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之抉择

作者:呆提欢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章

      西弗勒斯自然不可能知道,暑假才见过面的卢修斯,和这次比,其实已经多了未来五年多的人生经历。自从卢修斯提到西里斯·布莱克,要不是完美的大脑封闭术,或许他早已压制不住滔天的怒火了。
      
      西里斯·布莱克,如果有谁需要为莉莉的死负责的话,除了他和黑魔王,就是那个出卖了莉莉的、老波特最信任的西里斯·布莱克了。他居然还敢越狱,想要杀死哈利·波特。
      
      西弗勒斯大步流星的走在霍格沃兹的走廊,心中被满腔的悲愤锁充斥。如果不是西里斯布莱克的告密,莉莉或许根本就不会死。他也不用在悔恨和绝望中沉浮,甚至还要保护那个令人厌恶的、和他的父亲一样狂妄自大的救世主。
      
      至于卢修斯隐晦的疑问,西弗勒斯虽然有着一瞬间的动摇,随即又被已知的事实所说服。如果西里斯真的是被冤枉的,他又怎么会甘心被投入阿兹卡班,面对所有人惊惧的摄魂怪,现在又何必越狱来到霍格沃兹,想要对付哈利·波特。
      
      “默林啊,这真是太恐怖了,当时德拉科浑身是血,我当时真以为,他会因此没命呢?”
      
      “哼,这就是邓布利多校长找到的教授,那个鹰头马身有翼兽,明明危险的很,却不做任何的防护措施,难道只是一句提醒了,就不用负责了吗?”
      
      前方一个拐角处传来略微焦虑夹带着怒火的对话,一下子让西弗勒斯停住脚步。
      
      “你刚刚说什么?”
      
      西弗勒斯阴沉着脸,盯着和德拉科一个年级的达芙妮·格拉格拉斯,和她身边的女伴米丽森·伯斯德。低沉轻柔的嗓音,却蕴含着无尽的威压和怒火。
      
      “院长!”达芙妮猛地看到黑衣男巫,吃了一惊,不由后退了几步。德拉科作为院长最喜欢的学生,自然是不同的,不过这么一想,反而期待院长可以为他们出口恶气。
      
      “是下午刚刚结束的保护神奇生物课,德拉科马尔福被那个鹰头马身有翼兽踢伤了,现在在医疗翼。”
      
      西弗勒斯心中一紧,刚刚卢修斯还说,德拉科有他照顾不会有事,转眼就听到教子出事的消息。他转身飞快的向着医疗翼走去,黑色的长袍卷起巨大的波浪。无论如何,他总是要确定德拉科到底伤的如何。
      
      因为还在上课,医疗翼本也冷清,几乎没有什么人走动。西弗勒斯推开大门,就看到庞弗雷夫人正在一旁忙碌着,透过半掩的房门可以看到,德拉科正昏迷不醒的躺在里间的病床上,本就苍白的脸更是一点血色也无。
      
      西弗勒斯放轻脚步来到病床前,德拉科黑色的斯莱特林制服上,还残留着已经发硬的斑斑血迹,右手胳膊已经缠上厚厚的绷带。他忍不住伸手,轻试了下德拉科的额头,复又缩了回去,冷漠的黑眸闪过担忧。
      
      德拉科从小就受尽宠爱,虽然三岁之前看着很是病弱,可是经过多年的调养,除了脸色总是显得苍白,身体却是很好,还从没受过这么大的伤害。
      
      西弗勒斯小心的挥动魔杖,看着象征着各种健康指标的光芒在教子身上闪耀,神情微微一松,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心中开始泛起怒火。他之前就提醒过邓布利多,海格偏好的那些魔法生物过于危险,一旦他把这些危险生物带到课堂,很可能会有学生受伤。谁想到三年级第一堂课,德拉科就进了医疗翼。
      
      很快,庞弗雷夫人进来,他起身迎上去,同时对着病床施了隔音咒。
      
      “波比,德拉科什么时候会醒?”西弗勒斯刚刚检查,也只能发现德拉科没有危险,可他毕竟不是专业的巫医,也不清楚德拉科用了什么魔药。
      
      “如果晚上不能清醒,就要到明天,小马尔福先生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而且鹰头马身有翼兽的踢伤,并没有那么容易好。”庞弗雷夫人冲着西弗勒斯点头,并不奇怪他对德拉科的关心,德拉科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和西弗勒斯在学生时代关系就很好,何况德拉科还是他的得意弟子。
      
      西弗勒斯点点头,向着门外走去,又犹豫的停了下来,转身看向庞弗雷夫人:“他需要用到什么魔药?”
      
      庞弗雷一愣,报了几个魔药名称,其实医疗翼的魔药,很多本就是西弗勒斯提供的,难道是想熬煮一些改良的?
      
      西弗勒斯自是无意解释,转身离开了医疗翼。德拉科向来娇气,也许是小时候身体弱,被他灌了太多的魔药,对于喝魔药也总是分外的排斥。熬煮些没有特别异味的魔药,应该会有利于他养伤。
      
      而且他还要猫头鹰卢修斯,德拉科受伤了,他和纳西莎一定会很担忧。不过霍格沃兹属于封闭式学校,即使想要进来,也要等明天走霍格沃兹大门或者联通校长室的壁炉,夫妻俩一定会是气急败坏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西弗勒斯想起那一家三口,心中升起一股酸涩。
      
      德拉科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医疗翼还是一片寂静,微弱的魔法灯光下,只隐约可见一个黑色高大的身影静坐在床边。
      
      “醒了?”
      
      天鹅绒般柔滑的声音带着不容忽视的压迫感,淡淡的在耳边响起。德拉科恍惚了下,睁眼双眼,印入眼帘的,果然是他的教父,蛇院院长西弗勒斯·斯内普。他张了张口,喉间却没有一丝的声响,不由挣扎着起身。
      
      “别动!”西弗勒斯连忙伸手,扶住德拉科没有受伤的肩膀,小心翼翼的将他扶起,同时拿起一旁准备好的杯子,里面的水尚有余温,正好可以滋润干涩的喉咙。
      
      德拉科依偎在魔药教授怀里,浓郁的魔药味扑鼻而入。他微微的抬头,看到西弗勒斯因为低头而挡住脸颊的黑色半长发,似乎异常的油腻,心中一动。
      
      虽然霍格沃兹的小动物们,时常议论魔药教授的卫生问题,德拉科却是知道,他的教父自然不是真的不洗头发,否则凭他一天熬煮魔药至少十个小时,头发就真的打缕了。只是一般都是临睡前完成,看外面现在应该是就寝的时间,教父应该是熬煮完魔药,还没来得及清洗自己。
      
      “教父!”德拉科眨了眨眼,仰头看着憔悴的地窖蛇王。
      
      “嗯!”西弗勒斯轻声的回应,他向来孤僻,唯一会和他表示亲近的,也就马尔福一家了,而德拉科更是他看着长大的,对他自然也是不同的。
      
      看着德拉科喝完水,西弗勒斯将他放下躺好,看着他一脸的忐忑和激动,抿了抿唇,“你的伤没事了,只是胳膊上的绷带需要缠几天,先好好休息吧!”
      
      德拉科漂亮的冰蓝色双眼闪烁了下,随即乖巧的连连点头。
      
      西弗勒斯抿起唇,想要斥责的话却是没忍说出口。事情他已经听海格向邓布利多汇报清楚了。显然,教子行事鲁莽也要付一部分责任。只是现在却不忙着教训,毕竟德拉科也才醒,明天卢修斯也一定会过来,到时候德拉科的伤势也应该会减轻不少,想必卢修斯也会好好教导一番。
      
      “教父,你要走吗?”德拉科看魔药大师起身,急切的开口,眼里充满了慌张,他不想一个人被留下。
      
      西弗勒斯看着德拉科稚气的抓住他的衣角,高高的挑眉,不过注意到德拉科眼底暗藏的不安和希冀,想到他这次的确差点被巴克比克踩死,暗自叹了口气,还是再次坐了下来。
      
      “我假设,小马尔福先生,已经过了需要人陪伴的日子。还是说,你的胆子被那只鹰头马身有翼兽吓跑了?”
      
      德拉科摇了摇头,眨了眨眼,满心的雀跃,教父向来严厉,这一次居然轻易地就妥协了,这让他异常高兴。
      
      “教父,明天你还有课,不如在这睡吧?”
      
      西弗勒斯一愣,马尔福夫妇虽然一直很宠爱德拉科,可作为马尔福家的继承人,德拉科还是三岁就开始独立卧室,按理应该早就习惯一个人睡眠才是。看来真的是惊吓过度了,西弗勒斯不由担心起来。
      
      德拉科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失言,他向来喜欢教父,可是西弗勒斯平时实在太过威严,让他不敢有一点放肆,所以这一次骤逢巨变,又看到西弗勒斯格外温和,他才大着胆子开口,现在看西弗勒斯吃惊的样子,不由呐呐的低头,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
      
      西弗勒斯见状,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笑意,德拉科向来喜欢抬着下巴,这般心虚的模样委实少见。他转头看到庞弗雷夫人,因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已经走了过来,站起身。只是在看到德拉科的紧张神色后,他还是忍不住,拍了拍他放在床边的手。
      
      庞弗雷夫人笑眯眯的检测着德拉科身上的伤势,满意的对着西弗勒斯点头。
      
      “嗯,恢复的还不错,就是骨折的部分比较麻烦,一会喝了魔药再睡会吧?我本来还以为至少要一周的呢,现在看来,一切正常的话,再过三、四天就可以出院了。”
      
      西弗勒斯看着德拉科矜持的向庞弗雷夫人道谢,不知怎么想起卢修斯。在外人面前,马尔福总是会保持着他们贵族式的教养,就不知道为什么,德拉科每次遇到哈利·波特,总是容易惹出事端。
      
      想到下午和卢修斯的会面,西弗勒斯不禁锁起眉头。他总觉得还有什么东西,被他忽略或者说是遗忘了,可是细想,除了卢修斯态度诡异的提到的西里斯的事情,却又什么都没有。
      
      德拉科偷觑了眼自家教父,发现他脸色变得阴沉,心中升起一股委屈,赌气般的拔掉水晶瓶的盖子,一口饮尽,却又被入口的魔药惊呆了,连忙低头掩饰泛红的眼眶。
      
      西弗勒斯看着德拉科闭上眼睡着,悄然的起身离开,却没有注意到身后,原本应该入睡的德拉科,再次睁开了双眼,转头看向漆黑的窗外,微微嘟起嘴唇,久久无法入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hiko&Rachel的地雷,嘿嘿



    星际浮雕师
    现耽新坑,星际攻略闷骚战士



    茶香满星空[重生]
    现耽重生文,哨兵向导设定,小受重生在遥远星际要回家的故事



    [末世]生包子,呵呵!
    言情新坑:生包子?妈蛋末世你考虑这个?



    背靠大树好乘凉[重生]
    现耽重生文,武警军官攻vs禁欲医生受



    颠覆之抉择
    我的旧坑,重生的卢修斯追求失忆的教授



    瞧这一家子
    新坑LVSS重生到诸多穿越者的世界



    [综琼瑶]皇上,您认错人了!
    主还珠同人,因为一个赌约,乾隆的继后走上了与历史不同的道路,副CP永璋VS陈阿娇



    嫁衣
    我的旧坑,重生的LVSS的温馨故事



    还珠之皇后修真记
    历史在某天突然拐了个弯,乾隆的继后机缘下得了枚神奇的戒指 永璂歪着小脑袋:嘿嘿,皇额娘最爱的果然



    在阳光下
    我的旧坑,重生的教授养成小巫师后被推倒的温馨甜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