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多少钱一斤

作者:栖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块

      小姑娘耳廓温度很高,和他冰凉的指尖对比鲜明,被晒得红红的,轻轻碰了碰,她就下意识缩起脖子,低低“唔”了一声。
      陆嘉珩收回手来,身子向后倾了倾。
      
      小姑娘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似乎在问他干啥呢。
      单纯好奇的样子,好像完全没介意刚刚一个一共也只跟她见了第三次面的异性碰了她耳朵,还不躲不闪,很是坦然放松的站在他面前。
      
      没一点防狼意识。
      
      陆嘉珩弯腰,把视线和她放在同一高度上,平视着她,无比真诚的对刚刚的逾越行为作出解释:“晒伤了,有个水泡。”
      他简明扼要道,因为通宵,声音有点沙哑。
      
      初栀原本只觉得耳朵被晒得热热的,还有点痒,听他这么一说才了然,她直接抬手想去摸,又因为看不到不太敢,生怕把水泡弄破会疼。
      于是纤细手指捏住白嫩嫩的耳垂往下拽了拽,也不敢往上摸,就那么皱着眉有点苦恼的看着他,软绵绵啊了一声。
      
      陆嘉珩眼皮一跳。
      这他妈有点可爱吧。
      
      舔了舔唇,他直起身来。
      
      两人身高差距大,他站直的时候,初栀有种被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的感觉。
      她清了清嗓子,捏着耳垂的手松了松,仰着小脑瓜看他:“你怎么在这儿啊。”
      
      问完,她又啊了一声。
      八成是因为自己一个礼拜音信全无,蒜香油碟觉得自己准备跑单了。
      她刚想解释一下最近因为军训实在没什么空,等军训一结束就把卫衣赔给他,结果来没来得及,男人先开口了。
      
      答案挺简单的——“晒太阳。”
      初栀就毫不怀疑地点点头:“是因为你爱晒太阳,所以才长得高吗?”
      
      他坏心眼地:“不是,是因为我本来就长得高。”
      
      初栀蔫巴巴,眼里那点仅剩的小希望破灭了。
      看来身高真的是天生的,强扭的瓜不甜,不是自己的怎么也强求不来。
      
      她忧郁地叹了口气,摘下帽子,小心翼翼地把耳朵上方的发丝拉松了一点,微微垂下来,盖住耳朵,防止被太阳直射到。
      被打湿的额发弯弯曲曲地黏在额头上,少女一边拽头发,一边抬眼问他:“你晒了这么久太阳不口渴吗?”
      
      陆嘉珩盯着她额头上细细的汗珠看了一会儿,缓慢道:“渴啊。”
      
      初栀把耳朵盖好,扭过头去,视线扫了一圈,也没看见教官的影子。
      她手伸进口袋里,摸出几张零钱,回过头来:“那我去给你买瓶水吧,你想喝什么?”
      
      对嘛,这才是正常的展开模式。
      这不是挺热情挺上道的吗?
      陆嘉珩笑了,故意把声音压低了点儿,“你的。”
      
      操场上有的班级还没有休息,正步的声音整齐厚重,口号声响亮。
      初栀没听清,人走近了两步,靠近他:“什么?”
      
      闷燥的空气流动,带起女生身上淡淡的香味。
      像香草味的奶昔。
      
      陆嘉珩垂眼:“你带了水吗?”
      
      初栀一愣,老实巴交地点点头。
      她当然带了水了,只不过一上午的军训休息的几次已经喝掉了不少,现在应该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油碟懒洋洋勾唇,笑容看起来有点恶劣:“我要喝你的。”
      
      初栀反应了几秒,眨眨眼:“可是——”
      
      “我晒了好久的太阳了,口渴。”
      “但是——”
      “你不想给我吗?”
      “不是,但是——”
      “?”
      
      你怎么能用我的杯子呢,我喝过了的呀。
      
      初栀觉得这个要求简直让人太为难了。
      她抓抓下巴,又皱了皱鼻子,站在原地艰难的抉择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一副特别发愁的样子。
      
      “那你等一会儿。”
      最终,她无奈妥协了,转身小跑到树荫下,去找自己的杯子。
      
      树荫下休息的同学早就围观了一会儿了,只不过因为距离有点远,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此时看见女主角回来了,开始眉飞色舞的起哄。
      
      有个男生响亮的吹了声口哨:“怎么回事儿啊,老三的小美人看来这就么得了啊。”
      他旁边另一个男生长臂一伸,一巴掌拍到他脑袋上了。
      
      初栀心里正忙着和她即将逝去的最后一点水分别,也不怎么关心这群人乱哄哄在说些什么,林瞳看着她翻出杯子来,挤眉弄眼的:“你这个情况完全突如其来毫无预兆的啊,那个帅哥谁啊?”
      
      初栀忧郁地看着她:“油碟。”
      林瞳:“啊?”
      “债主。”
      “?”
      “四位数。”
      “???”
      
      初栀再叹,没再说话,拿着自己藕粉色的小水杯走过去了。
      四位数还站在那里,脸帅的没什么瑕疵,身形颀长,一双大长腿跟模特儿似的,比例看起来无限接近0.618。
      
      她慢吞吞地走过去,藕粉色的水杯递给他。
      她的杯子透明的,里面还剩大概不到三分之一的水,四位数接过来拧开杯盖,在小姑娘提心吊胆地灼热注视下倒是也没真的直接喝,仰着头,杯沿悬空没和嘴唇有接触。
      
      杯中透明液体缓缓倒入口中,脖颈拉的柔韧修长,喉结随着滚动。
      
      初栀身后广告二班发出一阵地动山摇的起哄声。
      
      初栀没理,他没直接喝,她只觉得松了口气。
      松完又觉得哪里不对。
      
      她的水都被喝光了。
      那一会儿她喝什么?
      
      初栀眼巴巴地看着她宝贵的水资源全部进了男人肚子,舔了舔干干的嘴唇,欲哭无泪的样子。
      陆嘉珩喝完水,一低头,就看见少女一脸委屈巴巴看着他。
      
      杯子里还有点水,他没喝完。
      陆嘉珩不紧不慢在她的注视下拧上杯盖,因为是用倒的,唇边挂着点水珠,他舌尖伸出来一点,舔掉了。
      
      这个动作被他做的还挺色气挺有诱惑力的,但是初栀现在注意力全都放在她的水杯上。
      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拿着她藕粉色的杯子,只剩下浅浅一层水随着他的动作晃啊晃,晃啊晃。
      
      食指勾着她杯盖上的粉色带子,四位数把杯子捏在手里把玩,漫不经心道:“杯子挺好看。”
      审美得到了肯定,初栀挺开心。
      
      “可以送给我吗?”
      
      “……”
      初栀大惊失色。
      
      你连我最后一点水都不放过吗!
      
      “或者我买下来也可以。”男人卷着带子玩,看着她的表情又补充道。
      
      “不用不用,”初栀连忙摆手,苦哈哈地看着自己的杯子,以及那最后一点水,闭了闭眼,大义凛然视死如归,“送给你了!”
      
      他垂着眼,看了她好一会儿,唇角翘起:“那就谢谢你了。”
      
      “不用谢……”初栀有气无力地晃悠着脑袋,看着四位数心满意足地拿着她的水杯走了,她开始怀疑他是故意的了。
      她摸了摸口袋里的零钱,正准备去自动贩售机买瓶矿泉水,身后教官的集合口哨声清脆响起。
      
      “……”
      太残忍了吧。
      
      初栀认命地小跑过去归队。
      
      一个水杯而已。
      一点水而已。
      马上就午休了。
      我不渴。
      我一点也不渴。
      我不渴!!!!!!!!
      
      教官组织着大家走正步,虽然很热,但是能动起来总是要好过站军姿的,初栀不断的给自己洗脑,努力忽略掉火烧火燎的喉咙。
      正步一排一排的分解走,初栀是最后一排,第一排合格,站到了她们的后面。
      
      班里最高的男生全都站在第一排,初栀正口中念念有词的小声嘀咕着般若我不渴心经,就感觉到身后阴影笼罩。
      
      她下意识回过头去,广告二班身高担当的男同学们站成一排,小山一样伫立在她身后。
      教官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前面了,后面的人也就可以偷偷摸摸开开小差,刚刚吹口哨的那个男生就笑眯眯地看着她:“初栀同学,刚刚那个是你男朋友呢?”
      
      初栀记得他叫周明,摇摇头,“不是。”
      
      “熟人?”
      初栀顿了顿,又摇头:“不熟的。”
      周明“哦”了一声,不怀好意笑起来:“那初栀同学有没有男朋友啊。”
      “没有呀。”
      
      无论问什么初栀都认认真真的礼貌回答,声音也绵绵的,像是包了红豆沙馅的糯米团。
      周明继续嘿嘿嘿,拽了拽身边的男生:“那你看萧翊怎么样?这身材,这脸,这成熟稳重的气质,三观端正作息时间规律无不良嗜好,听说高中还跟你同校,又是学霸,以后有什么不会的问题都可以问他。”
      
      他热情洋溢不遗余力地推销着成熟稳重的萧翊同学,突然被拉入话题里,成熟稳重的萧翊同学他成熟稳重的红了耳根:“我没什么能教她的,初栀高考成绩是我们学校文科第一名。”萧翊低声说。
      
      “……”
      周明恨铁不成钢地狠狠瞪了他一眼,又扭头看向初栀,表情凝重沧桑的像个老父亲,语重心长提议道:“那要不这样,你来教他吧,萧翊这个成绩真是太让我操心了,学习怎么能烂成这样?我真的怀疑他高考成绩不是买来的就是抄来的,到底怎么进的这个学校?”
      
      萧翊:“……”
      初栀:“……”
      
      *
      
      晚上,军训结束,几个人回到寝室。
      初栀摘了帽子脱掉迷彩外套,突然想起之前四位数跟她说耳朵晒伤了的事情,连忙把林瞳叫过来:“瞳瞳,你帮我看看耳朵。”
      
      林瞳撩起少女的长发别在耳后,看着她白白嫩嫩微微泛了点红的小耳朵:“嗯,被晒得稍微有点红,一会儿拿冰毛巾敷一敷?”
      
      “那水泡破了没?”初栀紧张地问。
      
      林瞳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地仔细端详了五分钟,指尖抵着耳廓翻来覆去的看,茫然了:“什么水泡?”
      “就,耳朵上晒伤的水泡。”
      “哪来的水泡?”
      初栀:“没有吗?”
      林瞳:“没有啊。”
      
      “……”
      初栀也茫然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陆少爷:这他妈有点可爱啊,想欺负。
    陆嘉珩你为了吃学妹豆腐真是什么屁话都能说出来
    说真的,写习惯了周行衍那种温柔挂,再写这种注孤生男主我竟然还有点不太习惯。
    依然随机天女散花100个红包!!!老实说看了你们的留言我已经快要不认识可爱这两个字了
    -
    放个投喂名单!谢谢各位老婆们投喂的早餐钱!!么!么!哒!!!!!!!!
    已可爱谋生扔了1个深水鱼雷
    美人辞扔了1个地雷x17
    阿爪扔了1个火箭炮 老杨扔了1个火箭炮
    我鱼鱼辣扔了1个地雷x2 哈扔了1个地雷x2 中一申扔了1个地雷x2 慕辞安Mio扔了1个地雷x2 泠蕊扔了1个地雷x2
    wendy诶呀扔了1个地雷 小甜饼扔了1个地雷 松鼠的小尾巴吖扔了1个地雷 豆宝宝扔了1个地雷 甜甜甜甜甜甜扔了1个地雷 西因扔了1个地雷 Tien扔了1个地雷 丸子Wan.扔了1个地雷 一只鱼胖胖扔了1个地雷 野渡扔了1个地雷 充哥的纹身扔了1个地雷 YHS扔了1个地雷 水煮棵柠檬扔了1个地 我妻由乃吃香菜c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