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重生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一样

      东娘家的院子,在曹府后巷里算是比较普通的一处院子,小小的四合院里也就那么几间房,不同的是因为后边跟东府有相连的地方。当年东府修花园,因为有个相士给东府规划格局的时候,说这一块儿地方,形状像棺材,与家宅不利。所以东娘家也就捡了个便宜,客房后边多了一个没什么用的小空地。
      
      肖氏是个实际人,知道自己家里没有供养花园的财力,也没有种花种草的闲情逸致,所以也就暴殄天物的将原本种植的花草拔掉,换上些瓜果蔬菜类东西。一来可以贴补家用,二来也可以拿到东府里做人情,一举两得。
      
      黄豆、豆角、黄瓜什么的,东娘的父亲曹庄每每戏称肖氏没有成为大家夫人的运气,日日里操劳不懂享受,这才累的自己屡试不第,无可奈何只得做个种菜的家翁,聊以慰藉。
      
      在这寂静的夜晚,月光如许照的人微微发凉,东娘有点睡不着,随意间踱步到这个小院子里,于瓜果蔬菜之间畅想未来的道路,于南瓜花旁分析日前的行为,毕竟不管换成那个人,遇到这种事情,相信睡得着大概没有。
      
      自梦醒之后,东娘又碰到过不少的巧合,譬如隔壁巩婶子家里有个表弟过来投靠,这个表弟行为非常不端;譬如西头两兄弟打架,累得族长亲自过问,结果居然只是因为一桶粪的缘故;再譬如东府里那位跟自己年龄相近的三小姐梅娘突生怪病,在家里人都放弃的时候来了个游方郎中,那郎中开的药方千奇百怪……
      
      太多的相似,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东娘那场梦不仅仅是个梦,或者还与自己的生活有关。可东娘偏偏不想信这个邪。那日在床上静坐之后,就开始喜欢在不经意的时候做出一些不按照梦境出现的事情,换一种思路,换一种活法,譬如一改往日喜欢吃酸的作风,改吃辣;譬如说不再如往日一样先给母亲请了安再回来收拾东西……
      
      她甚至还一反常态的自己去东府,找那几个宝贝疙瘩玩耍,聊天。
      
      可是不管东娘怎么下意识的去改动,到后来所谓的改动总能让东娘不得不按照梦境去发展,这还真的是奇了怪了。吃辣吃的胃痛,最后被肖氏强令改掉;早上先请安在洗漱的习惯让东娘如坐针毡……
      
      偶尔,东娘会想,若这不是梦境该怎么办?自己乱改会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随即就将这年头抛到脑后了,若不是梦境该是什么?父亲常说一句话:“子不语怪力乱神。”
      
      东娘是个憨厚的孩子,也是个很实际的人,更是个思维上懒惰的孩子。既然不敢想象,既然不能想象,那就只能顺其自然,不再强令自己修改,不再刻意去想。没办法,时刻谨记着修改梦境实在是个累人的活计,那不仅仅需要把原来的梦境拉出来进行一遍遍复习,还需要费劲脑子想梦中没有出现的细节部分是不是与梦境重合。
      
      最重要的是,梦境中的东娘与现实的东娘,脾气秉性太过想象,改变太难以接受,倒是接受现实来的更加容易些。不然,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于是,东娘自然了,也就不抗拒了,无所谓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小时候顺风顺水,长大后却坎坷经历的事情嘛。没事了,反正从梦境看来她也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遗憾。
      
      孩子乖巧可爱、孝敬听话、丈夫敬重,夫妻和顺、事业有成,东娘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想,结局还真是不错。哦,若说真的有遗憾的话,就是命有点短,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就挂了。
      
      想起前阵子从东府里听来的段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原话是这个样子的:“女人一定要吃好喝好睡好,并且善待自己,否则一旦累死了,就会有别的女人花咱的钱住咱的房,睡咱的男人还打咱的娃!!!!那太吃亏了!!!!女人一定要懂得善待自己!”
      
      这话说的,东娘又开始不由自主的就觉得梦里那孩子可怜,看起来就是体弱多病的,若那真是自己未来的孩子,不知道她能不能挺过继母的毒打,亲爹的忽视。接着东娘又在脑子里补充着,那个男人最后无可奈何的在被他那个坏婶子逼婚,娶了那个满脸麻子,坏到骨子里的侄女儿……
      
      呸呸,都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我还是个姑娘啊喂!
      
      想到这些,两朵红霞布满了东娘的整个脸庞,所幸没有外人在场,所幸只是想想而已,否则还不知道要怎么被小伙伴们笑死呢。朝地上吐了口吐沫,猛跺了两脚:“各路神仙,莫怪莫怪,小女子有口无心,胡说八道的。”
      
      “小姐,夜里有些凉,咱们还是……”
      
      从东娘出门就一直跟着小姐身后的春兰,躲在院墙背后看自家小姐一会儿摇头晃脑,一会儿唾几口的,着实有些胆战心惊。别人或者不清楚,春兰这个陪东娘从小一起长大的丫头,却是有点摸不着头脑呢。
      
      自家小姐从在东府里出了意外之后,整个人都有些神神叨叨的,偶尔会摇头晃脑,自言自语不说,有时候还会做一些有别以往的动作,譬如现在这么不淑女的动作,以前的小姐那里做过?
      啊,还有,小丫鬟皱着眉头,仔细想着小姐从醒来到现在的不寻常举动,越想越觉得自家小姐肯定是旧伤未愈。那个游方和尚不是说嘛,自家小姐这是被什么脏东西给撞上了才会昏迷不想的,难道如今人虽然醒了,可那脏东西还没有离开?
      
      不对啊,那紫檀木可还在屋子里头摆着呢,不能够啊。
      
      吓,东娘吓了一跳,在本来以为没有人在的环境里,在寂静的夜里,周围影影幢幢的全是影子,碰到这么个生意,谁不惊吓过度?
      
      “小姐对不起”
      “春兰啊,你吓死我了。怎么了?”定晴看着下丫头,脑子里却不自觉浮现处她的未来,砸吧砸吧嘴,这习惯不好,必须改,否则日子没发过。
      “小姐,夜深了。”春兰出来跟自家小姐行了礼,起身后略微思索一些,试探道:“咱们是不是该安置了?”
      
      “嗯,好。”东娘吐吐舌头,侧身从春兰旁边走了过去,准备回去睡觉,说好的不再刻意去想,说好的顺其自然。
      
      尽管东娘已经告诉自己不要去想那个梦境,还是要老老实实的过好自己的生活,可是那个“梦境”真的对东娘没有影响吗?
      
      主仆二人,从菜园地到东娘日常居住的屋子里,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东娘是不知道改从何说起,春兰则是在思考着问题,一时间忘记了。
      
      另一个起怀疑的还有东娘的母亲肖氏,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换成知女莫若母其实也说得通。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每日里长时间相对的人,从孩子牙牙学语到如今亭亭玉立,肖氏怎会不了解自己的女儿?
      
      所以才会感觉到奇怪,宝贝女儿东娘,最近好像变得有些幼稚了,感觉上好像回到她小的时候,变成了那个毛茸茸的女儿,那个喜欢撒娇的女儿。可是这些形态,在前几年就不曾见过了,尤其是在儿子出生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怎么一场大病之后,女儿会越活越回去呢?
      
      偶尔说话的口气里会不自觉的带着一股子撒娇,偶尔言行举止里会出现一些不该是小姑娘出现的动作,就连多年的习惯都能改过来,若说是女儿变得更加依赖自己倒也算了,可是东娘偶尔却会流漏出点点悲伤的情绪,日常行为处事也有所改变。
      
      曹庄家里人口简单,奴才不过是两个丫头和一个跟随曹庄出门的长随,这样简单的家事,肖氏日常很容易就处理了,所以从来就没有兴起过想要教女儿的想法,毕竟按照肖氏的逻辑,日后女儿出嫁大概也是这样的人家,简简单单的怎么用得着刻意去学
      
      可是,就是这从来没有刻意教导过的女儿,前阵子还懵懵懂懂,无所知晓,不懂柴米贵的女儿;如今却懂得了早市与晚市的区别,明白了什么菜搭配起来更加可口,肖氏对此十分的忧心。
      
      感觉上意识到东娘有些行为比较怪异,肖氏却是猜不透到底是在哪里,直到有一天肖氏去了趟娘家。在回家的路上才恍惚想起,女儿如今的行径,怎么会宛若嫁出去的姑娘回娘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重生的人,怎么可能前后行径一致?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