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断浪,滚过来

作者:零落成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黑锅

      “霜少爷,求你不要将秦青的秘密说出去。”
      秦青还未开口,谁知一旁的孔慈竟抢在她前头道。
      秦青吃惊地转过头去,对她感激地笑了笑。后者回了她一个淡淡的微笑。
      
      “孔慈,如此说来,你早知道了?”秦霜惊讶地看向孔慈。知道了秦青是女的,方才关于两情相悦的一番说辞只是为了掩盖这点,秦霜的心情瞬间变得阴转多云。
      “是的,霜少爷。”孔慈道,“三年前,因为……一些原因,我得知了秦青的身份,并答应替她保守秘密。”
      三年前,孔慈得知秦青是女孩之后也相当吃惊,但她善解人意地没有追问她女扮男装的理由,反而替她瞒下来,并处处照顾她,为她女性身份引起的不便解围。
      
      秦霜走回桌旁坐下,沉吟片刻,视线在秦青和孔慈身上打转,最终停留在秦青身上。
      他的眼神中,似乎带着抹探究。
      秦青心中一凛,严阵以待。
      
      秦霜紧盯着秦青,以一种缓慢却又充满压迫性的语调低声道:“秦青,你女扮男装混入天下会,意欲何为?”
      “霜少爷,我很冤啊!”秦青连忙叫屈道,“当初掳我进入天下会之人误以为我是男孩,将我丢入杂役堆中,我那时胆小,便没有纠正这一错误。后来,我交了朋友,学了拳脚功夫,不愿再成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侍女,便到了如今这地步,绝非故意隐瞒!”
      秦青所做的重要决定,便是说一个大实话。秦霜对雄霸忠心耿耿,又心思细腻,说谎很容易被识破。况且秦霜亲切和善,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好人,她不想对他欺瞒太多。
      
      “那好,我问你,你可愿意现在恢复女儿身?”秦霜望着秦青,眼底有一丝探究。
      秦青顿了顿,终究还是苦着脸道:“霜少爷,我不愿意。”
      “为何?若你恢复女儿身,便可与孔慈作伴,又为何不愿意?”秦霜眼底一深。
      秦青微微垂头。
      秦霜道:“恕我不能罔顾天下会的安危。你的行为举止,太过可疑,没有合适的……”
      “实不相瞒,是因为……断浪。”秦青忽然抬头打断了秦霜,脸上是被逼到无路可走的无奈和淡淡的羞窘。她暗叹一声,终究还是要骗骗秦霜,终究还是要拿断浪当挡箭牌啊。
      “断浪?”秦霜惊讶道。
      “是的。”秦青微微一叹,目光越过秦霜看向远方,“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想告诉断浪我是女儿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此事变得越来越艰难,最终我没有勇气也没有机会再说出口。他把我当了十年的兄弟,我怕他一旦知道我是女儿身,会无法接受。”
      秦霜似乎从秦青的话中看出了什么,不禁双目微睁问道:“你对断浪……”
      “没错!”秦青的脸上有着烈士赴死的悲壮,“霜少爷,我知道您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希望他知道,却又害怕他知道后无法接受,我正是处于这样一种矛盾的情绪当中。”秦青瞄了孔慈一眼,暗示得相当明显。
      秦霜果然一副恍然的神情,看向她的眼神也多了些许同病相怜的暖意。
      
      “被你这样坚韧的奇女子另眼相待,实乃断浪一生幸事。”秦霜颇有些感慨地说。
      坚韧的奇女子……霜少爷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秦青为这莫名其妙的评语默然,微不可察地抽了抽嘴角,然后才微微一笑,脸上带了丝向往,“我希望将来我能以新形象出现在断浪眼前,而不是眼下这狼狈的模样。霜少爷,求您暂且替我保守这个秘密。我发誓,我对天下会绝无恶意!”
      秦青望着秦霜的眼神真挚而清澈。
      “霜少爷,我与秦青相交那么多年,也清楚她的为人,她绝不会对天下会不利。”孔慈也连忙补充道。
      或许是秦青的表现感动了秦霜,或许是孔慈的帮腔为她加了分,秦霜只犹豫了片刻,便道:“好,我答应你!”
      “谢谢您,霜少爷!您真是个大好人!”秦青激动道。
      
      秦霜却道:“只是,你什么时候告诉断浪你是女儿身?”
      秦青默然。
      这个问题,她是认真想过的。就如她跟秦霜说得那样,如果知道当了十年的兄弟和朋友竟然是个女的,以断浪的性格,或许以后能接受,但一开始,他绝对反应极大,她已经可以想象那个时候他会说的话,“你竟然欺骗了我十年!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这个天下会中,要说秦青感情最深的人,非断浪莫属,毕竟,她看顾了他十年。而其他人,比如聂风,比如孔慈,虽是朋友,却总好像隔着什么。小时候,秦青没有多顾虑将来,可随着众人的成长,她越来越焦虑。
      这是一部电视剧,风云二人会因雄霸的诡计而决裂,最后又联手将他打倒。可中间呢?会死多少人,每个人的遭遇又如何?秦青都不知道。孔慈估计就是令风云二人决裂的□□,她脱不开这场惊天飓风。秦霜,断浪,这二人估计也休想逃开。
      现在她穿越而来了,却不知道剧情,能有什么作为吗?
      
      “霜少爷,我会尽快做好准备的。”秦青回神,歉然道。
      秦霜点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
      “谢谢。”秦青感激一笑。秦霜果然是个大好人,她祝他长命百岁!
      
      “你现在似乎身有不适?”起身准备离开时,秦霜又道。
      秦青眨眨眼,不知道如果自己对秦霜说实话他会不会害羞,反正她的脸皮是够厚的。倒是孔慈连忙站起来送秦霜出去,边推边道:“霜少爷,这是女儿家的事,你就别多问了。”
      秦霜脸上带着迷惑,直到被推出房间,他脸上的迷茫依然未消退。
      秦青忍不住想,这真不容易,二十五六岁了还这么纯情。
      
      秦青一般来月事时的反应并不大,这次要不是来之前落水受了凉,也不会痛成这样。秦霜走后,在孔慈的照料下,她那可怕的腹痛终于稍稍缓解,也没再回自己房里,二人在床上合躺了一夜。
      “秦青,你真的喜欢断浪吗?你一直都没有告诉我。”两人刚躺下没多久,孔慈忽然问道。
      “当然啊,这种事怎么好意思对别人说。”秦青回道。她知道孔慈跟她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她单纯善良,善待每一个人,从不会怀疑他人的话。所以在孔慈面前,秦青总尽量让自己显得言行一致,免得让孔慈的三观受到冲击。
      孔慈沉默了会儿才继续道:“我觉得你应该尽快告诉他。”
      “我会的。”听出孔慈话中的担忧,秦青心底不由涌上一层暖流。
      过了会儿,孔慈又开口了,只是这次显得十分迟疑,“秦青……你刚才说,云少爷……他真的……”
      秦青叹了一声,侧头望着脸上满是纠结之色的孔慈,道:“孔慈,我不知道。你照顾了云少爷十年,他对你不一样是正常的。但那种感情是不是喜欢,我也不知道。”
      闻言,孔慈长长地舒了口气,“嗯,我想云少爷一定是因为我是他的侍女,才对我这么好的。”
      “好了,别多想了。明天还要早起呢。”秦青转回头,闭上了双眼。
      半晌,她听到身侧孔慈低低的声音道:“谢谢你。”
      孔慈跟秦青关系亲近不过是这三年的事,其实论起感情,绝比不上她与那三个师兄弟的深厚,但孔慈毕竟是个女孩,有些话也就只能跟秦青说,久而久之,她与秦青的关系,竟比与那三人还要亲近些。
      “睡吧。”
      
      第二天天还未大亮,秦青便鬼鬼祟祟从孔慈房里溜出去。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人,她不用再担心被步惊云逮到砍死,便哼着歌,回了自己的院子。
      升为管事后,秦青有了自己的房间,而同一个院子里住的都是孩子们,她放松不少。
      哼着不着调的歌,推开自己房间的门,秦青便被房间中坐着的人给惊得忘了词。
      “断浪?”
      
      房中桌子旁坐着一个人,他穿着天下会的制式服装,露出的手臂肌理分明,不像步惊云那样强壮,却依然能看出那份爆发力。他端坐在桌旁,手中握着早已凉透的茶杯,神情平静莫测。当年稚嫩的脸已经完全长开,那轮廓分明充满英气的俊颜足以令人多看两眼。十年前为了掩盖头顶的小辫子已经留成了习惯,看惯了,再加上他这张脸足够帅气,秦青觉得那发型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有时候想想,还挺萌挺有趣的。
      
      见秦青推门进来,断浪转头看过来,眉头微皱道:“你去哪了?我等了你一晚上。”
      “呃?”秦青眨眨眼,支吾道,“昨晚上我去……假山上夜观星象,不知不觉就到了早上。”
      “你什么时候还会观星了?”断浪不信,微微唾弃道。
      “就……这几天的事。”秦青打着哈哈,“多学几门技能才能活得更好嘛!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秦青随意地在断浪身边的椅子上坐下,连忙转移了话题。
      
      断浪倒也没有再追问,道:“我来告诉你,我要出门,估摸半个多月才能回。”
      “你们这次又要去打哪个倒霉门派了?”秦青眯了眯眼,为自己倒了杯水。
      断浪冷哼一声,“对我们天下会不敬,不肯归附,被灭门也是咎由自取!”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走?”秦青对天下会自然没有断浪现在那么高的认同感,但她也不与他争辩,她知道有些事自己无能为力,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等会儿就走了。”断浪看了眼天色道。
      “哦……那就祝你一路顺风,事半功倍。”秦青摸摸冷透的茶水,终究顾虑着身体没敢喝,悄悄捂嘴打了个呵欠。毕竟大姨妈头天,她一夜没睡好,现在还有点困。
      “好了,看你一副没睡够的样子,快去睡吧。我走了。”断浪起身道。
      秦青摆摆手,眼睛都闭了起来,“慢走不送。”
      
      “这是什么?”谁知断浪却忽然惊讶道。
      秦青慢悠悠地睁开眼,却见断浪正盯着自己看。她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便看到了臀部附近渗出的暗红血液。
      她立刻吓得瞌睡都醒了。
      
      “你受伤了?”断浪眉头紧锁,手已经伸了过来,“你昨夜做贼去了?让我看看!”
      秦青额头立刻渗出紧张的汗水,忙伸手抓住断浪的手,嘴里急道:“没、没事!”第一天就是量多,太倒霉了!
      “那么多血,还说没事!”断浪自然不信,神色凝重地扯开秦青的手,又往那块血迹处摸去。
      “不是我的血啊!”秦青大叫,双手并用死死抓着断浪的手抵抗。她要不要这么倒霉啊,一天接一天,一个个都要发现她是女的!过了今天她一定要去庙里烧香拜佛!
      
      “不是你怕什么,让我看看。”断浪力气比秦青大,手上一握一翻,将她的两只手抓到桌子上压好,另一只手去扯她的腰带,“从小你就这样,自以为是大人,受了伤从来不肯说!”
      秦青哀叹,她本来就是大人啊,就算用着十岁小孩的身体,她本质上还是成年人,她哪有那个脸为点小伤哭哭啼啼的啊!
      眼下这情形发展得太快,秦青只觉得心脏一跳一跳跟过山车似的,双手被控制无法动弹,她恨不得立刻大喊一声“老娘是女的!”好让断浪停下,就算暴露自己的女儿身也不管了!
      “我真的没有受伤啊!你再不放开,我要叫人了!”秦青真的急了。
      
      断浪眨了眨那双漂亮的眼睛,忽然邪恶一笑,“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
      “……”秦青一僵,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她了。小时候仗着断浪还小,长得没她快,有时候她玩心一起就会抓着断浪挠痒痒,那时候面对断浪的威胁求饶,她怎么说来着……你叫破喉咙也没用哈哈哈……没想到断浪居然记恨了那么多年!
      小气的男人一点都不可爱!
      
      “秦青,断浪在你这里吗?我找了他很……”
      正要踏入房内的聂风保持着一脚前一脚后的姿势僵住,呆呆地望着房内纠缠在一起的两人。
      
      听到声音,秦青和断浪双双转头,而一对上两人的视线,聂风似是被雷劈般回过神来,目光一转,口中忙道:“我什么都没看到!”
      说着他转头就走,谁知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堂堂武林高手竟在门槛上绊了一下,险些摔倒,亏得扶住门框才稳住身形,没有毁掉一世英名。
      
      秦青此刻的心情无比纠结。
      她是希望有人来救她没错,聂风来了,断浪倒真的松开她,她算是得救了。但两人这衣衫不整纠缠不休的模样算怎么回事啊!聂风都看到了!他肯定想歪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呀呀我好喜欢写这种桥段,超开心的,写的时候就忍不住一直笑着啊哈哈哈……



    回到过去杀死你
    回到过去把最大的boss搞到手~



    [综电影]选择
    相关又独立的五个小故事,每个女主都有he



    (综科幻)身在曹营心在汉
    穿越各种科幻电影。



    (白雪公主+剪刀手)白雪,白雪
    软妹子+易推倒男主……



    (暮光)我的鲜血美味么?
    臭吸血鬼去shi!



    未来水世界
    未来世界……据说男主是独一无二的居家好男人= =+



    (加勒比海盗)啊,鬼!
    魂体女主VS杰克船长



    生化之舔食者
    生化同人文……女主……咳= =



    重生之我是被逼的
    重生文,女主继续悲催……



    来自未来
    一非人类女主被虐与反抗史



    (天是红河岸)不做炮灰
    乌鲁丝拉悲催奋斗史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