一声大,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有点渗人的感觉。他迟疑透过猫眼一看,发现门外站着的居然是住在隔壁的陈岩。
      
      他神色万分惊恐地一个人站在门口,大概是因为太害怕,脸上满是豆大的汗珠。
      李明赶紧打开门问道:“你这是怎么了?”陈浩浑身颤抖着,好半天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外面的走廊灯光很昏暗,其他的客房门都紧紧闭着,似乎再没人打算起来看一眼闹这么大动静是怎么一回事。
      
      隔壁房间和自己住的房子格局一样,灯的确坏了,可是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
      李明不解地望了望站在门口不肯进来的陈浩一眼,他只是哆哆嗦嗦地指了指窗户。李明顺势一望,猛然间不禁也赫然被吓了一跳,刚才还觉得明亮的月光似乎此刻也变得诡异起来。只见有一只惨白的手正死死地扣在窗台上,似乎外面那个人正费力想要爬进来。
      
      李明头皮发麻,勉强壮起胆子沉声喝到:“是谁,是谁在那里?”那边静静的,并没有任何回答。他硬着头皮慢慢走了过去仔细一打量,随即松了一大口气,扭头对惊恐地站在门口的陈浩说道:“进来吧,没有人。”
      李明拿起那只手:“你看,是只义肢,大概是谁在恶作剧。”
      
      现在房内的灯没人来修的,李明索性把陈浩带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点了一支烟,陈浩哆哆嗦嗦地接过去抽了会儿,神色才渐渐清明了起来:“你刚才听到了么?”陈浩脸色依旧青白:“有个女人在哭,一直在我的窗边。”
      李明摇了摇头疑惑道:“我真的没有听见什么动静,是谁要故意吓人,太无聊了”
      陈浩失神了好一会才勉强道:"谁知道呢。”
      两人好半天没再说话,陈浩忽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那天你说有女朋友,她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别提了,前段时间跟我吵了一架,现在还在跟我呕气呢!"
      陈浩颇觉意外地一愣:“是吗?和我一样。”
      
      (三)
      
      在李明的计划里,这本来是一次普通的旅行。
      可是,抵达这里之后,一切似乎有点扑朔迷离起来。
      首先是这间对外再三缄默的旅店,他问不出半点之前有关这间房旅客跳楼的信息。再者,就是住在隔壁的这个被吓了一晚变得有些神神叨叨的陈浩。
      
      第二天他强打起精神,索然无味地继续参观了当地的几个有名景点,不得不承认自己走神走得厉害之后,索性回旅馆足足睡了一觉,才算是弥补了昨夜半宿未睡的困意。这次他睡得很好,他甚至又梦见周燕,周燕穿着他的衣服朝他走来,妩媚极了。
      
      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一身全是汗意,于是李明走进浴室,想给自己冲个澡。
      他把水量开到最大,冲在身上畅快淋漓,洗完觉得分外精神,一连几日莫名的阴霾似乎也被冲得干干净净。李明披上浴巾,打算再给自己清理一下几日未刮的胡子。镜子上水雾很重,什么也看不清楚,他顺手拿起一条洗脸巾使劲擦了几下。
      随着水雾渐渐散去,李明骤然全身一震,情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
      
      这间旅馆的镜子很大,浴室门打开时时候正好可以看见卧室的大床。
      镜子里面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低着头坐在那张大床上,一下一下地梳着自己黑色的长发。李明直愣愣地盯着镜子,而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像是开始察觉到什么似的,缓缓地扭着上身,似乎想要转过脸来。
      
      李明惊惧地猛然将浴室门关上,然后死死地抵在门口不敢动弹半分。
      面前的镜子里只剩下他惊恐万分的脸。四周很静,他能听见自己急促而沉重的呼吸。他哆哆嗦嗦地开始摸找自己的手机,地很滑,他还摔了好几个踉跄。
      还好,他找了,幸好刚才没有将它丢在卧室内。
      他拼命翻找着,正试图想找总台的电话时,一种呜呜咽咽的声音突然在静默中响起。
      之前他从未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
      
      此刻的空气中似乎多了种种奇异般腥甜的味道,李明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闻到过,又好像觉得自己弄错了,他惶然地四处打量,滑腻的浴室里只有刚才的沐浴乳泡沫缓缓流向下水道。蓦然,像是感应到什么似得,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窗外。
      外面很黑,那个女人就在外面。
      她的脸紧紧贴在窗户上,看不分明五官,上面全是鲜红的血,正汩汩地流出来。
      
      长到这么大,李明不是没有体验过恐惧,可是,这回,他让恐惧掐住了咽喉。
      听到自己的房门被打开有人在叫喊他名字的时候,李明才战战兢兢地从浴室走了出来。
      外面的卧房如同他去洗澡之前那般,什么都没有。
      过来负责开门的那个年轻服务生神色仓皇地只在这间房停留了一会儿便急急走掉了。陈浩急切地拉着他问道:“你说什么,你看见一个女人坐在你的床上。”李明疲倦地抱着头坐在地上:“对,也是在窗外,也可能是我的错觉,毕竟现在什么也没有。”陈浩走向床边嘴里不停说道:”前天还说我胆小,今天看看你......”
      陈浩不知怎的噤了声,李明微颤地上前一看,雪白的床单上散落着一团黑色的发丝。
      
      “怎么,你还不到打算走吗?这里太邪门了!”半响,陈浩才抖抖颤颤地说道。
      李明迟疑了片刻答道:“不行,我答应我女朋友在这里等她!”
      
      (四)
      
      李明仔细地检查了整个房间一圈,包括每个角落。
      他向来不信什么鬼神之说,可是这几天连续发生的诡异事情,却不得不让他产生了疑惑。
      他想说服自己一切只是幻觉,可是留在床山的黑发又作何解释呢?如果换个角度想,不管出现是人还是鬼,出现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他把这个只有在小说和电影里才会出现的荒谬念头和陈浩谈了谈,陈浩倒是满脸不以为然,直接建议他不如还是换个房间算了。
      “可是,”李明迟迟疑疑地地摊开自己一直紧握在身侧的右手。
      “我在衣柜的夹缝里发现了这个。”李明展开手,一枚铂金的女戒静静躺在他的手心。“你看,这个戒指的内环还刻了一个人的名字,似乎是一个男人。”
      
      陈浩诧异地接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下,也不禁连连称奇:“那么现在你打算拿这个东西怎么办?”
      “当然是交给警察,说不定就是什么疑点。也说不定屋子里的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自杀的,警察依据这枚戒指可以查出点什么。”
      陈浩笑笑:“这样也好。不管事情如何,反正明天我是打算要离开这里了。不如今天晚上我再买点酒去你房间,就当庆祝咱们有缘在这里相遇一场如何?”
      
      李明便笑着称好。
      
      这天夜里,陈浩应约而来,手里果然拎上了两瓶本地特产的好酒。
      两人就点小菜便在房里痛痛快快地喝了起来。
      酒过几斟李明便开始觉得自己的头渐渐重了起来,他平时的酒量很好,可今天晚上却不知为什么,醉意这么快就上来了。当再次失手拿捏不住手中的酒瓶后,陈浩便提出去干脆去阳台坐坐随便醒醒酒,李明想了想表示同意。
      
      外面的天很黑,风很大,似乎一场山雨又即将来临。
      整个旅馆鲜少有房间透出灯光,这个小镇并没有什么喧闹的夜生活,所有的住客似乎都早已经睡下了。李明摇摇晃晃地扶着栏杆往下俯视,下面的水泥地面是深深的阴暗,什么都看不分明。
      
      “你知道么,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周围一团漆黑,那个女人掉下去的时候,连一丝挣扎都没有。”李明昏昏乎乎地回过头,眼前的陈浩脸上居然挂上了一丝古怪的笑容,并且缓缓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白色手套。李明用力摇了摇自己的头,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两步。
      身后的栏杆像是有些松了,靠上去的时候它明显摇晃了一下。
      
      李明想离它远些,却吃惊自己的手脚这时竟然渐渐没有了丝毫力气,最后渐渐连思维也似乎慢慢浮离了起来,他张开嘴想用力叫喊,可惜发出来的声音不会比蚊子大多少。陈浩似乎还说了什么,可李明已经完全听不清楚了。他只能感觉自己沉重的身子被搬上了阳台护栏,然后徒然一空,巨大的风扑面而来在耳边呼啸,隐约之中似乎还能听见了周燕的轻笑声。
      他朝那片可怕的深渊急速掉了下去。
      
      (五)
      
      李明走进探监室的时候,神色平静。
      他本来不想来,可是警察打来电话说刘沅想要见他。
      “你应该不叫李明,我只想知道,你和警察为什么设这个圈套”这个叫刘沅的人满脸颓废地坐在铁窗里面,之前他称自己是陈浩。
      
      李明微微一笑:“对,我当然也不叫李明,至于我的真名,其实你也是知道的,你给周燕的那份资料里面,不是详详细细地写着么。”
      李沅龙惊愕地瞪大眼睛:“居然是你!”
      “对,是我!你费尽心机想要得到我们公司研发新产品的图纸。在多方未果的情况下,你居然不惜要自己即将结婚的妻子来我身边。没错,我爱上了她,什么都信任她。可是,你万万算不到周燕善良的性格让她屡屡下不了手。”
      刘沅狠狠地瞪着他。
      
      李明继续道:“她这边一直没有结果,你本来就心乱如麻。她居然还要跑回来告诉你不原意干了。最糟糕的是,她说要离开你,跟我在一起。”李明盯着面前刘沅渐渐灰败的脸,“你当然不甘心,也不放心。于是那天你让她喝了很多酒,然后就像对待我一样,轻轻一推,所以她就死了。房间是她自己单独开的,而你订的房间在她隔壁,没有人知道你们认识,没有人知道你每天悄悄半夜去她的房间,你甚至事后巧妙的找到人来证明你一直在出差,所以他们说她是自杀。可是,我一直不相信,你知道为什么吗?”
      刘沅沮丧地摇摇头。
      
      “你一定没有去打听尸检报告,她死的时候已经怀孕了,那是我的孩子。”李明淡淡道:“她那么喜欢孩子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去自杀?我的业余爱好的攀登,所以那天晚上爬过你的阳台拿只假肢去吓你,这不是什么难题,我在房间里也当然没有看见什么女人,不过是吓唬你的谎话。那枚戒指倒是真的,周燕本来打算还给你,不过临走时忘了拿。你要不是心虚,这么会在看到这枚戒指就对我起了杀心。”
      
      李明走出去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和周燕的第一次见面。
      那其实是他的第一次去相亲,在餐厅里等待到有些手足无措的时候,有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微笑地走了过来,她有一头海藻般茂密的头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