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倾世


      第三章

      彼时心间的刺痛与怅然犹在,只是清醒之后浑浊的眼珠中却有几分可悲的惊喜,他立即摸到书桌旁的笔,刚要画下,却发现笔端墨已干,砚中也早已无墨。

      脑中的身影稍纵即逝,片刻之后,他便再次忘记所有。

      苍老的眉宇间难掩失落,令天下敬畏的护国将军此时露出的表情却像孩子一样无助。

      一声叹息,他无力的倚在太师椅上。昨晚竟这样不知不觉的趴在书桌上就睡了,云晟苦笑,真是越老越不知事了。一抬眼,不经意间,阳光穿透眼眸,书桌前的女子仍旧静立,她垂着头,眼眸微闭,一袭红衣,宛如梦中倾世垂眸的脸,云晟便在这一瞬恍了神。

      不知怎么行至女子身前,他伸出苍老的手,仿佛穿越了时间,再次触碰到那个鲜活的脸庞,美得让他不敢多看:“倾世。”简简单单的一个名字,却让他忍不住眼眸微润,记忆中的女子抬眼看他:“云晟,你喜欢我罢。”

      嗯,我喜欢你。

      可是这话,他永远说不出口,她也不可能再听见了。

      卿时眉头一皱,缓缓睁开眼,近在咫尺的苍老的脸将她狠狠惊住,她倒抽冷气,挥手打开云晟的手,用力推了他一把,云晟毫无防备,被她推得后退了几步径直撞在书桌上,卿时也腿一软摔坐在地,她惊骇的望着云晟,只见护国将军扶着腰,嘶嘶抽着冷气。惊骇之后,卿时苍白了脸色,她……伤了护国将军?

      外面的奴仆听见房间异动慌忙的推门进来,看见房中场景,有人呵斥:“大胆……”

      “行了。”话还没说完便被云晟打断,“把她安置好。”没有多余的话,却以让所有人明白了将军的态度。

      卿时留在了将军府,云晟却从不碰她,他只喜欢她穿红衣,只喜欢看她静坐,但他却比任何人都对她要好,坊间传闻护国将军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卿时虽什么都不说,但心里总是难掩窃窃自喜。

      又是一日阳光明媚,云晟仿似心情极好,他与她坐在一起用膳,可今日午膳的菜肴却比平时简单许多:“虽然简陋,但都是我做的,吃得惯吗?”

      卿时一怔,护国将军为她下厨……她脸红着微微点头。

      “今日是你生辰,我也不知送你什么,只好做了些你喜欢的菜。”云晟有些紧张的说着像一个想要讨好别人的孩子,“不好吃可以骂我。”

      卿时呆怔了一瞬,今日不是她生辰……这句话在喉头滚了一下,然后咽进肚里,她看了一眼桌上的菜,很多也不是她喜欢吃的。仿似恍然明白了什么,卿时愣愣的望向云晟,却见他温和的望着她,但目光却没落进她眼里。他像是……

      在寻找着什么人,而那人不是她。

      第四章

      及笄礼后,繁复的礼服尚未褪去,倾世坐在院子里望着明晃晃的月亮,拉平的唇角诉说着她的不悦。

      云晟忙完侍卫部署的事,刚走到公主院门口便看见她又没关院门就坐在院里,她面容映着月色有些说不清的清冷。云晟眉头微蹙,她不高兴吗?为什么?

      可不管他有多想让她开心,他都不能再往里走了,公主已经成年了,是大姑娘了。他们男女有别,尊卑有别。

      云晟垂下头,想到及笄礼上倾世的身影面容,他从没那么清楚的看见他们之间的距离,她是天之骄女,是天上的星星,他再如何仰望,再如何踮起脚尖想去触碰都是不行的。

      掌心收紧,云晟脚步一退,守在院外,忽听里面一声瓷器破碎的声响,云晟心里一惊,回头望院中的倾世,只见她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盯着他,云晟不明所以,倾世喝道:“进来!”

      云晟乖乖走进去,倾世盯了他许久,见他始终一言不发,终于忍不住大声道:“礼物呢!”她摊开纤细的手像要抢似的伸到他身前,“我的礼物呢!”

      月光下她头顶做工精细的发钗晃得云晟眼花,他手心一紧又将袖中的东西又往里藏了藏,他垂头:“抱歉,我……卑职没有……”

      倾世更怒:“胡说!前几天我明明……”她咬唇,把后面的话咽进去,摊开的手掌仍旧固执的放在他面前,但却带了点微不可见的颤抖,她垂下眼眸,眼眶微红。

      其实倾世怎么会不知道云晟在顾忌些什么,她知道在她登上高台行礼之时,这个男人仰望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的落寞。数年相伴,她却觉得他们之间越走越远,他自称卑职,对她行礼,疏远她……倾世害怕,有一天他们的对话会变成了可悲的命令回答。

      看着垂头的女子,云晟心尖一软,心疼压过了所有情绪,他慢慢拿出衣袖中藏着的发钗,低声道:“我没有做得很好。”

      倾世看着放在掌心的发钗,有些怔神。云晟耳根染红:“磨着磨着,就磨成这样了,虽然不好看,但可以防身。”他眼神四处飘了一会儿,落在一旁的梨树上不敢看她,“不喜欢可以骂我。”

      握住发钗,倾世珍惜极了的放在胸口,之前再大的怒火与不安都被抚平,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唇角的笑慢慢展开,“我很喜欢。”她弯起眼眸,映着动人的月光仰头望着他微笑:“我很喜欢。”

      云晟悄悄转过眼,但见倾世脸上的笑,心中的那些复杂的情绪都安静了下来,他恍惚间又想起自己留在她身边的原因,不就是为了这抹明媚的微笑吗,不就是……想看见她开心吗。

      “可是……”倾世佯装苦恼道。“这钗好像没有用武之地。”

      云晟怔然。

      “因为,你会一直护着我的,不是吗?”

      心尖酸软,他差一点就逾越了身份的距离摸上了她的脸。他的公主真是无赖,居然在这种时候讨要承诺。云晟无奈一笑,郑重的点头。他本来就会护着她,会一直护着她……

      剧烈的马蹄声不知从哪儿惊起,踏碎安宁。美如梦幻的月色破碎,倾世的脸在他眼前消散,朝堂上一纸急报宛如惊雷在他耳边炸响。他犹记得,那是倾世嫁去越国一年之后,边境传来的消息——

      越国内乱,大齐嫁过去的皇后,被叛军鞭笞而死。

      “你会一直护着我的。”

      她唇边的那一抹笑就像是让他世界倾倒的阳光,那样的明媚,他再看不见,也永远记不起来了……

      第五章

      午睡初醒,云晟在床榻上睁开眼,但神识仿似还停留在梦中,他怔然的坐起身来,触目的一切仿似都如那虚幻的镜中水月,他觉得这里才像是一场梦,真正的云晟只活在梦中,只存在于过去。

      他犹记得那年初夏,被叛军打得丢盔弃甲的越国皇帝来大齐求救,皇帝应允借兵,越国承诺镇压叛乱之后割让十座城池给大齐。也是那个时候云晟做了这辈子最冲动的事,他当着百官与国君的面将逃难而来的越国皇帝一顿暴打。

      他嘶吼着问:“为什么你逃出来了!公主呢!我大齐的公主呢!我……”最珍惜的倾世呢!他将她交给一国国君,她本值得这人倾国相待,但他却让她受鞭笞而亡!

      不出意料的,发泄怒火之后他被带入了天牢,三日后皇帝亲自来看他:“你愿戴罪立功,去越国镇压叛乱么?”

      他仰头望皇帝:“皇上,叛乱平定之后能将公主的遗体带回大齐吗?倾世……应该很想回家。”

      帝王沉默,一声轻叹:“若找到了她,便带回来吧。”

      云晟毫不犹豫的披上战甲,远赴越国。战场上的云晟宛如杀戮的机器,但凡越国叛军落在他手上均没有好下场,日日杀戮,他心中戾气深重。他夜不能寐,那些难平的疼痛汇聚成磨灭不了的恨意,灼烧得他日夜难安,宛如蚀骨之蛆,将他一寸一寸啃噬干净……

      情绪涌动,没想到过了这么些年想起当初的事,他仍旧心绪难平。

      外间“咯哒”一声轻响,云晟披上衣服走了出去,却在书桌那方看见了卿时,她正在看着他桌上的书画,但见云晟走出,卿时一惊,矮身行礼:“将军。”

      云晟点了点头。又打量了她一眼:“为何不穿红衣?”

      卿时垂了眼眸:“衣裳……脏了。”她轻轻答完,手指在书案上的宣纸上轻抚,“将军,这些画……为何都没有面目。”她看得出,画中的人都是她,但这画中人的神韵却又与她有所不同,而且因为每张画都没着脸面,好似有另一个灵魂住在其中一样。

      云晟走上前来,默默的将画卷收起来:“面目我都忘了。”他轻声回答,语带叹息。

      他曾以为会永远记着倾世的面容,不管未来如何。然而未来有多长?在比回忆还漫长的岁月里,他渐渐忘记她的嗓音,慢慢模糊她的面容。时光比刀剑更无情刮骨,把他脑海里的倾世割得破碎不堪,直至再也拼凑不起来。

      忘了?卿时无声的打量云晟,无数的问题想问出口,画中女子到底是谁,他又把她看做是谁,为什么会忘了面容?但卿时记得自己的身份,她没有追问的资格。

      卿时笑道:“将军今日午睡得久,我给你熬了碗粥解乏。”

      云晟点头,看着卿时将桌上的粥端起来递给他。他接过粥,微微一怔,目光落在卿时脸上,但见她轻轻笑着,眉目弯弯,窗外的阳光透入洒了她一脸明媚。云晟便在这一瞬走了神。

      粥放在唇边,清淡的香气飘入鼻端,云晟一笑,仰头饮下,而后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卿时的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