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毒盅

作者:风忆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回毒王谷

      淳哥哥一声不吭的坐着,我试着说服他:“淳哥哥,我不会有事的,你也知道我是休颜花,世上没有任何毒能置我于死地,你别担心。”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依旧不说话。
      “眉妃之事因我而起,我不能让关信一个人去冒险,我做的事我自己一力承担。”
      “你到底是因为眉妃,还是因为关信?”
      “当然是因为眉妃,我和关信根本就没什么,他知道我的身份,我对他也只有朋友之谊。”
      “朋友之谊?”淳哥哥不相信的看向我,一向温和从容的他,此时眼里已有了怒气:“若只是简单的朋友之情,他在宫里这些日子,为何你不敢去毓婉宫,以你的脾性,眉妃中毒,你断不会连探望一下都不去。”
      “我……”我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淳哥哥忽然站起来抓着我双肩问道:“锦然,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他了?”
      我立刻否认:“没有!我和关信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淳哥哥有些激动的抓着我的双肩说:“若你不是休颜花呢?若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你是不是就期待着和他有结果。”
      “淳哥哥,你在胡说些什么,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自我出生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这辈子我只能嫁给你,在我心里也只有你一个。”
      淳哥哥抱住我说:“那你答应我,不要去蛇岛,不要跟关信去蛇岛。”
      紧握的拳慢慢松开,我无力的说:“好,我答应。”
      淳哥哥眼神一亮:“真的?”
      我点点头:“可是,我要去一趟毒王谷。”
      
      “关信。”
      前面的人慢慢停下脚步转过身,他似是不相信的看着我向他走去。
      “我要见你师父,带我回毒王谷。”
      “你见我师父做什么?”
      “你别管,总之我要见他。”
      关信看着我不说话,我拿出怀里的绿云簪:“若你不肯带我去,我就自己去。”
      他拦住我:“好,我带你去。”
      “关信,”诚景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关信朝她一躬身,诚景说:“我不是说了,在我面前不必如此多礼。小璇说你要去蛇岛?”
      我说:“不是,他要回毒王谷。”
      关信看向我,我朝他微微点点头,他不说话,当是默认了,诚景说:“那就好,不是去蛇岛就行了,我听说那地方比毒王谷还要可怖,你千万不要去。”诚景见我和他并肩而立,有些奇怪的问:“锦然,你这是要出宫吗?”
      “我想,和关信一起去毒王谷,商量如何解眉妃的毒,眉妃毕竟是因为我才中毒的。”
      “可是毒王谷不是一向都站着人进去躺着出来,躺着的人进去站着出来吗?锦然你就这么去,会不会……”她看了看关信,没有说下去。
      “所以我才来求关信带我去。”
      诚景眼底燃起希望,她看向关信:“那我,我能和你们一同去吗?”
      “这个,”我犹疑的看了看关信,关信说:“公主,师父一向不喜欢南宫族的人,所以我不能带你去,七公主是皇上的义女,不能完全算南宫族的人。”
      诚景一脸失望的看向他:“既然如此,那好吧。”
      出了南城,路过城外的张庄时,我不由得朝一个方向望去,两间相连的茅草屋,草屋前是稀落的篱笆围成的一个小院子,院子里坐着一个模样熟悉的老人,正闭目养神,他身旁一个婆婆正低头挑捡着菜,她身后草屋檐下的小厨灶上放着一个铁锅,厨灶旁是一个大水缸,一个壮汉正提着水桶往水缸里倒水。我们路过时,婆婆抬起头来,“哟,是关信啊,快,进来坐坐。”
      关信遥遥的对他们喊了一声:“不了婆婆,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婆婆笑着说:“好啊,下次什么时候带上小七姑娘一起来,我给你们做顿好吃的。”
      我一愣,脚步停了下来,关信也跟着停下来。
      关信问道:“要去坐坐吗?”
      “不用了,”说完,我脚步加快往前走。
      走了整整一天,傍晚时分在一家小店歇下来,我脱下鞋子发现脚上长了好几个血泡,疼的我直抽气,今天怎么就忘了雇辆马车呢?我没提,关信也没说。
      我正打算洗漱完就睡了,躺在床上看见月光透过窗户纸落在地板上淡淡的,今晚的月亮一定很漂亮,自从回到宫里似乎就没有注意过月光。
      想了想,我还是起身,穿好衣服鞋子下来楼,小二趴在柜台上呼呼大睡,我叫了几次都没叫醒,只好自己轻手轻脚打开门闩。门一打开,一阵清凉夜风扑面而来,带着泥土和青草的味道,将我朦胧的睡意吹去了大半。这荒郊野外的,我也不敢走出去,只在院子里站着。
      万籁俱静,只有风过疏林的声音,和偶尔的蛐蛐声。脚还疼的紧,我一瘸一拐的走了几步,就听见身后有人说话:“你的脚怎么了?”
      我一惊,没想到这么晚了他也没睡,他走到我身边又问了一句:“是今天走路走的吗?”
      我点点头,有些自嘲道:“在宫里呆了几个月,就忘了从前的日子,今天走这么一会儿脚就有些疼。”
      他转身进屋搬了把凳子放在院子了:“坐下来,让我看看。”
      我连忙挥手:“不用了,没大碍,明天就结茧了。”说着就要进屋,他忽然拉住我,将我按在椅子上:“我是大夫,有伤就该早些治好。”
      他蹲在我面前,刚想脱掉我鞋袜,我止住他:“你把药给我就好了,我自己回房擦,你我,有些不方便。”
      他淡淡的说:“大夫的眼里只有病人,没有男女之分,”他小心的脱掉我鞋袜,一只手托住我的脚踝,我的脸一阵发热。他又扯下衣角一块,拿出随身的药包,倒出少许在衣布上,然后小心包住我的脚,一开始有些轻微刺痛,不一会就冰冰凉凉,很是舒服,他将我的脚包扎好,然后再小心的帮我穿上鞋袜。另一只脚也是如此。
      “好了,”他站起来,将那包药递给我:“这药到些在热水里泡着脚,很快就没事了。”
      我接过药包:“谢谢。”彼此再没说过什么,气氛渐渐变得尴尬起来,我说:“我回去了,你也早些睡,明日还要赶路。”
      他没有说话,眼睛看向别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因为脚被包扎过了,我走起来姿势有些别扭,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回自己屋子。
      也许是睡得很浅,天刚亮我就完全醒了。
      我起身下楼,小二打着哈欠在清扫大堂:“姑娘早啊。”
      “早。”
      “关公子呢?”我去敲过关信房门,可是他似乎不在。
      “不知道。”
      “你替我准备早餐,一份马上就要,另一份就热着。”
      “好嘞,您等着。”
      我吃完早饭,就听见门外传来马的嘶叫声。我出门看见关信骑在马上:“这是……我,我不会骑马。”
      他把手伸向我,“上来。”
      我犹豫着没有动,他说:“眉妃的毒支撑不了很久,骑马快些,上来。”我只好握住他的手,跃上马背坐在他身前。
      我想往前坐些,他却按住我:“别动,容易摔下去,”我只好乖乖的坐着不敢乱动。
      
      墨染乖巧的落在我肩上,我笑着摸摸它的头,它脖子下小铃铛随着它左摇右晃的头“铃铃”作响,它轻轻啄着我的肩膀,像在说:“好久不见了,”关信见状说:“你可是我养大的,我回来了,也没见你对我这么亲热。”
      “谁让你给它取个小黑这么难听的名字,还叫了这么多年,是吧?墨染。”
      它“咕咕”叫了两声,仿佛热烈的赞同我的话。
      “你师父在哪儿?药庐还是医庐。”
      关信看了看将黑的天,说:“这个时候,师父应该在画眉阁。”
      果然画眉阁里翩飞的白色纱帘,映出一个静静端坐的白色身影,关信在门口说道:“师父,七公主求见。”
      “何事?”
      关信看了我一眼,我上前说:“与我娘亲有关。”
      “进来。”
      关信想跟我一起进去,我拦住他:“我想和你师父单独聊聊,你看天色也晚了,你不如去厨房做些饭菜吧。”
      关信面露忧虑,步子没有移动,秦羽楼在里面说:“关信,你先下去。”
      关信只好说:“是,师父。”
      我进到画眉阁,他冷冷的说:“说吧,什么事?”
      我却岔开话题:“我想求你去救眉妃娘娘。”
      他抬起头看我,眼神凌厉。
      “我知道你能救眉妃,我想求你去救她。”
      他依旧没有说话,可是他周身的空气却慢慢冷下来,神色也一点点冰冷起来:“再多说一句废话,关信也救不了你。”
      “娘亲生前留给我一封信,若你去救眉妃,我就把那封信交给你。”
      “你在威胁我?”
      他的样子让我的声音不自主哆嗦了一下:“我,我不敢。”
      “信。”
      我摸了摸怀里的信,料着他堂堂毒王绝不会亲自动手搜我的身,何况还有关信在,胆子便大了几分,气也顺了:“除非你答应去救眉妃,否则,否则我是绝不会给你的。”
      “找死!”他嚯的站起,一手扼住我的喉咙。我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看他一张寒冰似的脸,想起淳哥哥说的话,娘亲一直对父皇客气有礼,就是因为喜欢他,他有什么好?和父皇相比差多了!
      “你在看什么?”
      “我,我只是在想当年你对我下毒,逼娘亲出宫,如今你还想杀了我逼我娘活过来吗?”
      他一愣,手上的劲儿也松了几分,眼底闪过一丝痛楚。
      “娘亲生前最疼我,如果她在地下看到这一幕,你觉得她会怎么想?”
      “如果不是因为红罗,你以为你可以自由出入毒王谷,可以在我面前说那么多废话?”
      “我知道,所以我才敢拿娘亲来和你谈条件。你到底想不想知道娘亲留给我信上写了什么?若不想的话,我立刻出谷回宫,将这封信交给父皇。”
      他手上的劲又加重了几分,冷眼看我。
      关信在门外失声叫道:“师父!”他刚想上前,秦羽楼喝住他:“下去。”
      “师父……”他身子没有动。
      我看向关信:“我没事,你先走吧。”
      “我说下去,没听到吗?”
      关信看了看我,只得遵从:“是。”他转身前,对我说了句话,可惜声音太轻,我没听清,看唇形像是:“不要。”
      关信退出画眉阁,脚步声却停在门外,他没有走远。
      “救眉妃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却能得到娘亲绝笔信,又有什么不可?这样一来关信也不用去蛇岛了。”
      他终于松了手,我弯下腰来大口的喘气呼吸。
      “关信?你求我去救眉妃是为了关信?”
      我摆摆手:“不是,眉妃是因为我而中毒,我只是不想关信因为我去蛇岛送死。”
      他冷笑了一声:“送死?你未免太小看我秦羽楼的徒弟了。”
      “我才不管他到底是谁的弟子,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我只是不想他为我冒险。关信不让我出手救眉妃,所以我只能来找你,上次你取了我血,应该炼制了一些药丸,你一定能救眉妃的。”
      他不说话,但脸色缓了缓,我继续说:“而且,你恐怕还不知道,娘亲在世时也对眉妃多加照料,而且眉妃与娘亲有几分像,就算是看在娘亲的面上,你也该去救她。”
      “虽然你曾立下誓言终身不救南宫族的人,不过眉妃很早就失宠于父皇,而且这世上有谁又是真的属于谁呢?所以不论从哪方面来看,你救眉妃都绝不吃亏。”
      他的手伸向我:“拿来。”
      我一喜:“那就是说你答应了,”我毫不犹豫从怀里掏出信,递给他。
      他接过信,面色柔和,先是细细摩挲信上:锦然亲启四个字,半响后才打开信封。
      我悄悄走了出去,关信站在门外一脸愁苦的样子,见我安然走出来,他神色一松,夕阳虽已下沉,可他面上的光芒绝不黯淡于最绚烂的夏日阳光。
      “你没事吧?师父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我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放心吧,我没事,你也没事了,你不用去蛇岛了。”
      他神色一愣,像是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笑眯眯的说:“你师父已经答应我去救眉妃,他一定能救眉妃的,所以你可以不用去蛇岛。”
      “你,你求我带你见师父就是为了不让我去蛇岛?”
      我摆摆手:“是,不过也不完全是。算了,我也说不清,不过现在事情都解决了。”我走了几步,他忽然在身后叫我:“小七。”
      我心神一震,一直以来他都是叫我七公主,对我恭敬疏远。
      我转过身,他似喜似忧的看向我,我目光一沉说:“你若不喜欢叫我七公主,可以叫我锦然,我不是小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