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惹尘埃

作者:野豌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夕阳

      快要走到门口,看见小福子没趣地站在门外,应该是被巧云挡在了外面。
      “你在这做什么?”我走过去问他。
      “爷让我在这等,说您一回来就让您去马场。”他又悄悄指了指里面,瘪着嘴低声说:“这丫头,啧啧,真够野蛮的。”
      “噗!”看着小福子一脸嫌弃的模样,忍不住喷笑出声,这一定是被巧云尖酸刻薄了一番后才有的表情。
      胤祥今天赢了比赛,心情很好,我也一整天在如烟她们面前无比自豪,脸都快笑废了。他见我来了,晃了晃手中喂马的草,示意我过去和他一起犒劳他的爱驹。
      没成想,我刚一靠近,那家伙便狂躁地向我点头吹气,举头嘶叫,吓得我连连后退,胤祥沉着脸半呵斥半安抚,很快它就安静下来。我小心翼翼地走到胤祥身旁,紧紧挽着他的胳膊靠后站着。
      胤祥侧头,看着我说:“别怕,无涯只是不习惯陌生人靠近,它会喜欢上你的。”
      我瞪着眼前不友好的家伙,气闷道:“你这只乌鸦,瞎吼什么,我是来喂你草的,又不是来吃你肉的,你再吼一个,再吼一个试试?”我一手挽着胤祥,一手叉着腰,对着吃草的乌鸦狐假虎威。
      许是听懂了胤祥的嘱咐,它一副不跟我一般见识的模样,继续低头品尝美食。
      见它吃得起劲,完全无视我的怒容,我一把捞起地上的草,转身喂给旁边一匹枣红色的小马。
      “小红,这些都是你的了,多吃点儿,张壮点儿,以后长大了,可不能像那只乌鸦一样讨人厌。”我一边喂着小红马,一边斜斜瞪着乌鸦坏笑。它在原地踏了几步,耳朵已经竖了起来,满腔怒火即将喷发。
      胤祥急忙拍拍它,抚着它的鬃毛对我说:“梅儿,别闹了,赶紧喂饱它们,咱们好出去。”
      “我可没闹,我才不想喂一个讨厌我的家伙。”我撅嘴反驳道。
      胤祥抚着他的无涯无奈地叹气,无声地告诉无涯他已经尽力了,你就少吃一口吧。
      “对了,你刚刚说咱们要出去,去哪儿?”我扭头盯着他。
      “去了你就知道了,有些远,所以还得靠它们。”胤祥指着乌鸦和小红马说。
      我的心咯噔一下,难道要。。。骑马?
      “怎么了?你不是想出去转转吗?今儿我可算是得空了,怎么瞧着你的兴致不高啊?”胤祥见我愁容满面,久不作声,他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那个。。。我。。。不会骑马。” 不知道真正的完颜落梅马术如何,我咬着嘴唇,说得有些忐忑。
      胤祥一脸诧异,睁大眼睛盯着我说:“你不会骑马?怎么可能,小时候你阿玛没请师傅教你骑马么?咱们满族的姑娘可个个都是骑马高手!”
      我低着头,有些沮丧,更多的是心虚:“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学过,反正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
      胤祥见我这样,有些懊悔揭了我的伤疤:“别难过梅儿,以后我来教你骑马。”
      “真的?你亲自教我?”我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心情顿时大好起来。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现在不行,咱们还得赶着出门,你只能跟爷共骑一匹了。”他指着乌鸦对我说。
      “啊?”我看了眼那只乌鸦,有些拉不下脸。
      胤祥拍了拍马说:“无涯其实已经不那么排斥你了,如果它真的讨厌你,早就对你不客气了,它也是通人性的。”接着他又侧头想了想,笑着说:“不过考虑到你等会儿就要骑在它身上,你还是再喂喂它。”
      我转头看了看正要低头食草的小红马,以最快的速度将所剩无几的几根草从马槽中抢了出来,怯生生地递到乌鸦嘴边,它愣了楞,看看胤祥,然后一脸委屈地将几根只够塞牙缝的草默默吃了下去。
      “啊!你慢点,慢点呀!我的妈呀!”马速快得我无法淡定,我闭着眼,从身后紧紧搂着胤祥的腰,惊叫连连,感受着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的恐惧。
      胤祥腾出一只手反搂住我,一点减速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越骑越快。我没有办法,只得将他抱得更紧。他哈哈大笑着,嘲笑我是胆小鬼。
      驰骋千里之后,马终于在一个小山丘上缓缓停了下来。我睁开眼睛,恰巧赶上西去的太阳将眼前的山丘照得透亮,余晖映着天边的彩霞,红红黄黄,美不胜收。
      站在山丘上眼界开阔了许多,这里比别处的山丘更高一些,周围是一片片野花,五颜六色的,微风吹过,阵阵清香扑鼻而来。远处牛羊点点,一望无垠的草原像一张没有边的大地毯,笼罩在夕阳下,变成了金黄色,辽阔,壮美。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陈年的酒!这里真好,天无边,地无界,策马奔腾,红尘作伴,夕阳、草原、佳人,歌词里的人生都在这里了。”我面对广阔的天地感叹人生的美好。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里,这是我无意中发现的地方,每次狩猎我总会来这里小坐一会儿。。。策马奔腾,红尘作伴?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这样和你过完一生。”
      “和我么?”我扭头笑问。
      他悠闲地躺下来,将手枕在脑后,笑说;“不然呢?你还希望是谁?”
      我蹲下来看着他,激动地说:“你愿意和我一起,远离皇城,以天地为家?放弃阿哥的身份,放弃有可能属于你的那个位置,那片疆土?”
      “梅儿,不可胡说!”他急忙捂住我的嘴,四下望了望。
      “怕什么,这里又没有别人。” 一望无际的草原,想藏个人实在很难。
      胤祥沉着脸,厉声低吼:“即使没人,这种话以后也不许说,知道吗?”
      我第一次看到胤祥这么凶地对我,只好乖乖点头。
      “梅儿,这是为你好,不是故意凶你,我太怕失去你了,你知道你刚刚那句话会害死你自己吗?答应我不要再有下一次,好吗?”他近乎哀求的眼神让我心疼。
      “好!”我握着他的手,慢慢在他身边躺下来,望着天边的夕阳。十指相扣,这才感觉到他放松下来。
      “我愿意。”许久后,他开口说。
      “嗯?什么?”
      “你刚刚说的那些,我愿意!如果可以,我想和你四海为家!天地虽大,我却只愿带你一起策马奔腾,纵横天涯,不管到哪,只要有你!”
      不管到哪,只要有我?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这个男人总有让我感动到不能自已的本事。原来,还是有那么一个人,愿意抛弃一切,和我一起相伴到老。他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印在我心里,满满的全是幸福,这一刻我才知道,泪水不全是悲伤的,也有幸福的味道。
      他轻轻替我拭着眼泪,我的泪水却一波接一波更加汹涌,止不住地流。他干脆凑上前来吻住我的眼睛,“梅儿,你眼睛很美,我却让它哭了,怎么办?”他将我泪吞噬,含糊地说着。
      我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轻轻吻上了他的唇,他温热的唇软软的,咸咸的眼泪由他的唇流入我的口中,我们一起品尝了幸福的味道。
      一阵温存过后,我们静静地躺在草地上看夕阳,享受这样的美好时光。
      “你在编什么?”胤祥侧头看着一直忙不停的我。
      “戒指。”
      “戒指?你编那个做什么?”他一脸疑惑。
      “你知道吗?在西方,人们结婚的时候,男女双方要互换戒指,戴了对方的戒指,就表示定下了这个人,把对方牢牢套住,这一生这一世都是彼此的!把手伸出来!”我笑着催他。
      他一脸期待将手放到我手中,我把稍大的那枚草戒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梅儿,为什么是这根手指?”他满意地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奇怪地问我。
      “因为。。。这根手指的心脉直通心房,戴在这里,相爱的人就能心心相印。”我指着他的心说道。
      他学着我的样子将另一枚草戒戴在我的无名指上,咧着嘴笑开了花:“从此,你就被我定下了,这一生一世,都是我的。”他深情凝视着我,握着我的手放在唇边深吻着,无比幸福。
      “梅儿,跟你商量个事儿。”回去的路上我坐在他前面,这样好像更安全。
      “什么事儿啊?”我紧拽着他胸前的衣服说。
      “别再叫无涯乌鸦了,好歹它也是爷的坐骑,这外号太难听,别毁了爷的一世英名。”
      “不行,你没瞧见它一身白毛么?西方神话里乌鸦的祖先也是一身白毛,我就叫它乌鸦,就叫!就叫!啊!”身下的无涯听了我的话怒气冲天,一心想把我给摔死,突然发力,玩了命的疯跑,吓得我赶紧对胤祥投怀送抱。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胤祥享受着我的拥抱,走过的地方,留下他一串串爽朗的笑声,随风飘满整个归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