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惹尘埃

作者:野豌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刺客

      入了山,气温骤降,也许是因为深山的空寂,大家说话也变成悄声细语。四周很静,只听见马蹄和车轮声,时不时还有鸟声在山间回荡。
      为了防止我产生困意,菊香坐进了马车陪我聊天。菊香不像秋桐那么健谈,我本来是带秋桐一起来的,谁知临走时秋桐的奶奶病了,一向孝顺的秋桐被我娘家人接走。我院子的丫鬟本就是府里最少的,平时近身服侍的也就秋桐一人,一时不知道带谁好,所幸的是十四把菊香调来服侍我。菊香老实本分,沉默寡言,十分无趣。为了和我有话可说,此时的她脑门都快挠破了,一会儿给我递水,一会儿要给我按摩,一会儿莫名夸我好看。。。。。。总之,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完全没有逻辑可寻,弄得我哭笑不得。
      在经过一段非正常谈话之后,被她跳跃的思维折腾得够呛的我索性接过话语的主动权,聊起了家长里短。我发现眼前这个并不怎么养眼的丫头其实是一个很淳朴的人,平时少言寡语,但做事情倒是利索,因此被德妃挑中从小和若兰一起照顾十四起居生活,因为长得并不好看,所以也没被收入房中。因为家人都过世了,所以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像宫里的老嬷嬷一样,伺候主子一辈子。
      我顿时心生怜悯,随口问道:“你们主子脾气那么差,你们怎么受得了的?”
      菊香急急摆手:“爷除了脾气大一点,其实没那么难伺候。”
      我见她如此忠心护主,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她见我温和地对着她笑,没有了开始的拘谨,继续诚恳地说:“菊香知道福晋和爷之间有很多误会,但我看得出来,爷还是挺喜欢福晋的,不然也不会为救福晋受伤了。”
      “受伤?”我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福晋不知道?”她瞪大眼睛看了看我,说:“就是福晋晕倒前,爷为了接住您,手背被钉子刮破了,当时爷喝了酒,没了重心,整个胳膊都扭伤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手上缠着纱布。
      和菊香淡淡地有一出没一出地聊着,转眼发现山间不知何时已蒙上一层淡淡的薄雾,行车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这急急的赶路声,让我心中产生了莫名的焦躁。
      山雾越来越大,已看不见最前面的马车所在何处,我的所有视线集中在十几米之内,身边时不时有侍卫来回巡视。我的车在队伍的末端,后面是一些皇亲国戚,前面是兆佳梓晗,再往前是十二福晋的车,而十二爷正骑着马走在旁边,胤祥和十四都在御前伺候,我们三辆车的安全问题落在了十二爷和众多侍卫的身上。
      我在车里坐立难安,根本没有心思和菊香继续交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什么事也不会发生,我只是被害妄想症发作而已,山贼剧看多了,杞人忧天。。。。。。
      安慰的理由还没想完,果然可怕的事就发生了。
      只听几处马嘶叫,一群身着黑衣手持长剑的人从林子里冲出来,四周顿时尖叫声一片,马车四处乱窜,我和菊香被狂奔的马车颠来覆去,最后一个急刹死死停住。很快,一名侍卫挑帘将我们带出马车,和兆佳梓晗还有十二福晋聚在一起,一群侍卫将我们围住,另一群侍卫与黑衣人厮杀,无奈黑衣人越来越多,眼看就要破圈而入了,大家手牵着手,紧紧靠在一起,身边的女眷已经哭得花容失色,我心里也十分紧张。黑衣人从中间将队伍断开,只围攻后半部分,短短几分钟时间,我们已和大部队远远隔开。而我们几辆马车也因为骤起的混乱,被孤立得更远。对于车上的东西,黑衣人们完全不感兴趣,只一个劲儿地冲着人袭击,看样子并不是劫财。
      十几个黑衣人打入了包围圈,我们被拉的四分五裂,左躲右躲后,我被逼到一颗大树旁,身边的几名侍卫都身负重伤,却还在拼死保护我。我也有些急了,不知道是继续等死,还是趁侍卫与黑衣人纠缠时提步逃跑,这个时候,跑开未必是好事,周围到处都是黑衣人,我一跑,身边没有保护的人,小命随时都会葬送,可是,看着前面的侍卫一个接一个倒下,最终还是会被干掉。我有些无助,而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被一只有力的手拉着往后撤:“快,跟我走!”
      一看见他,所有的紧张与恐惧瞬间化作泪水一涌而下。胤祥紧紧拉着我的手,把我护在身后,一路厮杀出去。突然在这一刻,我觉得自己不再恐惧,因为活着也好,死了也好,我们都在一起。
      没过一会儿,胤祥已经干掉了一圈黑衣人,就在我们胜算在握杀开了一条血路的时候,听到了不远处的阵阵尖叫,胤祥的剑应声飞了出去,精准地插入抓住梓晗的黑衣人。又一波黑衣人趁机杀了过来,我们两人再次陷入困境,他拉着我东躲西闪,很快我们被迫分开。显然黑衣人对他更感兴趣,我看见他引着黑衣人朝南去,离我越来越远,顺路救起兆佳梓晗,却被十几个黑衣人死死围住,我担心地看着他,虽然知道他的意图,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独自离开。
      剑在我头顶被人挡了回去,十四恶狠狠地说:“你不想活了,也不知道躲。”他拽着我与黑衣人周旋,在一个个黑衣人依次倒下后,他也变得力不从心,这时我才发现他竟是用左手持剑,握着我的右手已被汗水与鲜血浸满,打湿了白纱布,还微微有些颤抖。
      十四的到来分散了一些黑衣人的攻击目标,让胤祥有能力还击,我的心也稍稍放下,回到自己身上。十四把我护在身后说:“再坚持一会儿,援兵马上就到。”我勉强扯了个笑容给他,其实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前方的女眷也不少,更何况还有皇上,如果是我也会想到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先保证大部队脱险后,再派兵来援救才是。援兵,没那么快来。
      看着十四与黑衣人拼命厮杀的样子,我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他了,至少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怎么看怎么顺眼。我正想着,却突然被他一掌推了出去,与此同时,一名黑衣人的剑划破他的胳膊,鲜血顿时急涌不止。十四挥剑刺倒对方,回头朝我喊:“快走,去找纳穆。”
      远远地,看见纳穆带了一群侍卫冲过来,我连连点头,刚想跑开,一名黑衣人从十四后面向他刺去,而他被前面的几个人困住,根本躲不开后面的偷袭。
      “小心!!”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硬是扑了过去。
      “梅儿!”
      一阵刺痛从右肩传来,我翻了翻白眼,没了知觉。
      恍惚间,我穿越一片嘈杂声,一片吵闹声,然后,一切归于平静,很平静,很久很久,听不到半点声音。我莫名地在黑暗中穿梭,直到身体莫名的燥热,直到感觉喉咙像被刀割一样刺痛。
      “水。。。。。。水。。。。。。”
      身边一阵响动,感觉有人抓住了我的胳膊。
      “梅儿,你醒了?快去叫太医。”
      我缓缓睁开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眼前胡子拉碴神色略微紧张的人是谁?
      “好渴。。。。。。”我努力发音,话却哽在喉咙。我瞟了瞟桌上的水壶,又心焦地看了看他。
      “是要喝水吗?”
      我略微点了点头。很快他就递了一杯水给我,可是我发现我的胳膊根本抬不起来,尤其是右手,轻轻一动便是剧烈的疼痛。他似乎反应过来,轻轻将我扶起来,让我靠着他,将水送入我口中。我咕噜咕噜连喝了三杯,才满意地躺回床上。
      太医很快赶到,对我进行了一番考究后说已没有性命之忧,只需静养。待送走太医,十四再次进屋时,一种莫名的尴尬油然而生。
      他突然对我这么好,肯定和我救他有关。可是,我也不是真正有心救他。一般情况下,摒了自己的命不要去救下的人,一定是在心中分量很重的人,有谁傻里吧唧的去救一个不重要的人?好吧,我就是那个傻子,可当时情况紧急,我一心想着阻止敌人的袭击,脑子一时糊涂,才冲了上去,换了别人,我也会救。但是,现在想着却很后怕,借我十个胆子也再不敢这样了,我上辈子没活够,这辈子若再英年早逝,到了黄泉路上我也得使劲哀嚎几天几夜。所以,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跟十四解释,以我当时的英勇之举,他很有可能认为我喜欢上他了,而且还到了舍身换命的程度,可我也不好意思说我其实不想救你,只是脑子进水了才不顾自身安危救了你,你千万别多想。这种辱没我用生命换来的荣耀的话,我也实在说不出口。我一个人半躺在床上纠结,忍不住拍了拍脑袋:“叫你学黄继光,明明不是铁打的,还做什么人墙,这下好了,麻烦事一大堆。。。。。。”
      “你一个人在那嘀咕什么,太医刚刚说的你都忘了?让你好好静养,以后留下了什么病根我可不负责。”他面无表情的模样像极了四爷,语气却柔和得听不出一丝冷淡。
      “不用不用,不用负责,你也不用自责,我。。。你。。。我会好利索的。”
      他微微一笑:“你先歇着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我让菊香来守着你。”
      我连连点头,直到他离开。
      我暗自叹息:“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又没做什么亏心事,结巴个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