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倪家嫡女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0

      看到从屋内滚落的两个人,柳兰歌跟倪红立刻面露恐惧之色,那与死亡擦身而过的恐惧瞬间笼罩全身。
      
      滚落的两人看到来人,眼神顿时亮了,支支吾吾想爬起来。奈何太过心急,两人也动作不协调,楞是又扑倒了几次。
      
      倪紫觉得有点遗憾,应该先审问这两人一番,再让金锁去喊人的。不过遗憾归遗憾,仗着有公孙无痕在,她还是利索地走上前扯掉了塞在他们嘴里的那团布。
      
      嘴巴得到自由,两人异口同声呼喊道:“夫人救命。”
      
      夫人?此刻院子里站了四位夫人!
      
      倪紫的顺着他们的目光顺势扫过,二姨娘满脸惊恐,靠丫鬟扶着才不致倒下。另她十分惊讶的是,李念儿面如死灰。这个,这个……不详的预感冒上心头。
      
      “这确实是那日为首的两个山贼。”倪红用颤抖的声音指证,“那日便是他们要杀我们。”
      
      “夫人,救我们啊。那日真不是有心伤害大小姐的,是她无端跳出来挡刀才掉下悬崖的。”稍胖的那个山贼喊道,时而偷瞄一下公孙无痕的反应,在来这之前,他们明明把什么都招了,这位公子不是说会饶他们不死吗?
      
      听到这,任何一个穿越女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感情那日她们半路遇险,这都是李念儿搞出来的,却意外赔上了自己的女儿。这真的是……越有钱的人家,越荒诞。
      
      所有人的目光都从山贼那转移到李念儿身上。李念儿脸上看不出有任何慌张,瞥了倪紫一眼后继续沉默不语。
      
      在倪政勋的逼问下,山贼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的原委招的个一清二楚,李念儿也没做丝毫争辩全认了。
      
      这埋伏不是倪紫猜想的那般,二姨娘设计的。这埋伏,竟是天天吃斋拜佛的李念儿策划的。她得知柳兰歌想去庙里求子时,便萌生了这想法。
      
      倪紫不知道一个倪府大门都没处过几次的妇人是如何找到人为她办事的,只是感慨在被逼到绝境时,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是现代人还是古代人,她能做出来的事都是不可预估的。
      
      李念儿脸上看不到任何阴谋被揭穿的恐惧,相反,很平静。当初让媒人千挑万选,本意就是想选个温驯贤良的,哪知进门后才知道,挑了个母老虎。李念儿想着,这姨娘嚣张就嚣张吧,不伤害她跟孩子都成。可渐渐却发现,她不仅待自己无真心,就连还在襁褓中的紫儿都不见待。作为一女人、妻子,也许她是软弱的,可作为一个母亲,李念儿跟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都会奋不顾身跳出来保护自己的孩子。幸好老天有眼,柳兰歌生的也是女的。
      
      李念儿也知道,这辈子是绝不能让柳兰歌有儿子了。
      
      可没想到,防了近二十年,她竟真再次怀孕。她这心里纠结的,恨不得日日在佛祖面前诅咒她。
      
      自打得知柳兰歌怀孕之日起,她心里盘算的都是如何让她的孩子没掉。奈何柳兰歌防心也很重,只吃自己人煮的东西,这出入也七八个人护着。眼看着她肚子一天天大,且大夫都说此胎定是儿子,她真是恨不得抱着一起鱼死网破。
      
      柳兰歌要去上香求子,李念儿觉得这也许是最后的机会了。为了把握这最后的机会,李念儿是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心态在干的。
      
      当得知柳兰歌母女没事,自己的女儿却坠崖时,她垮了,一病不起。这也许就是报应,她做一切都是为了女儿,可老天却让她失去了女儿。
      
      当女儿回来时,她真觉得是她在佛祖面前的悔恨起效了。在倪紫失踪的日子里,李念儿每日都在佛祖面前许诺,若女儿能平安归来,她愿舍弃一切,包括这倪家正室之位。
      
      那日,她得知倪紫顺了柳兰歌的意陪同去上香时,不得已把这事告诉了倪紫,并劝她别同行。倪紫先是震惊,而后强烈反对,劝母亲收手。
      
      李念儿此刻哪还有半点理智去听,完全就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当然,倪紫知道那日之事这一点,李念儿是不会说出来的。所以大伙全当是她害人不成反害己,对倪紫坠崖之事顿时少了几分同情。
      
      李念儿再瞥了眼倪紫,表面上虽看不出什么,内心却酸涩的很。旁人也许看不出来,可自打倪紫回府后,对她就生疏了许多,再不会整日追着她‘娘’啊‘娘’的撒娇。李念儿想,定是她在外头受了委屈,对她心有怨恨。
      
      当听到她怀孕,李念儿痛苦到想死的心都有。她在失踪这些日子定是遭遇了不幸,而这一切,她这个做娘的要负主要责任。但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及今晚看到那两个山贼从她房间滚落而出让她来的绝望。她这一生,作为妻子是懦弱的。作为一个正妻也是懦弱的。唯独在作为母亲这件事上,她不允许自己懦弱。就算她真的错的离谱,老天才会如此报复。
      
      此刻的倪紫毕竟不是李念儿的亲生女儿,所以看不出也猜不出她内心的感想,此刻的她更像是个看戏的旁观者。
      
      公孙无痕靠近她,用只有她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你不打算替自己的母亲求个情?”
      
      直到听了这句话,倪紫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对,努力装出很悲切的样子,泪汪汪看着倪政勋。
      
      柳兰歌似受了极大冤屈得到平反般痛哭,道:“老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虽然我身怀六甲大门不出,可这些日子外头是怎么传我的,多少还是知道的。”
      
      倪政勋望着自己的正室,那个平日里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的正室,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干出如此歹毒的事。因为太过气愤,抑制不住直发抖,此刻真是休了她的心都有了。
      
      “爹,娘虽有错,看在我的份上你饶她一回吧。”倪紫也不输柳兰歌,说痛哭就痛哭,而且哭的更加撕心裂肺。
      
      不管怎么说,李念儿都是古代倪紫的生母,能保则保吧。
      
      “你干出那样丢人现眼的事还有脸为你娘求情?”倪政勋被接连而来的事打击到了,看着倪紫的眼神竟然都有了杀气。
      
      若不是公孙无痕在身边,倪紫肯定会被害怕。第一次,她觉得公孙无痕这男人还是能带给人安全感的。
      
      “紫儿出这样的事都是我害的,你别责备她。”李念儿是个母亲,对自己的事可以无所谓,可对孩子总会本能去护。
      
      “你这就叫害人终害己。”倪政勋指着她怒骂道,“等我收拾了这帮山贼,看我怎么收拾你。”
      
      山贼们听到这句话,噼里啪啦求饶起来。在杂乱的求饶声中,倪紫再次听到了‘大小姐真不是我们推下山崖的’。
      
      李念儿没似这些山贼般求饶,她心想,若他还念这几十年的夫妻之情,至少不会把她逼入绝路。若不念,她也生无可恋。只望站在倪紫身旁的那个公子这辈子能真心待她好,只望倪紫别学自己,装伟大、贤惠,傻傻为自己的夫婿纳妾。
      
      倪紫看着倪政勋越来越冷的脸色,本能的又往公孙无痕身边靠了靠。
      
      今晚的事情完全出乎她意料,找来当日的山贼,扳倒的不是二姨娘,而是‘自己’的母亲。古代倪紫若知道真相是这样,也许会很后悔自己的灵魂迟迟不肯离开吧。
      
      忽然,李念儿扑通一声跪下,对着倪政勋道:“夫君,我真的错了,还害了自己唯一的女儿,佛祖已经让我遭报应了。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请不要迁怒紫儿。我,我,我死都没关系……”
      
      李念儿说完立刻站起来往墙上撞,倪紫在她结结巴巴说我的时候就担心她想不开。看她一头往墙上撞去,立刻发挥她一百米13秒的速度冲到她跟前拦截。
      
      她快,有人比她更快。公孙无痕身影一闪,便截住了李念儿。只听得砰一声,李念儿整个人狠狠撞在公孙无痕身上。倪紫连拍几下胸口,暗道:若这一下撞到的是自己,只怕胎儿都不保。
      
      而后又一想,不保就不保,没能保住这胎儿也是天意,公孙无痕不会再纠缠她也挺好的。
      
      倪政勋虽然愤怒,可也没想让李念儿去死的。所以她撞墙这一举动,还真激起了他的一丝不忍。毕竟这个妻子曾经陪他度过了人生最潦倒的岁月。
      
      “老爷……”柳兰歌看出了倪政勋眼中的于心不忍,暗骂这李念儿会用苦肉计,想再哭诉,却很快被倪紫的声音掩盖过去。
      
      “娘虽然犯了错,可这错爹也是有份的。爹与娘相识与微时,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娘可曾有抱怨过什么?若不是因为你给了她生子压力,哪个女儿会愿意让自己丈夫纳妾?虽说妒是七出之一,可就连观音菩萨见了情敌也会转身走,更何况是女人。再说,若不是这些年二姨娘一直那么嚣张,处处欺负我跟娘,娘也不会因为担心她生了儿子会没我们的立足之地铤而走险。爹,娘是怎样的人你不应该更清楚吗?她会干出这样的事,都是被你,被姨娘逼的。”倪紫以比平时快三倍的语速抢在柳兰歌开口前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倪政勋闭上眼睛,不想让人看到他的痛楚。不管他平日里怎么宠爱这些侍妾,可在他心里,李念儿是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的。她跟着自己吃了很多年的苦,环境渐好后也很勤俭帮他持家,不会争风吃醋……除了这次。
      
      “明日起你给我好好待在佛堂念经,没我的允许别想踏出佛堂一步。府里的事……”倪政勋说到这时,柳兰歌紧抿着嘴,期待他把这管事权交给自己。
      
      “从明日起府里的大小事还是由韩管家打理。”
      
      听完倪政勋这句话,柳兰歌脸上满是失落。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在他心里,她终究不过是个妾吗?
      
      听完倪政勋这句话,李念儿脸上满是惊讶。她以为早在很久以前他对自己便没了情分,否则不会一个又一个的纳妾。在她犯下那么大错之后,他竟然……李念儿心中一阵痛楚闪过,若他肯早点让她知道,他对自己的情义还是在的,她怎么会因害怕柳兰歌生了儿子后这府里再没她们母女的立足之位而犯错?
      
      男人啊,多情与薄情有时候只是一线之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午咬咬牙,拿起一个记事本就跑购书中心去了……榜单貌似要两万吧,日更日更,又要努力日更啦!!
    文文很像鸡肋是不是?(内伤~)我会加油写的,希望能越写越精彩。对不住大家的感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