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小二的杯具□□史

作者:一梦无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武林大会五

      
      福来镇上的青天衙门,都说衙门朝南看,有理没钱别进来。不过还可以加上一句,有钱有势好说话,有拳头可以横着进。肖小二还是第一次进衙门,以前村里最大的就是村长,然后就是地主了。不过他和他老爹和这两者都没有什么接触。
      “这……这不是咱们县老爷的公子啊,早上还听着在那大吵,说什么非卿不娶,咋就过了那么点时间就变成这般模样了。”捕头李和几个小衙役边叹息边摇头,晃晃悠悠走过来,“真是麻烦两位还特地将公子送回来。”
      “不麻烦不麻烦,人是菜子打伤的。”而他自己也拿到搬运费了。将洪涛扔在地上,肖小二忙摆了摆手。
      “捕头,他说是他们把公子打伤的。”小衙役附到捕头李耳边说道,两个人仔细瞧了瞧,肖小二和菜子一看就是那种没什么功夫的普通老百姓。不过还是要确认一下,要知道现在福来镇多的就是江湖人,江湖人是干什么的,杀人放火不判刑的。而且江湖人其实并不如说书的那样说的那么有钱,很多做手下的穿的跟普通老板姓没啥两样,当然也有故意这样乔装改扮的,所以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捕头李向左走了两步,又向右走了两步,一副正在沉思的模样。
      “快点,有什么说什么,我们还要回去干活呢。”菜子有些不耐烦的道。
      “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
      “我们两个是回头客栈的小二。”
      回头客栈啊,不就是镇上现在比较火的一个客栈,据说这客栈老板身手很厉害,客栈里没有闹事的,只有他们自己找事的。一看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说不定后面有什么撑着,自己现在先不要妄动,等回去禀告了县太老爷了再说,“你们先回去,如果有事找你们问话,可要随传随到,毕竟打了人是事实,打的还是县太老爷的公子。”
      “你们县太老爷不在。这个时候县太老爷不在衙门,这是怠忽职守,按律可是要严惩的。”菜子老神在在的道。
      捕头李有苦难言啊,县太老爷正在他姨太太房里折腾,做下属的怎么敢这个时候去打扰。
      “我打人有错,县太老爷怠工也是事实,干脆都既往不咎好了,对你我都好。否则……”菜子四处看了看,走到一座石狮子前,手一抓,抓下石狮子的耳朵,“不知道人的耳朵会不会硬一点。”
      “既往不咎,既往不咎,大家和和气气就好。”捕头李忙点头哈腰陪笑道,果然人不可貌相,这是个实力派啊。
      菜子点了点头表示满意,看了眼地上还在晕的洪涛,皱了皱眉头,“对了,转告县太老爷一句话,管好自己的儿子,不要再来客栈丢人现眼了,否则来一次我打一次,打残了我可不管。”说完拍了拍手,“小小二,走了。”
      “好嘞。”菜子真的是太厉害,这是差爷啊,咱普通老板姓绝对惹不起的大家伙啊。肖小二看着菜子的眼神充满了敬佩。
      菜子也很受用,拍了拍胸脯,“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虽然比不上老板他们,但是有些事他们太厉害不好管我就刚刚好了。”
      “那老板他们是干什么的啊?”肖小二适时的发挥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这个嘛……”菜子伸出食指在嘴边晃了晃,“不可说。”
      “那你是干什么的?”
      “我就是一店小二。走了走了,再不走,回去要被老板扣工钱的。”
      “那我们快走。”肖小二加快了脚步。
      
      回头客栈,门口,一位翩翩佳公子手执折扇,折扇坠了一块圆形玉坠,玉坠翠绿无瑕,是难得的一块好玉。“回头客栈,是望回头还是妄回头。”
      “这要看你怎么想了。”柳墨看向对方,视线交汇,随即错开。
      “在下苏暮,紫苏的苏,朝朝暮暮的暮。”
      “柳墨,杨柳的柳,胸无点墨的墨。”
      “呵呵,柳弟自谦了。”苏暮笑了笑,“在下可不认为柳弟是胸无点墨,倒像是位骚人墨客。”
      “过誉。”
      “客官,要进客栈里面请,要舞文弄墨别处寻去。在这里请讲通俗用语,文文绉绉的可不像是小市民。”菜子老远就看到们偶站着的两位大神,不过还真是难得啊,“小墨,别告诉我你喜欢这一型的,我还以为你就喜欢小小二这一型的呢。”说着就把旁边的肖小二拉倒跟前。
      “小墨,他为什么叫你柳弟啊?”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肖小二只得没话找话说了,旁边这位公子哥,和老板有的一拼,两人也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
      柳墨瞥了一眼继续依旧是笑的文雅的苏暮,“这人自来熟而已。”
      苏暮抽了抽嘴角,不语。
      “哦。”冷场了,肖小二看了看四周,“我们还是不要堵在门口好了。”肖小二走进客栈,“老板,怎么一个客人都没有?”客栈里空荡荡的。
      “其实我也算是一个客人。”正在兼职中的华菱举了举手。
      “小丰,这个是你最爱吃的绿豆糕,乖,张嘴。”关浩正在喂食中……摒弃一切杂念。
      “肯定是看我们两个走了,他又不想招呼客人,就把小丰叫出来,两个人在那无视所有人的晒恩爱。”菜子摊了摊手,“客栈没倒闭,还真是奇迹。”
      随后进来的苏暮,看到这一番景象,这家客栈确实是有趣的很。
      “老板,今天要关门大吉吗?”菜子随便找了张凳子坐下。
      “关什么门,回来就好好干活。”关浩继续喂。
      “浩,我回厨房了。”小丰站起来,疾步走向后院。
      “我一定要请个厨师回来。”要么请个账房来也一样。
      没过一会儿小丰又跑了进来。
      “小丰,你要来陪我……”
      “才不是,厨房里碗筷都还没有洗。”
      菜子看向肖小二,肖小二看向柳墨,柳墨看向华菱,华菱耸了耸肩,“我去洗。”
      “有人可以理一下我吗?”从来没有这么被忽视过的苏暮算是体验了一把,感觉真的不好。这个柳墨也只是在门口说了几句,居然说自己是自来熟,还真是有见地。一进到客栈,除了那个长相普通也没什么特别的小二外,其他人都在似有似无的打量他,这种打量鉴于光明正大和偷偷摸摸之见,让他只能受着。
      “这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肖小二赔上一张小二专用笑脸。
      “住店,上房一间。”
      “好嘞,请记名以及支付押金。”肖小二指了指关浩。
      登记好后,肖小二领着苏暮上楼。
      两人一走,三人立刻围成一团。
      “这是什么人?”菜子问,看向柳墨。
      “不是写了苏暮,你不识字?”
      “我又不是说这个,小墨,你对这人是不是有意思,要不要帮忙,这人看着还不错。”菜子贼笑了一声。
      “此人不一般。”关浩沉重的说道:“怎么就没人来应聘呢?”
      “早上刚走了个求婚的,现在又想要了?”
      “别跟我提这个事,一提我就浑身不舒服。”菜子抖了抖,怎么可以有人这么没脑子。
      “小丰,才分开我就又想你了。”关浩感伤的道。
      “我倒觉得洪涛还可以,要不二选一要么回去要你的未婚夫,要么就收了洪涛。”柳墨说道。
      “我一个都不要。”菜子瞪着柳墨,眼珠子一转,“你就是要岔开话题,刚刚明明再说你,如果我没看错,刚才在门口你算是在搭讪。”
      “小丰,你有没有想我,我很想你。”关浩继续感伤。
      什么搭讪,他就只是回了几句,柳墨表示很无辜,“什么说我,一开始的话题明明就是苏暮是什么人。”
      “老板,你认为呢。”两人转向关浩。恶寒了一把,“别在那演戏了,又没人看。”
      “什么演戏,演习有我这么逼真吗。咳,我这叫真情流露。说到哪了,对了我刚就说了这人不一般。”关浩恢复原样。
      “有眼睛的都知道不一般。”菜子鄙夷的道。
      “我倒觉得回头客栈的名气又大了。”不知道又招惹了哪个大人物。柳墨抬头,没有天。
      “管那么多干什么,只要不危害到我们的身体生理健康,由他折腾,我们呢,则再合适的当口选择救助呢还是插他两刀。”关浩此时笑得格外阴险。
      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菜子和柳墨同时想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