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漫漫追妻路

作者:镜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才出狼穴又入虎窝

      
      不对劲。
      
      很不对劲。
      
      迦南能够感受到自己清醒的意识,却无法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准确来说,她没办法使用自己的身体。全身机能降至最低,如同一滩死肉,明明是在炎热的夏季,身体却大幅度颤抖着。
      
      并不冷,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很冷么?迦南。”
      
      少年略显青涩的声音传进耳中,只是这本该陌生的声音却莫名的有股熟悉感,只是这么轻轻的呢喃,便让她心跳漏跳一拍。
      
      随后,一股热源贴上了她的身体。她感受到一双手臂紧紧地将她搂在怀中,那动作实在是太过轻柔,仿佛把她当做了一件易碎的珍宝。对方的体温并不是特别高,但这样的温度已经足以让她减轻她身体上的痛苦。
      
      “这样的话,就会好一些了吧。”
      
      能够感受到对方炽热的视线,以及温热的手掌轻划过她脸颊的触感,她知道,那个人就躺在她的身边,紧贴着她,温热的吐息喷洒在她的耳侧,仿佛情人间的呢喃。
      
      “这一次我绝不会在离开你身边了,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迦南……”
      
      迦南耗尽了全力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至少她想看看这个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
      
      有一个名字在自己口中,她想要叫出来,但却又无法清晰地分辨那几个字究竟是什么。被蒙上了一层纱的名字,无法看见的少年,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与情话般的句子。
      
      ……谁?
      
      体内的力量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自己无法动弹的身体,眼前似乎出现了朦胧的光,沉重的眼皮一点点睁开,眼前是一片模糊的棕色,似乎有谁的鼻尖正与她的相碰,双唇上隐约有温热的触感。眼前的棕色闪了一下,然后渐渐远离。
      
      这时迦南才看清楚面前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尼玛竟然是那个好像有两个女朋友的骚年!
      
      迦南的脸色稍稍有些不好,她神色不善的看着面前耳根微微泛红,神色窘迫的骚年,“怎么?偷袭被发现就不知所措了?你偷袭的胆子上哪里去了?”
      
      略显沙哑的声线让迦南的声音显得有些诱惑,沢田纲吉看着已经醒过来的迦南有些压力山大。他只不过是偷偷啾了迦南那么一下,她就醒过来了……怎么办,忽然想到那天小春给一平讲的“白雪公主”的故事,等等,代入感太强!
      
      沢田纲吉对上迦南戏虐的眼神,顿时尴尬万分,即便他努力摆出一副镇定的模样,但依旧无法制止因条件反射而低头蹙眉抿唇。
      
      “迦南这么快就醒了啊。”
      
      “不然呢?”
      
      “里包恩手里的麻醉弹可是能让一百头大象最少昏睡一个礼拜呢。”沢田纲吉嘴角带着恰好的弧度,伸手撩开迦南额头的碎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他表情有多么的温和,这样的表情并不应该出现在他这样14、5岁的少年脸上,奇异的是并没有违和感。
      
      “现在才过了两天,迦南不想再睡一会儿么?”
      
      让一百头大象昏睡的麻醉弹……迦南嘴角一抽,她似乎想起来自己昏迷前有什么不偏不倚的打在脊椎上。脊椎可是个危险的地方,若是稍有不慎轻则下半身瘫痪,重的话她就不用见到明天的太阳了,直接重生下一世去了。
      
      “纲君,有人找哦~”
      
      沢田奈奈敲响了沢田纲吉的房门,最后屉川京子和三浦春走了进来,两人脸上带着焦急。当她们看到躺在床上的迦南和沢田纲吉后,双双愣住了。
      
      “怎么了?京子。”
      
      沢田纲吉稍显疑惑的坐起身来,只是稍显僵硬的微笑显示出了他的尴尬与被人撞倒和迦南亲密后的不自在,“发生什么事了么?”
      
      沢田纲吉这么一问,屉川京子才忽然醒悟过来,她语气急促的问道,“风太他们有回来过么?风太君和一平、蓝波他们在玩,本来我们是一起的,结果途中和我们走散了,我们还在想是不是先回来了……他们没有回来过么?”
      
      “没有的样子呢。”
      
      “他们已经来了。”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的里包恩跳站在屉川京子的脚边推了推帽檐,那双无机质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沢田纲吉,“要比他们先找到蓝波他们才行。”
      
      沢田纲吉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来,心里暗道糟糕。在这种情况下蓝波如果碰到了巴利安,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
      
      “想清楚了还不快起来蠢货!”
      
      里包恩手里的列恩变成了一柄标有1T的锤子,狠狠朝沢田纲吉砸了过去,沢田纲吉稍显慌乱的抬手抵在锤子上,在锤子停顿的刹那闪出了里包恩的攻击范围,转头对屉川京子她们说道,“别担心,我和里包恩去找他们,很快就回来。”
      
      沢田纲吉顿了顿,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迦南,然后继续对屉川京子她们说道,“迦南她……身体不太舒服,麻烦你们照看一下。”
      
      “是!交给我们吧!”三浦春元气满满的握起了拳头。
      
      一直看着这几个人的闹剧,迦南本身一点都不以为意。但是那个叫做里包恩的小婴儿不一样,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流露出一点气息,但是她却能够感受到里包恩对于她的警惕以及微妙的敌意。他虽然一直都没有朝她这边看,但她却能够感受到他放在他身上的注意力。
      
      真是不简单的人……嗯,等等,他身上的奶嘴……Arcobaleno?
      
      迦南思考的时候,沢田纲吉已经跟着里包恩出门了。留下了屉川京子和三浦春,奇怪的是,明明她们并不是这一家的人,却意外地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轻松自在呢。真是“大方”的两个小姑娘啊,嗯?还是说用“没教养”来形容比较贴切?
      
      三浦春和屉川京子在厨房里拿出了甜点和饮料摆在了沢田纲吉房间的矮桌上,三浦春更是一手举着叉子,一手端着盘子坐在了床边,一脸专注的盯着她,“这是阿纲先生拜托我们照顾你的,所以小春不会计较你之前和阿纲先生的拉拉扯扯,小春绝不会放弃阿纲先生的!”
      
      “随你便。”迦南翻了个白眼,头侧向一边,正好对上了屉川京子的脸。
      
      “迦南……酱?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屉川京子比起三浦春显得稍微拘束一点,端端正正跪坐在桌前的她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迦南想如果自己是个男人的话,大概会被她这样的纯真给迷住。迦南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真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她就莫名的感到有些焦躁呢,“如果我说不可以呢?”
      
      “诶?”屉川京子没想到迦南会这么直接,她耳根微微有些泛红,有些为难的低下了头,“对不起,那我要怎么称呼你?”
      
      “如果你把我扶起来的话,我就允许你这么叫。”
      
      迦南一边观察屉川京子的表情,一边朝屉川京子伸出了手。她猜屉川京子会来扶她,但是她绝对扶不起她,之后那个叫做三浦春的家伙肯定会来帮忙,然后……哼。
      
      正如迦南所想的一样,屉川京子伸手来扶她,但是拉不起来,然后三浦春也过来搭了把手,两个人合力把故意用力不起来的迦南拉了起来,在迦南起身的一刹那,迦南抽回手给了她们两个人一人一个手刀,正中后颈穴位昏迷了过去。
      
      这两个少女比想象中的更好骗啊。
      
      迦南扶着墙壁慢慢站起身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屉川京子和三浦春,不由的挑了挑眉。她中了麻药动弹不得是真的,但是动弹不得只是她没办法大动作,自己想要从躺着的状态起来还是很困难的,但是如果有人帮助自己起身的话,在没有强大监视的情况下,逃跑还是绰绰有余的。
      
      先是加百罗涅,后是彭格列么?啧啧,黑手党真TMD都不是好东西!
      
      迦南扶着墙壁支撑起身体朝前走了两步不小心撞倒了一个收纳盒,盒子里的东西撒了一地。迦南低头一看,眼角一抽,一股危机感扑面而来。那盒子里的东西竟然全是“把妹手则”“X技术”“工口”“□□”的不和谐东西,最让迦南感到发毛的是,其中竟然还有一张她的照片。
      
      此地不可久留!
      
      迦南的危机意识让她赶快扶着墙壁逃出了沢田家,蹒跚行走的模样一路上受到了无数注目礼。然后她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脸上有着狰狞冻伤,发尾绑着骚包发饰的男人。
      
      很显然那个男人也看到了她,本想吐槽又见到黑手党的迦南朝他抬起手,“哟,Xanxus。”
      
      Xanxus那双如血一般的眼睛直直对上了她的,眼中除了漫不经心的冰冷还有一丝疑惑,似乎是对于她会出现在这里感到不解,还有对她为何会这般狼狈感到不解。只见他披在肩膀上的外衣动了动,朝她走了过来。
      
      有着188身高的Xanxus站在迦南的面前俯视她。这般身高这般气质的人若是这样看人,一定会给对方带来不小的压迫,但迦南却没有感觉到。
      
      她知道,他有在刻意克制些什么。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Xanxus上下打量了一番迦南,发现她有些发软的身体以及似乎正在打颤的双腿。他眉头微微蹙起,“怎么搞的?”说着看了看四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别看了,空弥不在。”
      
      遇到了熟人,迦南这次才真正放心下来。她大咧咧的朝Xanxus伸出了手,抓住了Xanxus的发饰,如预料中的一样,Xanxus的手稳住了她发软的身体,避免她把他的发饰拽掉。迦南整个人的重量几乎都挂在了他的手臂上面,“啊啊,彭格列的麻醉弹真是让人没办法抵抗啊。”
      
      Xanxus拍掉迦南的手,像是想到了什么,“里包恩?”
      
      “猜对了,不过没有奖励~”
      
      迦南感受到不远处剑拔弩张的气氛,“敌人?”
      
      “哼,一些垃圾而已。”Xanxus一把扛起迦南,就像抗麻袋一样。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迦南一大跳,她赶紧死死抓住Xanxus的头发,疼的Xanxus倒抽一口气,“死女人,放手!”
      
      本来想威胁Xanxus你不换个舒服点的方式就不松手,谁知到……迦南抬起手一看,手里竟然抓着一把黑色的头发。她好像已经看到Xanxus那冻伤因为怒气而有蔓延的趋势,她可不想在现在身体无法动弹的情况下被Xanxus揍。
      
      迦南像没事儿人一样的把那把头发重新放在Xanxus的头顶,尴尬的咳嗽一声。
      
      “它……还会长出来的放心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和谐的东西得藏好才行啊,这么多东西被发现会被当做变态的哟←v←
    修错字。



    [家教]漫漫追妻路
    残生系列第三部。两世记忆27×无记忆迦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