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毒盅

作者:风忆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闲来无事

      我走出荷清池时就看到一只蝴蝶停在蔓藤上,那只蝴蝶的蝶翅上花纹缤纷艳丽,粉红由浅渐深,还有一条蓝色交错穿过左右翅膀,而且最为奇怪的是左右蝶翅的花纹竟然不对称。我走上前想细细观看,它却飞了起来,在空中旋舞一阵,就朝着山谷后面飞去。
      毒蜂会蜇人,蝴蝶总不会吧,这么想着我就跟着它跑去。一路追到山谷后的一座花园里,当我停下来时,眼前的景象让我眼花缭乱,一开始,我还以为眼前是一朵朵艳丽的花,等我定睛看清楚时,才发现那是一只只色彩缤纷的蝴蝶,数不清的蝴蝶或是在空中纷飞,或是栖息在花朵上,而那些花朵却是无一例外的纯白,原来的那只蝴蝶早就飞进蝴蝶群中,不知去向了。
      有几只蝴蝶朝我飞来,我伸出手,它们停留在我的手掌中,蝶翼扑闪了一阵又飞走了。
      毒王谷中竟然有这么多的蝴蝶,我心下惊奇,想走进去看,忽然发现自己的双脚无法动弹。
      糟了!难道中毒了?我一阵惊慌,想开口叫关信,却发现发不出声音。
      完了!这下惨了!不能开口,又不能动,接下来会怎么样?我心里一阵恐慌。
      时间一点点的逝去,除了不能动,不能说话外,似乎也没有哪里不舒服,我稍稍放下心来。只要我一直不回去,关信一定会找到我的,这么想着,我也就不怕了。
      可是太阳渐渐下沉,眼看就要天黑了,那些蝴蝶也开始飞散,向更远的地方飞去。
      关信怎么还不来?难道没发现我不见了吗?双腿早就站的酸麻,却偏偏还不能动,真难受!
      眼前的视线忽然黑了一下,大概是太累了,我眨眨眼,就在这时,我听见关信在喊:“小乞丐,小乞丐。”
      我很想回应他,可是却开不了口,只好闭上眼祈祷他会往这边来,可是喊声却似乎越来越远,现在真希望能跟他心有灵犀,告诉他我在这里。
      天已经黑了,关信的声音已经消失殆尽了,周围静悄悄的,连虫鸣声也没有,我郁闷的想:不会今晚就在这儿过夜吧?
      草丛里似乎有什么声响,我紧张起来:不会有蛇吧!
      一个黑影绕道我面前,是关信!
      他面上有些疲倦的看我:“你……”
      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他转过身摘下一朵白色的花,将花瓣扯碎塞入我嘴里。味道有些涩,花瓣下肚后,我的身体立刻瘫倒在地上,站了一个下午,四肢早就酸痛要命!
      关信也跟着坐下来呼出一口气,回头看我,一脸无奈的摇摇头,估计是懒得说话,只是扯着我的手想将我拖起来。
      我摆摆手:“我走不动,手脚都没有力气,歇一会儿吧。”
      歇了一阵后,我才在关信的搀扶下勉强站起来:“这是什么地方?”
      关信说:“是蝶栖园。”
      “蜜蜂有毒,蝴蝶也有毒,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里什么是没毒的?”
      关信想了会儿说:“好像没有。”
      “那我不是很危险?”
      “所以我才叫你不要乱走。”
      我郁郁的说:“可是这样会很无趣,我还要在这里呆那么久,”我扯着他手说:“你平常都在哪里?做些什么?”
      “炼药房炼制□□,有时候有病人送进来的话,就会在医庐医治病人。”
      “那我明天跟你去炼药房,我一个人呆房间会闷死的。”
      “随便你。”
      
      毒王谷内有一条小溪,我们住的地方在小溪的上流,炼药房和医庐就在小溪的下流。关信一进炼药房就慢慢变成了哑巴,一开始对我那些七七八八的问题还会开口简单回答,到后来他
      直接当我是透明人,就算我挡在他面前,他也只是瞪我一眼,然后绕开我继续做事,我只好踱出炼药房。
      “别乱走,”他头也不抬的蹦出一句话。
      我对他撇撇嘴,坐在炼药房外,随意翻看一些医书。
      “真的有这么无趣吗?”不知何时,他来到我身边。
      我托着下巴,头也不抬,翻着手中的医书拉长声音说:“是啊~”
      忽然一阵轻扬的乐声传来,我转过头,看见关信双唇间含了一片绿叶,那阵乐声就是这样传来,我一下兴致来:“我也要学,教我,教我。”
      关信停下来得意的说:“教你可以,你要拜我为师。”
      我撇撇嘴:“不害臊,你才比我大几岁啊,要我拜你为师。”
      关信一脸无所谓的说:“那你就继续无趣好了,我回炼药房。”
      我盯着他的背影恨恨的说:“好了,拜就拜了,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完深深的鞠了一躬。
      关信转过身笑道:“徒儿乖,为师渴了,倒杯茶来。”
      我瞪了他一眼,转身倒了一杯茶递给他,他眉眼间无限得意,笑着喝下那杯茶。
      
      三五日后,我已能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关信赞道:“看不出你还挺聪明的。”
      我问道:“这首曲子挺好听的,叫什么?”
      关信说:“我随口哼的,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吹吹。”
      我低头“哦”了一声。
      见我不再说话,关信问:“在想什么?”
      “没什么。”
      关信不相信的看着我,我只好说:“翻来覆去就这一首,我想能不能换着吹。”
      关信笑着说:“那你不是又有事了。”
      我点点头,继续练习着。关信也坐下来,跟着我一起吹,他的技术更为娴熟,一曲悠扬婉转的曲调自他唇间慢慢飘荡开来,我想着吹得比他更好,却越想,吹得越磕磕绊绊,到最后更像是他的伴奏。我索性将曲子倒过来吹,甚至乱吹一顿,他却不为所动,似乎吹的更好。我转过身不再理他,自顾自的练习起来。
      吹了一阵,他忽然停下来说:“取个名字吧。”
      我点点头:“叫什么好呢?”
      “顺便也给你自己想个。”
      我愣了一下,想起自己对他说过“我无名无姓”,淡淡回了句:“没必要。”
      “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小乞丐吧?”他有些不解的问。
      我想了想,说:“那你叫我小七吧,至于这首曲子……”。我一时想不出该叫什么,只好说:“我暂时想不出,想到了再说吧。”
      
      翌日清晨,关信从他的屋子出来就看见我坐在一块青石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住的那间屋子发呆的样子。
      “你在看什么?”
      我指指这间屋子,他在我身边坐下来:“这屋子你都住了好些天了,有什么好看的?”
      我摇摇头:“不是屋子,是门上的那块横匾。”
      那块横匾上刻着“画眉阁”三个字。
      “那块横匾又怎么了?”
      “昨天想着给那首曲子取名时,我才发现这里除了这间屋子,其他都没有横匾,而且名字还这么奇怪。”
      “画眉阁,哪里奇怪了?”
      “有没有听过‘掩笑轻抬袖,慵妆浅画眉’?”
      关信有些茫然的摇摇头。
      “你师父是不是只教你辩毒、下毒,其他的都不曾教过?”
      他扬扬眉,一副“那又如何”的表情。
      我叹了口气:“画眉阁一听就是女子住的地方,看屋子里面的布置,之前住的肯定是个女子,可是你又告诉我这毒王谷里只有你和你师父两个?那怎么会有女子闺阁呢?所以我不懂。”
      “哦,这里之前住的是我的师叔。”
      我奇怪的问:“你有一个师叔?那怎么没看到呢?”
      “我也只在四年前见过她一面,在此之前,师父从未提起过我有一个师叔,但是却时常亲自打扫这间房子,还命我不得随意进入。”
      “那怎么会让我住这里?”
      关信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师父行事向来不喜欢对人解释,更不准我问。”
      我惊讶的问:“那你从前都是怎么过?岂不是要无聊死了!”
      关信瞪了我一眼不再说话,就在这时,一只通体黑色的鸟飞了过来,停在关信的身边。
      我惊讶的问:“这是什么?”
      “鸽子,”关信简单的答道,他从那只鸽子脚上取下一个小竹筒,竹筒了放了一条布帛,我凑过去看,关信却急急的将布条塞回竹筒里,重新绑在鸽子的脚上。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铃铛,系在鸽子的脖子上,将鸽子放飞了。
      “怎么了?”
      关信皱着眉没有回答,像在思考什么。“师父要出来了,”他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哦。”
      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想起自己莫名其妙的被他下毒,带进毒王谷来,估计看到他也没什么好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