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语凌音

作者:风之岸月之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游园惊梦

      杨傅羌家的房子落座在香居水榭不远的斜对面上,而臻无音的父亲虽受封文王,可平时没事的时候就爱往水榭里面转悠,一来二去的便于这杨傅羌有了数面之缘。文王这人性子实在没有什么心眼,这看着杨傅羌家遭了火灾,东西都给烧了个七七八八,家里还有两个老人要奉养,同情心一来,就打算将人请进香居水榭里帮忙做些杂工,先借个遮风挡雨地方给他们,等他们家屋子修建起来再另做打算。
      
      臻无音一听这话,当下就炸了:“不行!父王你想帮他们我能理解,可是你要把外人往家里带我决不答应!”
      没有想到臻无音会有这般的反应,文王一愣,随即笑了:“大人说话你紧张什么?”
      “父王!”无音有些急了:“你知道他们什么吗?你了解他们吗?你就这样把人带进来,现在是帮了他们,可是将来会害了我们的!”
      “无音,你怎么说话的”文王妃皱眉看他:“你小孩子家的能懂什么?左右水榭的人手不是不够吗,就让他们去帮个忙,做个杂活什么的,也碍不了什么事”
      “母妃……”
      “好了这事就听你父王的,你吃饭吧,吃了饭早点去睡”
      早点去睡,他要睡得着才行啊。
      
      鉴于昨天在街上遇见了鹤凌霄,臻无音这几日呆在府中都不敢出门,杨傅羌那边的事,倒是吩咐竹桑去给他打听着了,杨傅羌对于文王的出手相助感激得很,在香居水榭里面做事都比别人勤恳不少,加上他为人又带着几分风趣,很快就跟水榭里面的伙计们都聊成了一块,文王偶然前往水榭的时候,遇上他,两人总会聊上好一会的时辰。
      
      臻无音听着竹桑的汇报,差点没有吐血,心里只觉得这老狐狸骗人的本事,当真是与生俱来的,竹桑仔细观察着他脸上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道了一句:“世子,我看你会不会是你多心了?那杨先生看着挺老实厚道的一个人啊”
      臻无音一听这话,气得把手里的书都给扔了出去:“我多心?我跟你说,我十七岁的时候会死在这老家伙的手里你信不信?在过几个月指不定他就要开始教唆大哥去考文试,等到大哥中了进士,他就要教着大哥与我们翻脸反目!这老狐狸心机可歹毒着呢!”
      竹桑看他说得振振有词的模样,满是诧异:“世子,你怎么知道啊?”
      “你世子我能掐会算!”
      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臻无音起身下了软榻,直接去拜见自己母妃了,文王妃一见他身子单薄又穿得少,忙拿了披风给他穿上,他抓着文王妃的手一脸的肃然之色:“母妃,儿子想跟您谈谈杨傅羌的事”
      
      文王妃看他一张小脸,透着认真的模样,摸了摸他的头,便应道:“你想说什么?”
      “您跟父王热心助人,这我明白,可是咱也不能养虎为患,父王对那杨傅羌所知不多,冒冒然与他走近总是不好,古云曰,画虎画皮难画骨,咱不能等到被老虎咬了才知道老虎凶恶啊”
      听着这话,文王妃微微拧眉:“无音,这些话是谁跟你说的?”
      “没有人跟我说,我只是不想在以后看见大哥与我们反目,看着母妃难过”这些不是经历过又怎么会知道,曲腿跪下,臻无音一张小脸满是认真恳求之色:“求母妃重视我的话,倘若与那杨傅羌走得过近,对我们家并没有半点好处,即便大哥将来当真是能考上进士,可他依旧做不成状元,更当不了官的”
      “你这孩子在想些什么,我们瑧家乃为炎朝降臣,考试进取于我们而言本就并无多大利处,便是入了朝堂亦是举步艰难,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大哥去考试呢?”
      说是这么说,可如果不是杨傅羌当初天花乱坠的把文王妃说动了的话,而后又哪里来的那么多事端。不过自那日之后,竹桑从水榭那边带来的消息,也算是颇为满意,文王近日倒是与杨傅羌来往少了,再者杨傅羌家的房屋在众人的合力之下已经修建完了,再过几日他们便可搬回屋子,不用再留在水榭里面的工房。
      
      自从上次杨傅羌家的事,让他提前两年遇到鹤凌霄后,连着数月,无音都呆在王府里面足不出户,这要换了别家男孩子,早都该嚷嚷着自己要发霉了,可无音却比谁都更能在家里呆得住,若不是今日兆煜前来找他,指不定他还想继续呆着,等过了十七岁的大劫在出门的。
      
      “难得你两个哥哥肯陪你出来,你怎么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一行人骑马朝着林子里面缓缓走去,身后跟着的几人是文王府中的护卫,马背上兆煜扭头看向瑧无音,一脸的狐疑之色开口问他。
      
      瑧无音微微拧眉,被他二哥瑧胤抱在怀里,骑在马背上:“我只是觉得出来果然还是不安全”
      瑧胤好笑:“你在家里都快闷了大半年了,再不出来转转,我真怕你在街上走丢了都不知道回家的路了,今日难得兆煜前来找你,碰巧我跟大哥都刚好在家,大家出来一起玩玩还有什么不安全的?”
      瑧无音动了动唇,可到底还是没有说话。
      不安全的就是怕会遇上那个鹤凌霄啊喂!不过这深山林子的应该不会这么邪门的吧?这么一想瑧无音的心里顿时又松了口气:“那大哥我们去哪里啊?”
      瑧怀应打马走在前头,扭头朝瑧无音笑道:“去飞马牧场,我很早的时候就想去那边骑马了”
      飞马牧场,好像也不错……
      
      飞马牧场在以前是炎朝用来饲养战马的地方,后来战马全都转送洛天堡驯养,飞马牧场空置下来,就成了炎朝贵胄出来散心骑马游玩的地方。瑧无音来到这里的时候,整个牧场远远往去恍如草原里面一般,远处成群的马匹站在一起,或是在溪边饮水,或是相互嬉闹,幽幽凉风从远处吹来格外的让人心旷神怡。
      
      入了牧场,瑧怀应拉着二弟,两人就去挑选马匹,瑧无音对骑马没什么感觉,兆煜站在他身边,看着他的侧颜轻笑:“大半年都没见你了,还以为你惹了什么重病,原来是躲在家里,大门不二门不迈的比小姑娘还姑娘啊”
      “要是没有这些心烦的事,是不是姑娘有什么关系?”瑧无音拧眉,那一双褐色的眼眸里,透着几分少有的深沉。
      兆煜见他如此,不由得有些狐疑:“你怎么了?上次一病把脑子给病坏了?”
      瑧无音笑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对了,我知道你妹妹跟我同天生人,你要是放心的话,不如待我及冠那日,让她入我门府如何?”
      “好啊”兆煜答应爽快,可音才落,随即又蹩了眉:“可怎么你好歹是个世子,我只是个衙门的捕快,让我妹妹入你家的门府,王妃那边会答应吗?”
      瑧无音轻笑:“我的婚事母妃他们不怎么过问,只要是好人家的姑娘,母妃没有那么多的顾念的”
      兆煜摇头:“算了,还是等你及冠之后在与王妃好好谈谈吧”
      瑧无音点了点头,没再说话,突然会有这样的提议,无非就是不想在那时候遇上鹤凌霄,让一切又都重来,上一次的那个结果,已经不想再来一次了……
      
      难得出来一次,瑧无音甩甩头,抛开了那些烦心的事,跟着兆煜上前也选了马匹,这十四岁的身体还小,而又单薄,瑧无音也不敢选那种过于高大的马匹,挑来挑去,最后只得到一匹——马崽子。
      
      看着这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小红马,瑧无音心里顿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站在原地许久,这才终于缓过劲来,翻身上马,在驯马师傅的指示下,踩上马镫拉着缰绳,就在马场里面慢悠悠的晃了起来,骑着马散步还是没什么关系,只要不是狂奔就好,那样子的话实在是驾驭不了。
      
      兆煜看他这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走,去那边的松树林里转转,听说那里面有不少松鼠常常结队的出来找坚果,遇上的话我抓两只给你回去养养?这小东西机灵可爱的很,养出灵性了就跟那狗崽子似的,会认主的”
      听到这话,瑧无音笑了:“好啊,去抓只松鼠回来养着玩玩,精灵的小东西看着心情也不错”
      
      点了头,瑧无音骑着小红马,跟着兆煜就朝着松树林里面走去,鉴于臻无音马术不精兆煜便也放下脚程陪着他慢悠悠的走,这一路行去倒也缓慢,入了松林里,到处都是一片绿色茵茵,臻无音骑在小红马背上,一头的长发披散开来,白色的发带被风撩得轻轻挡开,细眉似柳,双眼明亮又大,眼睑半垂显得他的睫羽格外卷翘而长,浓密的一整片直在他的眼睑下投了个浅浅的剪影,他肤色嫩白,蜜色的薄唇亲亲敏在一起,唇心如珠,额前的碎发从中而分,垂过细眉,额上露出的美人尖衬得他这打盹的模样更显格外柔媚。一身的浅色蓝衣裙裾犹似涟漪一般轻轻荡开,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少有的灵气,兆煜盯着他的侧颜,不由得看得有些出了神。
      
      发现兆煜盯着自己的目光,臻无音微微一愣,扭头朝兆煜看去,蹩了眉:“你盯着我看做什么?”
      兆煜回神,面颊微微泛红,眸光有些闪烁:“只是觉得大半年没见,你好像变了不少”模样比以前似乎更耐看了。
      臻无音狐疑,并未发现兆煜的异样:“没有什么不一样啊,还不就跟以前一样,不过在家呆了这大半年我好像比以前长胖了不少”
      看他两手掐着自己的腰,也不知道是在比划什么,兆煜好笑:“就你这小身板的,还长胖,我一拳头就可以把你搞定了”
      臻无音拧眉,看了看兆煜那结实的身子,耸了肩心里开始去想,这一次自己要不要去学学武,强健一下身体什么的?
      
      “无音,你在这等着,我去林子里给你抓两只松鼠回来”
      “哎兆煜……”
      
      臻无音回神,想要叫住兆煜,可兆煜早已吁马上前去了,瑧无音看着他的身影心里长长一叹,拉耸着自己的脑袋,不悦的跟上前去,为什么总觉得跟兆煜在一起的感觉会这么不靠谱呢?
      
      兆煜比瑧无音年长两岁,现在是奉天府里的捕快,父母早已和离,如今的他是跟着自己的奶奶住一块,认识瑧无音是在他们一家刚到炎朝的那一年,算起来,两人也是几年子的交情了,只不过兆煜这人自小便见惯了父母的针锋相对,对女人这块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为人虽偏好男风,但对瑧无音却从不曾越过半步,其也是瑧无音在这炎朝唯一一个交心的朋友。只是这个朋友,除了公事之外,有时候总会显得有那么几分不太靠谱就是……
      
      看着兆煜一个眨眼就已经不见了踪迹,瑧无音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不过想着这一次自己在家里躲得也实在太久了,既然出来了,是应该放开心扉玩一下的,这么想着,瑧无音也不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一个人骑在马背上,就慢悠悠的朝着前方缓缓而去。
      
      从小楼自焚醒来在到如今,不知不觉,已过了一年,这一年回首望去,只觉得以前经历的那些事,好似游园惊梦一场,如今梦是醒了,可梦里的景象,却怎样也挥之不去……
      
      这一次,自己要怎么做才对?
      
    插入书签 



    英雄冢
    论包子成长记,渣爹下场记,小受黑化记



    南非之路
    南非进化养包子论



    梦碎琉璃
    万年大水坑~~~—▽—



    情葬
    曾经的坑文~现如今打算写完的长篇文~~也算是一个系列文—▽—



    妻斗记
    抽风文~最近一直在犹豫是长篇的好呢还是短篇完结了算~—▽—



    失心
    全推了吧~反正最近也开始处于修改状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