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小二的杯具□□史

作者:一梦无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每个人都有个不能说的秘密

      来到回头客栈已经过去三天,三天足够让人明白自己所处在的是一个怎么样的坏境里。肖小二别的特长没有就是能够一起极快的速度适应一个地方。当然这一项也是最近才发现的,以前都没有机会发掘。
      回头客栈里的人似乎都有些秘密,至于这个秘密是什么,都说是秘密了他怎么会知道。
      首先他发现回头客栈的老板不一般,怎么个不一般法,那就有很多细节了,比如这个老板算账经常会算错帐,账簿上的数字是划了写写了划,数字不多的时候还好,数字一多老板就犯迷糊。所幸别人付钱的时候都是当场结清的,否则这客栈的收入都要被老板自己折腾没了。这一点要另外说明一下了,客栈其他人似乎都知道老板其实不太会算账,所以客栈定下了一条铁规不得赊账,如果遇到资金一时周转不开的,那么很抱歉请去别家。如果敢吃霸王餐,老板的另一项比较有使用价值的功用就能体现了。你没猜错,老板是个打架能手,昨天有个人穿的是锦衣华服,而且点的都是特别贵的菜,当时倒没人觉的他付不出钱,就连自己为了能够得到赏钱也是尽心尽力的伺候着,结果呢,居然敢赊账,真是伤透了我这个小小二的心了,不过老板眉头都不皱一下,走过去,拉着那人的手就用力甩了出去,“哗啦”一声,砸破桌子一张,椅子两张,当然不用担心赔不起,老板当时就说了:赶快找人回去取钱,没钱,少了多少钱银子就在他身上割几刀。说着就拿出把小刀比划了几下。那人顿时吓得魂都没了,忙派人回去拿钱。事实上,他也被吓了一跳,不会是进了黑店吧。再后来,那人自然是不愿意就这么算了的,下午,他叫了一群人过来,客栈其他人点了花生瓜子,在一旁看着热闹。而他小小二别说打架,就连看打架那也是头一次,也跟着坐在一边嗑着瓜子。小丰和小墨也不担心,两人还在打赌,看这群人能支持多久。这场打架不得不说很精彩,他自认自己眼力劲还不错,但就只能看到个影子,然后一群人倒下了。事后他才知道,回头客栈的安全措施做得很好,至少不用担心别人在店里闹事,老板只能心疼被打坏的桌椅的情况出现。当然基本上镇上的人都知道这个事情,有些客人也是因为这一点才选择回头客栈。听说有人为了逃避追杀住到客栈里,解决了麻烦之后,老板将那人的住宿费提到了一个高度,真的很高,以至于那人宁愿被追杀也不愿住客栈了。这件事挺玄妙的,是不是真的,还有待考证。好了,还是继续说老板吧,老板的长相也很不一般,先前说了,回头客栈的人长得都很好看,老板是那种比较俊美潇洒的,有时候会拿着镜子照,一个大男人照镜子,你说奇怪不,不管你觉得奇怪不奇怪,他是觉得很奇怪。还有一点,老板有时候会露出高深莫测的笑,你看,又来了,老板坐在柜台后,对着账簿笑的那个叫高深莫测。
      其次就是厨师小丰了,小丰的厨艺是没话好说的,真的很好吃,比他爹做的要好吃一百倍,比他自己做的也要好吃很多很多。每每想到就忍不住流口水,先把口水擦干净。小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别的先不说就他不去自己房间的睡觉只去老板的房间睡觉这一点就很奇怪了。当然真相什么的还需要进一步了解。不过有一个猜测,众所周知的小丰有一张十分可爱的娃娃脸,虽然本人强调说有二十岁了,不过他相信除了他自己没人会相信的。也就说小丰的真实年龄不详,所以也有可能是老板的儿子。本人认为这个猜想还是比较靠谱的。小丰一得空就喜欢过来找老板,有些时候也会过来帮忙收拾,不过通常情况下,老板都是不允许的。不通常的时候还没遇到。看看又抱在一起了,这姿势处开始看的时候有点别扭,就算是儿子,也不能经常抱在腿上啊。不过看得多了也会习惯了,就像现在,可以眼不斜心不歪的看着,手上还拿着抹布擦桌子。小丰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容易激动,一激动手劲就特别大,老板的手就要倒霉了,通常就会有这样的戏码上演:欲哭无泪——安慰——自责——再安慰——破涕为笑。这三天每天至少来上一回,有时候他都想抱怨能不能换个戏码了。
      然后该说一下门口晒着太阳的那位。柳墨,现在他也跟着小丰叫他小墨了。自己觉得吧小墨是本客栈最有秘密的一个人了。一个人究竟是为什么坐在那边一整天,小丰说是情感太丰富没处发泄正在那悲春悯秋,现在正值春季应该是悲春吧,可是这春好好的,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好悲的,来这的第一天自己就试过了,学着他的样子望天,一个时辰下来,觉得小墨真的是一个强人,一个时辰他的眼睛就酸死了,脖子也痛死了。悲春也是要有能力的。小墨很不喜欢笑,具体来讲一天都可以保持那张悲伤的脸,第二天继续保持。三天了,也没见到他笑过,就连看老板打架和小丰打赌也没见他嘴角上扬过。大概是觉得他太奇怪了,自己就会不由的多注意他。也就被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具体奇怪在哪他也说不上来,一次,他就发现小墨看着老板和小丰,脸上露出严重悲春的表情,他一度认为小墨会突然大哭起来,结果并没有等到那一刻。小墨还有一个比较奇怪的地方,他的身上有针,不是缝衣针而是那种医馆里那些大夫用来针灸用的针,他以前去医馆买药的时候看过。小墨说不定以前当过学徒,不过怎么做了打杂的。自从自己来之后,小墨做的一些事情就到了自己身上,比如洗碗,擦桌子。而他自己一直做着只扫门前地的工作。都说能者多劳,自己不是能者但多劳了,希望老板把奖金给他。
      再来说说我们客栈的另一名小二——蔡辉,也叫菜子。蔡辉在他刚来的时候没出来,小丰说是躲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躲人,这一点也算是一个秘密了,晚上,菜子的饭是自己送过去的。菜子人还不错,长得也是张娃娃脸,不过没小丰那么严重就是了,至少可以看出是十六七的样子,虽然本人自我介绍时说自己有二十二岁了,但是他是不会相信的。忘了说明了,他肖小二今年十八岁,他才不会承认这两个人实际上都要比他要大。菜子要躲的人就在客栈里,今天刚走,那人前脚刚走,菜子后脚就出来了。几位熟客也好奇的问他怎么这两天都没看到他的人影,才子很是俏皮地回答:吃坏了肚子,在房里休息。这句话绝对是对小丰的侮辱。老板也看着菜子,菜子立刻改口,“就是去外面不知道是吃了什么,弄的肚子很不舒服。”才子也很机灵,比如客人让他介绍菜色,他会根据客人所传的衣着,行为举止来介绍菜谱,大受好评。所以店里很多回头客都是因为菜子来的。这一点很值得他学习,不过事实上困难的很,在他看来除了粗布麻衣和丝质锦衣其他的都差不多,至于行为举止,他就只看得出粗鲁和文雅,那还是尺度比较大的时候。
      刚才说的是每个人都有不能说的秘密,自己其实到没有不能说的秘密但也有一个可以说但现在又没有说的秘密,那就是他肖小二要娶七个老婆回家。
      客栈里加上他这个新来的一共有五个人,现在不是旅游旺季,客人不是很多,所以不能怪他这么八卦。
      “小小二,快来招呼,有客人来了。”菜子嗑着瓜子,站在柜台前说道。
      对了忘了说了,自从他来了,菜子也懒了很多,虽然不知道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不过应该比现在勤劳很多的。
      “不要总是叫小小二,你也快去。”关老板发话了。
      “一个人总不用两个小二来招呼吧。”菜子说的很有里,肖小二点了点头,去招呼了,“客官里面请,想吃点什么,小店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