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多少钱一斤

作者:栖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四块

      
      林瞳原本还跟在后面一边发微信一边叼着根巧克力棒吃,听到这一声整个人都愣住了。
      初栀也呆了。
      
      她刚刚离得近,听见了孩子的那声妈妈,本来刚放下心来,结果女人站起来直接就开始撒泼,简直像疯了一样。
      初栀家里一直不赞同教育孩子就是要打这种观点,从小到大初父初母从来没打过她,最凶也是被气到不行骂她一顿,骂完又心疼,对于这种二话不说就打人的家长,初栀觉得简直不可理喻。
      
      更何况陆嘉珩什么都没做,他甚至从头至尾一句话都没有说。
      可是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她一个外人又能说什么,初栀往前走了一步,然后硬生生止住了,站在原地心惊胆战地看着男人缓缓转过头来。
      
      他的表情太可怕了,阴郁又暴戾,漆深的眼黑沉沉的,唇瓣抿成一条僵硬的线。
      然而下一秒,他却又突然毫无预兆的笑了。
      
      初栀今天一见到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此时那种不对劲终于消失。
      紧绷的冷漠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情绪。
      
      陆嘉珩舔了舔嘴唇,冰冷嘲讽的轻笑声一层层荡开,刺得人浑身发抖。
      “平时装的不是挺好的吗,”他漫不经心似的,“怎么陆泓声不在这儿就装不下去了?”
      
      “他在这里我也会这样。”女人咬牙切齿道。
      她长得很美,而且十分年轻,只是看起来确实状态不太对劲,头发略有些凌乱,表情甚至有些歇斯底里了,眼睛发红。
      
      她唇瓣颤抖发白,目光近乎怨毒地看着陆嘉珩,深吸了口气,似乎是强行找回了理智,半晌才开口:“你恨我,针对我,不能接受我都可以,你有什么事情都冲我来,嘉懿有什么错?他才四岁,他多喜欢你,每天都盼着能见到你,一听说你要回来就那么开心,”她声音不受控制地渐渐拔高,“我知道你恨不得我死了,连带着讨厌他也算了,你就可以当他不存在不行吗!为什么还要故意把他带走?为什么给他吃这个!上次你给他吃桃子结果变成什么样了?你当时可以是因为不知道,这次呢?你还不知道吗?!你明明知道他过敏!是不是我们母子俩死了你就高兴!”
      
      陆嘉珩扬唇又笑,吊儿郎当斜眼睨她:“你这不是挺明白的吗?”
      
      他旁边,陆嘉懿开始哭,他拉了拉女人的裙子,声音压得低低的小声抽噎:“……妈妈,妈妈,不是哥哥,懿懿也不吃的,懿懿就是拿着,妈妈别凶。”
      
      那么一番话下来,初栀当然也明白过来陆嘉珩这家庭构造是怎么一回事,这女人为什么一上来就像疯了一样。
      她以为陆嘉珩明知道弟弟过敏还故意给他吃桃子,可能还觉得孩子是被他偷偷带出来的,简直太坏了。
      
      可是那个黄桃果冻,明明就是她给的。
      从天而降一口锅,他偏偏还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就准备这么替她背了。
      也顾不上什么别人家的家事,初栀连忙往前走了两步,刚要开口,被陆嘉珩极快地一把拉住了。
      
      男人垂着眼看她,表情很淡,看不出什么情绪。
      抓着她手腕的力度很大,紧紧地箍着她,近乎粗暴地把她拉到自己身后。
      
      初栀错愕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急切道:“不是——”
      陆嘉珩手上力度再次加大,她吃痛低呼,已经到嘴边的话被打断了。
      
      他不想让她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初栀还是暂时闭嘴了,他依旧死死拉着她挡在前面,失控一般的力道,攥得她手腕生疼。
      
      她没挣,皱眉抿了抿唇,另一只手抬起来,安抚似的轻轻抚了抚他的背。
      
      陆嘉珩身体僵了僵,半晌,拉着她手腕的那只手才缓慢地放松了点。
      初栀悄悄松了口气,手下的动作没停。
      
      黑色的卫衣料子很好,是那种写满了“我摸起来就很贵”的触感,面前的人温热体温透过衣料渗透出来,沾上掌心。
      
      陆嘉懿哭得一抽一抽的,边哭边拉着女人拼命往后扯:“懿懿再也不找哥哥了,妈妈,妈妈。”
      女人心疼地把他抱起来,一边哄着一边抬起头来,恶狠狠瞪了陆嘉珩一眼,抱着孩子走了。
      
      车子绝尘而去,上一秒还无比热闹的校门口倏地寂静了。
      林瞳超初栀挤了挤眼睛,指指自己,而后两根手指伸出来,做了个走的动作。
      
      初栀点点头,林瞳手又举到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悄咪咪地绕路走了。
      
      她很快拐过马路,校门口只剩下初栀和陆嘉珩两个人。
      初栀被抓着的手腕悄悄动了动,从他身后探出脑袋来,仰起头来看他。
      
      男人垂着头,似乎是在发呆,长睫乌压压地下压,刚刚那点笑早没了踪影,嘴角向下耷着。
      
      初栀说不清楚他现在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非要说的话,就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像是放弃了挣扎的溺水者,空茫茫的无力感。
      虽然也只有一瞬间而已。
      
      初栀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说话好还是保持安静更好一点,就算说,对于这种完全没遇到过的情况她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是拍着他背的动作不敢停。
      
      两个人就这么站了着,少女安抚小动物似的一下一下,还没拍两下,陆嘉珩突然侧过头来,垂眼看她。
      他敛着睫,桃花眼微扬,若无其事看着她:“送你回寝室?”
      
      他这么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初栀突然就开始替他觉得有点委屈。
      完全不能理解。
      
      男人抓着她手腕的手松了,初栀悄悄揉了揉手腕,抬眼小心翼翼地看他。
      两个人一路走着一路沉默,长假前夕的校园安静的无声无息,走到一半,初栀终于还是忍不住。
      她垂着眼看着地面往前走,一边慢吞吞地开口:“学长,对不起,我不知道他对桃子过敏……”
      
      陆嘉珩懒散“嗯?”了一声:“没事,那小子精着呢,给他他也不会吃的,他很喜欢你,想拿着玩玩而已。你也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和你没什么关系,不用道歉。”
      
      现在,他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又不像是讨厌那小朋友了。
      初栀脚尖踢着路上的小石子,依旧替他委屈:“你怎么不让我解释呀,说清楚不就好了,”她皱了皱眉,“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就打人啊,应该让她道歉。”
      
      小姑娘的表情看起来有种别样的正义感,还有点生气的样子,特别认真的在为他抱不平。
      
      陆嘉珩脚步放缓,微微侧了侧头看着她:“你还挺气。”
      
      初栀闻言,腮帮子一鼓,音量突然放高了一点:“如果不是你拦着我!我就——”
      陆嘉珩眉一挑。
      
      “我就要问问她怎么问都不问清楚就突然这样呢,太不讲道理了……”她干巴巴地撇撇嘴,声音含糊,“你也是,被误会了也不在意吗?”
      
      陆嘉珩松松散散地笑了:“嗯,好像不怎么在意。”
      
      “……”
      怎么可能,你是神啊你。
      
      两个人已经快走到了寝室楼门口,剩下的小半段路初栀都在转移话题,乱七八糟天花乱坠的聊,似乎是打定了主意想要让他忘记之前的事情。直到看见三号寝室楼,初栀才安静了一会儿。
      走到楼门口,她又突然扬起脑袋,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缓慢问:“学长,你十一都待在学校吗?”
      
      陆嘉珩抬眼,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她又赶紧继续说:“我十一要去苍岩山,你要不要一起去?”
      
      “……”
      陆嘉珩眼神十分诡异地看着她:“和你一起去?”
      
      初栀浑然不觉,特别重地点了点头,黑漆漆的鹿眼认真看着他:“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
      
      “……”
      “真诚的邀请你。”
      
      “……”
      陆嘉珩捕捉到关键词,并且快速地在脑子里捋了一遍。
      孤男寡女,苍岩山,旅行,想让你一起去。
      
      他其实十分想问,你知不知道邀请一个非朋友的异性一起旅行是什么意思?
      想了想还是算了,突然觉得这一巴掌挨得好像也不赖。
      
      相比而言,初栀的想法其实简单多了,长假黄金周前夕和家里人闹成这样,她觉得陆嘉珩是八成不会回家了。
      
      黄桃果冻是她给的,结果最后被打的是他,倒霉的是他。
      这太惨了。
      
      初栀甚至已经脑补出了陆嘉珩一个人在寝室里面蜷缩七天,室友全部回家去,他孤独地躺尸在床上默默发霉的画面。
      而且他们现在怎么说应该也能算得上是朋友了。
      初栀于心不忍。
      
      她站在寝室楼台阶上两级,和面前的人身高差距一下子缩小了不少,这个认知让她莫名地突然开心了不少,见男人迟迟没有回应,她手插进衣服口袋,原地跳了两下催他:“去不去呀?”
      
      陆嘉珩意味深长地盯了她一会儿,半晌,低笑了声。
      他那双眼睛很好看,比桃花眼略长,眼尾尖锐,不笑时寡冷,带着冷淡的凉薄感,笑的时候又会稍稍弯起,桃花满天飞,轻佻又多情。
      
      即使看过这么多次,初栀依然忍不住觉得,他笑起来真的太像个负心汉了。
      
      而此时负心汉笑得很开心的样子,于是负心指数就直线飙升,他懒洋洋眯眼:“去啊。”
      
      *
      
      多了一个同行旅友,初栀挺开心的,当即约定好时间,回去找林瞳报道去了。
      林瞳没什么意见,虽然和这位粉水杯一共没说过几句话,但是心里对他印象也还挺好的,而且旅行这种事,多个男孩子一起好像安全指数也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只剩下票的问题,现在买票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初栀问了陆嘉珩的身份证号,正想着要不要给初先生打个求助热线,对方短信就回过来了,说托了朋友去买,问她是哪列火车。
      
      陆嘉珩以前从来没和妹子单独出去过,一般都是男男女女一大群,而且什么苍岩山这种听起来就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地方,那群疯子根本想都不会想到要去,他其实对于这种活动一直热情度不高,不过这次却还挺期待的。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陆嘉珩终于意识到初栀这小姑娘确实没有其他方面的意思,应该是说,她脑子根本不往这方面想,没有这玩意儿。
      但是旅行这种暗示,太赤.裸,太清晰了,又让人不由自主的就会稍微有点想多。
      
      是以,陆嘉珩觉得这旅行应该还是挺带劲儿的。
      
      第二天一早,陆嘉珩简单装好东西,往校门口约好碰头的地方走。
      他倒是真心实意出来玩,也没打算真的不当人,但是心情莫名的就挺好,眼看着A大宏伟校门将近,小姑娘手里拿着个小箱子,一个人远远地站在路边等着他,陆嘉珩吹了声口哨,手插在外套口袋里走过去。
      
      还没等走近,小姑娘手里抓着的那个拉杆箱后面突然又蹦出了个人,林瞳看见他,十分热情的欢呼状招手,声嘶力竭喊他:“粉水杯!!!!!”
      
      陆嘉珩:“……”
      这可真是太带劲儿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陆少爷名字叫陆嘉珩(heng),古玉器名,横衡恒蘅的发音,君子如珩的珩,不叫陆嘉衍!!!
    关于身高,栀妹156cm,穿鞋勉勉强强能有个160cm吧,这还得垫俩鞋垫儿,少爷187cm,你们感受一下身高差
    -
    挽空扔了1个火箭炮
    辗转向日葵扔了1个手榴弹
    奶香熊扔了1个地雷x2 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扔了1个地雷x2 栖见家的小天使扔了1个地雷x2
    倾烬扔了1个地雷 伊甸星愿扔了1个地雷 我妻由乃吃香菜c扔了1个地雷 中一申扔了1个地雷 竹子宝宝最可爱扔了1个地雷 小橙子扔了1个地雷 里里扔了1个地雷 木糖扔了1个地雷 不想取名扔了1个地雷 譊闵硖褰】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