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多少钱一斤

作者:栖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块

      初栀在家里呆了两天,周末晚上的时候回了学校。
      其他三个室友两个是外地的周末也不离校,薛念南本地,下午就已经回来了,还带了一袋子麻将。
      初栀进门的时候三个人正盘腿坐在泡沫板上在打三人麻将。
      
      一看见她,林瞳啪啪开始拍小方桌:“我栀快来!就等你了!”
      初栀提着从家里带来的咖喱鸡垂到宜家买回来的小方桌上方,静止了一下,三个人嗷地一声,痛痛快快地把麻将推下去给至高无上的咖喱鸡腾位置。
      
      天大地大,吃的最大,尤其还是肉。
      
      邓女士一手咖喱鸡做的惊天地泣鬼神,鸡肉炖的软烂,一口咬下去,汤汁顺着流,外面咖喱的酱汁金黄浓稠。
      四个姑娘最后吃到打嗝,垃圾桶里一堆鸡骨头堆着,人直接瘫在泡沫板上聊天。
      
      薛念南先“啊”了一声,想起什么来,说:“对了,初栀,你那个粉水杯——”
      初栀靠着椅子腿儿玩手机,“唔?”了一声,没抬头。
      
      薛念南抓着桌子腿儿坐起身:“我今天去学生会送资料的时候在体育馆那边碰见他了。”
      
      初栀顿了顿,还没来得及说话,林瞳扑腾着坐起来了,一脸兴奋雀跃迫不及待:“他让你给阿栀带情书了?”
      
      薛念南摇摇头说:“他没看见我,在跟人吵架,吵得挺凶的,好像是他爸,说昨天晚上他们家有什么事情,然后他没去。”
      
      初栀一愣,手机里的小人死了,她抬起脑袋来:“昨天晚上?”
      薛念南点点头。
      
      初栀皱了皱鼻子。
      昨天晚上他和她在一起啊。
      
      好不容易买了衣服,因为那件衣服和他那件天价卫衣价格还有点差,初栀又请他吃了饭,他也完全没说自己晚上家里有事情。
      是忘记了吧。
      
      她退出了游戏,打开通讯录,看着里面那个叫“陆哥哥”的备注,有点犹豫。
      想想还是算了,这种事情去问人家好像有点尴尬。
      
      初栀站起身来,把桌上装咖喱鸡的饭盒洗干净了装好,然后去洗澡。
      吹头发的时候林瞳给她送手机过来,说她有电话。
      
      初栀接过,关掉了吹风机接起来,喂了一声。
      洗手间门又被关上了,声音一出,有点空荡荡的感觉。
      
      电话那头,某陆姓不知名神秘男子道:“想不想吃冰淇淋?”
      
      初栀:“……”
      初栀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时间,七点半。
      重新扣回到耳边:“现在吗?”
      
      “嗯,”他懒洋洋道,“我买了两个,吃不完。”
      
      初栀穿着睡衣,头发还滴答滴答滴着水,她一边单手把头发撩到一边来用毛巾攥着发梢边说:“那你给你室友吃吧,我就不下去了,我刚洗——”
      
      她说到一半,那边直接打断她:“快点儿,一会儿化了,你寝室几号楼。”
      
      初栀:“……”
      “嗯?”
      “……三号。”
      “行,我五分钟到。”
      
      初栀:“???”
      她挂了电话,还有点懵逼的看着手机屏幕,又看看镜子里披头散发穿着条白裙子像个女疯子的自己。
      
      这人怎么回事儿啊!开始自说自话了啊!
      
      初栀也顾不得仔仔细细吹头发了,她随手抓起吹风机开到热风对着头发一顿狂轰乱炸,出来拉了件长毛衣外套披上,脚上踩着熊猫拖鞋准备下楼。
      
      顾涵看见她,抬眼随口问:“小宝贝儿,你干啥去啊?”
      初栀拽了拽半湿的刘海:“陆学长叫我下去拿冰淇淋。”
      
      “陆学长是谁?你什么时候又认识了个陆学长?抗拒从严坦白也不从宽。”
      “粉水杯。”初栀言简意赅说。
      
      林瞳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顾涵却惊恐了:“你就这样下去见帅哥吗?”
      
      初栀垂眼,看着自己身上随便披着的深红格子毛衣和拖鞋,觉得好像确实不太妥当。
      林瞳摸了摸下巴,嘿嘿笑了两声:“这样其实也挺好的,我们阿栀怎么都好看,外套扣子扣扣好就行了,别这么快就便宜了他。”
      
      “……”
      初栀干脆地扭头回去,走到自己柜子前打开柜门,换了毛衣和牛仔裤下去了。
      
      她没耽误几分钟,下楼的时候陆嘉珩已经在下面等着了,七点半寝室楼下还很热闹,因为这边是女生寝室区,男生高高一条站在那里就显得格外扎眼。
      不过他在哪里都扎眼,逛个街都有女孩子过来要联系方式,像一只鲜艳的大扑棱蛾子,完全不知道低调该怎么写。
      
      初栀一边脑内想了想一只长着男人脸的飞蛾流连在花丛里,左飞飞右飞飞,把整个花丛里的蜜蜂都扇跑了的猎奇画面,一边走过去,老实巴交道:“陆学长。”
      
      陆学长垂下眼来:“叫我名字就行。”
      
      初栀:“……”
      什么名字,陆哥哥吗?
      
      她悄悄地,偷偷摸摸地,不动声色地翻了个小白眼,以为对方没看见的时候,却听到他突然笑了。
      
      初栀又抬起头。
      男人扬眉看她,语气懒散:“嫌我名字难听?”
      
      初栀赶紧摇头:“没有没有。”
      我都不知道你名字到底是什么。
      
      “那叫我名字。”
      初栀:“……”
      “叫啊。”
      “……”
      
      他舔着唇笑,突然弯下腰来。
      两个人距离一瞬间拉近,寝室楼下昏黄黯淡的灯光给他略微有点寡淡冷情的五官染了上一层温柔的颜色,睫毛也泛着柔软的棕色。
      
      他俯身平直盯着她,压住了嗓子,声线就被刻意压得又低又磁,尾音带着柔软的气音:“小栀子,你叫一声给哥哥听听,哥哥请你吃冰淇淋。”
      
      初栀愣愣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眼睛微微瞪大了一点儿。
      
      陆嘉珩也不动,甚至身体还又往前倾了倾,鼻音含糊:“嗯?叫啊。”
      
      距离太近,初栀甚至能够感觉得到他浅浅淡淡的鼻息,还有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这么直白赤.裸,极其具有攻击性的靠近。
      
      她终于缓慢的反应过来,三秒钟后,一张白嫩的脸全红了。
      
      陆嘉珩自始至终盯着她,突然开始笑。
      笑声低沉缓慢,桃花眼弯起,和他以往那种寡冷又漫不经心的假笑不太一样,这次带上了真切的愉悦。
      
      小姑娘觉得自己被取笑了,这下子连脖子都红了。
      她直直往后小小退了一步,和他稍微拉开了点距离,通红的小脸皱在一起,明亮的鹿眼瞪着他。
      
      男人还在笑,手撑着腿微微低下头,额发垂下来,长长的睫毛跟着一颤一颤的。
      
      初栀恼羞成怒,抬手用力推他,又推不动。
      她气得直接啪叽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你怎么这样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全体起立,鼓掌,庆祝我们珩哥终于他妈撩成功了一次,全体坐下。
    -
    挽空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12-21 12:36:36
    坚果才不是建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0 22:25:13
    充哥的纹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0 22:26:52
    美人辞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0 22:36:09
    癫狂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0 22:39:41
    我妻由乃吃香菜c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0 22:41:11
    泠蕊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0 22:47:12
    丸子Wan.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0 23:21:05
    鱼丸粗面nnn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0 23:25:24
    N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1 00:32:42
    豆宝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1 00:58:09
    急智少女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1 03:15:16
    Anastasia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1 07:52:10
    P!NK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2-21 15:26:57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