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张明有些后悔陪陈娟回来,特别是车子上了这条似曾相识公路之后。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娟,张明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387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6 文章积分:299,84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
  • 所属系列: 午夜电影
    之 卷二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94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凶槐

作者:壁上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一)
      
      张明有些后悔陪陈娟回来,特别是车子上了这条似曾相识公路之后。
      陈娟是张明通过相亲认识的,两人几乎第一次见面就确定了彼此的关系。张明已经老大不小,他提了几次希望能尽早结婚,前段时间陈娟总算点头答应先带他回家看看。
      她家里没有什么亲人,只有一个外婆。
      这是一个偏僻到连地图上都找不到标注的地方。路旁是茂密的林子,黑压压地盖住了半边天空,而另一边则是急喘的河流,不停溅起白色的水沫。途中一只灰扑扑的大鸟突然撞到后视镜上,两人都被唬了一跳。
      
      车子下了一个陡峭的坡后停了下来,靠河的路边突兀地出现有一棵巨大的槐树。
      约莫几人怀抱粗,树的一半已经枯死,秃秃地留了几截奇形怪状的枯枝,而另一半却异常地枝繁叶茂。最奇怪的是树身上还长了一个很大的疙瘩,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丑陋的伤疤。
      这里确实很荒凉,一阵阴恻恻的风吹过,张明不禁觉得背脊发凉。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悉悉作响的草木,荒谬地感到似乎有什么人正在暗处注视着他们,而且还不止一个。
      张明下意识地再看了一眼那棵槐树,什么也没有发现。
      走在前面的陈娟毫无异状,她正兴致勃勃地摆弄着手里的相机。张明暗暗咬了一下牙,他向来胆大,总不能这个时候显得疑神疑鬼。何况,有些事情,他还不想让陈娟知道。
      
      陈娟的老家建在山脚下,普通的二层水泥楼,明显是很多年前的房子。
      一个老人行动缓慢地从院子里走了出来,脸色有些灰败,大概是常年生病的原因。张明记得陈娟以前说过她外婆身体并不好,可偏偏脾气又执拗,不愿搬来城里。一个老人,独自居住在这个周围没有什么人烟的山脚下,多少有点不可思议,张明暗自揣测着。
      张明还没有来得及跟老人谈及自己的来意,令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就发生了。老人混浊的双眼定定地落在他的身上足足好几分钟之后,本来温和的神色居然古怪地起了变化,对陈娟的介绍非但没有流露出半点高兴的表情,脸上甚至可以说是充满了惊疑的神色。她挥舞着手朝陈娟急急地比划了好一阵,嘴里还咿咿呀呀地不停说着什么。老人的方言又快又急,声音还异常尖锐刺耳,张明一个字都没有听懂。
      最后,陈娟的外婆干脆转过身微颤地往屋里走了回去,关上门就再也没有出来。.
      
      陈娟跟他解释说老人家前几年受了一些很强的刺激,导致现在见到陌生人就容易恐慌。这次带人回来也没有事先跟她打个招呼。
      她满心歉意地让他别介意,张明自然不好计较,两人便自行上了楼。
      
      (二)
      
      房里并不简陋,看得出老人对外孙女的回来还是费了不少心思。
      张明随手推开窗子,发现刚才那棵让他头皮发麻的槐树正好远远地对着自己的房间,他微微愣神,陈娟已经走了过来:
      “我们里的人可不太喜欢这棵树。当地有个迷信的说法,年份久的槐树是有灵性的,甚至容易招些不干净东西。小的时候还听说了一个更离奇的故事,以前这里有个姑娘喜欢上了河对岸的一个小伙子,可惜双方家里反对的厉害,后来,女孩不愿嫁给家里人安排的对象,在一个雷雨天的夜晚,竟然在这棵槐树下上吊自杀了。说来也怪,自打那以后总有人远远看见那棵槐树下似乎吊着个人,急忙跑近了却发现什么也没有,这件怪事当地人都知道,”
      陈娟冲他笑了笑:“不过,我可从来没有看见过。”
      
      吃过晚饭,天色未暗,张明便鬼使神差地朝那棵槐树走了过去。
      树身上的那个伤疤近看起来似乎更加触目惊心。他皱皱眉正想走开,前面不远处传来了阵阵欢声笑语,似乎一群年轻人正围在那里说话,有男有女,很是热闹。张明信步走了过去,他们很热情,像是遇见什么熟人似的,远远就打起了招呼。张明同他们聊了两句,得知这些年轻人都是结伙出来旅游的,不巧途中车子坏了便索性下来走走。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孩用手指了指前方的公路,也许是天色渐渐暗了,张明张望了很久,也没有看见他们口中说的大客车。他离开的时候,另一个年轻人还客气地递给他一瓶饮料。
      
      回去了之后张明立刻洗了个澡,却仍然觉得浑身说不出的疲惫。从浴室一出来,陈娟的脸色就有点奇怪:“这瓶饮料你在哪里买的?怎么过期几年了?”张明一愣:“不可能,这是刚才几个旅游的年轻人给的,他们的客车还停在马路边呢!”他用手指了一下那棵槐树的方向。
      可陈娟的脸色更加古怪了起来:“我刚才去找你,根本没有看到什么人。”她似乎犹豫了一下:“你不知道,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车愿意往这条路开的。这里本来偏僻,每天城里只有早上才发一班车过来,加上前几年出了那件事,熟路的司机都觉得这条路邪门,宁愿多费点油往别处绕了。”
      张明脸色一白:“出事?出了什么事?”
      
      “这件事就更邪门了。”陈娟神秘兮兮道:“几年前的一个深夜,这里出了一件很惨的车祸。一辆大客车像发了疯似的,突然失去控制,车头先是狠狠的撞向了路边的树,然后侧翻掉进了下面的河里,那棵槐树上的伤疤就是这么来的。
      因为事故发生时天很黑,加上河水又急,等住在附件的人们赶去求援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居说当时车上整整35人,仅仅几个人活了下来。
      后来村里有年长的人说,这棵槐树的风水位置本来就不好,属大凶,容易出事。以前在这里也发生过不少离奇的车祸,不过都是些小灾轻伤,这次偏偏是大难。”
      
      (三)
      
      陈娟定了定神,继续道:“我外婆就是当年参与救援和捞尸的人,因为事故现场太惨烈,她才因此受了很大的刺激。因为水流太急,有一些人的尸体甚至被冲到了河的下游,再也没有找到。”陈娟捏着那瓶饮料迟疑道:“你说,你遇见的那几个年轻人,会不会有什么古怪......”
      张明沉默了一会,他径直将那瓶诡异的饮料丢进了垃圾桶。
      
      晚上张明做了一个梦,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这个梦了。
      他梦见自己泡在深暗的黑水里,周围似乎还有无数的人在拉扯挣扎。他没有办法呼吸,肺部因为缺乏空气难受得似乎要爆裂开一般。他用力挥开面前一双双惨白的手努力想往上游去,却发现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使劲拽住了。张明惊恐地往下望去,下面居然是一个女人,一个他认识的女人,那个女人缓缓地抬起脑袋,她黑色的发丝像水草一样飘荡,惨白的脸都被水泡肿了,嘴却是一张一合的,他居然听见她在说:“……救救我!”
      张明一个激灵,猛然醒了过来。
      身旁的位置并没有人,睡在一边陈娟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是去了楼下的洗手间。他用毛巾擦了下满脸的大汗,点了一支烟定神。
      房间窗户不知道什么打开了,张明走过去想透透气。
      
      外面的月色很好,远处那棵大槐树清清楚楚地映入了眼帘。张明无意一望,却吓得打了个哆嗦,头皮开始不由自主地发麻,刚才还觉得很明亮的月光似乎也变的有些阴森了起来。
      白天那棵古怪的槐树下此刻竟然站了个人,应该是个女人。她面对着河面,张明只能看见她的头发像黑色的缎子一样披着。而又像是感应到有人在注视一般,树下的那个女人居然开始慢慢地转过身来。
      张明一动也不敢动。
      那是一张惨白得襂人到极点的脸,五官模糊不清,却依稀在对他微笑一般。张明的腿软了软,那个女人的面目虽然看不清楚,但他却认得那套衣服。那是他特意跑了好几条街在店里挑的,准备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张明惊恐地惨叫一声,然后猛然紧紧地关上窗户,他全身不停颤抖,连手里的烟都拿不住,只是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一会儿睡眼惺忪的陈娟推门走进来,见此情形不禁诧异:“你怎么了?”
      张明好半天才勉强说出话来:“我,我刚才看见李萍了。”
      
      张明犹豫了很久,这件使事情藏得太深,他对谁也没有说过。在陈娟贴心地给他倒了一杯热水之后,他突然有了想诉说的冲动:
      “其实我以前来过这里,和之前的女朋友,她叫李萍。”
      陈娟吃惊地瞪圆了眼睛。
      “对不起,我骗了你。但那件事情对我来说是个噩梦,我不提,只是想快点忘掉。”张明断断续续艰难道。
      
      (四)
      
      “李萍是我刚工作时认识的,我们感情很好,只谈了半年恋爱就决定了要结婚。”
      “那天是她的生日,我们兴高采烈地报了一个旅行团打算好好地庆祝一下,当然,我们玩得很开心。可是回去的晚上却突然雷雨交加,司机将车子开得很快,大概和大家一样太累了想早点回家。车祸发生的时候正好是深夜,很多人都昏昏沉沉地睡着了,车子撞在路边的一棵树上然后翻下了河里。好在我当时并没有受什么伤,乘坐的位子又正好在窗边,完全是凭着本能挣扎地游了出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整辆车就幸存了几个人。.
      “那,李萍呢?”陈娟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不知道,当时水里太黑了,我没找到她。”张明痛苦道。
      
      张明打算先离开这里,一刻也不愿多呆。他收拾行李的时候陈娟还在睡觉。走下楼才发现,陈娟的外婆正一动不动地靠坐在楼下的摇椅上。老人紧闭着双眼,嘴里却不知念叨什么似得微微动着,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张明硬着头皮上前想打个招呼,可他的手刚碰到老人的肩,老人便如同惊梦般睁开了眼睛,她死死盯着张明,就像昨天刚见面时那般满脸充满了惊疑。张明刚开口想说点什么,老人却突然暴怒了起来,她用力推撵着张明,嘴里还狠狠地并且急促地说着什么,她的手劲也异常的大,简直无法想象一个常年生病的老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张明一个没提防,竟然一把被她推到地上半天也没有回过神来。
      陈娟大约是听到了什么动静,穿着睡衣就匆匆忙忙从楼上跑了下来。她一面紧紧拉住异常激动的老人,一面连连示意张明赶紧离开。张明发动车子的时候,还看见老人挣脱了陈娟的束缚追了出来,嘴里还在喊着什么。
      车子经过那棵槐树的时候,张明还是强忍住心悸飞快地扭头看了一眼,树下空空如也,那里什么也没有。
      
      回去的景色和来时的一样,张明却总觉得心神不宁,可能昨晚一夜没有睡的原因。他用力摇摇头,脑子却晕乎得更加厉害。
      车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过喂了几声,电话那边却莫名其妙地一片死寂,张明正满腹疑窦,有音乐声从话筒里轻柔地传了出来,婉转缠绵,如歌似泣,依稀在哪里听过。难道有谁在恶作剧?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张明觉得挂断电话的时候有个女声在轻轻地笑。
      他翻了一下刚才的来电显示,不由瞬间呆若木鸡,从头冷到脚。
      
      (五)
      
      那串号码他再熟悉不过,最后面的四位数正好是纪念他们相识的日子。
      难怪刚才电话里的音乐那么熟悉,张明猛然想起,那是李萍最喜欢的曲子。手机又叮叮响了起来,张明战战兢兢地再次摁了接听键,这回没有音乐,只有一个女人断断续续的沙哑声音,她几乎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吐:“救-救-我!”张明顿时魂飞魄散,他猛然将手机丢开。
      大概是恐惧到了极点,他觉得自己的头更加昏沉了。他恍恍惚惚地将车子的速度加到最大,他想快点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前方是一个急拐弯,张明下意识地想去踩刹车,可是车子并没有减速,而是越来越快地直直冲了过去,张明只觉得两眼一黑,最后是腥冷的河水将他包围。
      张明想挣扎,可他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陈娟直到听见那头由一片喧杂转为平静才悠悠挂了电话。她将手机里的卡取出并换了另一张进去。很快,就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陈姐,谢谢你,钱我们已经收到了!”电话里头是个年轻人欢快的声音:“对了,可以问问吗?你为什么要花钱去吓唬那个男人。”
      陈娟想了想:“不如,我先跟你讲个故事!”
      “一个女孩生日那天,她的男朋友向她求了婚,还带她出去旅游。女孩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她那时已经怀了孩子,还没有来得及告诉自己的男朋友。不过,她不担心以后没时间。
      “可是很不幸,回去的时候他们的车子出了车祸。乘坐的大巴车先是撞在路旁的一棵树上,然后侧翻掉进了河里。幸运的是当时两人并没有受多重的伤,他们憋在冰冷的河水里不能呼吸,拼了命寻找出口,撞得头破血流,累得筋疲力尽。河里很深很黑,周围有很多人沉了下去,再也没有浮上来,最后,他们找到了。”
      “他们一起逃出来了对不对?”年轻人性急地插了句嘴。
      陈娟望了望远处黑色的河流,“不,他踩着那个女孩,自己一个人爬出了车窗。”
      
      陈娟挂了电话走出房间,老人还呆呆地坐在刚才的位置上。
      “昨天晚上,你也全部看到了对不对?你看到我站在那棵树下,也看到我在他的车上动手脚。其实还不止这些,在他喝的水里,我还偷偷下了一些药,他喝了,会慢慢没有力气罢了。你一直劝我忘记这件事,叫我不要恨他。
      可是,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医生还说我终生不能生育,我花尽所有的钱整容回到他的身边,就是为了今天可以告诉他,有些噩梦,不是他想忘掉就能忘掉。”
      
      不久,有经过的路人吃惊地发现,河边的那棵槐树枝叶乱颤,似乎吊着什么东西,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