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璧

作者:晞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技之长

      二、【他问:禾璧姑娘可有何一技之长?她重重地点头:我会……胸口碎大石】
      
      当禾璧满身尘土地站在吴乾的城门口时,全身泥巴色,一张小脸完全辨不出原来的模样。连一旁的戍卫看到她,都一脸嫌弃地退了好几步,心中越发钦佩起这位白衣公子,这得要多强的意志力才能忍受这样脏乱差的姑娘啊。
      
      禾璧第一次踏足人类居住的地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抢了一个老伯的糖葫芦摊子,大吃特吃起来。
      
      老伯虽然大惊于此女的饿劳相,但一看到她旁边还站了个白衣公子,衣料上乘,姿容华贵,想来也不是付不起银子的主。好不容易等她吃完,好声好气地问她要银子,结果她一幅双目无神,一脸茫然的样子。
      
      老伯心急火燎地询问她身旁的白衣公子,他摸了一下袖子,然后突然想起似的,慢条斯理道:“不好意思,这次出门忘了带银子了。”
      
      卧槽,居然吃霸王餐!老伯大怒,立即就要拉着他们去见官。
      
      禾璧很生气,再一次使出杀手锏,凶狠地说:“拉什么拉!再拉老子吃了你全家。”说着,双手放在胸前,做了个老虎扑食的动作,还配合地发出一声凶猛的叫声。
      
      老伯惊呆地看向白衣公子,他无奈地指了指禾璧的脑袋。老伯瞬间领悟,一时如斗败的公鸡。需知汴国的法律是:神经病犯法属于不可抗力的范畴,当无罪释放。
      
      老伯欲哭无泪,只能早早收了摊子,回家哭天抢地撞豆腐去了。
      
      吴乾是个边陲小镇,集市就一条街而已。听闻了周大伯的心酸遭遇,卖糖葫芦的商贩们全都早早的收摊跑路了。
      
      客栈门口,白衣男子停住,细细地端详了门匾半晌后,温柔地看向禾璧。“禾璧姑娘,你可有何一技之长?”
      
      禾璧肚子吃饱了,心情大好,脾气也跟着好了起来,舔着糖葫芦,安安静静地看着他,大眼睛如初雪后的天霁,澄澈透亮。
      
      他怔了一下,解释说:“夜幕将至,我们要找家客栈休息,需要银子。禾璧姑娘若有一技之长,说不定能换些银子。”
      
      禾璧露出疑惑的神情,他立即补充了一句:“银子能换很多糖葫芦。”
      
      听到“糖葫芦”三个字,禾璧立即兴高采烈起来,重重地点头:“我会……胸口碎大石。”
      
      她从路边举起一块大石头就要往胸口砸去,又倏地想起雉辛说胸会越砸越平的,便临时换了个方向。他反身性地要去抓她的手,却赶不上她的速度,一整块大石头霎时拍在了她的脑门上,变成了小碎块,看得路过的行人全部目瞪口呆。
      
      他回过神,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没事,才缓缓放下手,摇头淡道:“这个风险大,还没市场,换一个。”
      
      禾璧偏着头想了一下,呀,有了。她清了下喉咙,扯开嗓子,展现歌技:“糖葫芦呀糖葫芦,雉辛给我糖葫芦,糖葫芦呀糖葫芦,全部给我糖葫芦,啷哩个啷哩个啷哩个啷……”
      
      周围路过的行人纷纷痛苦地掩耳,逃窜似的散了。
      
      他不能不尊重群众的意见,客观地说:“这个会被城管揍,还要倒赔钱,不划算。”
      
      禾璧这下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来,直到瞄到旁边有一个卖字画的小铺,立即喜滋滋地跑过去。
      
      俗话说,宁得罪官宦,不得罪女神经病。
      
      卖字画的老板一看到她,就象看到了瘟神似的,连忙退到一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上等宣纸,被她涂鸦上完全看不懂的符号,只想喷一脸血。
      
      白衣公子走过来,蹙着眉看了好半晌,终于忍不住问:“禾璧姑娘写的是什么?”
      
      禾璧小声说:“一种神秘的文字。”
      
      他微微惊讶,没想到这姑娘还深藏不露啊。
      
      禾璧眼里闪着得意,骄傲地补了一句:“我发明的,连雉辛都看不懂!”
      
      他沉默许久后,望着天说:“我看……这个计划还是取消吧。”
      
      -------------------------------------------------------------------------------
      
      三、【虽然雉辛经常说她缺心眼儿,但她自己知道,哪里真的有缺心眼儿,还成了妖的呢?】
      
      这世上有些事情你以为很难,实际上也很难,但是针对某一类特殊人群,解决的办法却是出乎意料的简单,比如说:
      
      “客官……”
      
      “一间房,不准要银子!”
      
      “……”
      
      “要也不给,要就杀了你!”
      
      “……”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杀了你,再吃了你全家!”
      
      掌柜本想大大地发一回飙,小二却立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他听后,无奈地对小二叹了口气说,卧槽!居然是个神经病,倒八辈子血霉了,带他们过去。
      
      刚走了几步,白衣男子回过头,对掌柜微笑道:“请问再加一间房,可考虑?”
      
      身后重重的“啪”的一声,满地算盘珠子滚落,老板气急攻心,抚着胸口,差点没过了去。小二想着快点安顿好这两个瘟神,走得快,冷不防就撞着一个人。
      
      “呦,客官对不起您,您没事吧?”
      
      “嗯,没事。”
      
      他站起来的瞬间,禾璧瞄了一眼他的穿着,死道士,哼!
      
      入夜,月黑风高。
      
      客栈硬件设施过硬,连花园都占地不少。这里种植的是汴国特有的西昙兰,子夜时分盛放,因为花香醉人,又叫勾魂香。
      
      清风拂过花海,杀气暗藏。他躺在卧榻上,阖着眼,却神思清明。这第二拨,终于来了。
      
      他动了动,湿滑的触感倏地传来。他的眉毛不禁挑了挑,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向趴在自己胸口上的人。一张好看的睡颜纯净似水,只是流了他一胸膛的口水。
      
      他唇角微扬,轻轻叹了口气。
      
      黑衣人一声令下,数道人影破窗而入,白刺刺的刀光剑影在空中交织,仿佛绽开数道绮丽的烟火。
      
      杀手的剑法比上一拨好太多,可知她——这次是下了血本了,他淡淡地想。
      
      禾璧闻声而醒,一片白刃正好迎面而来。她一个翻身,躲开一刀,另一个黑衣人已经握着长剑飞身而下,直冲着她而来。看起来,她似乎避无可避,但她知道她避得开。
      
      因为,她是一只妖。
      
      虽然雉辛经常说她缺心眼儿,但她自己知道,哪儿真的有缺心眼儿,还成了妖的呢?三重天劫,九重磨难,都是自己一关一关修修过来的。她只是懒得动脑筋,而且太爱吃糖葫芦了,罩门呈现得这么清晰易见,所以雉辛那个二百五,才能以一个精魄只换一串糖葫芦的卑鄙手段,骗了她一千年。
      
      她想着,等她吃完满屋子的糖葫芦回去,就去把雉辛剁了喂猪吃。嗯,如果打得过他的话。
      
      那一剑刺过来的时候,她其实已经打算好了,想着随口施个密咒,让那人捅了自己的同伴,一举两得。哪知一截白衣飘过,身体被用力一扯,她一个晃神,竟忘了施咒。衣衫被划破的刺耳声倏地响在耳际,那一剑果真如愿以偿地刺了过来,隐约间,她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黑暗中,他的轮廓被窗外的月光染上了一层霜,脸如瓷白,惟有胸口那一朵艳红刺目。她被他拉到他的胸前,贴近的瞬间,她能清晰地感受他心脏跳动的速度逐渐变缓。
      
      “禾璧,小心!”
      
      禾璧第一次听到他没有在她名字后加“姑娘”二字,只是气息微弱。禾璧心有所悟,他这番想着救她一把,实则白白搭上了自己。
      
      望着他略微苍白的唇,她忽然说:“你是不是快要死了?”
      
      他说:“有可能。”
      
      她心里蓦地不舒服起来,皱眉说:“那我的糖葫芦呢?”
      
      他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苦笑了一声,这姑娘……着实让人操心啊。
      
      禾璧的眉头皱得更紧,喃喃自语道:“不行,不能死,得要糖葫芦,不能不要糖葫芦。”
      
      一掌拍晕他后,禾璧想快速搁倒眼前这些人救他,却发现根本施不上妖法,这才想起肯定是中午遇到的那个臭道士干的。
      
      竟敢用符咒封她的法术,老子要吃了他祖宗十八代!
      
      她看了已经昏迷的他一眼,已有决定。
      
      抬起细白的手腕,她用指甲盖划了一下食指,一滴鲜血似有感应似的飞出,溅到地上。
      
      血是妖的精气,血咒自然是普通的道符封不住的。那些黑衣人瞬间被摄了魂,全部倒在了地上。
      
      借着月光,她走到他身边蹲下,又用指甲盖划了一下食指,滴进他的口里,似自言自语地叹息道:“一下用掉两滴,雉辛又要说我缺心眼儿了吧。”
      
      其实后来,雉辛再也不会说她缺心眼儿了,只会冷冷地瞥她一眼,赏她两个字——傻逼。
      
      因为人参精的血是本命,合共就三滴而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还欢乐吧欢乐吧?通常欢乐过后,就快虐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