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毒盅

作者:风忆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姚若兰”(一)

      清晨,我看着姚若兰走出玉蚌阁,我悄悄的跟在她身后,一直到她走过人烟稀少的街巷时,我走上前去……
      
      快到宫门口,我掏出怀里的小铜镜,确认了一下之后才敢对着守门侍卫亮出腰牌,然后进宫。
      太子住的睦赫宫里有不少宫女看到我都纷纷朝我行礼,看来这个姚若兰在太子身边的地位不低。
      一位模样熟悉的小太监看见我,忙朝我走来:“你怎么才回来?”
      “路上有点事,就,就耽误了些功夫。”
      见我一直盯着他看,他不满的说:“才一天的功夫,你怎么就像不认识我似的盯着我看?”
      路上有宫女朝他行礼:“夏公公。”
      我忽然想起他是一直陪在太子身边的小夏子,忙说:“没有,没有。”
      “太子要起来了,赶快去伺候。”
      我忙说:“是。”
      重新踏进东宫,心不禁轻轻颤了一下,我看着这熟悉的一切,刚想在心里感慨一番,就听到太子的咳嗽声,小夏子在后面推了我一把:“愣在这儿干什么?赶紧进去!”
      两个宫女要搀着太子从床上坐起,我忙上前帮忙,小夏叫了我一声:“若兰,你糊涂了,见了太子该先行礼!才出去一天就连规矩都忘了!”
      我又慌慌忙忙的跪下来,可是该说什么?太子吉祥?还是见过太子?最后我直接说了句:“殿下,我回来了。”
      “起来吧。”仅仅三个字,他仿佛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来,我心底隐隐作痛,忙起身走到床前,小心翼翼的将他扶起来。
      他的脸色比前几日还要苍白,像是打了一层厚霜,了无生气。
      “殿下,您好些了吗?”
      他摆摆手,不停的咳嗽,我忙端来一杯茶让他喝下,他才稍稍缓过气来:“你姐姐怎么样了?”
      “姐姐她……”我没说话。
      就在这时,药房端来一碗药,小夏子说:“这是昨日沈阁主新开的药,殿下趁热喝了吧。”
      我接过小夏子手上的药,太子推开说:“先放在那儿。”
      小夏子着急的说:“沈阁主说了,这药必得趁热喝才见药效,殿下赶紧喝了吧。”
      太子瞥了他一眼,小夏子忙跪下:“殿下恕罪,小夏子是一时心急才……”
      太子脸上浮起一抹嘲笑:“前几日父皇和沈阁主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喝不喝药不都一样,放那儿。”我只好将药放在桌上,小夏子一急,眼里涌出泪水:“殿下,您,您千万别这么说,你可是千岁,千岁,至少能活到九百九十九的,”说完他瞪了我一眼,好似在说“你怎么不帮着我说句话。”
      我搀着太子走到窗前,太子盯着窗外喃喃道:“活到一千岁又如何,我再也见不到她了,不如早些去地下见她。”
      扶着太子的双手忍不住一颤,我忙低下头:“奴婢该死。”
      “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是,”我顺手将那碗药带了出来。
      一出寝殿,小夏子立刻走上来责问道:“若兰,你今日是怎么了?刚才太子不喝药你怎么不帮着劝?”
      我没答话,将药倒在花丛里说:“我再去煎一碗。”
      
      晚膳过后,小夏子是又跪又求的,太子终于肯喝药了,我从药房端出来服侍他缓缓喝完药,他微一皱眉:“今日的药好像有些不同,怎么好似有血腥味?”
      我作势闻了闻说:“没有啊,或许是因为换了药方,早上夏公公说了,这是沈阁主新开的药。”
      太子皱皱眉没有说话,等我准备退下时,他忽然开口说:“你平日都是叫小夏子,今日怎么突然改口了?”
      我一惊,忙跪下,思忖着说:“早上被他给责骂了一顿,心里有些不爽利,所以,所以……”
      “我只是随口问问,你起来,”太子轻笑道:“他骂你做什么?”
      “小夏子怪奴婢今晨没有劝太子喝药。”
      “他是心急我的病,你也不要介怀。”
      “奴婢不敢。”
      “没事了,你下去吧。”
      我退出寝宫,轻轻呼出一口气,仅凭一个称呼就能看出我的不同,淳哥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刚行出东宫,就被人扯到一个阴暗处,有人从身后抱住我说:“小宝贝,可想死了我。”
      我心里一惊,刚要大声喊,嘴巴就被人捂住:“是我,别叫,别叫。”
      我立刻推开他:“你是何人?竟敢对我动手动脚,你不要命了吗?”
      他的面容隐在黑暗中,我看不清,但见他腰间的佩剑,应该是巡逻的侍卫,他说:“小宝贝,虽然没点灯,但是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
      我心里不解,不敢随意答话,想着难道是这姚若兰在宫里的相好?
      就在这时,我听见小夏子叫我,他在我耳边飞快的低声说道:“后天子时,我在老地方等你。”说着身子就没入暗处。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忙答应着小夏子,心里却在想刚才的话,老地方?
      小夏子急急忙忙问我:“你去哪儿了?太子吐得厉害。”
      我没答话,只是疾步走进寝宫,太子正不停的呕吐,似是要将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一样。
      我忙坐在他身边轻轻拍打着他的背,小夏子脸色大变:“姚若兰,你怎么敢坐在太子身边?”
      我看了他一眼说:“赶紧端杯热水给太子漱口。”
      小夏子说:“赶紧去宣太医。”
      我想阻止,但一想,把太医叫来也无妨,若是出声阻止免不得又要惹人怀疑。
      即便我早已知道他会有这个反应,可是看见他吐得如此辛苦,还是忍不住心疼,等到他吐完之后,我看被子弄脏了,就让人把被褥通通换了。
      折腾了大半宿,等太子吐完之后,他又昏迷过去。太医给太子把脉,却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太子恐怕吃错东西了,引起肠胃不适。
      送走太医之后,我让小夏子将下人都带出去,今晚由我替太子守夜。
      我替他掖好被子,就靠在床边。想着这是第一天,看他的样子顶多再有两天毒就该清的差不多了,若不是他中毒太深,只这一次就该好了。
      到底是谁给他下的毒?
      我离宫已有四年,对宫里的一切已经不甚熟悉,我看着躺在床上的他,这四年没有母后和我陪在他身边,他一个人应该很辛苦吧。
      
      朦朦胧胧,我听到有人叫:“锦然。”
      我模模糊糊的答应了一声,忽然惊醒过来,睁开眼,寝宫里没有人,是太子在说梦话。我轻轻松了一口气,坐到太子床边。
      长眉修然,双目紧闭,我想轻抚他瘦削的面庞,却见他睫毛微颤,像是要睁开眼。我心里有一丝不忍,转过脸去。
      “锦然,锦然。”
      一声声的呼唤像一把锤子重重的锤在我心上,我终是不忍,低下头,心念一转,再抬起头时就看见他微微张开的眼。
      他似是不相信的问:“锦然,是你吗?”转而又轻笑道:“是了,肯定又是我在梦中,可是能在梦里见到你也很好。”
      他的手无力的想要抬起,我握住他的手轻轻叫道:“淳哥哥。”
      “定是我大限将至,所以你来接我了是吗?锦然。”
      “淳哥哥,你不要这么说,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好吗?”
      他闭着眼摇摇头:“锦然,我累了,不想一个人再面对着偌大的皇宫。自从你走后,没多久母后也走了,就剩我一个人在皇宫,日日夜夜的都提心吊胆,要提防着有人来害我,一开始我还能告诉自己是为了要等你回来,可是现在,我是真的累了,我只想早早去见你和母后。”
      “不,淳哥哥,你要继续等我,我还没有死,你看我还好好的。”我将他的手贴着我的脸,试着让他去感受我的温度。
      慢慢的,他眼底有了生机:“真的是你?我没有做梦?”
      我点点头,他费力的支撑着起来,不相信的看着我。
      “淳哥哥。”
      他紧紧抱住我:“锦然,你回来了,太好了,不要再离开我了。”
      我轻轻的拍着他背:“淳哥哥,只要你好起来,我就回来。”
      他靠在我肩膀上,又慢慢的昏过去,我将他轻轻的放下来,握着他的手说:“淳哥哥,只要你好起来,锦然就会回来的,你一定要好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