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之抉择

作者:呆提欢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漆黑的深夜,破败不堪的小屋门口,卢修斯独自一人站立着,神情恍惚的想着,他究竟是怎么来到的这里,触手可及的大门,他居然没有勇气去打开。
      
      一阵冷风吹过,卢修斯瑟缩了一下,复又高傲的抬起头,一伸手,他惊讶的发现,原来根本没有大门。他跨入屋内,同样不见一丝光亮。卢修斯本能的伸手去掏魔杖,眼前忽然乍现白光,他忙伸手挡住,过了好一会,睁开双眼,立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卢修斯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彻底凝结了。
      
      不远处的地上,一个无比熟悉的黑发男子,身体扭曲着躺在那,脖劲处有一个恐怖的伤口并没有了鲜血流淌,已经彻底没了生命的气息。
      
      “不,不……”
      
      卢修斯想要向前挪动身体,却根本无法动弹。他不由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想要抬起双手,就像想要挥散眼前令人绝望到窒息的景象。
      
      “卢修斯”、“卢修斯”……
      
      一连串焦急的呼唤,传入悲痛绝望的男人耳边,卢修斯奋力的睁开双眼,纳西莎担忧憔悴的脸近在迟尺,一看身上披着的睡袍,就知道是匆忙过来的。
      
      “西茜!”卢修斯惊魂未定的开口,勉强的撑起身体靠坐在床头,接过纳西莎递来的手帕,擦拭着额头的冷汗。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卢修斯看纳西莎沉默着,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纳西莎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轻轻的坐在了床边,一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卢修斯,西弗勒斯他……”
      
      “不要说!”卢修斯失控的低吼,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着。
      
      “可是已经四个月了,你从来没有一天睡好过,身体也不好,只是靠着提神剂和荣光药剂怎么行!”纳西莎坚定的开口:“小龙已经在怀疑了,你也要考虑他,不是吗?”
      
      卢修斯怔了怔:“小龙……,他还在怪西弗?”
      
      纳西莎摇了摇头:“不,西弗勒斯有权利去做那个选择,何况黑魔王赢了,马尔福也同样落不了好。只是那个牢不可破咒,他杀死了邓布利多,这才是他死亡的原因不是吗?在某种程度上,西弗勒斯顶替了小龙……”纳西莎忽然语塞,看着脸上难以遮掩痛苦的卢修斯,声音不由更加低了:“对不起,是我和他签订了牢不可破咒。”
      
      卢修斯脸颊抽搐了下,冰灰色的双眼渗满了悲恸和悔恨:“不,我应该感谢你,是你帮我们保护了小龙,西弗,西弗如果知道,他也会感激你的。是我的错,在你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在阿兹卡班,是我没有保护好他们。”
      
      纳西莎眼中的泪水忍不住的滚落:“可是他不知道,他永远都不知道,他……,我原以为大战以后,一切真相都可以揭露,西弗勒斯至少可以知道,他的孩子,他的孩子还活着,活得好好的,活在他的守护下。”
      
      卢修斯颤抖着双手拭去纳西莎的泪痕,又无力的垂下。“没关系,反正他都忘记了,包括他的孩子。所以对他来说,救世主活着,也算是安慰了。”
      
      纳西莎忍不住抱住卢修斯大哭了起来:“对不起,如果我之前就把德拉科的身世说出去,也许西弗勒斯不会选择成为一个如此艰难的双面间谍,如果他知道,他还有个孩子留在世上,不管多么艰难,他也会努力活下去的,即使面对的是黑魔王。或者至少,他不会绝望的连一张画像都没有保留。”
      
      纳西莎知道,卢修斯心里到底有多绝望,那个决绝的男人,把真正的爱人和孩子统统遗忘了,去守护他的青梅竹马和仇敌的孩子,连他的守护神,都是代表着对莉莉爱与守护的牝鹿。
      
      而到现在,基于马尔福如今被监视的地位,卢修斯甚至只在大战结束那天,见到一次西弗勒斯的遗容,连他的墓地都不能拜祭。校长室的画像,至今都是空白的,他心中的所有遗憾和悔恨,都无法找到倾诉的对象。
      
      卢修斯伸手安抚的拍了拍纳西莎的后背,默默承受着心中那种麻木的钝痛。他从没想过,十几年的等待,最后的结局,是他彻底失去他的爱人。以西弗勒斯的谨慎精明,他本以为他们一家可以坚持到最后,无论是哪一方获得胜利。可他从没想过,西弗勒斯会这样彻底放弃生存的希望。
      这几个月来,他一闭眼,梦里都是西弗勒斯死去的样子,而他,再也没有机会向他吐露真相,再也没有机会找回他的爱人。
      
      还有那天哈利·波特对着黑魔王说的那些话,就像一把尖刀,在卢修斯心中再次狠狠的划上了无法愈合的伤口。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的生存下去。
      
      小龙已经长大了,而纳西莎……,卢修斯眼中划过一丝坚定。
      
      “西茜!”
      
      纳西莎最近也是承受了过多的压力,以至于在卢修斯面前如此失态,听到卢修斯叫她,连忙拭去脸上的泪水直起身。
      
      卢修斯看纳西莎冷静下来,勉力的撑起疲软的微微下滑的身体。
      
      “西茜,你去找内维尔·伊夫吧?”
      
      纳西莎吃惊的瞪大眼,随即猛地摇头:“不,内维尔我早就已经放弃了,从我的小让娜……”纳西莎痛苦的捂住嘴,眼里再次闪现水光。
      
      卢修斯沉默了下,拿起手边的蛇头杖,召唤了一叠羊皮纸。
      
      “我知道,你一直不曾打探过他的下落,对吗?他自从被你父母驱逐以后,就去了德国,一直不曾结婚。西茜,去找他吧!”
      
      纳西莎眼里交织着希冀,双手接过卢修斯递来的羊皮纸,沉默的看了好久。
      
      卢修斯看着纳西莎低着头,手里的羊皮纸渐渐被泪水打湿,叹了口气。
      
      “西茜,这些年小龙多亏了你照顾。如今,战事已停,你们也不会再有任何的阻碍了。何况雷古勒斯和西里斯都已经确定了死亡,布莱克家族,也需要一个子嗣不是吗?”
      
      纳西莎抬起头,一双美目被泪水浸润显得格外明亮,看着卢修斯苍白憔悴的容颜,复又犹豫起来。
      
      “卢修斯,还是再等等吧,小龙他……”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可是这十几年来,却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如果她和卢修斯离异,也是对德拉科的一种打击。何况她和卢修斯虽然没有爱情,可是二十年的相处,他们早已如同兄妹家人。现在这种情况下,卢修斯哀莫大于心死,她也无法放心。
      
      卢修斯摇了摇头:“不,我们欠你的已经足够多了。小龙,他会体谅的。”
      
      “西弗勒斯的事情,你要告诉他吗?”纳西莎想起西弗勒斯,至死都不知道德拉科是他的孩子。如果这件事一直隐瞒着,对西弗勒斯未免太不公平了,可是现在的德拉科,怕是承受不了如此残酷的真相。
      
      卢修斯冰灰色的双眼满是痛苦,失去爱人已经令他痛不欲生,再想到西弗勒斯和德拉科,再也没有机会相认,更加心如刀绞。无论是否告诉德拉科真相,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不,就像西弗勒斯呈现出的记忆一样,所有的一切,就当从没发生过。”卢修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作出决定,说完后几乎瘫倒在床角。
      
      纳西莎看着卢修斯身下,几乎被撕烂的床单,和他如同隔绝了一切的姿势,叹了口气,“卢修斯,那你好好休息吧。不管怎样,你总要为小龙想想。”纳西莎没敢再提西弗勒斯的事情,拉起一旁的薄被,盖在了他瘦的惊人的身体上,转身离开了卢修斯的卧房。
      
      寂静的走廊,昏暗的灯光,如同这段时间马尔福庄园的真实写照,如此的凄迷冷清。而大战结束以来的这四个月,卢修斯就像随着西弗勒斯一起离开一般,整个人了无生趣,即使在德拉科面前,也无法维持一贯的冷静。
      
      纳西莎暗自庆幸着,好在德拉科一直以为,卢修斯是因为食死徒处于战败方而心生颓废,否则,她真的要分身乏术了。德拉科好不容易才走出战争的阴影,一旦知道西弗勒斯才是自己的生身之人,却又为了保护别人不顾一切,甚至将他彻底忘记,恐怕会崩溃了。
      
      虽然知道一直隐瞒着现实,其实对德拉科也不公平,只是,终究是自己养大的孩子,她又怎么舍得,让小龙痛不欲生。
      
      纳西莎独自叹息,推开了自己的卧室。她和卢修斯有名无实,一直都是分房而睡。虽然德拉科在家的时候,一般会装模作样,只是如今卢修斯身体不好,倒是省的掩饰了。
      
      “呀!”纳西莎惊讶的看着卧室的窗边,她刚刚正在担心的德拉科,居然就背对着自己站在那边,听到动静转身,脸色异常的苍白,蓝色的双眼盈满泪水。
      
      “小龙!小龙!”纳西莎关上门走上前,伸手拉住德拉科冰冷颤抖着的双手。“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德拉科沉默不语,削瘦的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着,忙半搂着他坐回一边的沙发上,紧紧握住他的双手。“怎么了?"纳西莎担忧的看着德拉科,心中升起一股不安,看了看漆黑的窗外。“是做梦了吗?别怕,都过去了,妈妈在这呢!”
      
      德拉科闻言,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嘴里还低低的重复着:“妈妈!”
      
      纳西莎一看德拉科如此反常,心中更加不安,想起她刚才,就是因为担心卢修斯,一直无法入睡,所以听到了男主卧传来的异常的动静。小龙这几天,也一直担心卢修斯。难道,纳西莎内心狂跳不已。
      
      “小龙,你,你是不是……”
      
      德拉科抬头,看着母亲担忧的容颜,只觉得一切是那么的陌生。
      
      “妈妈,你是我妈妈,对不对?”
      
      纳西莎彻底惊呆了,最坏的事情发生了。
      
      “你知道了,你居然知道了!”纳西莎喃喃的开口。她没想到,刚刚和卢修斯决定好彻底隐瞒,却在下一刻就被告知,事情已经被泄露了。
      
      德拉科几乎是疯狂的起身,身体也摇摇欲坠,瞪大着双眼看着纳西莎,虽然他早已知道了答案,可是纳西莎没有否定,还是再次给了他沉重的打击。
      
      “是真的,是真的,教父,教父不是教父,他是我的父亲,不,不会的!不会的!……”德拉科双手按住头,整个人陷入了崩溃中,他从没想过,自己的身世会如此的离奇,而且,在他知道另一个父亲的同时,他也彻底的失去了他。
      
      这几个月来,虽然一开始,他埋怨着教父为什么要背叛黑魔王,为了一个救世主成为凤凰社的间谍,甚至为此不惜一切。可是他也清楚的知道,杀死了邓布利多,才是教父真正的死因,而那原本,是他要去做的。
      
      可是他绝没想到,那个深情的、坚定执着的双面间谍,居然会是他的亲生父亲。而他,却忘记了他和他的爸爸,去守护那个该死的救世主。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纳西莎连连后退了几步,看着陷入疯狂的德拉科,眼里闪过坚定,猛地抽出魔杖,给了德拉科一个“昏昏倒地”。
      
      使用漂浮咒将德拉科送到床上,纳西莎静静的坐在床边,伸出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德拉科冰冷苍白的脸颊。她第一眼看见这个孩子,还是在她刚刚失去让娜的时候,软软的、小小的,因为是西弗勒斯刚刚被钻心咒折磨后早产生下的,哭声都是那么的微弱,要不是卢修斯及时动用了马尔福家族特有的守护魔法阵,怕是真的活不下来了。
      
      想到之后那一连串的意外,或许是因为过于痛苦,西弗勒斯忘记了孩子,忘记了曾经和卢修斯的相爱,毅然决然的为了莉莉·波特,成为了真正的双面间谍,纳西莎无声的叹息着。
      
      西弗勒斯的性子实在太过冷硬了,战后卢修斯想要挽回这一切,可是他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连一丝机会都不给,只因为他认为,卢修斯是已婚的,最后也仅是接受了德拉科教父的身份。
      
      偏偏卢修斯迫不得已无法吐露德拉科的身世,有基于家族的考虑心存顾虑,想要分散风险,西弗勒斯双面间谍的身份,可以确保马尔福家族的利益,而且西弗勒斯一直坚定的认为自己爱的是莉莉,这让心高气傲的卢修斯根本无法接受。所以一直过于被动,本以为还来得及,谁知道不过十年,黑魔王就卷土重来,最后因为老魔杖的问题,让一切的算计都落了空,从此生死相隔、铸成悲剧。
      
      只是,纳西斯想到之前她和卢修斯的决定,眼底闪过犹豫。卧室的门却忽然被打开,卢修斯消瘦的身形出现在门口。
      
      “卢修斯?”
      
      “你门没关,我听到了!”卢修斯一脸木然的走了进来。德拉科的声音,实在太大了,而且他刚从噩梦中惊醒,又怎么会轻易入睡。
      
      纳西莎了然。最近卢修斯一直病着,他的卧室门都是虚掩的。而这次她因为看到德拉科在过于吃惊,门同样虚掩着,卢修斯自然可以听见。只是很快,纳西莎惊慌的看着卢修斯拿出他的蛇头杖,“卢修斯?既然德拉科都知道了,不如……”
      
      “不行!”卢修斯冷声打断纳西莎的话,“德拉科接受不了这样的冲击,甚至还会心生怨愤,马尔福家还需要靠他来继承。”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西弗勒斯生的,至少可以让他在墓前喊一声父亲啊!”纳西莎没想到卢修斯会如此不留余地。
      
      卢修斯摇了摇头,眼里闪过一丝决绝。时至今日,德拉科知道了真相没有一丝好处。因为,西弗勒斯至死都爱着莉莉·伊万斯的双面间谍的伟大形象,已经传遍了整个魔法界。
      
      作为爱人的自己都无法承受,更不要说作为同样被遗忘的德拉科,他会和自己一样,绝望、崩溃乃至心生怨愤,甚至会对已经成为真正救世主的哈利·波特恨之入骨。
      
      看着德拉科纤长浓密的睫毛开始颤抖着,卢修斯毫不犹豫的挥动魔杖,一记“一忘皆空”,笔直的射向即将苏醒的德拉科。
      
      “你帮我照顾他!”卢修斯气喘吁吁的开口,只觉心力交瘁。他走上前,怜惜的轻抚了爱子柔软的发丝,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勉强的爬上床,卢修斯无力的用手遮挡住自己干涩的双眼,耳边满是德拉科崩溃时的话语,持续的钝痛令他忍不住轻哼一声,侧身翻转。随着他昏昏沉沉的睡着,原本握紧成拳的左手微微松开,一枚黑色的戒指,在手心若隐若现。
      
      对面墙壁,一个和卢修斯有九分相似的铂金男巫,消无声息的出现,久久的凝视着再次陷入梦魇的卢修斯,长长的叹了口气,再次消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星际浮雕师
    现耽新坑,星际攻略闷骚战士



    茶香满星空[重生]
    现耽重生文,哨兵向导设定,小受重生在遥远星际要回家的故事



    [末世]生包子,呵呵!
    言情新坑:生包子?妈蛋末世你考虑这个?



    背靠大树好乘凉[重生]
    现耽重生文,武警军官攻vs禁欲医生受



    颠覆之抉择
    我的旧坑,重生的卢修斯追求失忆的教授



    瞧这一家子
    新坑LVSS重生到诸多穿越者的世界



    [综琼瑶]皇上,您认错人了!
    主还珠同人,因为一个赌约,乾隆的继后走上了与历史不同的道路,副CP永璋VS陈阿娇



    嫁衣
    我的旧坑,重生的LVSS的温馨故事



    还珠之皇后修真记
    历史在某天突然拐了个弯,乾隆的继后机缘下得了枚神奇的戒指 永璂歪着小脑袋:嘿嘿,皇额娘最爱的果然



    在阳光下
    我的旧坑,重生的教授养成小巫师后被推倒的温馨甜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