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倾世



      第六章

      这一晚云晟梦见了很小的倾世,她还是个肉球一样的小丫头,那一年他家道中落,被卖入公主府做奴才,他第一次见倾世是大晚上的时候,小公主偷偷跑到池塘边捉萤火虫,她扑了半天一个没捉到,他一伸手便捉了一个递给她,圆脸大眼睛的小女孩惊叹的望着他,肉感十足的嘴发出“哦哦”的惊呼。

      “大哥哥好厉害。”

      他曾经家中也有些家底,那时并不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如人,他道:“满天飞的都是,很容易捉到的。”

      肉球公主捧着萤火虫委屈的嘀咕:“倾世捉不到。”

      心头一软,他摸了摸公主的头:“我帮你。”

      捉了一袋子的虫,倾世乐得咯咯直笑。云晟后来想,或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他对那种笑容便没了抵抗力。

      后来伺候倾世的奴仆寻来,先不由分说的将云晟骂了一通,他年纪小,气得一脸通红,是倾世一口咬了那人,踉踉跄跄的跑过来将他胳膊一抱,道:“你骂我!倾世错了你骂我!不准欺负大哥哥!”

      那以后,他变成了公主钦点的侍卫,倾世待他始终与别人不同,他也倾尽一切去回报这份不同,但是,不管他怎么回报,最后他还是亏欠了她,而且怎么也弥补不了了。

      晨起,卿时又为他熬了粥,他静静的喝下。

      他想用自己的所有去填补那份空缺,即便,他填补的那一点东西,与倾世不过只有那么一丝半缕的可怜牵扯,对他来说也聊胜于无了。

      春去秋来,护国将军大病。卧榻不起。

      皇帝忧心的派宫中御医来瞧过几次,说法都是一样,气虚体弱,众人皆道护国将军云晟是真的快走到寿命的终点了。云晟自己倒觉得没什么不好,他每日睡的时间多了,梦见倾世的时候便也多了。即便是那些疼痛的回忆,但对于醒来之后脑海中一片空白的云晟来说,那些也都是幸福。

      卿时日日在他榻前伺候,某个桂花飘香的日子,熟睡中的云晟仿似做了什么噩梦一般,他侧过身子,唇中呢喃着梦话,卿时凑进一听,隐约感觉到他在唤她的名:“卿时卿时……”仿似要将这两个字刻入骨髓心田,连死也不能忘。

      卿时怔然,不经意间在云晟枕头下看见一个扁平的木盒,他从不与她同榻,是以卿时也从未发现过这个东西。她心中一紧,终是好奇的将那木盒抽了出来。

      木盒表面很光滑,像是被人抚摸了千万遍一样,打开小锁,里面铺着红底丝绸,而丝绸之上仅仅只有数十根长发,被人珍惜的卷成一束,以红绳扎了起来。

      卿时不由伸出手,轻轻抚摸那束长发,像是摆了许多年,这黑发已有些枯了,但卿时能想象,当初这些头发应该是极美的。

      第七章

      “咳。”云晟一声咳嗽慢慢转醒,但看见床边卿时手中的木盒时,他神色一变,眸光中立即肃杀一片:“拿来。”他声音气弱而沙哑,但其中暗含的杀气却将卿时一惊,木盒掉落在床上。卷成一束的黑发落了出来。

      云晟坐起身,将发丝装了回去,眸光森冷的盯着卿时:“有的东西你最好别碰。”言罢,他难以自抑的咳了几声,“熬粥也好,私通越国,把将军府的部署图盗出去也罢,我都能容着你,但别触动我的底线。”

      卿时一惊:“你……”

      “出去罢。”

      他都知道,卿时一时惊骇不已,这个人什么都知道,可他却从来不说,甚至对她没有一点指责,为什么……仅仅是为了彰显他的宠爱吗?或者说,他是为了彰显对另外一个女人的刻骨怀念?

      卿时离开之后,云晟疲惫的阖上眼。

      他这一将功成是用越国的枯骨垫起来的,偶尔他也会思及此生罪孽深重,但是越国人要他怎么不恨。想起方才那个梦境,卿时眉头紧蹙。

      那年隆冬,他攻入越国都城,领兵踏入皇宫,助越国皇帝重登皇位,然而当他提出要将倾世公主的尸首带回时,却没一人敢应承。追问之下,他才得知,那些越国人竟是将倾世剉骨扬灰,洒在了皇城郊外的荒山上。

      云晟大恸,几乎站不稳身子:“在哪儿?”

      宫中经历叛乱的人将他带去,郊外荒山上只余芒草,不生树木:“你们……竟是连一块避阳的地方也不肯为倾世寻一下。”云晟咬牙切齿,仿似将越国人恨入骨髓,然而跟在他身后的宫人,却道:“这是娘娘自己选的。”

      云晟怔愣,宫人道:“娘娘重伤时,吩咐我们,以后她若身死,便将她烧了,从这里洒下。她说,这里的风能带她回家。”

      山风呼啸,扬起他的发丝,云晟放目望去,发丝飞扬的方向正晃晃悠悠指向大齐,五脏六腑仿似被绞做一堆,让他痛不欲生,他微微弯下腰,捂住心口,喉间有血腥味涌动。

      她想回家,她一直想回家。他承诺过的护着她没有做到,最后一面也见不到,连带她的尸骨回家也无法做到……他……简直没用至极。

      “云晟,如果我想走,你愿带我走吗?”

      当初那恍然间的问题再次从脑海深处蹿出,令他惘然,若再有一次,他即便拼尽所有也会带她走,然而后悔无用,遗憾再也无法弥补……

      卿时不再给云晟熬粥,云晟也从不过问,只是将一些消息透露给皇帝知晓。这是倾世的国,倾世的家,他不管做什么,也不能让这个国家来承担后果。

      可即便不再喝粥,云晟的身体也一日一日的弱了下去,他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做的梦也越来越奇怪,有时候是记忆中的,有时候是记忆外的,现实和梦境他再也分不清楚。

      第八章

      越国叛军首领细数越国皇帝的罪行,附带列出大齐的过错,他们将倾世吊在刑架上,让她的狼狈被所有人观看,他们想告诉民众,高贵如齐国公主越国皇后也能被他们踩在脚下。

      倾世只双目失神的望着远方,像是没了灵魂的玩偶,只是她眼神定定的望着一个方向,目光好似穿过了重重人群,厚厚高墙,飘到千里外的大齐京城,那里有她熟悉的大街小巷,有公主府,有站在院外的云晟和满园的梨花。

      有个男子会用最温柔的目光望进她的眼里。她跃过千山万水,只为停留在了他身边。

      他们抽打着她,于他们而言,他们打的是大齐,鞭笞的是越国皇家的脸面,可云晟知道,倾世最喜欢的事是在夏天的夜里捉虫子,最珍视的东西是他送的那支破钗,最常说的话是……

      “云晟。”

      她只是那样一个女子。

      刑架下的民众高声欢呼,刑架上的人只遥遥望着那个不明的方向,直到她再也抬不起头,再也说不出话,轻轻阖上眼,她吐出最后一口叹息:“云晟……”

      他说,他会一直护着她的。

      可到最后,她也没等得来。

      鞭笞而死……

      恶梦惊醒,云晟满头冷汗,他捂住紧缩的心脏,疼得蜷起身子,在战场上受过再重的伤也从没有过软弱,但此时的云晟却模糊了浑浊的眼。倾世倾世,她真是让他倾尽了这一生一世。

      在床榻上挣扎了一宿,第二天他的精神却极好,他说要去祈天台走走。没人敢拦他,三朝元老,护国大将,他闲庭散步似的走上了祈天台。这是当初于他而言神圣得不可侵犯的地方。

      他站在祈天台中央,仰望苍穹,细思当初倾世站在这里是,看见的是不是这同一片天,她的心境,是不是也与他现在有几许相同。痛与无奈,爱而遗憾。

      他佝偻着背在祈天台上缓缓看了一圈,而后俯首跪下,三叩首:“愿社稷长存,愿吾国,长安。”他声音虚弱沙哑,额头贴着地,好半晌也站不起来。

      祈天台上微风刮过,云晟颤抖着身子慢慢站了起来,他环顾四周,一片空无。云晟笑了笑,觉得如今的自己是有些老得糊涂了,这样做又有什么用呢,像是能把倾世的魂招回来似的。

      他摇了摇头,往祈天台下走去,路经他当年做侍卫站的那个位置,他顿下脚步,身后暖风徐徐,他不经意的回首一望,仿佛是阳光错了位,他看见漫天梨花簌簌而下,那个红衣广袖的倾世公主站在祈天台中央,目带三分挑衅,三分苍凉,还有更多的情意定定的望着他。

      时光仿佛流转了数十年,这仍旧是当年的祭天礼,君王与百官都在观礼。

      他瞳孔微缩,身着他那身公主府的旧甲衣,他缓步上前,伸出手,忘却了一切:“倾世,我带你走。”

      “我们……回家。”

      公主冷漠的眼神便在这一瞬微微一软,她勾起嘴角,弯了眉眼:“嗯。”

      后记

      护国将军云晟殁。

      卿时在云晟床榻的枕头下拿出木盒,仔细打量才看见木盒盖的边沿处轻轻刻着一个人的名字,她呢喃出声,然后恍然了悟。她静静扣上木盒转身出门,将这盒子扔进了庭院中燃烧着的巨大火盆之中。

      那里的东西是烧给云晟的。

      大齐的倾世公主在越国离世之后,有个男人便再也没有活过。他用一生祭奠了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最后一句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