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的鲁路修]时冉

作者:扫帚三剑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性格与性质的差异

      对娜娜莉‧V‧布尼塔尼亚来说,世界很狭小。
      
      大概如果以最低的限度来说的话,只要是鲁鲁修一个人在她的身边,她就能够生存下去……就是这个样子!
      
      尤尔达和鲁鲁修初识的那一天,朱雀异常勇猛的出手去解救鲁鲁修,而导致尤尔达不得不出场的事情发生了之后,两个人紧随着鲁鲁修去到了他的住处。
      
      里面除了和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鲁鲁修之外,就只剩下娜娜莉了。
      
      说是朱雀出现了所以尤尔达就必须出现,这一件事情.事实上很好理解。说白一点,就算当时尤尔达没有正巧就在后面,她也必须要及时赶到才行。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事实。
      
      朱雀是枢木玄武的亲儿子,而尤尔达因为朱雀才得到的养女的名头,其他什么都不是,在无法能够保证好朱雀的完整下,她对于玄武来说什么都不是。当时朱雀出手毫无疑问那些小孩会将对鲁鲁修仇恨的一部分转嫁到朱雀身上,久而久之传播出去就成了枢木家的□□,所以尤尔达才没有办法必须要出面,以将对朱雀的影响降到最小。
      
      这种目前的关系算是一种互利共生吧!尤尔达需要一个身份,而玄武需要一个能够管住他儿子的存在,就比如尤尔达,当然这样的存在实质上随时都是可以用另一个人来替换的。
      
      所以朱雀的什么姐弟关系也纯粹只是个玩笑,大概就类似于一种家家酒的关系。
      
      之所以尤尔达如此了衷于这个游戏?存有的想法也只不过是想着将这个游戏进行到完结而已。等游戏结束之后就什么都不是了!
      
      嘛!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那么就应该是这样了!
      
      明明才见面没有多少次,可是这两个小家伙就是出乎意料的不搭调。
      
      “……为什么连你也跟来了。”
      
      “你是笨蛋啊。我一开始不就说了吗。这地方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现在是我们的房间!”
      
      “自大什么啊,明明就是人质。”
      
      “我们才不是人质。是正式的留学生。要说几次才能明白。”
      
      “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这里是我的基地。来拿忘记的东西有甚么不对。”
      
      “哈,这个年纪就有健忘症了吗。日本的首相还真是不幸啊。有这么个没用的儿子。”
      
      “……你时不时会说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呢。健-忘-症?”
      
      “就是指你这样的傻瓜。”
      
      “你说什么,臭小子!”
      
      尤尔达扶额,似乎是有点后悔跟着这两个冤家一起过来,如果是想要近点看看娜娜莉的话,只要获得了鲁鲁修的允许什么时候都可以过来。
      
      可是事实上别说要得到鲁鲁修的允许去见娜娜莉,在他这么一个防备心理强到无法无天的妹控身上,多看娜娜莉几眼都有可能被视作敌人。至少在看到朱雀的遭遇后,尤尔达是这么想的。
      
      “……我不会原谅你所做的事。”
      
      “先出手的是你才对吧。”
      
      “那是因为你想对娜娜莉动手!”
      
      “只不过是觉得她很漂亮。摸摸她的头发而已,为什么要气成那样?”
      
      “傻瓜、野蛮人。你再敢做一次试试。我要把你倒过来沉到东京湾去。”
      
      默默的将脑袋移到一边不去看那对冤家。
      
      要忍住!尤尔达!你对面的那个人是男神!才不是个无可救药的妹控!
      
      不对……其实男神就是那个无可救药的妹控!
      
      尤尔达捂住脑袋深刻觉得自己可能随时都会因为这个事实而崩溃,至于为什么没有崩溃,大概是因为最后还是看到了面前这个家伙其实还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屁孩的事实!
      
      见到娜娜莉的第一感觉,该怎么说呢!
      
      她比想象中的还要乖巧、甜美,确实是个让人很希望能够好好安静生活下来的孩子。
      
      ……
      
      “喂喂,尤尔达,你的鱼竿都掉海里面了!”朱雀在她耳边大喊。
      
      回过神来,尤尔达看了看空空的两只手,毫无诚意的开口,“抱歉。”
      
      从海边回来的时候,因为朱雀要去本宅,为了保证他的安全,而且实在是有点对这个小屁孩的死缠烂打十分苦手,所以两个人将鲁鲁修和娜娜莉送回海边别墅后就打算离开。
      
      如果没有朱雀这边的多余事情,尤尔达根本就不会有回主宅的想法,坐在白天休息的地方吹一晚上海风其实也并不是个坏的选择。
      
      可惜虽说她是个魔术师,这也不会改变吹一晚上海风一定会感冒的事实!这一点倒还真是可惜了!
      
      朱雀和鲁鲁修之前在钓鱼的时候又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矛盾,反正一天到晚就是吵来吵去的。
      
      “真是的。”
      
      “那个家伙真是麻烦。”
      
      “太不可爱了。”
      
      走在通向本宅的林荫道上,朱雀还一边苦着脸在尤尔达面前抱怨。
      
      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子。
      
      对于朱雀尤尔达只能这样子评价,当然这种评价也并不仅仅只是停留在心里,更多的是时候尤尔达会选择不尤余力的用这句话打击朱雀,最好是要达到体无完肤这种地步。
      
      “朱雀君!能请你将这种难看的小孩子脾气放在我的眼睛所能目视之外的地方吗?很碍眼!”
      
      透过茂密的柳树林,一直向前延伸的道路,看得到灯光朦胧的本宅还很远很远,这条路还是在家中的院子里。对平均收入的日本人来说,那是不可企及的宽广。
      
      这里是在全国有着二百四十座分社的枢木神社本家,就算在这座镇上,相关的神社也有大小五座,而且全都是枢木的私有土地。刚才朱雀帮助鲁鲁修的神社,其实也是其中之一。
      
      朱雀听了之后立即鼓起了脸。
      
      “再说了……为什么那种家伙要住在我家啊!打架很弱,嘴巴却很厉害,从来都跟我顶嘴不说,还总是在我面前说你对他比对我好。”
      
      尤尔达想了想,觉得朱雀说的这一长串话中有很多地方都需要纠正,当然事情总是分个先后,其中最优先的问题就是。
      
      “我本来就比较偏鲁鲁修,这是事实,不是鲁鲁修嘴上说说而已,我本来就是这么做的。”
      
      “……”
      
      朱雀哑了口,竟然在这个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撇了撇嘴之后,还有些委屈的一脚将脚边的石子给踢飞了。像是泄气一般又追上前去踢,跟着等目标消失之后又另外找一块小石头,这种幼稚的举动在这种路边上有无数素材的情况下,倒是可以让他玩上好一会儿,直到对此腻味了。果然等又一次没有命中目标之后,朱雀这才停下了脚步,但是就是低着头像是耍脾气一样不像平常总是围着尤尔达转,既不看她也不和她说话。
      
      尤尔达大步上前,伸手在他的脑袋上狠狠的揉了揉,笑着开口。
      
      “不要生气了。”
      
      每次不管朱雀有多么生气,只要尤尔达稍微表示一下,做出安慰的动作,他就会瞬间就将那些不愉快忘记。虽说尤尔达也确实觉得自己这种安慰颇为没心没肺了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朱雀总是很受用。
      
      大概……这根本就是不需要什么鬼理由的吧!
      
      慢慢的向本宅大屋接近了之后,朱雀也褪去了平常较为懒散的模样,绷紧了表情。
      
      两个人向玄关走过去,那里随意的放了一双皮鞋,看到这个尤尔达也基本猜出来这是谁到了,于是没有立刻就回去海边别墅,领着朱雀走进屋内。
      
      在走廊的尽头有着与日式房屋显得很不协调的双向房间。
      
      朱雀在圆形把手前站住,吸了一口气之后,朱雀敲响了房门。
      
      “……是谁?”里面传来低沉的应答声。
      
      “尤尔达。”
      
      “我是朱雀。”
      
      朱雀紧随着尤尔达的说话继续说。
      
      “……进来。”
      
      朱雀很小心地打开房门,踏入房间。
      
      “你回来了啊,父亲大人。”
      
      “……”
      
      “欢迎回来,很抱歉问候晚了。”
      
      态度也好,言语也好,要是被那些认为朱雀是野孩子的人看到,应该会觉得这光景很奇异吧。
      
      他终究只是个九岁的少年,可另一方面,他毫无疑问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接受了正规的礼仪教育。要说哪一面是他真面目的话,这一边应该算是虚伪的那一面。
      
      尤尔达没有走进房间,而是站直在了门口。
      
      坐在高级椅子上的中年男子正在看着手中的文件,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两个人的存在,这才冷淡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男子有着发福的体格,微秃而宽阔的头,阴暗的目光。
      
      这个人就是朱雀玄武,既是朱雀的父亲也是尤尔达的养父又是枢木家的族长,还是就任日本首相的男人。
      
      “尤尔达,你进来一下。朱雀,你早点回房间休息。”
      
      就且先不论尤尔达这个半路出来的,就连朱雀,这个男人对他也丝毫没有一点想要关心的意思。
      
      不仅是他,朱雀对于玄武的反应似乎也相当的熟悉了,对他的态度也更是无法说是亲切。他们父子间的谈话几乎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终止了。
      
      朱雀走出房间的时候,看了一眼正准备走出来的尤尔达,这个时候冷淡的目光才稍微温暖了一点。
      
      然后默默的做了个手势。
      
      ——意思是等会儿没事了要走之前先去他那边一趟。
      
      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小手势,一般就是用来面对这种不能开口说话的场面的。
      
      等朱雀走了之后,尤尔达就低下了头,面容上满是对面前这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的不屑。因为这些情绪实在是过于强烈,尤尔达必需要低下头才能不让这些表情被看到。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尤尔达才会猛地想起三年的面瘫生活,讽刺的是,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一点怀念。
      
      一丁点都没有。
      
      “布尼塔里亚的那两个人你有好好盯着?”
      
      鲁鲁修和娜娜莉的存在被这个日本的很大一部分人觊觎着!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个目前日本权力最高的枢木玄武!其他的人暂且不顾,光是这一点,尤尔达就注定了不能够离开枢木这个家族,她必须让自己完全处于这样一种境地,才能了解所有事情,才能够规避鲁鲁修将要遇到的所有危机。
      
      夏鲁鲁完全将鲁鲁修给抛弃了,就算是送来日本也只是为了牵制住日本的行动。这些尤尔达都是无法原谅的。
      
      “嗯,有的。”
      
      按照之前朱雀所说的,尤尔达还要特意跑到他的房间去一趟。看时间也不早了,尤尔达懒惰的性子一发作,也懒得再往海边别墅那边跑,直接就打算在主宅这里住下。
      
      他也确实是正襟危坐在那边。
      
      朱雀觉得自己和父亲合不来。
      
      原因不清楚。
      
      大概。
      
      ……也不想知道。
      
      “呐,尤尔达是已经打算离开了吗?是打算回布尼塔里亚吗?”
      
      “……”
      
      尤尔达不知道朱雀怎么突然间想起问这种事情,也不知道他在想的是什么,一时间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竟然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评



    [综]星期恋人




    [刀剑神域]电波少女恋爱指南




    [魔笛Magi]相信昨天




    [反叛的鲁路修]时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