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他与他不过是合作过多部电视剧罢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波,四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与他不过是合作过多部电视剧罢


  总点击数: 470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50,01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未知-古色古香-其他衍生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196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胡不归

作者:老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天马山
      这三个字所代表的含义是灵堂。
      这个小城市如果有人死亡的话都会在这个地方设置灵堂,也只有这个地方而已。
      
      他在人群中穿行,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灵堂不大,只容得下诵经的和尚,所以大部人都是坐在外面的休息处,并没有大家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安静悲伤的气氛,相反,很吵嘈,间或来祭拜的朋友,间或爆发出的一两声痛哭,间或还有小孩子吵闹的声音。
      
      四五个女人围在一个竹筐前,边折叠着元宝边聊天,他的视线扫过,知道她们在讨论他,说他虚伪抑或心善。递了杯茶水到他母亲手里,老人的双眼泛着红,对他说了声谢谢。
      
      灵堂中间放遗体的地方是空的,只有黑白色的相片端正的摆在灵桌上,旁边燃着红蜡烛,照片前的香炉不断的有新的香支添上,烟雾不散,让他看不清他的模样。
      
      他该是什么样的,突然间他好像已经想不起他的模样,他拼命拼命的回想着,静静的靠在一个柱子旁。
      
      他是活跃的,正如同他是沉静的。
      他是容易害羞的,正如同他总是落落大方的。
      他很有韧性,正如同他也很能忍耐。
      忍耐着别人对他们之间关系的胡乱猜测,什么上位之争,什么不和,什么对立……
      
      他不是个任性的人,从来不是,而且他的人生还极有规划,一环扣着一环,他总是知道自己要什么,得付出什么样的努力,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直至人生落幕。
      一切本该是如此的,可总有些变数会出现,例如,他。
      
      夜晚来临,他留了下来,说是陪他的家人守灵,老人家喃喃说你真好啊,我儿子有你这么个朋友真是福气……
      
      他们只是朋友。
      
      没有白天的吵闹,夜晚的天马山很静,昏黄的灯光,守灵的人松散的坐在那泡着茶,灵堂里放着几大筐的元宝,一小时烧一次,香炉里的香也不能断,红烛也不能灭,快烧完了就得换,这一切,他一手包了下来,不能别人插手,包括他的女友。
      你们需要休息,他是这么说的,打发着其它人去休息,自己则用了习惯熬夜的借口留在灵堂里。
      
      念经的和尚早已经走了,灵堂里不断的往生咒是通过桌上一个小小的收音机及他的口中传出来的。
      他会念经,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没有人晓得,就如同他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需要靠念经来平稳自己的心事。
      
      人们总是觉得有他出现的地方就会有他的身影,而其实他们不过是一起合作了数量众多的电视剧罢了,而其它时间呢……
      他甚至不知道他平常休息的消遣是什么。
      
      他们只是朋友罢了。
      
      似水流年,他想,似水流年,盘坐在灵堂里,这是他习惯的一个打座姿势,他看着他,黑白色的他,心里突然就涌上一个感觉,也许自己终其一生也不能与自己所爱之人厮守一生。悲观的人生哲学,他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他只是知道,正如同他规划着自己的一切一样,从来他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前面的路在哪里,该怎么走。只是,知道归知道,流下的眼泪又算什么……
      
      一个时辰到了,他拿起一包元宝往外走去,不足十米处有个专用火炉。外面非常寂静,只有一盏时明时灭的路灯,他往火炉里送着元宝,眼睛却一直盯着火炉后的一平面房,他就躺在里面,他这么对自己说着,他就躺在里面。一阵冷风吹过,火舌看似灭了一下又迅速燃得更旺,他并不害怕,甚至他希望那个在灯后的阴影就是他,可那终究只是希望,因为他清楚的看到,那不过是个被丢弃的花圈。
      
      一整个夜晚,他念经、添香、烧元宝,反复的从事着,做着这最后他能为他所做的事情。甚至他希望黎明不要这么快来,他能这样一直反复的做着这些事,包括正大光明的看着他的照片。
      
      启明星还是升了上来,他烧完不知第几袋的元宝时抬头看了眼如墨的天空,再看了眼平房。
      
      再见,他张了张嘴唇,终究无声。
      
      九点的告别仪式开始,他的遗体被人从冷冻房里抬了出来,他的父母及女友都扑在玻璃盖上失声痛哭,他却只能冷冷的站在外面等着与他的朋友一道排成圈告别,慢慢的往前挪动着。他的人缘很好,朋友来得很多,嘶吼哭叫的也多,那是他的好朋友、好哥们,那自己是什么……
      
      最后一面,这么想时他的胸膛一阵冰凉,他很安静的躺在玻璃棺里,脸上化着尸妆,显得不自然及厚重,真难看,扯了扯嘴角,没有眼泪。
      
      记得有次他过生日,他开玩笑的帮他许了个愿望,祝他早有能找到人生伴侣,他笑了,很开心的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然后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一头雾水。
      找到又如何,人不对……
      
      告别仪式完后,遗体被抬上灵车,这叫出殡,手肘上套着黑纱,他是抬棺人的其中一个,走完这不足二十米的路,他就只能送到这里为止,接下来的焚化,收拾骨灰,招灵,不是他的事,不是他的事……手捏紧了,努力让自己走起来很平稳,小心翼翼的如同他会被轻易惊醒般。
      
      车子绝尘而去,上面坐着他的直系亲属还有他的女友,只是没有他的位置,从头至尾,没有他的位置。
      上车前,他的母亲抓着他的手,按礼数给了他一个红包,普通红色纸张捏在手里,汗湿,再摊开,手心一片潮红。
      
      就这么结束了……他们甚至还没有过一个开始。
      
      遇到了,只是人不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