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小二的杯具□□史

作者:一梦无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武林大会四

      “菜子,我是真心的,请你嫁给我吧。”
      “菜子,我真的是真心的,苍天可见,月亮代表我的心。而且我保证你是我今生唯一的妻,不过我爹说不能无后,那我可不可以只纳一房小妾,当然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可以说服我爹的。菜子,你就嫁给我吧。”
      一大清早,客栈才开门没多久,就迎来了第一位客人,这位客人还是个熟客,县令之子洪涛。在受到前两次的不公待遇之后,洪涛是越挫越勇,甚至是深深迷上了菜子的凶悍,这人脑子有没有问题暂且不谈。一大早上,出现在客栈里,对着人就下跪求亲,还真不是什么正常人干得出来的。
      “菜子,看对方这么诚挚,你就答应了吧。”柳墨道,能说出这样一番话的确实能看到一番真心,至少那人从没有提过,看向洪涛,“你就不怕流言蜚语,你可是县令之子啊,娶一男子为正妻,这样的行为可是会让人耻笑的。”
      “这又有什么关系,既然律法都规定可以娶男妻了,我又没违法,别人有什么好说的。菜子,嫁给我吧,我可以只娶你一人,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洪涛会待你一心一意。”洪涛竖起双指指天为誓,转又可怜兮兮的望着菜子,“菜子,你就答应我吧,我会对你很好的,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没想到县令之子这么痴情啊。”肖小二都有些被感动了,如果有人这么对他说的话,抖了一抖,他还是自己娶老婆吧。瞧了瞧才菜子的脸色,可以说是黑的快成锅底了,要知道原来菜子的脸是很白嫩的,只能说气得不轻啊。
      人和人果然是不同的,忘不了,就算心不再痛了,却也无法将那人完全抹去。情伤,情伤,为情所受的伤最难抹去。柳墨也不再看着热闹,默默的离去。
      一直注意着柳墨的华菱自是没有错过那一闪即使的哀愁,他是不是曾经经历过什么。华菱想要知道,不过揭人疮疤这种事实在是不地道,摇了摇头,继续看着眼前的情景发展,这个地方真的是太有趣了,难怪教主会呆这么久。他现在住在这家客栈里,当然是上房。往外贴钱给他们做事,不过要是总能看到这么有趣的事倒也不亏。
      “我是男人。”菜子紧紧咬住唇,努力让自己不要做出杀人的行径来。
      “我知道,所以我才说娶男妻,菜子,我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嫁进我家。”洪涛忙不迭的点头。
      “我不会嫁人。”到底是不是他上辈子做错了事,这辈子要他栽在男人手里,怎么老有人要他嫁,刚逃完一个准确的说是正在逃婚中的他居然又遇到想娶他的,他每天照镜子,也没发现自己哪里女气,这些人是不是眼睛瞎了,“他娘的,我告诉你,想娶我,下辈子都没门。”不能怪他爆粗口,菜子一把抓起洪涛的衣襟,往上提了提,眼神凶狠,只是他那张俊秀可爱的脸实在是做不出太过凶恶的表情,反而让人觉得是在矫情。
      洪涛吃了几次亏,现在面对菜子实在是胆儿不大,但是近距离看着菜子的脸,收到的刺激就更大了,“菜子,我嫁给你吧,你娶我。”
      菜子猛地将他扔回到地上,拍了拍手,像是触碰到了什么脏东西,“我要娶也是娶个美人,你这种,看着就倒胃。”
      “其实菜子,这人长得还可以。”比他好看多了,在男人中也算是比较英俊的类型了,肖小二小声说道。他觉得嘛,洪涛人还不错,菜子独独对他这么凶,他还一点都不在意,也没有找人对付客栈,这样看来人还不错。
      “你要给你啊。”菜子瞪了眼肖小二。
      肖小二忙摆手,“确实长得不怎么样。”和客栈其他人比起来的话,和阿峰比起来的话,差的就更多了。
      “菜子,我是真心的。”洪涛拉住菜子的衣袖,就差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情意了。
      烈女怕缠郎,何况他还不是烈女,菜子思索着要是把他打残了会怎么样,县令会不会带着衙役封了客栈,这点倒是无所谓了。就是担心有心人看见……菜子抬头,门外只有稀稀两两几个行人,还好这小子还算聪明选择人不多的时候出现,否则,就别怪自己手狠了。
      见菜子没有说话,虽然脸色看上去实在是不大好,洪涛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希望的,只是才子一时间无法接受他的真情,“菜子,今天不行,我明天还来,明天不行,我后天来,后天不行,我大后天……我每天都会来,直到你明白我的心答应为止。”
      还真想天天缠着他啊,菜子捏着手指咯咯的响,“你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样的人吗?”
      洪涛老实的摇了摇头。
      “我最讨厌的就是死缠烂打,明明说了不要却还是硬要缠上来的。”想起那只婚约,都说了退掉好了,非要自己嫁过去,还不能悔婚。菜子对着洪涛的脸就揍了过去,“我看你还敢不敢再来,来一次我打一次。”菜子承认有那么点迁怒的原因在,但这家伙实在是欠揍。
      肖小二都有些不忍目睹了,菜子别看他人小胳膊细,揍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如果换了自己是揍不出这么精彩的效果的。阿弥陀佛,洪涛施主,好自为之吧。
      “挺暴力的啊。”华菱感叹着,居然都用上内力,那位洪涛公子估计就算是他想也要有一段日子不能过来了,看向肖小二,“他可是县令的儿子,你们不怕得罪县令吗?”这家客栈会有什么样的后台,让凌一都没办法查出来。
      “对啊,民不与官斗,菜子,别打了。”肖小二忙拦住还要继续挥拳的菜子,洪涛此时已经瘫倒在地上,已经被揍成猪头了,身上看不到的伤口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怕什么,有本事就过来啊,来一个,小爷打一个。”菜子已不复往常机灵可爱的小二模样。怎么看上去更像个欺凌弱小的纨绔子弟。和菜子对上,洪涛确实是属于弱小的一方。
      “菜子,你该收敛收敛,就算是别人要提亲,你也得好好说。”等事情差不多了,关浩才搂着小丰走出来,“走的可真惨,要是赔医药费,你自己去付。”
      “我不记得你这么抠门。”
      “现在记得了。”
      “浩,你叫人把他抬回去吧,还要招呼客人呢。”
      “菜子,还不把人送回去,顺便把后续遗留下来的问题解决掉,我可不想看到一群人来客栈捣乱。”关浩揉了下小丰的脸,神情很是愉悦。
      “偷腥的话。”菜子小声的回了一句,“小小二帮忙把这人抬回去。”
      “我还要招呼客人。”肖小二摆手。
      “给你二十文钱。”怎么一个个都变成财迷了啊,菜子有些头痛,他是不是要紧随大流了。
      “其实客栈里有华菱和小墨就够了。”肖小二抬头,菜子拉脚,两人把洪涛抬了出去。
      “你只是来讨教医术的。”关浩随口问道。
      这位就是据说武功不在教主之下的客栈老板了,如今一看,果真如此,夸赞的话就不多说了,华菱拱手道:“在下确实是来讨教医术的。”
      “雪千峰看来是要掺和这场武林大会了。”
      “血冥教要来,这可有趣了,浩,我要去看。”小丰撒娇道。
      “他要来就更危险了。”
      小丰转到一边不去看关浩,“浩,我不是女人。”
      一见小丰生气了,关浩也不在乎有旁人在,忙安慰道:“我的小丰怎么可能是女人,我可是从里到外都检查过了的。我的小丰也不是弱者,我不就担心……”后面的话是附在小丰的耳旁说的。
      小丰这才脸色稍霁,靠在关浩的胸膛,自信的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干脆让他们知道厉害,也就不会再过多的纠缠了。再说了,他不是傻子,为了我一人而搅得天翻地覆,可不值得。”
      “不,如果是你,问我愿意为了你让这天下翻天覆地,只要你想。”关浩深情地道。
      “我只是想,你能别老缠着我就算不错了。”小丰翻了个白眼,他现在都觉得腰很酸。
      “我帮你揉揉。”关浩搂着小丰离开。
      华菱皱眉深思,刚才的话要是别人在讲只会觉得是在大夸海口,但是从这两人嘴中说出就觉得不无可能,这两人说这话时倨傲的神态,似是不把世人放在眼中,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人。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不该知道的时候,你们查也没用。”
      华菱猛地往后退了一步,睁大眼睛看着柳墨,“你什么时候在的。”
      “就在他们两个在深情演说的时候。”柳墨瞥了一眼华菱。
      自己一直都没发现还有其他人在,这人不仅医术高明,就连武功……
      “是你自己太过震惊,无暇他顾。”似是知道华菱的想法,柳墨继续道。
      “你知道我们再查。”
      “自然。”柳墨坐到门口那个位置,“你可以收拾收拾,等下就会有客人来了。”
      华菱彻底无语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