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语凌音

作者:风之岸月之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项府乌龙

      被鹤凌霄强行带回了项府,才刚进了项府大门,瑧无音就浑身发凉,头皮发麻,可奈何他被鹤凌霄扣的死死的,根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瑧无音豁出去,扯了嗓子就大声叫喊起来:“倾城爹爹救我!倾城爹爹救我!!”
      
      鹤凌霄没想到他会突然叫喊自己爹爹,不由得惊了一跳,一双眸里更显困惑,才刚顿了脚步,大厅里,当真是有人踏步出来,那人一身素衣,四十上下的面容风华犹存,一双剪影的眼眸,看着院子里的景象不由得有些愣住:“凌霄,你这是做什么?”
      
      瑧无音一看这人真的出来了,当下就委屈得跟什么似的急忙告道:“倾城爹爹救我!他要绑架我!”强行给带回项府不是绑架是什么?
      
      鹤凌霄有些噎住,若不是自己爹爹在这,他还真想把人直接带回院子里去,瑧无音趁着他分神之际硬是挣扎下来,一瘸一拐的朝着项倾城跑去,项倾城一愣,忙伸手将他扶住:“你这是怎么了?”
      “从楼梯上摔的”瑧无音很老实的回答,至于是怎么摔的没说,让他们自己去想。
      
      一旁的偏门里,随即又跟着出来两人,鹤凌霄扭头一看,瞅着自己父亲跟表兄穆颜貘都在,微微拧了眉宇。心里满是狐疑,他们不是全出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将瑧无音扶进屋里,项倾城扭头朝穆颜貘看去:“你过来给他看看吧”
      
      “嗯”穆颜貘点头,便错步上前,穆颜貘乃是穆顺与紫苑的独子,比鹤凌霄还大了好几岁,二十上下的面容看来沉稳得很,模样间虽有些平凡,可那一身的气质却格外干净,看着就让人感觉舒坦。
      
      鹤云霄站在一旁,双鬓隐现白丝的他更添气质,微微眯了眼的盯着瑧无音这瘦弱的身子看了半响,忽而扭头朝那斜斜靠在门边的幺儿看去:“虽然软软弱弱些,但人不错,不过……你会不会土匪了一些?”
      
      鹤凌霄一点也不介意,老实回答:“没办法,他属兔子的”
      
      瑧无音听他们父子二人的对话,脸色涨得通红,上一世的时候,他与鹤凌霄的事,这边的人全都知道,他也见过项倾城跟鹤云霄,只不过,那边的父子二人根本就是个不靠谱的,靠谱的,就只有眼前这个跟着穆颜貘查看自己伤势得人。
      
      拆下瑧无音腿上包扎的伤药,穆颜貘检查了翻,又重新给他上了药,拿了药水在伤口轻轻涂着,瑧无音拧了眉,忍着伤处传来的疼意,忽而就听得项倾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知道我的?”
      
      瑧无音一愣,抬头朝项倾城看去:“我……”他怎么说?
      鹤凌霄也拧眉看他,之前听着他叫喊自己爹爹时候,他就已经狐疑了,因为他可以十分肯定,他爹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小世子,那这个小世子又是怎么认识自己爹爹的?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他的腿伤不严重,好好休养几天就没什么事了”岔开项倾城的问话,鹤凌霄上前回道:“他叫瑧无音,是东夏国文王府的小世子,嗯,也算是你媳妇”
      
      谁答应了啊!
      瑧无音气的脸色发红,抬头朝项倾城看去:“不是!他胡说!我跟他可没关系呢!我是被他强行撸来的是无辜的!”
      
      鹤凌霄凉悠悠道:“刚才进门的时候,你已经管我爹爹叫爹爹了,还会无辜吗?”
      “……”这其实是个错误!
      
      鹤云霄站在一旁,有些好笑,上前揽过项倾城笑道:“他们两个这耍花枪呢,你别搀和了,不是说还要进宫去看阡胧的吗?走吧”
      项倾城低头,看看瑧无音,又扭头朝自己幺儿看去,叮嘱一句别太过分,然后就这么走了。
      
      穆颜貘处理得差不多,站起身来,特别正经的看着瑧无音道:“放心吧,没事的,我给你换了药,明天醒来这腿伤就不疼了”言罢扭头朝鹤凌霄看去:“你下手轻点,这人软着呢”
      “……”
      “嗯”鹤凌霄还认真点头。
      最后连穆颜貘也走了。
      
      这闹得倒地叫个什么事?
      
      众人离开,大厅里,一下子就只剩下他们二人,鹤凌霄依旧斜斜靠在门边,拧了眉看向瑧无音,眸底透着的颜色认真而又狐疑。臻无音拧紧了眉,神色阴霾,两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就想起身,一瘸一拐的,忍着疼朝门边走去。
      
      鹤凌霄收起心里的狐疑,拧眉看他,完全没有上前将之拦下的念头,看着臻无音一瘸一拐的跳到门边,嗯,活脱脱的就是一只兔子。
      
      “腿伤了还不安分,又想着要去何处了?”
      “回家!”两手趴着门边,臻无音回答得很是咬牙切齿。
      
      鹤凌霄双手环胸,淡淡的勾着嘴角:“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在腿伤痊愈之前,乖乖的留在这里,我绝不为难于你,二是我把你扛回去,用链子拴起来直到我什么时候高兴了为止”
      
      听他这话,臻无音气的胸口剧烈起伏,脸色都开始发青“你到底是想要怎样?堂堂一朝太傅,身为三公之一,却将我小小世子拘在府中,莫不成就当真不怕叫人笑话!?”
      
      “不怕”鹤凌霄回答的底气十分之足:“怕就不会带你回来了,如何,想好了吗?”
      
      臻无音气得差点没有咬碎一口的牙龈,拧死了眉,只得转身:“你派人回我府上与我母妃告知一声,免得他们担心!”
      
      鹤凌霄轻笑:“这个自然”随即扭头朝门外的小厮吩咐,去文王府上知会一声,而后便踏步上前,将臻无音抱起,朝后院送去:“我抱你去休息”臻无音别扭着,拧死了眉理都没理他一声,鹤凌霄也不以为意只是复道:“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只是让你在养着,再说有爹爹给你当靠山,你还怕我会吃了你吗?”
      
      听这话,臻无音一下兀得红了面颊,想着自己干的蠢事,又悔得厉害,这一冲动怎么就忘了,这不是以前了呢。
      
      臻无音突然夜不归宿,留在项府,文王妃心里就像着卡了石块似的,文王虽也狐疑,但想得倒是不多,只觉得年轻人多走动走动也是好的,再则是来得炎朝多年,这幺儿相交的朋友就只有这么一个兆煜,如今得了项府小少爷的赏识结为友人,自是乐见其成了。
      
      臻无音膝盖上的摔伤,最初看着时是有些严重,但经过一天的休养,明显已经好了很多,入了项府,对于穆颜貘和着其他人,臻无音便也就只见了一次,而后就再无别人的影子出现,许是因为项倾城进宫的关系,这一整日鹤凌霄都显得无事,拿了药膏就坐在床边亲自给臻无音涂抹在伤处.
      
      臻无音拧眉,看着他这认真的样子,沉吟半响便忽而开口问道:“你不是负责管教太子的吗?怎的这几日都闲的没事一样?”
      
      “嗯”鹤凌霄随嗯应了一声,擦好了药这才又道:“父亲和爹爹这几日都留在宫里陪伴阡胧他们姐弟,我难得清闲自然是要做些自己的事了”
      
      将药膏放入箱子里面,鹤凌霄拿了绷带给他仔细缠上“在养个两日看来就没什么大碍了”
      
      真无音皱眉,语调中不自然的透着几分任性:“我要回去!”
      “你好了,自然放你回去”鹤凌霄说的随意,一点也没有想要将人强行留下的意思,仿佛之前把人强行带来的人跟就不是他一般。
      
      臻无音有些摸不准他,也不想与他多说,处理好了膝盖上的腿伤,便到头睡下,不再多话。
      
      记忆里,虽然自己也一直都弄不动过鹤凌霄的心里想的事,但至少有一点,臻无音可以肯定,这鹤凌霄言出必行从不黄口过。
      
    插入书签 



    英雄冢
    论包子成长记,渣爹下场记,小受黑化记



    南非之路
    南非进化养包子论



    梦碎琉璃
    万年大水坑~~~—▽—



    情葬
    曾经的坑文~现如今打算写完的长篇文~~也算是一个系列文—▽—



    妻斗记
    抽风文~最近一直在犹豫是长篇的好呢还是短篇完结了算~—▽—



    失心
    全推了吧~反正最近也开始处于修改状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