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惹尘埃

作者:野豌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离别

      厢房内,一红一黄两人脑袋挤在一起,疑惑地望着屋里东晃西窜的另一人,正窃窃私语:“如烟,你说落梅是不是中邪了,这几天怎么这么勤快,做事也不要人催了,动作也麻利了不少,你瞧瞧这桌子,简直一尘不染啊,事做得越多这人越来劲儿,听听,还哼起了小曲儿!”
      “这几天她老是一个人傻笑,莫不是真生病了,要不要请刘大夫来看看?”听了墨玉的疑惑,如烟也觉得有必要确认一下眼前自娱自乐的人是不是被十四爷打了以后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请什么大夫,我看都是白搭。”巧云提了壶茶走进来:“听听某人唱的,全是什么情啊爱的,真不害臊。。。。。。你们也甭找大夫了,直接把十三爷找来不就得了。”巧云一向快言快语,直达重点。
      墨玉和如烟仿佛恍然大悟,一个劲儿的点头。
      “哟,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是来帮忙的吗?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搞得定。” 见她们都呆呆地望着我,突然决定今儿要大公无私一回,不求她们回报。巧云一番白眼,自顾自地走到几桌旁喝起了茶。
      “墨玉姐姐,你们也坐吧,先喝点水,我一会儿就好。”
      “你快点儿啊,昨天那段儿吊得我心慌。”巧云见我还没干完活,急急地催到。
      自从病好以后,我就时时惦念着养病那段舒适的日子,为了偷懒不干活,便想了个好办法。先自发地给墨玉她们讲了一段泰坦尼克的故事,没想到这几人真的入了迷,每到德妃午休时,便凑一块儿听我讲故事,由于我每日必在干完活的情况下才开讲,于是这几人便自发地当起了我的助手,想想动动嘴就能抵过干粗活,真是一笔好交易。
      “杰克为什么死了,为什么要让杰克死?”巧云气的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使劲儿地摇。
      “玫瑰真幸福,有个这么爱他的人,不过杰克的命真苦。”如烟默默擦拭着眼泪叹息道。
      “杰克虽然死了,却真心地爱过,这辈子也算无悔了。”墨玉低头愣愣地看着脚,若有所思。
      见她们各自伤神,我也被自己动情的演说悲到了,逃开巧云的魔抓,跑了出去。尽管天天见面,此刻却无比想他。刚跑到前院便迎头撞上了一个胸膛。
      “哎呀!”冲力太大,我被弹了回来,险些摔倒,幸好被一只手拦腰牢牢固定在怀里,一阵熟悉的清香飘来,抬头望去,胤祥正笑笑地看着我:“这么火急火燎地干什么去?”
      “去找你啊!”
      “哦?想我了?”他眼睛笑得更弯了:“正好,我有事和你说。”
      “什么事啊?”
      他拉着我走到榆树下,轻轻地抱住我:“皇阿玛要去盛京,我也得跟着去。”
      “啊?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呢!”
      “临时决定的,所以带的人也较少,阿哥中也就只有我和太子呢!”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不舍中隐隐带了些自豪。
      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很高兴,康熙这么做无疑是告诉众人他对十三的重视,而十三也感到前所未有的荣耀以及渴望之久的父爱,可是,我们也算是“新欢”,突来的离别让我有些不能接受。
      “什么时候走?”搂着他的脖子说得有些心酸。
      “明儿一早。”
      见我撅嘴低头不语,他有些心急:“对不起,梅儿。。。这次不会太久,我。。。”
      “我知道你很想去,你也一定得去,好好表现,别丢我的脸。”不想看他为难,若真要是为了我而不去,我都会后悔,他那么出色,应该得到康熙的赏识,也该为他苦闷的人生多留些扬眉吐气的回忆。
      抱着他,将耳朵贴在他胸膛:“去吧,我会想你的。”
      他将我搂得更紧:“梅儿,有你真好。”
      我脑子一转,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差点忘了,出门在外,不许拈花惹草,长了一副勾魂眼,要是乱瞟乱看,我就——就跟你没完。”
      他哈哈大笑,连道遵命。
      “梅儿,这次我不在,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十四弟要再找你麻烦,你就去找四哥,四哥已经答应了我,会帮你的,你有什么需要就去找他。”
      “恩,好。”自从上次挨了打,十四貌似也没再怎么找我麻烦,只要凡事能避则避,倒也相安无事。虽然觉得多此一举,却也感动于他的体贴与细心。
      
      “这人才走了几天,瞧你那副德行,像丢了魂儿似的。”我奄奄的趴在桌上,听着巧云的数落。病好后,重新调了班,便和巧云一个屋。
      “哎!巧云,别跟我添堵了,我这不是在自我调整嘛,休息休息,才有精神。”
      “你就找借口吧,这些天娘娘问了你几次,说你像个霜打的茄子,还问是不是有心事,我和墨玉都快扛不住了。”
      “好姐姐,真是难为你了。”我一脸谄媚的抱着她的手臂。
      “哼,你和如烟一个德行,平日里“巧云巧云”的,叫的挺顺口,这会儿还来叫我姐姐做什么?”巧云不似墨玉那般沉稳,常常与我们厮混,我与如烟也就直呼了她名字。
      “哎哟,这些都是小事,小事,你不是也不在乎这些嘛,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就叫你姐姐呗。”反正她比我大,叫姐姐也不吃亏。
      她喝着我递过的茶,悠悠地说:“得了,别把我叫老了,我可不想和墨玉一样老沉。。。。。。”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呆在书房,现在也算半个文盲,偏偏自己又做了个“文官”,再不好好学习,怕是应付不了以后的工作。
      拿出胤祥留的字帖,临摹了一会儿,始终静不下心来,在书房里到处转悠。最近已经压住了自己想他的情绪,白天是可以专心做事的,今儿是怎么了,一点进步的心思都没有。看着椅子上搭着的抹布,突然想到昨个儿陪德妃看蒲剧,台上的丫鬟扇帕齐飞的那一幕,顿时来了兴致,心想既然不能专心做事,那就好好自娱自乐一番呗。
      抹布在我手中毫无规律地转着,然后不听使唤地到处乱飞,飞跑了捡起来继续转,我也乐此不疲,任由抹布横冲直撞,反正就是不往我指定的方向飞,这不,本是对着里屋的书桌,一松手抹布却飞向了门口,定在了空中,迟迟不肯落下,随即两声惨叫同时发出,
      “唔!”
      “啊!”
      当然,比较惨的那声是我的。
      “混账东西,你好大的胆子。”来人一把摘下脸上的抹布,狠狠砸在地上。
      望着四爷铁青的脸,我肠子都快悔青了,觉得自己大限将至。腿一软,跪在他面前:“四。。。四爷饶命,奴婢不是有意的,奴婢。。。该死。”
      光听他粗重的呼吸就知道他有多生气,这种事,换了谁也得火大,就冲他刚才那狼狈的样子,也不会轻饶我。我跪在地上没敢动,瞧着横躺在地上的抹布,到处都是乌黑的印记,是了,我上午擦了桌子,还没来得及洗,然后,悲剧就发生了。我说今儿心里怎么燥得慌,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许久,他似乎平息的胸中怒火,冷哼一声,径直走进了书房。
      我自作主张地站起来,跟了进去。
      “四爷,奴婢真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您刚好走到门口,我。。。”还没辩解完,便被他冷冷的眼神唬住,不敢再言。
      “这么说还是我的不是了。”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是说,误会,这只是个误会,奴婢要是知道您在门口,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冒犯您呐。”
      “做事毛毛躁躁,以后不知道要给十三弟惹多少麻烦,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拖累十三弟。”他将茶杯重重放在桌上。
      我心里忒不高兴了,一码归一码,扯到胤祥做什么,对于我和胤祥的事我心里非常敏感,因为知道结局,所以害怕变故,所有的外在原因都让我心生抵制。
      许是看到我不知悔改,没了刚才的恐慌,反而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他一刻也不想多呆,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丢在桌上:“十三弟给你的,你好自为之。”
      望着桌上的熟悉的字,心中顿时酸酸的,泪眼模糊,愤恨地盯着远去的背影,脑子里一片混乱,心想最后的刽子手该不会是他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