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毒盅

作者:风忆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上山采药

      天将黑,我催着关信:“你还不回去啊,一会儿就回不去了。”
      “我今晚不回去了。”
      “为什么?这儿只有一张床,”我退了一步,紧盯着他问:“你想干嘛?”
      他上下打量我:“就你这样,能让我干嘛?”
      “你说什么?!”
      关信忽然凑上来说:“难道你想让我干嘛?”
      “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他嗤之以鼻,不再理我,将买的酒菜摆上桌,我看着那些鸭脖鸡爪说:“都冷了,我去热一热。”
      “那我把酒温一下。”
      将近十五,月还不是满月,但还是清辉熠熠。
      我专注的啃着鸭脖,关信喝着酒,两个人安安静静的,许久都无话。我瞅着他好似心情不太好:“喂,你怎么了?干嘛不说话?”
      他睨了我一眼说:“你干嘛不说话?”
      看着桌子上堆积如小山的鸡骨头和鸭骨头,我拍拍手,摸摸肚子:“好饱啊,我要睡了。”
      “吃了就睡,你属猪的?”
      我瞪了他一眼:“要你管,”站起身来,关信拉住我:“吃饱了就睡,伤胃,”他拿了一个酒杯放我面前:“喝点酒,晚上会睡得好。”
      我尝了一口,立刻被呛得直咳嗽:“不要,这酒太难喝了,这是什么酒?”
      “第一次喝是这样了,多喝几口就会习惯。”
      我半信半疑的看着他,又小口小口的饮了几口,果然觉得那呛鼻的刺激慢慢的变的香醇顺滑,还有丝丝甘甜在喉间回味。
      喝了几杯之后,我开始觉得头有些晕,关信的样子也开始模糊起来,我摆摆手说:“不行了,我要上床睡了。”我起身朝床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身子一软跌倒在地上,关信走过来抱起我,将我放在床上。
      月光柔柔的透过半开的窗斜照进来,我浸在月光里,心一点点的柔软起来。关信想关上窗户,我拉住他:“别,晒月光很舒服,”我拍拍身旁的位置,“你要不要一起躺下来?”
      “你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我笑着说:“对你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关信想了一瞬,就毫不客气的躺在我身边,我往里挪了挪与他隔开一点距离。
      “小七,太子选妃,你不难过吗?”
      “难过肯定会有点,不过从小母后就告诉我,我不会是太子唯一的妻子,所以,也没有很大的感觉了,如果淳哥哥能找到一个陪伴他,让他开心的女子,我反而觉得很安心。”我转过头对他说:“你也是,我也希望有天你能找到一个陪伴你,让你开心的女子。”
      关信双手交叉在脑后,看着天花板没有回答我。
      我捅捅他的手臂:“喂,你听到我说的话没?”
      “听到了,这还用你说吗?”
      “不过你跟你师父两个人常年住在毒王谷,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碰到那个女子,其实小璇也不错,你不妨好好考虑一下。”
      关信转过头问看我:“你们两个不是一向都水火不容吗?怎么突然关心她来了?”
      “我和她的关系还不是因为你,是她误会我了,我逗她玩而已,我从没放在心上。只是今天从韩玉如房间出来的时候,我看见她看你的眼神,我看了都觉得要心碎了,难道你没发现吗?小璇虽然脾气大点,不过我看她对病人倒是很好,很细心,你不妨考虑一下。”
      关信笑出声来:“她的脾气大只是针对你,你没发现吗?”他忽然翻了个身,左手撑着头看我,嘴角微扬:“如果小璇想做我妹妹,我倒是可以考虑。”对上他含笑的目光那一刻,心忽然急跳了几下,我翻了个身看着窗外的缺月:“你喝的酒明明比我还多,为什么你一点都有喝醉的样子?”
      “我服了解酒丸,所以怎么喝都不会醉的。”
      我轻轻“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小七。”
      “嗯?”
      ……
      感觉他一点点靠近我,我的背僵住了,我一点点的往里挪,然后翻身平躺用力的伸展四肢说:“好困,我要睡了。”
      “好,”他的手忽然盖上我的双眼:“睡吧。”
      我在他温热的掌心中闭上眼,莫名说了句:“要是画眉阁的窗户正对着月亮就好了。”
      
      当我醒来,天已大亮,屋内已不见关信的踪影,自从出宫后,我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踏实了,一觉醒来身心都轻松了不少,我想起身,但是头有些疼,大概是昨晚喝了酒的缘故。
      昨晚乱七八糟的桌子被收拾的整整齐齐,还放着一个小瓷瓶,瓷瓶下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小七,我先回宫了,瓷瓶里的药丸可让你晚上安然入睡,睡前就着温水服一粒即可,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这时张婆婆在外敲门:“小七姑娘,你醒了吗?”
      “哦,醒了,婆婆,你等会儿。”
      我打开门,婆婆端了一碗粥给我:“这碗粥是你相公临走前熬的,说等你醒了之后端给你喝,喝了之后你的头就不疼了,你相公对你可真是细心。”
      我一阵尴尬,本想解释,但转念一想,随他去吧,反正就住一阵子。
      “哦,谢谢婆婆,你进来坐吧。”
      “不用了,老头子那儿还有事要忙,我先走了。”
      “好的,婆婆您慢走。”
      一碗粥下肚,没多久头就真的不同了,关信应该在粥里放了什么东西,味道也和一般的白米粥不太一样,有淡淡的药草味,就和关信手上的味道一样。
      
      我打开门看见张婆婆挎着篮子正要出门,“婆婆,您去哪儿?”
      “老头子昨夜好像受凉了,我上山去给他采些草药。”
      “山路难行,我陪你去吧。”
      “谢谢你了,小七姑娘。”
      “婆婆,您别客气了,叫我小七就好,”我搀着婆婆往山上走去。
      “婆婆,爷爷病了为什么不去医馆呢?”
      “唉,人老了总免不了有一些小毛病,不能每次都去医馆,那看诊费可不是按大病小病算的,可不便宜了,所以不如自己上山采些药草备着。”
      “可是,婆婆,您年纪也大了,经常上山的话,万一不小心摔倒了那可怎么好。”
      “以前我儿子在的时候都是他上山采药,可是他去城里做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家里的药都用完了,我才不得去采。幸好玉蚌阁的小旋姑娘经常过来替我们看诊,教我们认识采摘一些医治小病的药草,我们才可以自己医自己。”
      小璇?
      我记得关信好像说过,玉蚌阁虽然是皇族御用的医阁,但为了更好地悬壶济世,医治更多人,她们从不给达官贵族看诊,而且玉蚌阁中的三个弟子叶芝、叶莞、叶霜还会轮流给穷苦人家出诊,不仅分文不收,还无偿施药。原来小璇不是一个只会发脾气的小姐,她还蛮有心的,教人自救。
      婆婆走的很慢,每一步都很小心的看清脚下路之后才走,晌午过后,篮子里只有几株药草,虽然在毒王谷呆了几个月,可是关信也没教过我辨识药草,所以篮子里那些药草我也不认得,都是在婆婆的指导下采摘的。
      “什么时候走?”
      “大概就这几天吧。”
      “那什么时候回来?”
      ……
      有人在说话,我低着头找地上的草药,没有去看说话的人,只觉得那个男声有点耳熟,当我直起腰来时就看到一个女子朝我走来,一身淡黄色的衣裳,眉目婉约,是叶芝。
      见到我她愣了一下:“是你!”她不自主朝身后看了看,“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采药,你……”我看向她身后,空无一人,“你也是来采药的吗?”我指了指她背后装着药草的篓子。
      “哦,是的。”
      我朝她笑笑,继续低头找着草药。
      她经过我身边时,停了一下,而后走了。
      太阳毒辣辣的在头顶照着,我自己都被晒得有些受不了了,“婆婆,走了一上午了,我们歇一下吧,”我搀着婆婆在一棵树下坐下来,婆婆擦着汗,我看她脸色有些发白,我担心的问:“婆婆,你没事吧?”
      婆婆摇摇头,头靠在树上,闭着眼,我轻轻的给她扇风, “婆婆,天气越来越热了,我们先回去吧。”
      婆婆无力的点点头,试着想站起来,她身子一晃,我连忙扶住她才没有摔下去:“婆婆,你没事吧?”婆婆刚想张嘴说什么,忽然双眼一翻,从我的手里滑落,我大惊,一边费力的托住婆婆,一边叫她:“婆婆,婆婆。”
      糟了,婆婆怕是中暑晕过去了,我抓着婆婆的手,试着往我背上拖,费了好半天的劲才将婆婆背在背上,双手都用来托住婆婆的身子,我看了看地上的装着药草的篮子,只好用嘴咬住篮子的提梁往山下走去。
      走了一会儿我就觉得头晕目眩,背上的婆婆也越来越重了,我走的越来越慢,但我不敢停下来歇,怕一停下来就走不动了,我也不敢抬起头只能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到进山时熟悉的环境了。
      我微微抬头,远远的能看见婆婆的两间屋子,我心里松了一口,脚步也加快起来。
      “谢谢你叶大夫。”
      “不用客气,李大婶,你要多注意休息。”
      我听见有熟悉的声音,一个身穿绛红衣服的女子,背着药箱从一个农户家走出来,是小璇,我欣喜的喊了声:“小璇,”嘴里咬住的篮子掉下来,药草散落一地。
      她转头看见我朝我走过来,和几个在田间做事的大叔帮着将婆婆从我背上放下来,肩上一松,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快,给婆婆看看。”
      小璇对其中一个大伯说:“王伯伯,能让婆婆去你屋里躺着吗?我好给她看看。”
      “行,没问题,跟我来。”
      我从地上拾起药草,一站起来,忽然眼前白光一现,身子一软,只听见一声:“小七,”我就晕过去。
      待我醒过来时,就看见小璇坐在我床头,看见我醒了,她没好气的说:“你醒了。”
      “我怎么了?”
      “和张婆婆一样,都是中暑了。”
      “那张婆婆怎么样了?她没事吧。”
      “放心吧,她没事,”语气不冷不热,我有些委屈的说:“小璇,你对别的病人都好,为什么对我这个病人那么差?你就不能看在我病着的份上,态度稍微好那么一点点吗?”
      她“哼”了一声,把一碗药端给我:“没见过你那么笨的人,那篮子里的药草都是普通药草,还用特意嘴叼着,要是你不管那些药草说不定能早些回来。”
      “那些药草都是婆婆特意上山摘给爷爷服的,总不能让她白跑一趟。”
      她看了我一眼,眼里的敌意少了一半,我嬉笑着说:“谢谢你,果然医术高明,这碗药下肚,我就觉得好了一半了。”
      她不以为意的递给我几包药说:“那当然,这儿有几服药,你记得煎熬给婆婆喝。”
      “那我呢?”
      “你刚不是说好多了吗?没有。”
      我接过药包:“哦。”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若是说关信安排的,估计她对我敌意立马噌的往上涨,她见我不肯说,不屑的说:“算了,我也没兴趣知道,我先回去了,” 她走到门口,忽然停下来加了一句:“如果不舒服,你也可以喝点。”
      我响亮的回道:“知道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