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福孕高照

作者:只只不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晋江独家首发】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慕云昭眼明手快地将云惜往怀中一拉,与此同时左手袖子扬起往剑上一扫。
      
      流产又加上失血过多,彩霞身体虚弱,先前那一击,她已经拼尽了全力,只求一击即中。无奈有慕云昭在侧为云惜保驾护航,她根本伤不到云惜分毫,反而被慕云昭那么一扫,堪堪被劲力一带,完全支撑不住摔倒在地上,下身的裙襦早就鲜红一片。
      
      彩霞倒在地上,哭得十分凄惨:“她害了我的孩儿,我要为我的孩儿报仇,王爷,你要为妾身做主啊……”
      
      “我没有害你的孩子……”
      
      云惜看彩霞实在太可怜了,想上前去把彩霞扶起来,慕云昭却一把将云惜拉住,对她摇了摇头。
      
      慕云昭对一旁的几个丫鬟吼道:“你们几个还不把她扶回去。”
      
      见几个丫鬟就要上前来扶,也不知道彩霞哪里来的力气,尽然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云惜大骂:“贱人,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的孩子也不会放过你……”
      
      “把她拉下去!”慕云昭皱着眉头,实在没想到彩霞撒起泼来是这么副鬼样子。
      
      “我不走!”彩霞依旧挣扎着尖利地叫喊着,泪水糊了满脸,“云惜,你个贱人,你不得好死,我要为我的孩子报仇,王爷,你不要放过她,是她害了我们的孩子,她是杀人凶手,我诅咒她下地狱……”
      
      听着彩霞的咒骂声,云惜只觉得心冷,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一个人疯狂的时候,真的好可怕。
      
      “够了!”跪在地上的思琪猛然呵斥一声,彩霞被她的凛冽所镇住,一时也忘记了哭骂,房间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思琪。
      
      “是我做的。”思琪静静地道:“那补汤里的藏红花是我放的……”
      
      “不可能!”云惜打断思琪的话,十分激动,“你胡说什么!”害人子嗣这样的事情怎么能随便认了?
      
      思琪却很平静,“我没有胡说,真的是我做的。”
      
      思琪便把往补汤里放藏红花的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仔细到每个细节都描述得相当详细,如若不是真的亲身经历过,根本不可能说得这么清楚。
      
      “事情是我一个人干的,和云惜没有半点儿关系。”思琪似乎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挺直了背脊,对慕云昭道:“王爷,我说的都是真话,整件事情就是我一个人干的,我干了这样的错事,知道也不会有好结果,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云惜早已忍不住痛哭起来,扑倒过去捶打着思琪,“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能干这样的蠢事……”
      
      任云惜打了几下,思琪反手将她抱住,泪水夺眶而出,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要杀了你!”彩霞血红着一双眼睛,像一只充满仇恨的狼,似要找思琪拼命……。
      
      “够了!”慕云昭一声厉喝,全部人都停了下来。
      
      此时,还是慕云昭镇住了整个混乱的局面。
      
      “来人,把思琪先拉到柴房去关起来!明日送刑部法办。”
      
      回头又对柳叶和几个丫鬟道:“你们先把彩霞扶下去,身体那么虚弱,就好生将养着,别再哭闹了。”后半句是对彩霞说的,他对彩霞已有了不满。
      
      彩霞被几个丫鬟和柳叶一起扶走了,思琪也被侍卫带出去关起来了,这下就只剩下云惜和慕云昭两个人。
      
      屋子里安静下来,云惜的心情一团混乱,事情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已经解决了,实际上仍旧一团重重。思琪虽然承认整件事是她自己做的,跟她并没半点儿关系。但云惜的心里清楚,她的嫌疑并没有真的洗清。反而有思琪独自认罪包庇她的嫌疑。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搞成这样?
      
      她和慕云昭之间会不会因此产生隔阂?
      
      云惜抬头看向慕云昭,“王爷,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慕云昭打断她的话,心下了然,安慰道:“我知道这事不是你做的,跟你没有半点儿关系。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此时此刻没有什么能比得过慕云昭的这一番话了,云惜很感动,她最担心的莫过于慕云昭怀疑她,不相信她,但是慕云昭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对她依旧信任。
      
      “王爷,谢谢你。”
      
      “傻丫头。”慕云昭将她拥进怀中,亲昵地蹭了蹭她的头发。
      
      云惜靠在慕云昭的怀中,耳畔是他坚定有力的心跳声,混乱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心里涌起一个感觉——有他在身边真好。
      
      后来,慕云昭把云惜送回景园后,就忙着去处理后续的事情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云惜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坐立难安。
      
      不知道现在思琪怎么样了?思琪被关在柴房里,明天就要被送到刑部去了。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是怎样的结果?是被砍头?还是被流放?或者其他?云惜不敢想,又忍不住会想。她原本是想跟慕云昭求求情,期望他能让刑部的人从轻发落。可自己的嫌疑都没有洗清,再为思琪求情,怎么也说不过去,而且慕云昭似乎也不愿意听这些。
      
      该怎么办才好?云惜担心得不得了,她很想去看看思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浓墨般的夜空中只有少许星星。
      
      这样黑的夜,那么沉,那么暗,似乎预示着什么。
      
      碧桃看云惜那么紧张,一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就安慰她:“云惜姑娘,你不要太担心。”
      
      云惜叹了一口气,悲伤的情绪写在脸庞上,“思琪这一次会死吗?”
      
      这话是在问碧桃,也是在问自己,其实那么明显的答案,她怎么会不知道。不过是想有个人能告诉她否定的答案,告诉她思琪不会有事儿。可是显然这是奢望,根本不可能,思琪注定是要被送到刑部去的,进了那里,能有什么好活?
      
      “不行,我要去见见她。”还有那么多的疑问没弄明白,云惜提步就要往外面走。
      
      碧桃上前去拦住她,对她摇摇头,“云惜姑娘,听我一句劝,不要去。现在这种时候,谁不想躲得远远的,你偏要往上面凑。”
      
      先前就是没有拦着她,让她去了锦绣阁,闹出那么一摊事儿,到现在嫌疑都没能完全洗清,要不是王爷相信她,估计被关柴房的也就不只是思琪一个人了。
      
      “我就是想再去问问她,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云惜心里很纠结,总觉得思琪不是会干出这种事情的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或是忽略掉了的东西,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云惜姑娘,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不是你该做的事儿,王爷会把事情处理好,你只需要相信王爷就行了。”碧桃道。
      
      云惜听出来了,一把拉住碧桃的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点儿告诉我!”
      
      从整件事情来看,彩霞没了孩子,思琪认了罪,慕云昭没有怎么去查,事情就差不多要解决了。
      
      总觉得有些不对!
      
      而碧桃又说出这么奇怪的话?
      
      云惜定定地盯着碧桃,眼神锐利,“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不要瞒着我。”
      
      “我什么也不知道。”碧桃连忙否认,“云惜姑娘,你想太多了,你累了,去休息一下吧。”
      
      “碧桃,你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你告诉我好不好?”云惜激动地双手抓住碧桃,“你一定知道什么。”
      
      碧桃无奈地叹气,“总之你好好的听话王爷的话,不要去管太多的事儿,事情总是会圆满解决的。你就听我的好吗?去休息吧。”
      
      “碧桃……”云惜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急得都要哭出来。
      
      “云惜姑娘,王爷都是为了你好。”碧桃说着心里话,“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云惜哭着摇头:“你告诉我……”
      
      鼻间传来奇异的花香味儿,云惜嗅了嗅,刚觉得有些奇怪,忽然间就晕了过去,碧桃立马把她扶住。
      
      “好好睡一觉,明天就没事儿了。”碧桃将云惜扶到床上去,并给她盖上被子。看着她昏过去的样子,碧桃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明天她要是醒过来,知道思琪的事儿,不知道又要伤心成什么模样了……
      
      乱七八糟堆放着柴草的柴房里,思琪寻了一个好一点儿的位置坐下。前面的屋门锁着,外面还有两个侍卫看着,只后面的墙壁上有一个很小的窗户,踮起脚尖都看不到外面。
      
      这样的环境根本逃不出去,思琪也不想逃。她只是静静的坐着,想着一些事,不知不觉就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事儿……
      
      那天晚上的星空很美,她看了好久的月亮,真觉得不错,心情也很不错,她的死对头彩霞的孩子可能要保不住了,她有流产的先兆。她巴不得保不住,实在看不惯彩霞那得意洋洋的模样,虽然这样想很不好,可就是觉得很解气。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很好,思琪晚上睡得很香甜,还梦到了小时候一些快乐的事情,在梦里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半夜里她是被人从梦中摇醒的,睁开眼就看到一个黑衣黑裤的陌生男人。她害怕极了,想要叫,那人飞快的点了她的哑穴,她叫不出来,只能睁大了眼睛。
      
      然后,然后她看到黑衣人身后走出来的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是定王府的王爷慕云昭。
      
      慕云昭披着披风,戴着斗笠,整个人都很阴沉,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不能言说的危险气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周末愉快(*^__^*) 嘻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