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毒盅

作者:风忆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进宫

      第二天起床,我一照镜子忍不住叫起来:“啊——”
      关信在外敲门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小七。”
      我捂着脸去开门,门一开,我立刻跑回床上躲进被子里。
      关信坐到我床边摇我:“怎么了?”
      “我的脸毁了,怎么办?没法见人了。”
      “让我看看。”
      “不要,丑死了。”
      “快点让我看看,你忘了师父是毒王,快让我看看。”
      关信将我从被子里拉出来,掰开我的手,他的神色呆了一下。看见他的样子我更伤心了,又重新缩回被子。
      “别怕,我帮你把把脉,”关信帮我把脉,没多久说:“没事,只是出疹子了,我去开一副药给你,敷了就没事了。”
      “真的没事吗?”
      “放心,真的没事。”
      “可是我今天还要进宫。”
      “那有什么关系,戴上面纱就行了。你等等,我去给你熬药,敷了药就好了。”
      “谢谢你。”
      “看来这次出谷你温柔多了,乖。”
      我从被子里踢了关信一脚:“还不快去熬药,少罗嗦了。”
      “死性难改。”
      没多久,关信就端着一碗药进来:“快出来我给你敷药。”
      “先把门关上。”
      等到关信关上门还插上门闩,我才爬起来,用被子裹住脸,只露出两只眼睛。
      关信一边调着药膏一边说:“出来吧,我帮你上药。”
      我慢慢的从被子里透出来,低着头不敢看他。关信走上前,扣起我的下巴端详了我的脸说:“也不是很吓人。”
      关信坐在床边帮我涂上药膏,突然近的距离让我有些别扭。我眨着眼睛看着他,发现他的皮肤比姑娘家都要白皙清透,我想起整张长满疹子的脸不觉有些羞愧的低了低头。
      “别动,还没好呢,”他握着药匙手轻抬了我的下巴。
      他继续帮我上药,动作和眼神里透出的温柔专注和他平时欠揍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从额头到脸颊,再到下巴,冰凉的药匙若有若无的轻轻划过我的嘴角边,像有小虫子慢慢爬过,有些痒痒的。我的目光时不时的掠过他的脸,偶尔间的眼神接触让我的心跳蓦地加快起来。
      好不容易擦完药,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似乎也变得不太一样,某种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关信的手中端着药钵似乎都不知道该放哪儿。
      “我,我去看下镜子。”我躲开他跳下床一照镜子,整张脸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青色:“今天恐怕进不了宫。”
      “那也不一定。”关信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条紫色面纱递给我:“戴上这个就行了,这药膏一个时辰之后就会被吸收,到了皇宫,你就能把面纱摘下来。”
      “谢谢。”
      关信摸摸我的头:“不错,越来越懂事了。”
      我打掉他的手:“滚开。”
      这样两个人之间又回到原来的感觉了,我又觉得正常了。
      
      关信带我进入皇宫,那一堵堵宫墙像是被重新粉刷了一边,可是再鲜艳的红色也掩盖不了墙底的斑驳。我不由自主的抚着红墙,脑海里出现一阵欢歌笑语。
      “来追我啊,淳哥哥,快点来追我。”
      “我肯定能抓到你。”
      “慢点,别摔着。”
      ……
      银铃般的笑声,稚嫩天真的笑脸,殷切关怀的目光……所有的一切都已蒙上了一层灰色,在岁月里逐渐黯淡、斑驳,却永不会消失。
      关信拉住我:“你去哪儿?那儿是太子住的地方。”
      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自主的朝着东宫殿的方向走去:“是吗?哦。”
      “你怎么了?”关信看着我问。
      “没什么,我,我只是从没进过皇宫,一时看不过来而已。”
      刚刚踏进太医院就看见沈曼和唐引游匆匆从里面走出来。
      “出什么事了?”
      “太子病危,皇上急召。”唐引游简单说了句就跟着一个太监往东宫走去,我也不由得跟着走去。
      “你干嘛去?”
      “去看太子。”
      进了太子寝殿,里面左右各站了一排太监和宫女,一个个敛声屏气不敢出声。隔着屏风我看见那抹黄色身影正站在床头。
      “怎么样?淳儿如何?”
      “回皇上,太子……恐怕……”沈曼回道。
      “沈大夫,太子为什么突然昏迷?”
      “太子中了食心虫,此毒暂无解药,只能靠毒王谷的安息香暂时止住毒性,可是太子发现的太晚了,现在用安息香恐怕太迟了。”
      “秦羽楼?”皇上皱着眉头看向沈曼:“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
      沈曼和唐引游互相看了一眼,作揖道:“请皇上恕罪。”
      皇上皱着眉头不说话。
      “安息香是毒王谷秘制的暗香,臣去找秦羽楼要一些来。”唐引游说。
      皇上从内室走出来,我略低了低头,拿余光悄悄的打量他,才四年的光阴他就不再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南宫邬,鬓角白发都沾染了沧桑,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
      屏风挡住了躺在床上的人的模样,只有断断续续的□□声传来,我拼命克制心里那股想要进去的冲动,低着头装作聋子。
      “见过皇上,”唐引游进来。
      “如何?”皇上问。
      唐引游从怀中掏出一个绸袋子:“这里是些安息香,可以暂时止住太子体内食心虫的毒,不过秦谷主说太子中毒太深,发现的又太迟了,安息香只有十天的功效,十天之后,如果找不到解药,他也无能为力。”
      南宫邬的脸上闪过一丝希冀,可是听完唐引游的话后又落回一片黯沉。
      “此香的用法只有毒王谷的人才知道,关信,你去为太子点上安息香。”唐引游将安息香递给关信。
      “是。”
      我也跟着上前:“我帮你。”
      跟着关信进入太子内室,终于看到躺在床上的他。他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眉头拧成一团像是承受极大的痛苦。
      近在咫尺的距离,我明明可以救他,将他从痛苦,从死亡的手里解救出来,可是身体却无法妄动。我好恨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跟母亲回宫?为什么要听母亲的话远离皇宫?为什么这些年都未曾来看他,把他一个人留在皇宫?
      “火折子。”关信叫我。
      “哦。”我将火折子递给关信。
      “锦然。”他昏迷中忽然轻声念出这两个字。
      我心里一惊,手中的火折子掉在地上。我忙弯腰捡起对关信说:“对不起。”
      关信奇怪的看着我,他点燃了安息香,放在太子的床头,然后拉着我走了出来。
      “你今天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离开皇宫的时候,关信坐在马车里问我。
      我摇摇头,靠在车厢上说:“我有点累了。”
      关信坐到我旁边:“是不是那些皇宫大院把你眼睛给看花了?还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小乞丐啊。”
      我闭着眼没搭理关信,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他痛苦的面容。
      “你的手怎么了?”关信忽然问我。
      我摊开手掌才发现掌心有几道细细的血痕,是刚才指甲掐入掌心弄成的。
      “没事,不小心的被刮伤的。”
      我想握起五指,关信却抓起我的手:“别动。”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到了一点蓝色粉末在我掌心,然后撕下衣服一角替我包好。
      “只是一点小伤,没什么大不了。”
      “就算是一点小伤,如果不护理好,也会很严重的。”关信笑着看我.关信的笑容温暖干净,我突然发现他的眼神格外清澈明亮,从前从没有发现过。
      关信轻轻弹了一下我的额头:“你傻了,干什么这么看我?”
      “没事啊。”我摸着掌心的包扎,随意的说。
      关信似有意或无意的打趣道说:“哦——看你刚才盯着我发呆的样子,还以为你喜欢上我了。”
      我白了他一眼,闭上眼睛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我想起了什么,睁开眼刚好碰上关信的目光,一触到我的目光他慌忙转过头,他似乎一直在看着我,眼里流露出来的温柔让我的心轻轻一震,我一下忘记本来要说的话。
      马车行到玉蚌阁停了下来,关信带我走进玉蚌阁一楼,玉蚌阁前厅是药铺,绕过药柜,后面是一个院子,院子回廊上排着准备看病的人,院子中间放了几个正在煎药的药罐,还晒着一些药草。小璇坐在一个药炉旁看火,看见关信开心的放下手中的蒲扇朝我们跑来:“关信,你回来了?药快煎好了,你等会儿,我端进去给姚姐姐喝就出来。”
      “没事,你忙你的,我是带小七来看看。”
      她这才朝我瞟了一眼又转过头笑着对关信说:“哦,那我去看药了。”
      她回到药炉旁,将药罐里的药倒入碗内,端着药进了回廊上其中一个房间。小璇扶起床上的那个女子,熟悉的粉色衣袍,是那天从车上下来差点摔倒的宫女。
      小璇细心喂她喝药,对着我的那股敌意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七姑娘,”叶芝在我身后唤道,她端着一个摆满药瓶的盘子朝我温婉一笑,我忙让开道。
      她转身要关门,我忽然撑住门问:“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小璇叫道,叶芝露出歉意笑容,门缓缓合上。
      “上楼吧。”关信说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