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浮生绘·伞

作者:柳夕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八幕

      来葛府之前,他们就同镇子上的百姓们打听过,葛生到底娶了多少任夫人——这个问题乃是镇上居民平日里茶余饭后的谈资。葛生倒也不觉得这是什么丑闻,他觉得这事就是自己魅力和能力的证明,所以从不禁止坊间谈论此事。
      
      所以白轻歌轻而易举的知道了葛生的三宫六院里面到底有多少个姑娘——从他第一次成亲到现在,不下一百个。十里八乡的漂亮姑娘几乎全都被葛生娶了进门,漂亮的便是明媒正娶,差不多的便是从偏门抬进来当小妾。
      
      明媒正娶的有七个,但是在下一任明媒正娶的夫人进来之后没多久就会暴毙而亡,被抬到坟地里埋了。可那些小妾,却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想嫁给他的,连夜搬走,于是这里的姑娘们要么貌若无盐,平平无奇,不会被葛生看上,要么就是美若天仙,已经被葛生收入府中。
      
      可这院中荒凉的样子,别说是一百人,就是十人怕是都找不出来。
      
      卖药郎也是奇怪:“莫非这葛生将之前的夫人都放回家中去了?”
      
      白轻歌摇头:“不应该。我听其他人说,这葛生霸道得很,说是娶妻,其实是买人,一旦姑娘进了葛府的门,除非是死了,否则再没有出去的时候。”
      
      卖药郎:“那就是都被他折磨致死了?听昨晚的动静,葛生……在床笫之上,也并非什么温柔良人。”
      
      白轻歌蹙着眉,眉心几乎都要纠结成了麻花的模样:“你说的倒是有可能,可……若是当真如此,为何一点风声都没有呢?”
      
      卖药郎刚要说什么,这边便走来一个下人。
      
      白轻歌道:“我们猜测无用,或许还会走向错误的方向,不如问问现在这个人,他们就算不知道详情,也多少能提供些线索。”
      
      卖药郎点头,白轻歌便直接制住了走来的那个仆人,用了点法术之后,这人便成为了一个最乖巧的傀儡,问什么便说什么,绝不会有丝毫隐瞒。
      
      卖药郎不赞同的看一眼白轻歌,对她轻易对普通人出手的行为表达了不满。
      
      白轻歌给卖药郎抛了个媚眼,软声道:“药药,你在这葛府中待得不憋屈啊?”
      
      卖药郎沉默不言。
      
      白轻歌见状声音更软,道:“药药你放心,我出手有分寸的,绝对不会伤普通人一丝一毫,等解除了法术之后,我还会送他一年的性命,绝不吃亏好不好?”
      
      卖药郎无奈道:“你都用了,还能如何?快问吧。”
      
      白轻歌捂嘴轻笑,然后转身对着此人道:“你是这葛府中的下人么?”
      
      那人说:“小的葛福,是葛府的家生子。”
      
      家生子便是他的父辈也是葛府的奴才,生下来的孩子也还是葛府的奴才,世世代代,无穷无尽,除非有一日葛家人突然施恩,还给他们卖身契,这家人才能有机会重新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
      
      白轻歌继续问道:“你跟着葛生么?”
      
      葛福:“是,小的是公子的贴身奴仆,不过公子嫌小的脏,一般不让小的跟着。”
      
      白轻歌听到这里嗤笑一声:“嫌脏,我看怕是嫌你太过好看,抢了他的风头吧。”
      
      葛福虽然是个下人,却是生的眉清目秀,比起平凡无奇的葛生,不知道要好了多少。
      
      卖药郎轻咳一声:“轻歌。”
      
      白轻歌不情愿道:“好嘛。”她继续问道,“葛生是不是娶了很多妻室?”
      
      葛福道:“是的。”
      
      白轻歌:“她们人呢?为何这边只是挂着院子的名号,可里面却空无一人,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葛福:“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人,也不需要伺候,主母说了,偶尔来除除草就成了。”
      
      这话简单,却听的人后背发凉:“怎会没有人?这里的人呢?”
      
      葛福:“都死了。”
      
      白轻歌后背一阵发凉。
      
      都死了。
      
      这三个字看来简单,里面却不知道含了多少人的血泪。
      
      “尸体呢?”
      
      葛福道:“主母让丢去了乱葬岗,怕是早就被野狗野狼吃了。”
      
      卖药郎道:“她们因何而死?”
      
      葛福:“不知道,据说是感染了什么病,反正我们过去收拾的时候,那些夫人们,全身都被抓烂了,看起来特别可怕,第一次见的时候,我甚至三天三夜没敢睡觉。不过后来就习惯了,因为每个夫人都那样。”
      
      每个夫人都是同一种死法……说真的,这也太奇怪了。
      
      白轻歌:“就没有人前来问过?”
      
      葛福:“有,不过那些人都被主母用银子打发回去了。”
      
      白轻歌:“你说的主母……是何人?”
      
      葛福:“就是少爷的原配夫人,大夫人,是葛府的主母。”
      
      白轻歌蹙眉:“那……葛老夫人呢?”
      
      葛福:“自从少爷成家之后,老夫人便将家中的大权都交给了主母,此后我们喊老夫人是老夫人,主母是主母。”
      
      话虽然说得有些累赘,但是基本意思,白轻歌他们还是听懂了的。
      
      自从葛生成亲之后,葛府的实际内务大权便落在了葛生夫人的手上,这夫人也着实是够大气的,居然不声不响的允许葛生纳了这么多妾,还娶进来七房平妻。
      
      “那你们少爷对死了这么多人,就完全没有担心?”要知道,葛生娶妻纳妾的频率,即便是皇帝可能都赶不上,他就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家后院死了这么多人么?
      
      葛福的回答冷静又残酷:“少爷那么多女人,院子里的三天之后他就会看腻,根本不会在意死活。只要主母一直让少爷娶,少爷就永远不会想起院里的女人,所以不必和少爷说。这是主母跟我们提过的。”
      
      白轻歌:“……”
      
      这种人到底为什么还活在世间,祸害普通人呢?
      
      白轻歌和卖药郎对视了一眼,确定基本要问的都问完了之后,白轻歌问出最后一个问题:“夫人住在哪?”
      
      葛福指了个方向,白轻歌便重新又拍了葛福的头一下,葛福立刻晕倒在地。
      
      “一会儿就醒过来了,醒来什么也不会记得。”白轻歌说,“我们现在去看看那位主母到底是何方神圣。”
      
    插入书签 



    [综]浮生绘·伞
    怪化猫同人,单元剧神鬼风



    [家教]委员长,请搅基!
    委员长新文,无下限无人品无节操o(╯□╰)o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