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跨越生死的途径便是轮回。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无岚,苏倚虹 ┃ 配角:崔判官,张陆 ┃ 其它:地狱人间阴阳轮回

  总点击数: 610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216,88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中短篇集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993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生死簿

作者:落影Azur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死簿

      生死簿
      
      【文案】
      轮回之笔誊写着生死簿上的几卷禁锢,风干成无尽的孤独。
      因果一册,凝结如千年琥珀,终是被页页剥落。
      
      【恨无常】
      
      他还记得最初来这里的时候。黑白无常将他押入鬼门关,力道重得令他不禁蹙眉。
      鬼门关是一座牌楼,上面横书苍劲有力的“鬼门关”三个大字。两旁有十八个鬼王和把门小鬼把守。森严壁垒、铜墙铁壁,牢不可破。一入鬼门关,便成亡魂,流浪在这黄泉路上。
      在冥界,一切都安静得不同寻常,却也正是寻常。接引路上他静静站着,仿佛四周的魂魄与他毫无干系。不过,本就毫无干系,又何必理睬。他不会像他们一样哭哭闹闹,或者痛苦哀嚎。经过流年的洗刷,他已然学会如何漠视那些噪声。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的世界永远是如此寂静。
      黄泉路上有很多孤魂野鬼,他们是那些阳寿未尽而非正常死亡的,不能上天,也不能投胎,更不能到地府,只能再黄泉路上游荡。他和他们一样,在此徘徊,等待阳寿到了后才能到地府报到,听候阎罗王的发落。
      时间流淌了多少?又或许根本不曾流失?在这样无从谈起的漫长等待中,他觉得无趣,枯燥,甚至有些可怕。
      他死去的时候,人间恰好是大唐天宝年间。他本是朝廷的大官,年纪轻轻就做了将军。只可惜宫倾国破,唯有哀歌送行,死的时候,仅有二十一岁。而他的阳寿有六十一岁。算起来,还要等四十年,才可以接受审判,重入轮回。
      初来的时候是怎样的不甘,满怀愤恨地抵抗黑白无常的捕捉,口气凌厉:“放我回去!我绝不能就这样死在沙场!”然而无论怎样威逼或是恳求,他终是落入这流荒之境。人间过去几十载,春秋轮转,朝代兴衰,也许,他想守护的,早就不在了呢。
      然后他渐渐学会静了下来,虽然早已不在尘世,却换了一双沧桑的眼睛,那眼睛仿佛一眼便可看破红尘。于他而言,世事无常,不过是命中注定。此生留下的诸多遗憾,也已经不再重要。
      
      【彼岸花】
      
      黄泉路上有火红的彼岸花,也正是传说中的接引之花。血红的色彩,染遍幽冥,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
      他总是坐在花海中,闻着淡淡芬芳。前世的记忆不经意就被唤醒,有的时候,会忽然想起一些琐事,譬如某次出征前回来的宴席,又譬如老师的种种教诲。又或者,是一抹淡淡的蓝色。然后,失神。
      等不到了。缘分已尽。他经常这样喃喃,试图告诉尚在尘世的她,希望她能够听见——且让所有定下的生死契约都作废罢。他既已离开,也不愿束缚她。只求她,在乱世之中,年岁无愁。
      这样就好了,皆大欢喜。是不是?
      他拾起身畔落下的花瓣,微笑。
      火红的花在这片土地上怒放,妖娆又显得孤寂。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这是美的,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美。如血,如茶,大片大片地盛开、凋零。
      前尘往事总会在看花的时候一点点浮现。他如何站在城墙上看着兵临城下,身后是乱世尘埃,战士的魂魄已回归尘土,而他拔剑卷起一地风沙,起舞,嗜血。他的剑法非常壮美,十八式便将虹光万丈挥洒得自如。敌人的血映着剑光,在虚空里留下长痕。
      可终归是败了,因为寡不敌众。大唐的军队一败涂地,他死死护在城门前不肯投降,身躯被十把刀在最后一瞬同时刺穿。魂魄出窍的那一刻,他仰天长笑。也好,也好,让一生就此了结罢。
      回忆,往往在最残酷的地方戛然而止。花仍是如初开放,染红了苍老的时光。
      
      【忘川河】
      
      他不知道是否真的等了四十年。鬼差来了,带来他阳寿已尽,可入地府的消息。
      没有顾及四周的鬼魂,他稳稳当当起身,被带领到忘川河。一路上盛开火红的彼岸花,如同泼洒的鲜血一般凄美。
      忘川的名字是那样凄美,忘却,在经历了离散的人看来,是奢求。这条河流,在黄泉路和冥府之间,由忘川河划之为分界。
      忘川河上云雾缭绕,勉强可以辨认水呈血黄色,听说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腥风扑面。这是一条可怖的河,载满了千百世亡魂的哀怨,悲歌仍然在河上风中回荡,自从这个世界出现以来从未间歇。
      过忘川河需走奈何桥,过奈何桥需喝孟婆汤忘却前世。不愿遗忘前世,那便须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还阳。千年之中,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看得见对方,对方却看不见彼此。
      ——只道是相思苦。
      他抬起头淡漠地注视这条河,想象那些哀嚎的魂魄,不断涌现又消失在水中。忽然他收回视线,暗暗为自己方才一闪而现的想法感到可笑:怎么能指望在这条河中找到她呢?她一定还好好活在阳世,一定是的。
      原本自认为看穿红尘聚散的他,在此刻忽然有些迷茫。
      倚虹……倚虹。
      你是否安好。
      
      【望乡台】
      
      停下的地方正是望乡台。人死后化为鬼魂去地府报到前,因对阳世亲人十分挂念,会登望乡台,最后遥望家乡,才死心塌地前往阴曹地府。
      望乡台建造甚奇,上宽下窄,面如弓背,背如弓弦平列,除了一条石级小路外,其余尽是刀山剑树,十分险峻。站在上面,五大洲、四大洋都可以望见。
      他有些恍惚。
      “喂!小子,该你了!”鬼差厉声道,“发什么呆!不要告诉我,你在阳世已无亲友了!”
      他转头看见面目狰狞的鬼差看着自己,似乎不耐烦了。唇角扬起冰冷的弧度,他理了理白衣上的褶皱,迈开一步,站到望乡台上。
      寒风如刀,落在他苍白的脸上,虽然已经是鬼魂,然而不知为何竟然觉得有些寒冷。这是何方来的风?阴间,又或是凡尘?
      他修长的身影格外落寞。生前为将,死后为鬼,忽然觉得眼前的景象,乃是对他莫大的讽刺。街市依旧川流不息,远方歌舞升平。贵族仍然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不知今夕是何年?天下太平,天下长安,从老师再到他,执剑斩断恩怨情仇,却终究只能成为遗憾。
      或许命本该如此。在他不顾一切挣脱宿命的捆绑之时,局已定。他妄想挽回大唐的繁华昌盛,奈何大唐气数已尽。再看世间,愿意用蝼蚁浮生捍万钧命运的人还有多少呢。
      白衣飘然。
      忽然画面渐渐清晰,定格在那座积满悲欢离合的城,风中夹杂着厮杀声、哭喊声。他微微一怔,那是多年前的部下,不料想他还在战,在他死后一战便是四十年。盔甲磨旧了,刀光却愈发闪亮,挥手一扬,便将叛军斩于剑下。
      那是他的剑,从父亲传到自己手上。然后由他传给部下,一劈雷霆万钧,再斩日照九州。这本是依靠龙之气支撑起来的绝世宝剑,除恶却不杀戮,只可惜战场上不存在是非正邪,这把剑犹如饮血的魔鬼,闪光闪闪的剑峰被染的鲜红。
      他忽然想起这二十一年。刚出生时他便由在江湖闯荡的父母交与在朝廷中做大官的的友人教导,取之名为燕无岚,山间无雾,即是清明、清朗。本该从为官之路的他,却因父亲亡故的原因接手了统一武林的重任。江湖常年在他的维护下安宁和平,恰是此时,朝堂已发生种种变化,譬如老师在弹劾贪官的路上被暗杀。最终他携着幼时便同闯江湖的冰魄剑主,苏倚虹,一同离开了江湖。
      江湖不比朝堂险恶,如深渊一般,一入一生为其所缚。在官场上取胜的法宝不是武力,而是才智,权位,甚至更多。
      他一生因为父亲和老师奔波于江湖和朝廷,带着赫赫战功执剑上了战场,以一个年轻将军的身份永远留在了荒漠。枯骨成堆,风沙葬了天涯。
      还是,留下了遗憾,未完成的心愿。
      譬如,老师的遗愿。
      譬如,天下的平定。
      又譬如,未与她道别。
      站在望乡台上,觉得心如风儿一般轻盈。他的目光扫过凡间种种画面,看见战火的硝烟遍布江山。就要易主了,一切都在不断变更,他所期盼看见的人,有人活着,有人已经不在了。
      尽管明白这就是宿命,尽管已经学会将回忆的伤痕淡化,但是当看尽凡尘想要看见的亲友之后,他忽然有些颓废地笑了笑。
      他在鬼差的指令下离开望乡台,冷漠的眼睛内泛起一丝苦意。
      ——为什么,没有看到你。
      
      【三生石】
      
      彼岸花映着三生石。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都重重地刻在了三生石上。自开天辟地以来,它见证了芸芸众生的悲欢离合。该了的债,该还的情,三生石前,一笔勾销。
      他站在石前,不知该求什么姻缘,不知会有怎样的来世。
      这往生功过已被记载于生死簿上,这一册因果,凝结如千年琥珀。地府唯有判官手中几页墨迹才可以道出一生是非对错,他不认为这块石头可以照出来。
      容不得多想,前世纠葛就浮现在眼前。
      这是唯一一次能够听见前世行歌,他听见了琴音。寒冷的冬日,沉睡的桃林中,他和她一起月下浅酌。举杯为的是迎接即将到来的征途。年少时的初见,桃花纷飞,暖阳醉人。很快就是雾气深重的夜,江湖血雨,不见光明,不见出路。
      他恍惚。
      果然是缘定三生么……原来前世就已有种种牵扯,一直到突如其来的变数将红线打断。
      就要看到来世了……他握紧了手,神色凝重,毅然转身离开。
      “哎,你怎么回事?”看着面色惨败的他从三生石边离开,鬼差不解,“不打算看看来世还能否和她再续前缘吗?”
      他负手伫立在忘川河边,白衣迎风飘动,清俊的侧脸上写尽无奈。他说:“不看了。我希望来世,她不要再遇到我了。”
      ——无岚,你去吧。打一场胜仗,唤一个盛世。我会在这里等你。
      ——嗯,你等我,我一定会陪你走下去。
      那些誓言都已然随着他的失败化为灰烬,既然给不了所谓的幸福,就但愿不要再有来世的约定。
      宿命束缚得太紧了,那么这些残酷的事实,他宁可不去面对。若能合掌结印,了结这阴差阳错。该有多好。
      
      【奈何桥】
      
      忘川河上奈何桥。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玄黄,最下层乃黑色。愈下层愈加凶险无比,依贵鬼差所说,生时行善事的走上层,善恶兼半的人走中层,行恶的人就走下层。
      他稳稳地踩在桥上,觉得桥下风浪万千。
      人的生命是生生世世轮回反复的。这一世的终结不过是下一世的起点。还阳的人无法拥有往世的记忆,只因为每个人在转世投胎之前都会在奈何桥上喝下忘记前尘往事的孟婆汤。这一刻,很多人还执着于前世未了的意愿,却深深明白这些意愿终将无法实现,就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这也是这座连接各世轮回的桥命名为奈何桥的原因。
      所以,走在奈何桥上时,是一个人最后拥有今世记忆的时候。
      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无岚,若为将军,则应以命报国。无论你受到任何威胁,都不要动摇。一切安好,勿念。”
      走着走着,他又想起在军营中接到传书的一幕:白鸽脚下系着一张残破的纸,染着些许血迹。署名,苏倚虹。
      “燕将军,这是……”一位士兵看着他握着那张纸微微发抖,不禁讶然。
      “我没事。”他平定情绪,望着灰暗的天空。
      怎么可能没事。几个月前敌军派出的杀手不断发来威胁,说苏倚虹的双眼,已经给下了毒,如今是盲人,行动能力大减。除非他停止作战,否则他们会继续残害她。原因很简单,燕无岚无论才能、忠心都是唐朝军队里最受人称赞的,拿下他,那么拿下大唐也是轻而易举了,于是对方选择了在她身上作文章。
      原本冷定如铁的心却因此不安,势必影响作战。好在他所担心的,似乎没有成为事实。苏倚虹每月都会来信,告诉他,遇到了什么,以及他的那位友人,张陆,如何救了她。
      他离开的时候,都是张陆在照顾倚虹。其实张陆对倚虹的感情,他看得清清楚楚。这样也就放心了吧。
      最后一封信没有给倚虹,而是传到了张陆的家里,上面他刚劲有力的行书写着:若我战死,请照顾好她。
      当他被围困在敌军之中,数十把利刃穿心而过的那一刻,他想,一切安好,勿念,是不是就是说她安全了呢?
      可是——那为什么在望乡台上,没有看见她的身影?
      奈何桥上的叹息声,又来自何处?
      
      【忘情散】
      
      当他走到桥的尽头时,不禁回望身后。明明是很平常的距离,为什么竟然感觉用了一生才走完。
      孟婆站在那里等候,将手中一碗孟婆汤递过去。
      明明是在人界听过这种种传说的,明明是知道,一生爱恨情仇,一世浮沉得失,都随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他仍冷冷开口,明知故问般说:“这是什么?”
      “孟婆汤。又称忘情水或忘忧散,一喝便忘前世今生。”面前的老人不咸不淡地回答。
      他唇角勾起一丝莫测的笑容:“不喝会怎样?”
      不是每个人都会心甘情愿地喝下孟婆汤。因为这一生,总会有爱过的人不想忘却。
      孟婆笑笑,声音苍老:“你为她一生所流的泪都熬成了这碗汤,喝下它,就是喝下了你对她的爱。”
      每个人活着的时候,都会落泪,因喜,因悲,因痛,因恨,因愁,因爱。听说,阳间的每个人在这里都有自己的一只碗,碗里的孟婆汤,其实就是孟婆把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收集了起来。喝下汤,眼里所牵挂的人影会慢慢淡去,他的眸子将如初生婴儿般清彻。然后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形同陌路,相见不识。
      “你只是在劝说我,”他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而我是在问你,不喝会怎样。”
      奈何桥上寒冷的风仍不断吹过。他听见孟婆缓缓回答:“很简单。不肯喝的不止你一个,我自然会强迫你喝下。这强迫的手段,恐怕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
      “又或者——”她转过身,指着桥下,烟云缭绕,深渊千丈,继续说道,“跳下这千丈的高度,跳入忘川河,污浊的波涛之中,为铜蛇铁狗咬噬,受尽折磨不得解脱。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还能记得前生事,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
      她所指的地方,哀怨之气填充所有的空间。
      “千年之中,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她,她看不见你。千年之中,你看见她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你会因私心盼她不喝,又怕她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受不得等待的寂寞。这样的煎熬有意义吗?所以,何必犹豫。”
      他捧起孟婆汤,淡笑。谁说不是呢。何必犹豫,尽管他不希望来世和她有什么牵扯,不希望面对天下与她之间二选一的选择,但是,却仍怀有一丝侥幸,兴许,未看完的来世还会再度相遇。
      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重生途径。让我再入轮回,迎接来生的光明罢。
      喝孟婆汤,了前尘旧梦,断前因后果。忘尽一世浮沉得失,一生爱恨情仇,来生都同陌路人相见不识。
      
      【孽镜台】
      
      对于恶多善少,死后须到孽镜台,孽镜台殿的右侧,台高约有一丈,镜大十围,向东悬挂,上有一块横匾,写了七个大字 : 孽镜台前无好人,特别是在阳世作恶多端的鬼魂,可以自己看得出在阳世的一切罪恶。
      此刻一位身着黑衣的男子正跪在孽镜台前无声哭泣。
      镜中浮现凡尘往事,种种纠葛。
      和她认识的时候,燕无岚还在出征。那是一个深夜,月光洒在大地,她在回家的路上,忽然就有数十个杀手从树上落下,长剑直直刺向仍然无动于衷的她。那个时候他出了点事故所以腿脚不便,躲在树后静观其变的同时,他想,她一定会就此命丧黄泉的。
      可是他想错了。在剑快刺入她咽喉的那一刹,忽然她袖中弹出几枚银针,将剑生生刺穿,一直射入杀手的眉心。她凌空跃起,挥起挽在袖上的白缎,轻松地落在月下,看着人尽数倒下,落成一个圆圈。
      转瞬就扭转了全局。
      刚才还杀气浓浓的十个人,就此化为过往。
      “你在树后藏了一阵子了,怎么,很好看吗?”他忽然听见她的声音。于是他走出来,淡淡看着月下的她,说:“杀人不见血,姑娘还真是厉害。”
      “过奖。你又是谁?”她的声音清冷。
      
      “我叫张陆,”他回答,“是燕无岚受教时结识的友人,此番托他的嘱咐来给你送些东西。”
      她微笑地走上前,月下容颜清冷绝世。
      那年,她十七岁,他二十岁。
      一年后花开的季节,扶着眼盲的她走在林荫小道上。她说:“张陆,谢谢你。如果不是你那天赶到,那么我或许不仅仅是瞎了眼。”
      他的笑意中泛起一丝苦涩:“苏姑娘没事就好,在下还觉得自己来迟了。可惜这毒素已入眼,恐怕治不好了。”
      她笑着摇头。
      “你知道光明于我的意义么,”苏倚虹停下来,低头淡淡一笑,“只要无岚在身边,我想,也就足够了。那些人刺杀我也就罢了,请你无论如何也要保密,不要让他知道。”
      他愣住,看着她稳稳地走在阳光下,怅然若失。
      那年,她十八岁,他二十一岁。
      已经习惯了在燕无岚不在的时候上门拜访,习惯了听这个清冷中略带温婉的女子抚琴,习惯了一同品茶。他甚至渐渐以为,自己是可以替代燕无岚,做第二个守在她身边的人的。
      燕府迁移过很多次,然而不论她如何努力保住迁移的消息,那些杀手就仿佛如影随形一般永远都会在每个月上门来一次。
      最后一次刺杀是在燕无岚牺牲前一个月。因为之前一次次的教训,这次派了两百名高手。将军府上家丁侍卫全都被杀死,她被围在其中。
      那是他唯一一次看见她在黑夜里舞剑,血如花一般盛放,染红了蓝衣。不知为何,武功了得的苏倚虹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凭着多年的经验,凭着听觉和感知去判断袭来的危险,是这个女子此生最孤独的一刻。
      她算好了所有对付他们的计策,却独独漏了他。当张陆的剑指在她咽喉处时,苏倚虹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原来张陆会那样周到的照顾他她,原来她的行踪总是被杀手发现。那根本是一个处心积虑策划的阴谋,胜败全在于张陆这个内应,而她居然可笑的信了。
      她忽然冷冷笑了笑,对着那剑迎了上去,伴着血喷出腔的声音,剑刺颓然落地。她失去光泽的眼眸中竟然浮现一丝释然,她轻轻说:“你们要拿我去威胁无岚停战对不对?为了把我擒拿,你今晚在我的茶里下了化功散,对不对?”
      她迎着明晃晃的月光倒在地上。
      “对不起,倚虹。我是他们的人,就一定要为他们效力,”转过身,他喃喃,眼眶居然湿润,“我只是想拿你当作与燕无岚抗衡的筹码,可是你居然宁可交出性命,也不愿臣服于我?为什么……”
      那年,苏倚虹二十岁,燕无岚二十一岁。这一对宛若天人的龙凤,猝然长逝。
      他叫张陆,从小便为敌军做事,然后获得他们的赏赐。苏倚虹死之后,他选择继续杀人来麻痹自己,罪孽一生。
      孽镜台前无好人。死后的他在阴暗的地府,在这镜像中回忆血淋淋的年华,失声痛哭。
      
      【冥府判】
      
      阴曹地府是掌管万物生灵生命的地方。凡天地万物,死后其灵魂都在被黑白二常拘到阴界,其在阳间的一切善恶都要在此了结。正所谓是活人在阳间,死人在阴间,阳间一个世界,阴间一个世界。
      在第一殿内,一场审判正在进行。
      秦广王冷冷注视着跪在地上,罪孽深重的男子,有些厌恶问道黑白无常:“可让他去孽镜台,看清那些罪行了么?”
      “回阎罗王,”黑无常瞟了一眼地上的张陆,“已经看了。他在孽镜台泣不成声。”
      “泣不成声有什么用!一生罪孽在身,后悔也来不及了。”显然是看过他在阳世的勾当,清清楚楚了解这个人的一生有多肮脏,即使审判过无数人,他还是忍不住大声呵斥对方。冷静片刻后,秦广王恢复淡漠:“那么带他去第二殿,接受审判吧。我想,定然是十八地狱的折磨了。”
      他注视着三个离开的身影,叹息。
      生死簿上记着他的善恶功过。判官亲手签定的契文,定了这赏罚。十八层地狱的惩罚,乃是命里注定。
      
      【轮回页】
      
      “崔判官。”站在还阳道尽头的五位使者看见判官走来,于是问候。红袍的崔判官点点头,对着为首的萧使者道:“终于又看见你们了。”
      “的确是,”萧使者理了理自己的白衣,“九皇子带到了吗?”
      崔判官转过身看着身后。几位鬼差抬着一缕魂魄走过来。那魂魄白净无瑕,白色的光芒之中,隐约可以看见一张俊美而苍白的脸,沉静地睡了。萧使者身后四位使者连忙以法力将其接过。
      “喝完孟婆汤后他便睡去了。”崔判官短短解释,“毕竟是天上的神,总归和凡人的反应是不同的。”
      “这样也好,”使者叹一口气,“省得我们再去解释。这九世的劫难,总算是历经完了。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崔判官,此事除了你和阎王之外,应该再无他人知晓了吧?”
      崔判官是驰名阴曹地府的头号人物,左手执生死薄,右手拿勾魂笔,专门执行为善者添寿,让恶者归阴的任务。也正是因此,他才得以知道这个秘密。
      “九皇子第一世结束之时,因是行善之人,我本就想为他添几笔阳寿,谁料居然没有办法,”判官缓缓说道,“我主管查案司,赏善罚恶,管人生死,权冠古今,还从未遇到这样的情况。禀报给阎罗王后,我们一同查出了此事。”
      原来这缕魂魄本是神的魂魄,却因为需历经天劫而落入凡尘,九生九世尝尽红尘悲喜,方能在最后一世结束之后回到天界。
      “皇子这一世,还是和那女子有纠葛么?”在临走之际使者不忍问了一句。
      没有回答,红袍的判官站在原地,细数着这场劫数。倏尔,他开口,声音沉痛: “他今世是大将军燕无岚,她是苏倚虹。他是将军,力图挽回一个朝代的衰落,但终究还是没能做到。他和她曾有过一纸婚约,却因为忙碌于军事、超堂而迟迟没有时间去兑现,一直到死。”
      转生之后携手,却无法偕到老。
      他是神族的九皇子,是九重天上凌驾于苍生之上的天之子,来凡间历经生死,和她终究是有缘无分。
      “孟婆汤能够让九皇子彻底遗忘那个女子么?”萧使者仍然担忧地问了一句。判官摊手:“我不知道。执念的力量也许并不会被冲刷干净,若是这样倒也是天意。”
      应该是不会相见了。只当是一场大梦,梦醒之后,天上人间。
      “那女子也是个善者,不知尚在人间否?”对方又道。
      崔判官笑笑。指着看不穿的远方,就仿佛眼前出现了那画面一般,描述道:“我所指之处,便是忘川河。”
      “防人之心本是不可无的,奈何这个女子,还是太善良了。她被张陆下了化功散,无法使出全力,比这一世的九皇子死的还早一个月。过奈何桥的时候,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生生推开孟婆,跳进了载满亡灵的河中。”
      堕入千年的等候,千年之中守候他过桥,尽管对方看不见自己,不能言语不能交流。她将要开始千年的等候,等的却是一个永远见不到的梦。
      萧使者沉默了许久,回头看着沉睡的皇子,许久才开口:“但愿千年后的她,会在阳世找到一个好的归宿。我们走了。”
      “告辞。”判官平淡回话。
      他一直站在奈何桥边看着,看着燕无岚的一举一动。在望乡台上的错愕表情,逃避来世的画面,和孟婆的对话,都是因为她吧。九皇子。你到底是怎样爱着她的呢。
      神的一生太过漫长,已经习惯了沧海一粟。而凡人的生命短短数十载,轮回后忘却前世,所以他们永远都会在红尘间穿梭,寻找生命的意义。为神与为人,最本质的区别就是轮回二字。
      苏倚虹,你可安心?甘愿以魂祭天,一念千年。你见不到他了,你们两人,终究是有缘无分。
      判官掀开厚厚的纸页,指尖摩挲着墨痕。有谁会,跌落成脚边花株,风干成生死簿上的几张孤独。
      有生就有死,有□□就有轮回,有因缘就有果报,谁许永生永世,或许还不如生生世世的唯有放下一切才能超出轮回的束缚。
      生与死只有轮回可以跨越。此刻他却只想将轮回,页页剥落。
      
      【生死簿】
      
      勾魂笔,生死簿,一勾一点,轻易便改乱纸上的年轮,谁该死谁该活便只在须臾之间。
      在这厚厚的生死簿上,善者入轮回,恶者堕炼狱,一切全看阳世作为。如一本传奇,多少混沌岁月,无边风月,皆记录于生死簿。
      在这里,持续了九世的故事迎来终章。有两片碎魄,被丹砂一笔勾抹,宛如埋下合葬的棺椁。有人已经回归天上,有人还在忘川河中等待千年后的轮回,有人背负罪孽在炼狱中苦苦挣扎。
      不单单是人间每个人的史册,它更是因果的记载,有了这因果,生死轮回便有可循之处。
      崔判官放下蘸墨的笔,将它阖上,重重叹息。忘川河上,奈何桥下,那段姻缘即使经历再多的轮回也寻不回了。
      然而他们已经用九生九世证明了因果轮回。轮回的因果,便是爱,便是情。
      一切众生,从无始际,爱欲为因,爱命为果。死亡只是一种脱掉一个躯壳而回归到大道本无的状态的现象。永恒才是生命的本质。这一切都由世间因果而起,由轮回转化而实现。
      轮回实现生死,因果带来轮回,□□造就因果。他和她在漫长的生死之间许下诺言,因为情而执著的不肯放手,每生每世望尽前尘,却终归会在来世寻到彼此。三生石刻满了年岁旧痕,告诉燕无岚和苏倚虹,告诉每一位来到它面前的人,在这个世间,一切皆在轮回,云驶月运,舟行岸移,亦复如是。
      凭借轮回跨越了生死的距离,羁绊千年,直到天命将他们分开,已而天上人间。
      崔判官凝眸望着远方,火红的彼岸花接引一群群新生的亡灵,洗尽铅华,在幽冥之境重生。
      彼岸,尘寰。又将有谁的轮回,苍老这因果一册。
      
      【往生叹】
      
      桃花满园。是他离开的时候,是她梦里,他归来的时刻。
      她永远不会忘了那些事情。
      那些那曾经的戎马岁月,曾经的并肩年华,纵使遗忘了天地长久,也便是为求得安然此生。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因为身不由己,因为大义,他终于还是中了小人的轨迹,绝毒在身,无药可解。
      翌日他便收拾好行囊,离开的时候正是四月,桃花开得正好。他留下一封信,信里说,他去拜访北方朋友,顺便带一些酒回来,等他回来的时候,她和他就可如很多年前那样在桃花纷飞的时节里痛饮,不醉不归。他说,不必找我,待到来年桃花开了,或许我就可以回来了。
      来年桃花开,纷飞千里。他们等了一年又一年,花开了一载又一载。
      因果轮回,早在回眸一刹,缘分已是命中注定。
      她终生未嫁,因心病而憔悴下去,死的时候,仅仅二十五岁。
      花开了千载。
      谁许下这一代一双结发,谁许下山盟海誓地老天荒。跨越生死的唯一途径便是轮回,那么就让他们在轮回之中寻到彼此吧。
      洗去前世记忆,以苏倚虹的身份安然还阳。她不知道,这因果情缘在九世的末尾就要终结。她不知道,神和人,终究是有缘无分。
      
      =================================全文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别吐槽了,我玻璃心。再者也不是认真写的。
    初三的旧物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