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毒盅

作者:风忆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婚书

      我在房里喂三哥喝药,云川在外求见,三哥让他进来。
      “太子,南城传来密报。”
      “出什么事了?”
      “韩大人说,皇上已经三日不曾上朝,恐防有变,希望太子尽快回南城。”
      我插了句:“沈阁主那边可有消息?”
      云川摇摇头。
      “那刺客之事呢?”
      “属下无能,请公主恕罪。”
      我皱起眉头:“查了三天,一点眉目都没有。”
      三哥说:“刺客之事暂且放置一旁,如今南城的事最是要紧,只是我的身子,咳咳”说着,三哥又咳嗽起来。
      一旁的玉如忍不住开口说:“太子,身子要紧,旋姑娘说您的身体不宜远行,至少要休息半月以上,才能恢复。”
      三哥没有答话,我放下药碗说:“三哥,不如让我先回去,好歹我也是个七公主,我回去至少南城那边有个能帮你说上话的人。”
      太子立刻摇头:“不行,锦然,你不能回去,”他看向云川和玉如说:“你们先下去,我有话和锦然说。”
      当房里只剩我和三哥的时候,三哥说:“锦然,你知道休颜花必须嫁给南宫族的王这个传说是如何得来的吗?”
      “我只知道休颜花是得南宫族先祖的精魄,同时集天下万物之毒心孕育而成,我猜或许是为报答先祖之恩,所以才……”
      三哥问:“这是你前世的记忆,还是今生听来的传说?”
      我认真想了想,发现自己根本记不清是哪种,我只好摇摇头。
      “南宫族建于一千五百年前,到如今共出现了五朵休颜花,可是你知道吗?没有一朵休颜花最后嫁给了南宫族的王。”
      我很惊讶:“怎么会?”
      三哥点点头:“我翻阅了南宫族的禁忌秘史才知道这件事。秘史书上记载,休颜花的传说是一个诅咒,诅咒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三哥顿了一下:“正是关信”。
      “休颜花若不嫁给南宫族的王,那她所爱之人便会受万毒蚀身的痛苦。三百年前,当时的王——南宫墨最爱的女子便是上一任的休颜花,可是她爱的是另一个人,她不忍心让他受到惩罚,又不愿嫁给南宫墨,最后在城墙上自刎而死。锦然我不想有天见到你作出这样的选择。我不知道母后当初抱你进宫是否是因为知道这个真相,只是她没想到最后……一切都逃不过命运之轮。或许真的是注定了,休颜花最后爱上的人,永远都会不是南宫族的人,若是这样,诅咒便会一直一直的延续下去,直到有一任休颜花打破为止。”
      原来是诅咒,竟然是诅咒!
      “锦然,如今你该知道这一切都是注定,不管是你,还是我如何努力,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我实在不忍心你受苦,所以才千方百计要把你留在身边。你如果还是想要随关信去暗海,我不会再阻止你了,我知道关信还未出海,但他很快就要走了,就在今日傍晚,你想去就去吧,不用担心我。”
      我愣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三哥的话反反复复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响。最后,我放下药碗说:“三哥,我去去就回。相信我,我马上就回来。”
      我一路跑到暗海边,海边空荡荡的,没有一人,只有远处的一艘黑点大小的船只,向着即将没入海平线的夕阳驶去。
      我来晚了一步,他们已经走了,我对着海面大喊:“关信,关信……”心随着渐灭的夕阳一点点的暗下来,还剩一点点的余晖在海面上留恋不舍的,慢慢的收回自己的光亮。
      天,黑了。
      青城里各家各户都挂起了灯笼,毒王大赛结束后,整个青城少了很多人,街上的人脸上不再是警惕,好奇、绷紧的神情,像是一下子放松下来一样。
      “姐姐,”多日不见的小环忽然出现在街上。
      我连忙朝她走去,开口便问:“小环,这些天你去哪儿了?我的绿云簪是不是你拿走了?快还给我。”
      “你跟我来,”小环将我带到一个小巷子里,她从怀里拿出那根绿云簪,我检查了一遍,幸好没有损坏。
      “小环,这些天你去哪里了?”
      小环脸色怪怪的,她问我:“姐姐,你可见过诚景?”
      我摇摇头:“三哥安排她在别处静养,你怎么突然问起她?”
      小环目光落在我身后,我回头,巷子口站着三个蒙面黑衣人:“你们是谁?”
      忽然我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只听见背后的小环哀哀的说了句:“姐姐,对不起,”我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我在一间空房间里醒过来,左手被包扎了,我拆开纱布,是一道不深的伤口,就像上次秦羽楼取血时划的刀伤,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再低头一看,衣服已经被人换下了。那我背上的花纹……
      我走到房门口,忽然听到“嘶嘶”声。一条银白色的小蛇蜿蜒爬到我脚下,朝我吐着蛇信子,我吓了一跳,银色的小蛇,我立刻想起来小环的十二。
      有脚步声走来,走到门口,门被推开。一个长相奇怪的人站在门外,一头红色的头发,发尾是淡淡的蓝色,褐色的长眉和一小撮的山羊胡,一张脸毫无表情的看着我,半天不说话。
      十二爬到他脚边,顺着他深蓝的裤腿往上爬,一直爬到他的肩膀上,仍然对着我发出“嘶嘶”声。
      “你是?”
      “二叔,”小环跑过来:“姐姐,你醒了?”
      “他就是你二叔?”
      小环点点头:“二叔,诚泰说了,绝对不能伤害姐姐。”
      “我知道。”
      “小环,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是为了诚景吗?我根本不知道诚景在哪儿。”我对朝堂之事再不开窍,这个时候也隐隐知道三哥是将诚景软禁起来了。也是因为这个,南城那边才迟迟没有什么动静。诚泰和诚景姐弟情深,良妃也会派人在青城四处找寻诚景。
      小环二叔忽然笑了,笑容十分的诡异:“不是,我们找的就是你。”
      我想起手上的伤,警惕的说:“找我?”
      小环说:“没想到那个传说竟然是真的,姐姐,”她一脸仰慕的看着我:“小时候我爹爹常跟我说,这世上有一种奇花名叫休颜,不但百毒不侵,而且也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子。”
      “你们怎么知道?”我想起背上的花纹,看向他,一下子惊慌起来:“你……你竟敢偷看我……”我揪着衣领后退了几步。
      小环想朝我走过来,我喝住她:“别过来,小环,我一直当你是好妹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小环一脸愧疚的说:“姐姐,我……”
      “别叫我姐姐,我不是你姐姐,叫我七公主。”
      “姐姐,”眼泪瞬间充满了她的眼眶。
      “小环,去告诉良妃,人已经抓到,即日就带回南城,与六皇子成亲。”
      我和小环同时看向他,“你胡说什么?”
      “二叔,你在说什么?谁要和诚泰成亲?”
      “当然是她了,小环,难道你爹没有告诉你那个传说里,休颜花必须嫁给南宫族的王。只要她与诚泰成亲,然后再公布她的身份,到时候就算南宫淳是太子,也没有用了。小环,你不是也很希望诚泰做皇帝吗?”
      “不,我是不会嫁给诚泰的,诚泰也不会娶我。”
      小环有些犹疑,她看了看我:“我,我不知道,二叔你说的,如果诚泰做不了皇帝,他就会被太子杀死,我不要诚泰死。”
      “那就是了,因为五公主的事,良妃暂时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有了她,就不需要再顾忌诚景了。只要她与诚泰成亲,其他一切就不再是问题了。还不快去写信,收拾东西,我们尽快上路。”说完,他将小环从房里拉出来,然后关上门。
      我一碰到那扇门,忽然觉得全身无力,软软的摊到在地上,他在门上下了毒,该死。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是全身软绵绵的,毫无力气,连穿衣吃饭都是两个侍女侍奉着,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回到南城,回到锦瑟宫。锦瑟宫里的宫女和侍卫都换了,若云不见了,换成一个叫晓雯的宫女。
      晚上,晓雯伺候我吃饭,我别开头说:“去把六皇子叫来,否则,我是不会吃的。”
      晓雯跪下来说:“七公主……求您别再为难奴婢了。良妃娘娘说了,不许你见六皇子。”
      我闭上眼,假装没听到她的哭诉。
      “你先下去”,耳边传来良妃的声音。
      我睁开眼,是良妃,还有跟在她身后的唐引游。
      “五公主,我劝你还是好好吃饭,养好自己的身子,准备一月之后与诚泰成亲。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诚泰登基之后,皇后之位非你莫属。”
      “做梦,我是不会嫁给诚泰的。”
      良妃摇摇头:“五公主,看来你还是不清楚状况,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你没有选择,只能遵从。”
      我偏过头,不看她。
      她继续说道:“你大概不知,皇上已经静养多日了,朝政之事几乎都由诚泰打理,宫里还有唐公子和银二先生,至于太子那边,”她轻笑了两声:“你若是不答应,我保管太子活不到一月。”
      “你说什么?哼,你少吓唬我,太子身边有小旋……”我忽然停住了嘴,看向她沉声问道:“小旋在哪里?”
      良妃说:“果然聪明,一点就透。”
      我挣扎了几下问道:“你们把小旋怎么了?沈阁主是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只要大事一成,所有人,都会平安无恙。”见我低头不语,她有些不耐烦的说:“我来这不是和你商量,是来告诉你一声,你答应了,太子还能多活几天,你若是不答应……”
      “让我答应也行,我要见诚泰。”
      “放心,你会见到他的,”她拿出一份诏书:“这是婚书,只要你签了它,你就能见到诚泰。”
      我盯着那张白纸黑字的婚书,缓缓拿起毛笔,就在这时。
      “母妃。”
      诚泰忽然出现了,他一身褐色的袍子,才一月不见,这身袍子与他却贴合了不少,显得颇为稳重。他恭恭敬敬向良妃请了安。
      良妃有些气愤的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母妃,让我和锦然单独待会儿,”语气笃定,不容质疑。
      良妃紧紧的盯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诚泰:“诚泰,如今局势已定,你可不要再做什么傻事。”
      诚泰淡淡的说:“我知道。”
      待良妃和唐引游走后,诚泰将我抱到斜榻上,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几粒药丸递给我:“是解药。”
      我吃下药丸,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全身的力气慢慢的回来了。感觉到手指能活动,我猛地一推诚泰,他从斜榻上跌落下去,他仿佛并不惊讶我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而干脆就坐在地上,低着头。
      “为什么,诚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还记得吗?就是在这儿,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喝酒,你说过你不想做皇帝,你不想和三哥争那个皇位,可是现在……”
      诚泰抱着头,久久没有说话。
      我从斜榻上滑到他身边:“诚泰,你说话啊。”
      “我也不想,我不想,我,我只想和喜欢的人,做些喜欢的事,什么皇位,朝政,我根本就不想要,”诚泰将头埋的更低:“可是……事到如今,毒害父皇,暗杀太子,谋夺皇位,这些罪,这些罪,足够母后和我死一万次了,”他抬起头,痛苦的看着我说:“锦然,我只想做个闲散皇子,我只想母妃和皇姐开心,我只想要玉如。”
      我握着他的手说:“诚泰,一切都还来得及,只要你现在放手,让三哥平安无事的回来,我保证,你和良妃会平安的。我去求三哥,让他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一起长大的份上,求他饶你们一命。”
      诚泰摇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就算三哥不忍心杀我,父皇也不会放过母妃的,还有那些大臣,一定会联名上奏处死我和母妃,我会失去母妃,失去皇姐,也会失去玉如的,”诚泰说着说着,像个小孩一样,忍不住哭起来,我抱着他,他在我怀里哭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锦然,为什么?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和三哥,也对不起玉如。”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只好抱着他让他尽情的哭一场。良妃拿自己的性命威胁他,毒害父皇和暗害太子的愧疚逼着他,还有对诚景的担心,这一切都压在他的心头,让他再也做不回原来的诚泰了。
      哭到最后,或许是累了,他枕在我的肩头像个孩子一样沉沉的睡过去了,我们两就干脆坐在地上相互依偎着。我侧过头看他,修长的睫毛,紧锁的眉头,睡梦里的他好像又回到从前没心没肺的模样。可是我知道,等他醒来,一切又会回到现实,尽管他再不情愿,他也做回良妃要他做的那个样子,做他该做的事。而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我看向桌上的婚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