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她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沐 ┃ 配角:陈建韩文 ┃ 其它:

  总点击数: 1937   总书评数:5 当前被收藏数:13 文章积分:473,881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
  • 所属系列: 春水东流
    之 卷一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66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荼蘼

作者:壁上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一)
      
      有的时候,爱情到了最后,就成了绝望。
      何沐仔细地整了整婚纱的裙摆,再对着镜子补了点妆,镜子里的女人艳丽而陌生。
      今天是她的婚礼,新郎,当然不可能是他。
      
      何沐毕业之后找了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大概一直心无旁骛,也算收获不少。只是作为社会上大龄女一个,何沐自然不能免俗地应了那句话,不是在相亲,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后来也就渐渐习惯了,通常她的手机游戏差不多刚刚轮完一局,对面已经人走茶凉。这大约就是现代人最要命的地方,任何事情都讲究效率看重结果,不愿浪费一点时间。
      何沐时常怏怏想,对有的人来说,爱情从开始到结束,大约是这世上最耗时间的东西。
      
      遇见陈建是在一家老牌西餐厅。何沐本人痛恨牛排,可母亲却觉得那样的环境安静优雅,是个再适合不过萌生爱情的地方。那天,她的相亲对象是一个海归男,可惜一见面明显就被人家嫌弃了。何沐如坐针毡地不停捏着手机,实在不好意思打断对方喋喋不休的絮叨。陈建径直过来亲昵地吻了吻她的脸颊,然后示意对面那位瞠目结舌的男士可以离开。何沐惊诧到居然忘了要推开,后来才迟钝地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占便宜了。
      她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他的变化太大,与记忆中那个青涩模样完全不同。
      
      陈建是何沐的大学校友,其实那个时期两人的交集并不多,相识情节也没有那么煽情动人。何沐只记得收过他几封缠绵悱恻的情书之后大家就不了了之,彼时他的情感热烈单纯,可惜根本打动不了已经走火入魔的她。
      其实现在也一样。
      至于答应他的求婚,何沐迷迷糊糊地觉得,除了他的车子房子和不错的家境,大约是因为那天他穿了件白色衬衣。她已经27岁了。爱情对于她来说,就像购买奢侈品店内的香包名鞋,已经耗尽了全部。
      
      婚宴正如陈建所许诺的那样,场面盛大而隆重。
      当天晚上陈建喝了不少酒,在别人的搀扶下踉踉跄跄进房,倒头便睡了过去。何沐向来独居惯了,枕边多出的沉沉呼吸声,让她一直睡得不是很安稳。半夜陈建醒来找水喝,不知怎地将手放到了她的胸前,然后重重压在她身上铺天盖地地吻。
      接下来一切,就顺其自然发生了。
      
      何沐一直觉得陈建是个温柔拘谨的人,哪怕那时两人已经确定关系,他依旧连亲吻都小心地保持了身体的距离。
      而现在这种事,他的激烈反应让她觉得异样。
      陈建进去的时候费了不少时间,不是她不愿迎合,实在是觉得太疼。后来,他的冲撞越来越有力,何沐却没有觉得多舒服,这和书上说的不一样。他的汗水湿湿地黏着她的皮肤,而她只想快点结束。何沐曾经见过有人从蚌中取珍珠,她觉得现在的自己似乎就像那只蚌,被人狠狠地撬开了身体,那种从未体验的异物感始终隐隐在抽痛。
      当感觉到一股温热冲进体内的时候,何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空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永远失去。窗外天色渐明,她不可抑制地想起了韩文,忽然泪下。
      
      早上起床的时候,床单上明显有一处暗红的血迹。陈建不让洗,自己心满意足地收了起来。
      
      (二)
      
      学生时代的何沐其实算不得多美。
      干扁扁的身材,五官也是平淡无奇,脸上还戴了个大大的黑框眼睛。可这样年纪的女孩子,哪个会希望自己是不美。在何沐花了有限的金钱和精力,发现自己也没有变得像好朋友杨惠那般娇艳漂亮之后,她聪明地选择了放弃。
      好在她的功课不错,如果考试的时候再努力一点,她的名次可能会排在韩文的上面。
      
      何沐除了羡慕杨惠长得漂亮,还羡慕她的男朋友是韩文。
      何沐喜欢韩文,这件事情谁也不知道。
      外表高大俊朗的韩文在学校很受欢迎,学习成绩不错,还打了一手好篮球。何沐在暗恋他这件事情上,常常觉得自己很自卑,也许喜欢上一个人,总会觉得自己不够好。
      
      日子久了,当杨惠正巧不在教室的时候,韩文会坐下来等她,顺便再跟旁边的何沐说上几句话,而那一刻,是何沐觉得最幸福的时分。
      她可以清楚地闻到韩文身上的气息,像是森林雨后的清新,又像是小时候爱吃的松子糖。可惜每次何沐总是太紧张,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能让韩文印象深刻,等想好要说什么的时候,杨惠已经回来了。
      总算有一次,何沐好不容易跟他完成了一次对话,她甚至还看见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似乎笑了一下。为此,何沐神采飞扬了好几天,直到她无意看见韩文和杨惠偷偷躲在学校外面的那条小巷里亲吻,以及,热切地抚摸对方的身体。
      
      她曾经也见到过那样的画面。
      电影短暂而模糊的镜头里,或是某些小说隐晦的字里行间,她都会羞涩而敏感地捕捉到。可在这小巷昏暗的角落,面对眼前这两个纠缠在一起忘乎所以的人,何沐却清晰地感到了一种异样在身体的内部涌动,忽然间有些口干舌燥。
      
      何沐读大学的年代,移动通讯工具远远不如现在这么普及。
      杨惠去参加校庆彩排那天,韩文正好家里出了点急事要请假回去。他匆匆拜托她转交一样东西给杨惠。何沐看着韩文略带急色又充满期待的脸,心里就如千万只小虫在爬般难受。她没有径直去彩排礼堂,而是躲到了教学楼的后面,用再小心不过的方式打开了那张蓝色便签。
      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今晚八点,老地点。
      那一刻,何沐做了一个无比疯狂的决定,她觉得这样的机会再也不会来。
      
      何沐拿上与杨惠的合影去做了一个新发型,她甚至还用平时攒下的奖学金,去买一件同她差不多的衣服。何沐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被发现,就向韩文坦露一切。
      她站在黑暗的巷子里,心中充满了渴望,尽管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小巷里的路灯正巧坏了,周围几乎什么也看不清。何沐几乎可以断定,只要她不出声,韩文绝对认不出眼前的人其实不是杨惠。
      
      (三)
      
      韩文依约而来,借着巷口模糊的灯光,他穿了一件白色衬衣。
      何沐看不清他的脸,自然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黑暗中韩文似乎也没有要说话的打算,何沐不由刚想松口气,就被他猛地一把紧紧楼在了怀里。他大约是一路跑过来的,汗水陪着那种男性特有的气息热烈扑面而来,何沐几乎立即就流下了眼泪。
      这样的情景,她幻想了一遍又一遍,连她自己都料不到,有一天,居然可以成真。
      
      她微微颤颤地将手搭在了他的腰上,主动踮起脚吻住了他的唇,韩文的嘴唇滚烫灼热,似乎瞬间可以将她融化。他们热烈且密不可分地纠缠在一起,当他的手放在她胸前的柔软,何沐几乎全身都在颤栗。可他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他的手竟然慢慢往下探去。何沐有些慌张,她想推开他,可她感觉到到自己已经湿润了。他的手指灵活地揉着,动着,他的脸贴在她的耳边发出沉重而急促的呼吸。何沐只觉得一种从未有过的麻酥快感迅速席卷了她的身体,像一道闪电,从脚趾到头顶,如瞬即漫天绚丽的烟火,何沐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轻吟。
      
      这轻吟像是一道惊雷,何沐骤然幡然醒悟。
      她猛然从眼前的怀抱中用力挣脱出来,飞快地往小巷外跑了出去。何沐不敢回头,她带着不为人知的兴奋湮没在人群中,最后连自己都不知道身在何处。盛夏的路边有一丛丛白色的小花正幽幽散发出淡香,她随手挑了一朵别在发间。
      多年以后她才知道,这种花有个特别的名字,它叫荼蘼。
      花开荼蘼,一切早早就注定了悲凉的结局。
      
      何沐躲在家里,一连好几天没敢去学校。
      如果之前她对韩文只是懵懂的爱恋,可现在何沐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大概只会爱他了。他不仅是她第一次喜欢的人,更重要的,他打开了她的身体,让她懂得了身为女人的快乐,尽管当时什么都没有发生。
      何沐心里也明白,她做得这件事情根本经不起推敲,很容易就真相大白。她心里充满了对杨惠的愧疚,却拿定注意要跟韩文坦白一切。她知道没有结果,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她只想让他知道,曾经有一个女孩,热烈而不抱希望地爱过他。
      但是,何沐万万没有想到,有些事情,已经天翻地覆。
      
      韩文再也没有回来。
      他返校途中所乘坐的长途客车发生了惨烈的追尾事故,他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呼吸了。何沐望着已经哭肿眼睛的杨惠,她动了动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抱住她一起默默流眼泪。那那些还没有来得及晒到阳光下的心事,那些不顾一切偷来的片刻甜蜜,通通都失去了悲伤的权利。
      因为她的自私,害得自己的朋友失去了最后一次去见爱人的机会。
      她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四)
      
      后来的何沐变得忧郁起来,或许是因为这样,倒多出了一份楚楚动人的神韵。她的身边陆陆续续也有了追求者,陈建,大约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
      可惜,何沐心里已经放不下任何人了。
      她逐渐学会了在黑暗的夜里偷偷安慰自己的身体。就像那个盛夏的夜晚,韩文对她做的那样,把手指放进去,抚摸,拨弄,颤栗,她压抑地,一寸一寸地□□,直到感觉那种熟悉的快感从体内涌起。然后她蜷起自己的身子,流泪,思念。
      
      而现在仔细想想,与陈建这一场仓促的婚姻,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
      虽然他风度翩翩,只要她说喜欢的东西,他就会给她买来,怎么看都是一个体贴周到的好丈夫。但到了床上,陈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想要的时候,完全不容拒绝。
      何沐好几次试着想跟他说清楚自己的感受,可看见陈建兴致勃勃的样子,她还是忍住了,所以整个过程中她一直在疼。她不明白这么难受的事情,以前怎么尽是美好的遐想。每次陈建在她身上用力挺动的时候,她都会不自觉地闭上眼睛,去逃避心底那个清晰的答案。
      
      慢慢地,何沐下意识开始抗拒陈建的身体,不管是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
      晚上睡觉的时候只要陈建尝试靠近她,何沐就会不自觉地紧张,然后怎么也放松不下来,这样到最后自然什么也做不成。有时就算陈建想试着硬来,可看见何沐不再隐忍疼痛而眼泪汪汪的样子,他也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只好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去了书房。
      所以即便是在新婚不久,两人的关系还是渐渐疏离了起来。陈建在家打电话的时候会压低声音躲着她,有时深夜回来,身上还有了其他女人的香水味道。
      
      何沐甚至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有一次陈建参加完大学同学聚会回来,他一个人在电脑面前呆了许久,还奇怪地建议她不如换一个发型。何沐当然不假思索地拒绝了,陈建推荐的发型太眼熟,她浑身莫名其妙地起了冷意。之后好些天陈建的情绪明显不稳,几次出门都是径直一个人走在前面,没有说话,连手都没有碰她一下。何沐有点忐忑不安,她自认当年做的事情不可能有第二个知情人,而陈建现在突然转变的态度,让她既迷惑又恐慌。
      
      直到那天她在家里整理旧物,从一个铁制小盒里翻出了张发黄的照片,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照片上笑颦如花的女子,她再熟悉不过。
      何沐甚至不用去求证什么,她仔细回想了一下收到陈建第一封情书的那段时间,杨惠正好暂时办理了休学手续。而彼时的她,披着杨惠的发型,加上两人的身高几乎差不多,远远望去确实有几分杨惠的影子。
      
      (五)
      
      何沐拿着那张照片,平静地向陈建提出了离婚。
      她迷迷糊糊地觉得,这大约就是她的报应,现在终于时候到了。就算她没真心爱过这个男人,可他穿着那件白衬衣跪下来向她求婚的时候,外面阳光那么好,有一瞬间她真的有一点心动。
      可惜,原来那种虔诚的眼神,不是为了她。
      
      陈建的反应很平静,他说,你愿不愿意听我说个秘密?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秘密。
      对于当时还是大学生的陈建来说,他的秘密就是喜欢上了室友韩文的女朋友。
      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
      总之,他就是克制不住自己,连路边的树叶飘落在她的肩上都会想去嫉妒。可偏偏这样一个女子,并不属于他。特别是韩文有一次醉酒后透露出他和杨惠的亲密程度。
      这件事让陈建心里着了魔。
      
      那天韩文家里有急事要赶回去,本来临行前约了同杨惠见面。
      不料,当天的汽车最后班次临时取消了,韩文只好提前走,并让他赶去通知杨惠。他当时就想,韩文走的急,又没有别人知道,这是一次再好不过的表白机会。
      他确实是怀着这个目的去的,连准备告白的台词都背了好久。
      只是当他走进那条黑暗的小巷,女孩身上的那种馨香萦绕在鼻尖,他的脑海便顿时占满了韩文对她的身体描述,他根本抑制不住突如其来的冲动,于是,他神使鬼差地,大着胆子一把抱住杨惠的身体。他几乎是凭着本能进行,第一次和女孩如此亲密,可杨惠中途却突然惊醒,她像发现什么似的飞快地跑了。
      他站在黑暗的小巷里,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懊悔,他想自己犯下大错,是彻彻底底地完了。
      直到后来韩文出车祸的消息传来。
      
      他本来以为他可以解脱了,可根本不是这样。他不敢再去追求杨惠,怕她认出自己,他更觉得对不起韩文,因为自己做了可耻的行径。
      当他在校园一隅看到何沐的时候,立即怦然心动,这个女孩,多似杨惠。
      
      何沐泪如雨下,事情居然是这样,原来,韩文并没有来得及去见杨惠。
      何沐用颤抖的声音说出了自己当年的暗恋以及那天晚上的全部。陈建既错愕又伤感,他说,何沐,我们不如重新来过吧。再次遇见你的那天,我是真的喜欢你,而跟你求婚,用了我这辈子最大的诚意。
      何沐含泪抱住陈建,最奇妙的,那个晚上带给她快乐的人,居然会是他。她就像那个夜晚那样主动吻住了他的唇。
      
      (六)
      
      陈建悄悄地将何沐的日记本放回了原处,不留任何痕迹。
      为了今天的结果,他已经足足计划了好一段时间。自从上次不小心看到这本陈旧的笔记开始,他便一步步撒下了可以引出这个虚构故事的诱饵。
      记得那日他想尽办法弄到杨惠的电话,躲在房间里向她讨要一张旧照片时,杨惠惊讶地问他为什么,而他只是远远望着坐在客厅的女人轻声答道:
      你不知道我是你的爱慕者么?
      
      编一个故事骗何沐有什么不好,帮她解开心中的结,既然一切都不能从头再来。
      反正他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即使是不让她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爱她。
      就像她从不曾注意,自己不仅跟她读同一个大学,还是同一个高中和初中。
      
      何沐大约永远都不会知道,曾经有一个沉默的少年,每天早上骑自行车特意绕很长一段距离去上学,就是为了能一路看见她的身影,可惜她连他的脸都没有记住。
      上高二的时候,他在她的课桌里偷偷放了一朵红色的玫瑰,她没有看到,那是因为他后来又折回去拿走了。她是停在他心尖上的一只蜻蜓,他怕碰一碰,她就会飞走。
      还有读大学那次,他看见她僵硬地坐在教室里,眼里却藏着朝阳般的温柔,尽管坐在她身边的那个男孩一无所知。好吧,他承认自己嫉妒了,回去将抽屉里那封写了好久却没敢给她的信,用打火机烧了。
      
      而这些,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呢,何沐现在就在他的怀里,他可以爱护一生。
      如果再幸运一点,她说不定也会爱上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