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毒盅

作者:风忆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母后之死

      想起吃过早膳就要去拜见柳妃,心里就觉得别扭,一瞬间希望自己的身体还没全好,连早饭吃的也是味同嚼蜡。
      “怎么了?公主,饭菜不合口味吗?”若云在一旁问道。
      我放下筷子:“不是,只是想起来一会儿要去秀青宫,就吃不下去。”
      宫里多数人只当我和淳哥哥是兄妹情深,甚少有人知道其中深意,若云自我走后一直跟在太子身边,对于淳哥哥和我的事应该是知晓几分,何况如今她又是我的贴身侍女,所以我的心思不想瞒她。
      只是有时候,看到她就会想起若兰,虽然我至今不后悔杀了她,可毕竟是她的妹妹,心里总免不了几分愧疚。
      “公主不必忧心,只是个礼节而已,我陪你去,见过柳妃就回来。”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出了门没多久就碰上了小夏子。
      “参见公主。”
      “免礼,你怎么在这儿?”
      “奴才是奉太子之命特意在这儿等着公主,太子想着公主今日去拜见柳妃心里一定不痛快,所以命奴才来通知公主,让公主在此稍后片刻,等太子下朝陪公主一同去。”
      若云插嘴道:“太子想的可真周到。”
      “那可不是,太子对锦公主的事哪有不上心的!”
      太子府邸还未建好,所以杨柳儿和淳哥哥一直住在宫里,杨柳儿住在秀青宫。原本是我去拜见她,现在淳哥哥陪我同去,倒是要让她出来见我。
      “太子今天怎么突然来了?”杨柳儿看起来有些受宠若惊。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见她,以前在民间就听说杨太尉家的杨柳儿是个难得的美人,现在看来果然是名符其实。除了美貌,她身上还散发出一股所有女子都殷羡的妩媚之美,妩而不妖、媚而不冶,如果我是男子,怕是也会动心的。
      “锦然不熟悉来秀青宫的路,所以我陪她过来,”淳哥哥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着我。我上前一步,向她行了个大礼:“锦然见过柳妃,前些日子锦然身子欠佳,未能拜见娘娘,还望娘娘见谅。”
      “妹妹请起,不必多礼。”杨柳儿上前来扶了我,一股幽香侵来。
      “殿下,早膳已经备好了,殿下不如一同用膳吧。”
      淳哥哥看着我说:“刚刚听若云说你早膳没吃好,就在这里一起吃吧。”
      跟他们一起用膳,我不想,我摇摇头:“不用了,我还要去给各宫娘娘请安,你们吃吧。锦然先告退了。”
      淳哥哥叫住我:“你一向不喜守宫中礼节,如今回来了,也不必如此拘礼。”
      我摇摇头:“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三哥,这些功夫还是要做的。”
      宫里人人都知道我和太子亲近,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给任何人对太子发难的机会。
      淳哥哥眼底闪过一丝心疼,面上却是微笑着,只说:“好。”
      
      我在纸上一遍又一遍的写着:上穷碧落下黄泉,此恨绵绵无绝期。连淳哥哥什么时候进来的我都没有发觉。
      “你不是一向都不喜欢念诗吗?也不喜欢练字?”他忽然开口问:“怎么今天把自己关在房里写这个?”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淳哥哥神色一暗:“父皇今日不舒服,没上早朝。”
      我忙放下笔问:“父皇怎么了?”
      “父皇最近夜里常做梦梦见母后,一直叫着母后的名字,还说母后要来接他了,我想可能是父皇太过想念母后了,所以……”淳哥哥忧心的说:“这几年,父皇的身子越发的不行了。”
      “那有没有请玉蚌阁沈阁主来看看?”
      “沈阁主只说心病还须心药医。母后的死对父皇的打击很大,父皇一直思念母后,忧思难以释怀。”
      “淳哥哥,你还记得以前母后和父皇,他们之间的事吗?我只记得父皇深爱母后,可是记忆里,母后对父皇好似是颇为客气,有些疏远。”我试探着问:“你说当年是不是父皇强迫母后的?”
      淳哥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母后进宫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后来的事确实像你说的那样。”
      “淳哥哥,母后死的时候,你在她身边吗?当时情况是怎样的?”
      淳哥哥回想着说:“当年母后一个人回来后就一直留在凤仪宫,不见任何人,她是带着你出宫的,可是却没有把你带回来,我急着想问你的情况,就闯进了凤仪宫,母后吓了一跳,还没开口,父皇就跟着来了,母后让我躲在屏风后面。我听见母后和父皇第一次吵架。”
      “他们吵些什么?”
      “母后求父皇放过毒王谷,说你已经安然无恙了,只是暂时还不能回宫,父皇很生气,指责母后从未爱过他,心里只有秦羽楼一人,就算是伤害了她最心疼的你,也还是选择原谅秦羽楼,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还要嫁给他?母后只是跪着不停的磕头说对不起,父皇心有不忍,将母后从地上扶起来。母后却说如果父皇不肯放过秦羽楼,她就不起来,父皇大怒,说即使锦然不是皇家血脉,毕竟是他册封的公主,胆敢对公主下毒,他是绝不可能放过秦羽楼的,说完就拂袖而去。我从屏风后出来,母后抱着我说,不要问你去哪儿了,也不要去找你,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的。几天之后,宫里就传来丧钟声,一直在母后身边服侍的宫女说,母后死前极其痛苦,只有父皇一人在身边,或许是母后死前对父皇说了什么,父皇后来就放过了秦羽楼。”
      “这样说来,该是秦羽楼欠父皇的才对,可为什么后来却变成了秦羽楼为了惩戒南宫族,不惜冒犯整个毒界,立下终身不医南宫族的誓言?”
      “秦羽楼的为人任性偏激,又冷酷无情,既然他当初敢对你下毒,借此逼迫母后出宫,一定也是将母后之死通通归之于父皇,但他不敢对父皇不敬,所以才立此誓言。”
      淳哥哥说的有道理,我想起他那张寒冰似得脸,还有阴沉不定的双眼,不知道这些年关信是如何与他一起过的?幸好他只继承了他师父一身毒术,没有学他师父的脾性。
      “你不是问我为何一直写这个吗?这是萱姨交给我的,说是母后临终前留给我的。可是我一直猜不透这是什么意思,淳哥哥你帮我看看。”
      我把那封信递给淳哥哥,淳哥哥看了许久,摇摇头:“一时半会儿我也不明白,既然是母后给你的,你就好好收着吧。”
      写的有些久,我胳膊有些酸痛,我不禁揉揉肩膀,淳哥哥忙问:“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早叫你好好休息了。”
      我笑着说:“那点伤早就好了,”我在他面前转了个圈:“你给我的那盒药特别管用,我肩上的伤连一个疤都没有留下。”
      淳哥哥淡淡一笑说:“那是关信走之前留下的。”
      我一愣:“哦,是这样,”我掩住心里微起的波澜,拉着淳哥哥说:“你今晚可有事?”
      “应该没事,怎么了?”
      我神秘一笑:“你晚上过来一趟就知道了。”
      “好。”
      “对了,我回宫这么久,好像没看到诚泰和诚景。”
      “父皇派诚泰去青烟城一带巡查,再过几个月就是南宫族三年一次的毒王大赛,南宫族一直以医毒闻名,毒王大赛是整个南宫族的盛事,届时不能有半点纰漏,所以就派诚泰去视察。”
      我惊讶的说:“依诚泰的性子,父皇怎么会放心把这等大事交给他?”
      “不放心也没有办法,父皇膝下只有我和诚泰两个皇子,前阵子我中毒在床,这种事只能交给他去办,不过你别担心,诚泰只是南宫族的象征而已,一些实事是不会让他去做的。他听说你回来了,就写了好几封信给父皇嚷着要回来,父皇拗不过,只好准了,算算日子,再有几天就该到了。”
      “真的?”
      淳哥哥点点头。
      我欣喜的叫道:“太好了,我好久没看到他了,”我抓着淳哥哥手臂问:“那诚景呢?诚景是不是也要回来了?”
      淳哥哥无奈的摇摇头:“不知道她又去哪儿了,你也知道你这个五姐从小就在宫里呆不惯,总往外跑。”
      我忍不住说道:“这样多好啊,能去很多地方,见到很多不一样的事,不一样的人。以前我在宫外的时候,也去过不少地方,见识过不少有趣的事呢。”
      “锦然,你想念宫外的生活吗?”
      我点点头,淳哥哥神色微暗,我靠近他的耳边轻声的说:“可是,我更想念这里的人。”
      淳哥哥舒然一笑,那笑容就像春日新雨后的空气,清新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更多。我勾住他的颈,亲昵的说:“以后你要经常对我这么笑,而且,只能对我。”
      “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