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浮生绘·伞

作者:柳夕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六幕

      白轻歌对卖药郎一见钟情,可卖药郎却对白轻歌一直避若蛇蝎,态度不冷不热。
      
      虽然相处时间长了之后,卖药郎的态度缓和了些,可白轻歌依然不敢确定,卖药郎是否喜欢她。
      
      喜欢这种情绪真的太复杂了,白轻歌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学会过。即便是之前她表现出了对卖药郎非同一般的喜爱,可现在卖药郎开始对她回应之后,她却又开始退缩了。
      
      卖药郎察觉到了白轻歌的退缩,但他并未松开白轻歌的手,反而是更加握紧了些,让她没办法挣脱开来。
      
      白轻歌:“……”怎的平日里不声不响,关键时候就开始当流氓。
      
      不过……白轻歌垂眸轻轻一笑:“药药,你喜欢我啊?”
      
      卖药郎的眼耳口鼻都红了个透,几乎要不会说话了。
      
      白轻歌也不急,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只等他一个答案。
      
      半晌,卖药郎终于稳定了情绪,他轻咳一声,还是没有松开白轻歌的手,道:“神女有梦,襄王岂敢无心?”
      
      白轻歌嗤笑一声:“哈……这话原本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梦吧?”
      
      卖药郎红着脸撇开头。
      
      白轻歌上前,轻轻在卖药郎那红透了的耳垂上落了一个吻。
      
      如同落花垂地,风卷潋滟,毫无声息。
      
      但是卖药郎确实是感受到了那一触即逝的轻柔。
      
      他惊讶的扭回头,正望进白轻歌一双秋水双瞳之中。
      
      “轻歌……”
      
      白轻歌突然想开了,什么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复杂不复杂的,都没关系,她只要知道,自己现在和卖药郎在一起是快乐的就足够了。
      
      “药药。”她也喊了卖药郎一声,昏黄的灯影下,两人对视笑起来,傻乎乎的宛如三岁稚童。
      
      不知道过了多久,油灯爆了多次灯花,白轻歌才依依不舍的说:“该睡了,药药。”
      
      两人虽然是妖,精力充沛,即便一年不睡也不会有困倦没精神的状况发生,可毕竟两人镇日里混迹人群,还是和人类的作息相同会比较不容易穿帮,久而久之,两人也成了习惯,一般没事,都和普通人一样的时间入睡。
      
      今夜因为此事,两人已经推迟了很久了。
      
      卖药郎原本要答应的,但是突然他又道:“我看不必了。”
      
      白轻歌愣了一下,凝神一听,无奈道:“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客人上门,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迎接一番?”
      
      卖药郎以为以白轻歌的脾气,应当是直接冲出去,好好“招待”这位不速之客一番,让它以后都不敢前来。
      
      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白轻歌微微一笑:“晚饭的时候,你应当是没有注意,那位新夫人看着你时,目光阴毒的好似想要把你千刀万剐一般。”
      
      卖药郎当时的心思在伪装上,只希望自己的伪装不要出错,别被人看穿,还真没想那么许多,对于那位新夫人,他也只当是个可怜人,对他什么看法,他并不在意。
      
      白轻歌咳嗽了几声,装模作样道:“现在想来是那位夫人过来找,想要警告你一番,让你莫要对她的相公动手动脚。我们无论如何,总该帮她一把吧?”
      
      卖药郎没察觉到白轻歌话语里的小心思,还当她真的是为了那位葛夫人着想,点点头道:“你说得对,我们确实应当帮忙。葛生既然娶了妻子,就当一心一意,镇日里拈花惹草,还要当着妻子的面对胖的女人心动,确实不是个东西。”
      
      卖药郎平日里性情温和,语言也是非常委婉,此时这么说,足见他对葛生的不满。
      
      白轻歌点头:“不错,不过我们也做不得别的什么,我们可以捉妖,可以拿怪,但是对人类的感情,我们也插不得手。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葛夫人打消对我们的怀疑。”
      
      卖药郎想了想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现在应当如何让葛夫人打消对我们的怀疑呢?”
      
      白轻歌嘴角一扬。
      
      卖药郎的长相本是浓艳的,但是他平日里容颜冷肃,看起来让人无法亲近。
      
      但白轻歌这么一笑,却是将卖药郎容貌中的那三分魅色发挥到了十分,看得人心跳加速,几乎难以呼吸。
      
      卖药郎明知这是自己的脸,却也被这十分魅色给晃得晕了神,等回过魂来的时候,他发觉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脚还在地上。
      
      而白轻歌则覆在自己身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药药,你要相信我,不是我要耍流氓的,只是情势所迫,你莫要怪我。”
      
      卖药郎刚要问怪什么,白轻歌便俯下身来,在他的眉心亲了一下。
      
      轻若鸿毛,一触即走,和方才她亲吻自己的耳垂时候是一样的。
      
      卖药郎心头一动,想要说什么,白轻歌的第二个吻就落了下来。
      
      这次是在眼皮,接着是鼻尖,往下是嘴唇……
      
      亲到这里的时候,门突然响了一下。
      
      卖药郎和白轻歌同时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知道,房间里进来人了。
      
      本想反抗一番的卖药郎当下便不再动弹,任由白轻歌在自己身上吻来吻去。
      
      白轻歌一边占着卖药郎的便宜,一边用低哑的声音道:“夫人,今日那什么葛公子的,当真是无礼,对为夫视而不见,一直对你献殷勤。”
      
      卖药郎一时把握不好该如何开口,最后只能是模糊的“嗯嗯啊啊”,以防被来人听到了差错,怀疑两人,打草惊蛇。
      
      白轻歌又辱骂了一番葛生,从相貌到身材再到学识,没有一样是白轻歌不能骂的。
      
      那来偷听的人大约也是气恼,竟也忍不住暴露身形,将屋中的油灯给掀翻了。
      
      白轻歌装作吓了一跳的样子,从卖药郎身上翻了下来,连忙去扶了油灯。
      
      “这葛府中的窗户质量怎的这般差,油灯都能吹倒,还好你我二人没睡,若是睡了引起火灾,那可真是死的冤枉。”
      
      白轻歌说完,屋内又是一阵轻微的咯噔声。
      
      前来窥伺的人走了。
      
      白轻歌和卖药郎等了片刻之后,便追了上去。
      
      此人身上有妖气!
      
    插入书签 



    [综]浮生绘·伞
    怪化猫同人,单元剧神鬼风



    [家教]委员长,请搅基!
    委员长新文,无下限无人品无节操o(╯□╰)o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