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莲说

作者:三987.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欲静,风不止.

      “不知这位姑娘找我有何要事?”我自顾自地在赵飞絮对面坐下,倒了几杯茶,依次递给古驰,郑泰和沈碧落.
      
      “悟……”她轻轻吐出一个字,看见我抬眼望着她,连忙改了口: “东方姑娘,我来找你,是有些事情想私下告诉你.”说到最后又加重了语气.
      
      我看出她的顾忌,想起以前错把金簪插在她的头发上导致她无辜被掳,便点头道: “好.你跟我来.” 又交待小伍哥上菜,让其余三人先行吃饭,领着赵飞絮来到了僻静的客栈后院.
      
      “东方姑娘,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赵飞絮柔柔说道,在黯淡的黄昏中越发显得弱柳扶风, “从前有个大户人家的丫鬟和她服侍的小姐情同手足,一起长大.这位小姐虽然少言寡语,但心性单纯善良.所以丫鬟心中甚是感激.小姐由于身份的关系,认识的外人极少,可说只有一位,便是世交家的公子.公子年长六岁,能文能武,一年之中有大半时间都留在府内教导小姐琴棋书画.小姐的贴身丫鬟总是陪伴在侧.” 赵飞絮顿了顿,目光越过我,投向远方,有些飘渺: “公子少年的模样已是姿容俊秀,待人接物又温和有礼,多少女儿家芳心暗许,这位贴身丫鬟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她明白不可有非分之想,公子与自家小姐早已是默许的成亲对象.可是感情日积月累,总有蒙了心智的时候.”说到这里,她的呼吸稍稍急促了些许:
      
      “有一天,这家突生变故,小姐为了救丫鬟,主动向歹人暴露了身份,哪知歹人仍然要灭口,丫鬟想到这么多年外人皆以为她这位替身是小姐,若是小姐不测,也许…也许她和公子还有机会…只一瞬,恶念一生,已经拽过小姐挡下一掌……丫鬟终于如愿以偿地住进了公子的府内,日子却过得百般煎熬.她既满心愧疚,夜夜梦魇,又压抑不了自己的感情.而公子仍是一贯的温和,却无形中似乎被高墙围住,没有人可以接近.直到有一天,庄里来了一位出家人…公子待她是不同的…丫鬟从未见过他笑得如此心无城府,他脸上的表情,仿佛都鲜活了起来…是那丫鬟自欺欺人不愿意承认……”
      
      赵飞絮的眼神迷蒙,似有雾气弥漫: “丫鬟遭人暗算,中了一种歹毒的□□,被扔进公子的房内.下毒的人并不知道,若干年前有人恨极□□,于是发明了一味药,可解世间所有□□.这药对于普通人仅仅是寻常解药,但是若服用之人内功深厚且心有所恋,则思念愈深,功力愈容易增强.然而,它的弊端便是从此对其他人要做到绝心绝情,不可再旁生爱恋,否则朝夕间容颜衰老,功力衰竭而亡.由于它药性偏激,早就被列为禁药.”
      
      她停下了讲述,悠悠叹出一口气,双目盈盈地注视着我,我有些不自在地开口问道: “难道这位公子服用了禁药?他又如何能在一时半刻内寻得此药呢?”
      
      “因为这药,正是公子的父亲所发明.”赵飞絮的美目中忧愁流转, “那位出家人被掳走后,公子的脸上总多了一抹忧虑.有天夜晚,丫鬟做了消夜送去,却听到公子正与人争吵.那人道,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吃了‘恩断义决’,万一她死了,你岂不是要绝后?!公子说,爹,上一辈的恩怨我全知道了,您莫要将它牵扯到我们.丫鬟以为是寻常争执,也不敢多听.岂料…岂料几天后公子重伤而归,竟是被自己亲生父亲所伤.丫鬟从公子姐姐那里得知,那位出家人了中了碎心掌,下落不明,可能活不了了.”
      
      “姑娘,你对我说这番话,到底意欲为何?”想到宋阅霄发明的鬼药,我一个脑袋两个大…
      
      赵飞絮苦笑了一声: “这一年来,庄主从未再认过爹,就算是岚姐出嫁那天,也没有和他爹说过一句话.他钻研武学更是快达走火入魔的境界,几次过于急躁,差点筋脉尽损.他四处寻找杜喻蕤的下落,当日杜喻蕤的爪牙,无论缘由,后来皆被庄主赶尽杀绝.他几时这般绝决过? 你道,这都是因为谁的缘故?”
      
      我叹了口气: “一个人就算神功盖世,亦有不可扭转的局面.姑娘若是向我寻求一个解决之道,我只能说,情不重不生莎婆.莎婆既生,便是个人命数,不由己不由人.你看这年年花相似,人却早已不同了.姑娘若有机会,不妨原话告与那位公子罢.”
      
      赵飞絮愣愣地看了我一会,不发一语地离开了.我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树下,负手望天.枝桠牵连,晓风寂寥,情字最难解.宋秋梧的故事,演了三十年还没有落幕.是不是只要有人幸福快乐圆满,那独自凄凉的,管他是白月光还是朱砂痣,都成为无伤大雅的点缀,才是最终结局?
      
      “你在看什么?”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嘿嘿,树上好大一个鸟窝哇!”我的手朝上一指,轻快地叫道.听到“汪汪”两声,刚一转身,便落进了一个宽阔的怀抱.
      
      暮色四合,空气中迷漫朦朦胧胧的轻烟,一切都是模糊,清晰的,只有湿了凉月的一双眼,收敛起锐利的锋芒,犹如深不可测的墨潭,不动声色亦能惑人心魄.
      
      “汪汪.”
      
      我连忙偏头一看,原来是只小花狗,正围着沈碧落的脚边打转.
      
      “沈楼主无须多虑,可以放我下来.我不怕狗.”我浅浅笑道.
      
      他的脸上飞速闪过一丝惊讶,却没有答话.我按下纷乱的情绪,尽力自然地轻声道: “我家相公说过,狗并不可怕.世上有很多人比狗更可怕.”只有快刀才能斩乱麻..
      
      沈碧落青瓷般微透的面容泛着孤冷的光,眸深似海,抱着我的双手用力收紧,他缓缓问道: “你家相公?”
      
      我狠下心,拂过他手上一处麻穴,待他一松,跳下地来.
      
      “虽然我个性不太好,又没有什么家世和美色,不过到了这个年纪,自然也成亲了.假以时日,沈楼主必定也能觅得好姻缘.”我言语恳切,眼睛却不自觉有些发酸.
      
      他的面容隐在夜色中,变成一片荫翳,叫人看不真切,徒留惆怅的白色人影.我掉过头,揉了揉眼睛,想走.
      
      “原来看着一个人的背影,心里真的很不好受.”喑哑低沉的声音如同一个咒,将我定在原地. “想来我爱慕的那位姑娘,看见了多少次我的背影呢?次数也许屈指可数,却回回让她心如刀割.我认识她的三年里,她若真想撇开我,不是没有办法.修竹庵有妙真师太,金竹寺有慧能大师.四处搜寻我的地煞阁.可是她从来不曾主动离开我.我年少轻狂的日子过得太久,还不懂得怎样好好爱一个人.终究得到报应.”
      
      我握紧了拳,手心生痛,偏偏双脚挪不开步子.
      
      “我读了一本经书,叫《佛说摩利支天经》.里面说道,无人能欺诳我,无人能缚我.每天我独自行走,独自静默,看天光明媚了又幽黯了,渐渐明白,能欺诳我,束缚我的,只有我自己.”沈碧落停顿了一小会,声音大了些许, “我爱慕那位姑娘,和她有没有成亲,有没有孩子,并没有关系.经历过锥心之痛的人,不会失去正视自己感情的勇气.还能看见她的背影,已是欢喜远远超过疼痛了.”
      
      我再也无法听下去,匆匆奔进客栈,只听得郑泰纳闷的声音: “东方姐姐,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我勉强笑了笑,扭头上楼回了房间.
      
      我一骨碌埋进被窝里,脑子里一团混乱,连经文也没办法静下心念. NP? 呃…宋大娘的前车之鉴,文相公的腹黑之术…只怕NP会搞成No Person,然后鄙人老实出家,和佛祖结缘去…不NP? 显然违背了可持续发展道路的要求,即既满足现代人对美男的需求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需求的能力.宋桐绝后,猫熊受虐,美色资源大量流失浪费毁于我手,不仅我亲妈要被Pia飞,我自己也会被驱逐出地球…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问的就是你,三天没洗头,两个黑眼圈,噼里啪啦打字的这位亲妈! 虾米?!你居然敢无视鄙人?!
      
      “咕噜.”这不是我想要的回答!
      
      “咕噜.”嗯…肚子很饿,晚饭忘记吃了…
      
      我在床上滚来滚去,想着天色已晚,上哪里弄吃的去,心中更是烦躁.
      
      “砰砰.”有人轻轻敲门.
      
      “来啦!”我恹恹地打开,一股香气扑鼻而来,我看直了眼睛.
      
      香滑的面条,油嫩的肉丝,青翠的葱花……
      
      “晚饭都没吃,肯定饿了.趁热吃吧.”沈碧落嘴角一抹笑意,将碗放在桌上.
      
      我咽了咽口水,放弃主演悲情剧,改主持美食节目, “呼噜呼噜”大口吃起面条来.俗话说,要逮住一个女人,首先要逮住她的胃.看来沈楼主深谙此道.本来我决定今晚落跑,现在一想,一个月后太子府照样得见面,跑得了尼姑跑不了庙,还是作罢.爱情片演不下去我就不拿金箍棒改举红缨枪,演枪战片总行了吧! 到时我一手举一根,片名就叫“双枪小尼姑”!
      
      “你真的要去太子府?”沈碧落在一旁坐下,一只胳膊搁在桌上.
      
      “不去又怎么知道他卖得什么药,和谁一起卖呢?唉…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任务!”我三两下吃了个底朝天,又喝了两口茶水.沈碧落自怀中掏出一块素帕,轻轻擦了擦我的嘴巴.我脸一热,他已经收回了手.
      
      “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他拿起碗筷,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为了惩罚我大放厥词,作者安排我一夜无好眠,结果第二天精神萎靡,四个人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差点把粥送进鼻子里.
      
      “东方姐姐,你怎么了?眼睛咋有两个大黑眼圈哪?很奇怪呢!”郑泰傻丢丢地问道.
      
      “你懂什么?!什么大黑眼圈……”我眼睛一瞟,沈碧落神色自如地吃着包子,但是古驰和小伍哥,甚至旁边几位客人都面带笑容,心中又羞又恼,嗓门大了两分: “这叫猫熊眼!”
      
      “猫熊眼?为什么叫猫熊眼?猫熊是什么?”郑泰同学接连发问.
      
      我对他这种好奇宝宝的行径已经习以为常了,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润润嗓子: “郑泰小朋友,猫熊,也叫作貘,是一种喜欢吃竹子的动物,物种稀有,属于国宝级别.它长得圆滚滚的,四肢短短的,眼睛周围一圈黑色,非常可爱,所以猫熊眼也是非常可爱地.你懂不懂啊?你不要笑,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猫熊吖!”
      
      “东方姐姐也喜欢长得这么奇怪的动物么?”郑泰睁着亮亮的眼睛问道.
      
      “什么奇怪!吼~我最喜欢猫熊!做人要有点儿创意,不要总是喜欢些什么小猫小狗小狐狸,养鸟养马养小白兔有啥稀奇的,要是我,就要养一只猫熊!”
      
      “沈大哥,你不觉得奇怪哪?”郑泰改问一直保持平静的沈碧落.
      
      “没人会觉得奇怪!你问他作甚!”我有些心浮气躁, “他就叫猫熊!”话音刚落我立即后悔,一把抓起个包子迅速塞住自己的嘴巴.
      
      “东方姐姐,你很饿么?不是刚吃了一笼饺子和一碗粥吗?”我感觉郑泰今天就是个故意找茬的小恶魔. “沈大哥,你不是天罡楼楼主吗,为什么会叫猫熊啊?”
      
      沈碧落的唇角勾起一个柔和的弧度,俊眸晶亮: “以前喜欢我的一位姑娘起的名字,只有她才能这么叫我.”
      
      “东……”郑泰还想继续问,我赶紧咽下包子,打断了他,主动招惹一个我极其不愿招惹的人: “小王爷怎么也喜欢粗茶淡饭哪?!”
      
      杨翌之今日没有带那张华贵大椅,大喇喇地在木凳上坐下: “本王喜欢的东西是不少,一旦喜欢,就一定要得到.”他有些轻佻地望着我.
      
      “那您就慢慢吃.”我微微一笑, “郑小弟,拿上包袱,咱们出发啦! 小伍哥,谢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有机会我一定回来看你哟!”
      
      马车已经买好,甚为宽敞精致,主要是因为我担心自己晕车.郑泰上车放好行李,在古驰坚持赶车的情况下,沈碧落自作主张把我抱进了车厢,才上来关好门.我看见郑泰又有发问的趋势,连忙说道: “昨夜没睡好,我先休息一会!” 枕着自己的包袱,蜷成一团,睡着了.
      
      注解:莎婆,意指红尘.
      
      +++++++++++++++++++++++++
      亲爱的筒子们!
      感谢大家诚恳的意见,勤劳的打分以及热情的鼓励!
      
      小3子也要交待一下人物的心理,所以这一章就是过渡,平淡地过渡哈~
      
      之前对于南竹们的感情描写比较仓促,所以以后会进行补充修改.
      
      话说要搞出新意确实不容易,所以小3子有空就在苦思冥想...
      
      保文小分队,保宋行动组,猫熊基地的各位,大家不要焦躁哟^^
      
      时间不早了,小3子还要早起,赶紧困觉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