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I know a thing, which lets me come and forgive you. A thing that you didn’t know has changed our future.

——So…could you please tell me what thing I have neglected?

——I love you.

——….You must be kidding!

——Believe it or not. It’s the true truth.

——…Why?

——Maybe…it’s a natural phenomenon.


So, Ms Kamikawa, it’s time to face the truth.

〖.祝曜君生日快乐.〗

内容标签: 家教 都市情缘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川澄乃,泽田纲吉 ┃ 配角:白兰·杰索,入江正一 ┃ 其它:家教,言情,HE,情场如战场

  总点击数: 6351   总书评数:10 当前被收藏数:110 文章积分:6,430,021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短篇言情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362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家教]我知道的你所不知道的事

作者:苍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家教]我知道的你所不知道的事

      当上川澄乃从那个恼人的宴会中脱身而出的时候,她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身后跟着某个人。
      “据我所知,一名优秀有礼的意大利绅士是不会在深夜像个变态一样跟随孤单的未婚女士的,我说的对吗?”
      她转身扬眉,琥珀色的明亮瞳仁紧紧盯着树荫下黑暗的影子,对方长长的影子在月光和路灯的拖曳拉长到她的高跟鞋下,张牙舞爪地嘲笑着他的跟随是多么的笨拙可笑。
      “我想我的绅士风度不会作用于一名刚刚射杀了今夜宴会主人的女士身上,”男士走出树荫,黑色的阴影从他的周身褪去,月华下走出了一个有着栗色短发黑色瞳仁的年轻男人,他看着澄乃暗自戒备的模样,摸摸鼻子露出一个温和的浅笑,“你好,自由杀手爱莲娜小姐,我叫做汤姆•奥尔德林,很高兴认识你。”
      “我假设你跟着我并不是单纯地为了打招呼。”上川澄乃谨慎地说,微微眯起眼,“或者你是妄图想要借一个拙劣地搭讪要拖延我宝贵的时间?不得不说,这很蠢,但是,恭喜你,你成功了。”
      从远处的别墅中陷入喧嚷的混乱,远远传来呼喝的声音。她嘁了一声,紧紧盯着面露无奈的青年,缓步后退,细长的三寸高跟拉开扭曲又纤细的黑影。
      “不……这只是个巧合。”自称汤姆的青年嘴角的笑有些发苦,澄乃眉头一扬正待开口,他忽而眸光一利,就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被猛扑过来的青年连手带入路旁的灌木丛中!
      “呜——!”
      “原谅我的冒犯,请不要出声。”青年用手捂住澄乃的嘴,急急凑到她的耳旁低声说。
      这时候从天而降三个驾驭着死气火焰武器的人,他们四处环顾,显然是在寻找着什么。
      “不在这里。”其中一人说。
      “被他逃走了吗?”另一人脸色难看,“要是被狱寺大人知道我们……”
      “噤声!这是机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现在这里可不是彭格列家族的势力范围,我们不能保证情报的安全性。”
      彭格列家族的人……
      澄乃冷静下来,用手势示意青年放手,然后用惋惜的目光看着自己被树枝划拉出好几个口子的长裙。
      等彭格列的人走了之后,青年缓缓呼出一口气,然后用歉意的目光看着澄乃,“抱歉,事情太紧急了。”
      如果你真的有道歉的诚意的话,就请赔偿我一条裙子啊。
      澄乃讽刺地想道,然后不怀好气地拉长了声调,“没关系,只不过这位可敬的奥尔德林先生,既然追捕你的人已经离开了,那就请您放开搭在我腰上的手,然后离我远一点。要知道,这个距离对于一名杀手来说可不怎么让人心情愉快。”
      青年尴尬地咳了一声,立刻站起身后退一步,白皙的面容上浮现一抹红晕。
      “我很抱歉。”
      澄乃嗤笑了一声。
      
      她起身整理了一下衣饰,细细把搭在头发上的树叶拿下来,然后提起裙子跳过树丛,回过头狠瞪想要跟上来的栗发青年,“你还想做什么?”
      “如你所见,我正被人追杀。”青年露出了无辜的笑,眼神纯粹,“我没有钱,也没有住所,需要好心人的帮助。”
      “作为一个心肠烂得发黑的坏女人来说,我能做的就是希望你能够找到理想的保护者。”澄乃双手环胸,冷酷无情地说道,“你说是吗,我亲爱的奥尔德林先生?”
      “我知道爱莲娜小姐你杀了今晚宴会的主人罗杰•比安奇,我想比安奇家族的势力并不是一个自由杀手想去挑战的。”青年低声说,语气中隐隐带着威胁。
      澄乃挑起眉,眼神变得冷冽,“那么,我也认为,彭格列家族更不是你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家伙能对抗的,汤姆•奥尔德林……哦,我可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我不知道你是怎样招惹到那个庞然大物的,但是,很显然,我可不愿意趟这滩浑水。”
      “你刚才很轻易地就被我近身了。”青年轻声说,“若是我的目的是要杀掉你,你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
      澄乃眯起眼。
      “爱莲娜小姐,我想你一定足够善良热心。”
      “……哼,那当然。”澄乃冷笑道,“跟上来,奥尔德林先生,遇到我,你显然足够幸运。”
      青年眨眨眼,露出一抹狡黠的笑,
      “哦,是的,我也这么认为。”
      
      澄乃的住处是在市三区的一家四星旅馆,订的普通单人间,酒店柜台小姐见她衣衫狼狈地带着一名年轻男人归来时眼神都变了。
      但澄乃毫不在乎,她一到房间就打开了手提电脑,飞快地登录聊天软件然后点击了最底下黑色的黑猫头像。
      拼图高手:琰表弟,在吗?
      黑猫[疲惫][困倦][注意力不集中][表姐好烦][随便糊弄糊弄吧]:在,熬夜写编程的论文呢。
      拼图高手:帮我个忙,用两个假身份订去米兰的机票,一个我用,另一个,你弄成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人。
      黑猫[惊讶][清醒][天上下红雨了][真是男人][诡异]:男人……你要瞒着家里去结婚吗?
      拼图高手:不,我这是钓大鱼。
      黑猫[没懂][要问吗][如果被鄙视领悟力不够怎么办][可是真不懂][好焦虑][算了还是不问了][管这么多也没用]:我明白了,明早七点的机票,你有另一个人的身份证吗?
      拼图高手:没有。
      黑猫[公事公办][兴趣全失][赶快滚蛋]:那么就设定为航空公司投资商的亲戚吧,你们可以直接走VIP通道。
      拼图高手:行。那再见。
      黑猫[表姐走好][祝你幸福]:再见。
      澄乃好心情地关上电脑。
      青年非常有礼貌地坐在沙发上,自己动手泡了一杯咖啡,没有对房间主人把自己扔到一边感到丝毫不满,“你聊完了?”
      “嗯,休息一下,我们五点出发去机场。”澄乃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才半夜一点,距离五点还有四个小时。
      “你刚刚在订机票?”对方问。
      “嗯,拜托人帮忙。”澄乃漫不经心地给自己倒一杯咖啡,“做杀手总要有点自己的路子。”
      “做各种各样的行业都要有人脉。”青年微微一笑,漆黑的瞳仁带着温润的光华,在暖黄的灯光下有着特殊的胶质感,显得深邃而神秘。“爱莲娜小姐很了不起,我是说,在你这个年纪就能成为一名独立的自由杀手。”
      “的确大部分的杀手都是黑手党家族培养出来的,不过自己磨练的也不少。”澄乃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觉得你只是很少关注杀手圈子才会这样说。”
      “应该是。”青年摸摸鼻子,“不过,我觉得你比较特殊,大概是因为你的容貌?容我冒犯,爱莲娜小姐您应该有亚裔的血统吧。”
      “嗯,父亲是日裔。”澄乃眯起眼,琥珀色的眸子影影绰绰地闪烁着什么,她微启薄唇,语气似笑非笑,“我想你也应该有亚裔的血统,奥尔德林先生,不过我并不认为所谓的同乡情谊会让我对你有什么特别的对待。”
      “不,我只是想问问你的名字,你的……嗯,真的名字。我觉得爱莲娜这个名字只是个假名,就是杀手常用的那种。”
      “上川澄乃,不过我想你不会在任何地方看到这个名字,甚至是意大利公民户口资料库,除非是巧之又巧的重名。”澄乃恶劣地一笑,“好了,满足了奥尔德林先生你过剩的好奇心了,现在开始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除非你等价地诚实回答我的问题。”
      “比如说?”他问。
      “你的真名,奥尔德林先生。”澄乃淡淡道,“还有你的真实容貌,真是个不可救药的蠢材,你怎么能买这么普通的隐形眼镜,它的色泽和质感太不自然了,还有你脸上那张皮……哼。”她从箱子里抽出一套便装,头也不回地走进浴室。
      青年低声嘀咕,“我还以为我做得很成功呢……花了好久和别人学的。”
      半小时后澄乃穿着便服走了出来,她优雅地坐在梳妆台前将自己洗褪了染发剂的棕红色长发吹干打理好披散在身后,然后拿起桌上的瓶瓶罐罐往自己的脸上涂抹。
      青年原本饶有兴致地看着,后来发现澄乃只是在单纯地做每日的保养和化妆,嘴角一抽。
      “我以为你会让我见识一下所谓高超的化妆术。”
      “我不会给任何人偷师的机会的,哪怕坐在我身后的是个白痴。”
      白痴先生淡定地忽视了女士话语中浓浓的讽刺,“我觉得你很厉害,作为一名杀手,你懂得的很多。我认识的一个杀手只会将炸弹和枪炮朝着对手打去。”
      “哦,那一定也是个白痴。”澄乃轻蔑地笑道。
      
      到机场之后,女士理所当然地微扬着下颔挽着男士。她神色高傲中带着点疲惫和倦怠,就像是大部分的富家千金那样对一切都感到厌倦。
      “我觉得你应该休息一会,而不是对着化妆镜奋斗了好几个小时。”男士调侃道。
      “这是女人的乐趣,如果是重要的场合,我甚至能连夜不睡去整理我的妆容。”女士的嘴角扬起精致的假笑,“而且,我不会任由我在有陌生人存在的空间熟睡。”
      “即使你用了大量的眼霜去遮盖你眼底浓浓的黑眼圈?”男士忍俊不禁,“我想你一定为了昨夜的宴会而准备许久,我猜想,你可能两晚未眠?”
      澄乃没有回答,而是高深莫测地弯弯嘴角,“这不算什么。”
      这可不算什么,如果目的是为了……的话。
      “爱莲娜•罗西小姐,爱德华•里奇先生,这是你们的机票。”工作人员恭谨地弯下腰。
      “谢谢。”澄乃故作高傲地说。
      “我觉得你现在真的像是那些娇气的小姐们了。”青年悄悄地凑到澄乃耳边说。
      “感谢你的夸奖,还有,离我远点。”
      “真是无情啊。”对方半真半假地抱怨道。
      
      上飞机后,若隐若现的窥视目光变得明显而不容忽视,作为专业人员,澄乃甚至感受得到其中的狰狞意味。
      “……你有没有觉得有人在看我们?”澄乃皱起眉。
      “很显然,我们的行踪暴露了。”青年镇静地坐在椅子上,漆黑的瞳仁注视着飞机窗外,现在他们已经飞到云层以上了,“别担心,他们不可能现在动手,彭格列和比安奇都不会出现在普通人的世界,我认为黑手党守则的约束力非常有效。”
      “或许吧。”女士不可置否,然后她焦躁地低下头咬指甲,漂亮的红棕色长发在发尾打理成漂亮的大卷,在她低头的时候滑下肩头,模糊得看不清神情。
      不经意间,栗发青年的漆黑深邃而神秘,幽深得像是一潭深水,然而当观者恍惚之后,却又发现那双眸子清澄而纯粹。
      之后两人间的沉默一直蔓延到旅程结束,VIP舱的旅客不多,但澄乃并没有鲁莽地四处打量——蠢材才会那样做,她镇静地下了机舱,同她的男伴一起走出机场。
      青年隐蔽地扫视一圈不动声色朝他靠近的人,眼尖地发现一抹银色,心底暗叹这下真是糟糕,同时默默思索自己身上难道还真有没被自己发现的定位器?怎么每次离家都这么快就被抓……然后他在对方尚未发现自己之时果断地抬步。
      “快跑!”
      “诶诶诶???”
      澄乃狼狈地被青年扯着手臂穿越人群,凌冽的风吹乱了青年额前栗色的发,露出了明亮的眼眸。
      身后充斥着“发现了!”“快追!”“不能让他逃了!”之类的吼声,她小心地跟着前面的人,万幸他选择的路线人比较少,否则她绝对会狼狈地摔倒。
      这就像是一场单纯的冲刺比赛,而使她停住脚步的是身后银发青年的一声哀怨的呼唤,
      “十代目!!!”
      “你……啊啊!!”陡然而起的失重感让澄乃瞪大双眼,栗发青年对着她微微一笑,就仿佛他不是在天空飞翔而是在花园漫步一般悠然自在。
      “抓紧我,如果你不想掉下去的话。”男士温柔一笑,“我只能用一只手来抱住你。”
      “大空火焰,十代目……你!”澄乃面露惊愕。
      “咳,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澄乃小姐,我叫做泽田纲吉,是彭格列家族第十任首领。”泽田纲吉轻声道,黑色的瞳仁之后隐隐泛出金红色的死气之火的光辉,反显得他的眸子黑得神秘,“很高兴认识你。”
      他们降落在一个巷子口,这时候彭格列的人已经被甩开。
      “我觉得我被欺骗了。”澄乃迅速冷静下来,低声自语,“那么,我亲爱的十代目先生,请问离家出走的戏码有趣吗?”
      “相当有趣。”泽田愉快地说,然后在女士变得难看的脸色下补了一句,“起码,我与你相遇了,不是吗?”
      澄乃回以虚伪的假笑,“哦,那真是我的荣幸,与伟大的彭格列首领!”她故作夸张地露出惊喜的表情,然后迅速恢复到一脸冷笑。
      “那么,上川澄乃小姐,我作为彭格列十代目泽田纲吉,郑重地邀请你加入彭格列家族。”泽田淡定地忽视掉澄乃眼中几乎要具现化的嘲讽,认真地说,“工资可以详谈,每周双休,节假日提供贴补,年终奖金丰厚,退休之后还有优厚的养老金。”
      “做杀手?”
      “不,是外交人员。”
      澄乃皱起眉,眸色深沉,“……你是在愚弄我吗?”
      “彭格列有专门的暗杀组织。”泽田说,“事实上我们吸收的家族成员多数都安置在彭格列旗下的企业公司工作,还有就是技术部、公务部、外交部等,以及各个守护者与首领直属的战斗人员。门外部门的人员吸收不归我管。”
      “澄乃,我知道你的才能。”泽田微笑,他的眼神就像是能够穿透灵魂,澄澈但是隐隐透着锐利的光,“你很擅长和人打交道,并且拥有让人不由自主相信你的能力。”
      真是让人厌恶的眼神,澄乃这样子想道,然后露出了被说服的笑,耸肩,
      “……好吧,你说服我了。没有人会拒绝一个安全的,能保证自己性命又有稳定收入的工作,被黑手党公认最富有魅力的彭格列教父先生。”
      
      事实证明,离家出走的人总有被逮捕归案的一天,哪怕那是黑手党世界叱咤风云的教父先生。
      澄乃看着换下了伪装的彭格列先生,他的相貌可真是……比起易容的模样来比清秀柔和了不少,以她专业的眼光来看他扮成一个纯真美丽的妙龄东方少女完全无压力啊。这样调侃地想着,她完成了基本的档案登记,并签署了工作合同,开始作为外交部的人员代表彭格列出席各种场合。
      期间伴随着各种诡异的‘作为十代目女伴出席宴会’‘代表十代目进行某某小家族的谈判’之类充斥着十代首领莫名其妙信任感和亲密感的任务。
      澄乃感到有些顺利得过分。
      她整理着已经签署的协议,咬着指甲感到了焦躁。
      而且,那些守护者心照不宣的目光让她感到不对劲,这让她以为自己的身份被泄露了。
      ——但这不可能。
      她的一切行动都是经过精密计算的,通过严密收集而来的情报与彭格列十代目本人的性格特征而设定的万无一失的计划。她相信自己的演技足够优秀,通过首领透露彭格列十代目伪装离开家族之后就安排了一出暗杀脱身后偶遇的戏码,刻意接近彭格列十代目,假装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被威胁,然后妥协,相处,被邀请加入家族……
      “阿尔科巴雷诺已经全部死去了呢……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澄乃凝视着手中的文件。
      优秀的情报人员是不会因为一点小甜头而去冒险的,现在她就是标准而忠诚的彭格列家族成员。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彭格列古堡前广袤的森林染着夕阳金红色的余辉显得璀璨又美丽,火红的圆球一寸一寸被漆黑的山脉吞噬,但还未到完全被吞噬的地步,天空依旧是火红色的,云朵也染着霞光。
      她需要等待,等待黑暗真正降临的那一刻,像是最有耐心的捕食者一样。
      “傍晚了。”年轻的十代目不请自来,温润的棕褐眸子注视着红发女子,露出清浅的笑容,“澄乃,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共进晚餐,享受黑夜无边无际的美丽?”
      “黑夜是孤寂而寒冷的,只有独自一人的时候才能体会到那冰冷的峥嵘。害怕寂寞的彭格列首领啊,您是黑暗之子,应该学会享受孤寂而非寻求虚妄的温暖。”澄乃扬起嘴角,“不过,若是您愿意支付账单的话,我不介意给予您这个荣幸。”
      “彭格列的首领是大空的代表,天空永远需要风雨霜雪的陪伴,否则天空将不再是天空,而是空虚而绝望的黑暗,而我拒绝黑暗。”泽田说,“那么,去艾尔罗尼亚街尽头的那家西餐店如何,我推荐那里的小羊排。”
      “请不要为自己的懦弱寻找借口。”澄乃说,“我不喜欢羊排,不如我们去吃法国料理?”
      “这不是懦弱,是人的本性,人是群居动物,本身就远离孤独。”泽田说,“那就去罗兰街吧,那里有一家不错的。”
      “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澄乃说,“那走吧。”
      
      [杰索家族]与[吉留罗涅家族]合并为[密鲁菲奥雷家族]。
      彭格列下属三个家族因贩卖毒品和人口而被瓦利安追杀,偶然曝光以埃斯皮西托家族为首七个家族为密鲁菲奥雷家族所控制。
      彭格列岚守部门出动,摧毁密鲁菲奥雷下属布鲁诺家族人体试验所。
      彭格列雨守部门出动,在格雷克家族遭遇伏击,雨守重伤。
      密鲁菲奥雷开始蚕食彭格列产业。
      密鲁菲奥雷家族攻击加百罗涅家族。
      密鲁菲奥雷公然宣战。
      彭格列与加百罗涅等十一个家族皆为对抗密鲁菲奥雷同盟。
      密鲁菲奥雷家族首领白兰•杰索发出谈判邀请,彭格列十代应允。
      
      “到此为止了,彭格列十代目。”
      澄乃将□□抵在青年后心,微微偏过头,露出了同对面白发青年相似的笑容。
      “你要背叛我吗,澄乃?”
      年轻的十代目非常冷静地问道。
      “不,事实上,这并不算是背叛。”澄乃轻声道,“作为杰索家族的成员,我认为,这只是一次成功的潜伏,不是吗?”
      “不是。你答应过我加入彭格列家族,你就是彭格列的人,无论前科。”泽田说,“我的信任从你答应加入开始就已经交付予你,而你背叛了我的信任。”
      “那又如何?”
      十代目侧过头,金红色的瞳仁淡漠又冷清,“你会死去,同样遭遇背叛,被你的BOSS白兰所杀死。”
      “纲吉君,你可不能这样子败坏我在下属心中的地位啊。”白兰脸上的微笑不变,“小澄乃在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杰索家族的人了,当然,因为她情报人员的特殊性,在外的名声一直是自由杀手爱莲娜,不过,我想你一定有所耳闻……传说中的拼图高手吧?”
      “传奇一般的情报人员,敏锐、狡猾而且善于伪装,只要露出一点蛛丝马迹就能被顺藤摸瓜抓出全部情报的人。”泽田说道,“就像是玩拼图,真正的高手能够从零碎的碎片抓出全局的模样。”
      “精确。”若不是手里拿着枪,澄乃简直是要鼓掌喝彩,真是难得一个能够理解她的人,要让她亲手将这样的人送到地狱还真是有点残酷呢。她遗憾地想到。
      很快,‘深懂她心’‘善解人意’的十代目说:“很抱歉,澄乃,我有穿防弹衣,我想你杀不了我。”
      “没关系。”她的BOSS笑着说,“这是小正特制的枪,能够传导死气之炎,就和你们瓦利安首领XANXUS一样。”
      “再见了,害怕孤单的十代目。”澄乃说,“你不用心急,很快你的守护者们就会被首领消灭,到地狱去陪伴你了。”
      青年的鲜血流淌浸润了他穿着的深灰色V领毛衣,澄乃半跪俯身,带笑低问,“你现在是否后悔了呢,泽田纲吉?”
      她已经听不见答案了,因为年轻的彭格列十代目保持张着那双艳丽到妖艳的金红色眼眸深深地凝视她的状态,停止了呼吸。
      ……怪恐怖的。
      澄乃打了个寒颤,抬起头看向她真正的上司,“首领,这次任务结束了,我想申请休假。”
      “小澄乃想去度假吗?”白兰笑眯眯地问。
      “不,我想去看看我的表弟,他在英国剑桥读书。”
      “我允许了,你有三个月的假期,带薪休假。”白兰点头,他嘴角的笑容变得诡谲,“要小心彭格列的人报复。”
      “感激您爱惜员工的美德,我会注意的。”
      
      拼图高手:表弟,在吗?姐休假了,我想去英国玩玩,你给我当导游吧。
      黑猫[好烦][表姐不是去钓大鱼了吗][怎么摆脱她][随便撒个谎吧]:……我刚回家。
      拼图高手:回家?
      黑猫[胡扯][瞎掰][淡定脸]:就是本家,我在日本。
      拼图高手:真麻烦,那我去日本旅游吧,我还没去过日本呢。
      黑猫[等她到日本就装不在][装死][就这样吧][倒霉表姐]:哦,吃住自费好吗?
      拼图高手:真小气!
      
      事实上澄乃还有不少未收尾的东西残留在彭格列,不过人家首领都没了,她现在回去肯定……咳,所以她就干脆地带着行李和新的身份证件飞去日本。
      搞定了彭格列这么大一票,她需要重新塑造一个新身份,这次就用黑手党世界的新手幻术师艾利西亚吧,她的死气之炎属性正好是雾,简单的幻术还是擅长的。
      ……这些往后再慢慢考虑,现在先从东京坐新干线去……表弟家在哪儿来着?
      很快她就不必头痛了,因为她注意到了一个眼熟的背影。
      彭格列岚守,狱寺隼人,她一年多在彭格列工作的•脾气超大•个性傲娇•只对十代目一人脑残•同事。澄乃目光往后一移,眼角登时抽搐。
      那个超大的超豪华的棺材大概也许可能说不定……是彭格列十代的?
      “对了,他是日本人,这是扶灵回乡?”澄乃嘲讽地想道,悄悄跟上狱寺的身后,“在家族都要毁灭的时候,这位岚守还真是爱他的首领爱得惨烈。”
      她庆幸她在出门前对自己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外貌修饰。
      跟踪一直到他们来到名叫并盛的城镇,一个相当淳朴自然的城镇,因为是意大利黑手党教父的故乡而被密鲁菲奥雷家族的人所密切监视。澄乃身上携带了戒指,她从进入并盛开始就进入了监控圈,不过因为是密鲁菲奥雷家族标记的信号,所以巡逻的莫斯卡并未对她加以注意。但狱寺隼人就不那么幸运了,他不得不用封印的锁链将指环的波动隐藏起来。
      现在的彭格列岚守脆弱得用一个短程射击就能解决,他肯定没时间快速拆掉锁链。
      澄乃讽刺地想道。
      她感到有些蠢蠢欲动,可惜自己并非是战斗人员,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等到岚守进入并盛森林,澄乃开始犹豫起来,她的森林潜行并不好,而且四周太过寂静,她不能把握自己不被发现。
      “喂,请问是入江队长吗?”澄乃退回并盛街区,拨通电话,“我是上川澄乃。”
      “上川小姐?请问有什么事情吗?”电话那头的声音非常年轻,让澄乃吃了一惊,她原先以为密鲁菲奥雷技术开发部的部长会更加的……年长一点的,他的年纪兴许就和彭格列十代差不多吧。
      人才啊。
      澄乃在心底感叹一声,然后低声说,“我现在在日本并盛,我发现了彭格列岚守的踪迹,他进入了城镇后方的森林,带着彭格列首领的棺木。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是这样吗?”入江的声音一顿,变得有些低沉,“我明白了,我会增派巡逻的人手,上川小姐,我能拜托你跟随他们,查出他们基地的行踪吗?”
      “我拒绝,我想我需要保证我的生命安全。”澄乃毫不犹豫地说道。
      “那么,我以六吊花队长、日本密鲁菲奥雷家族总指挥官的名义命令你。”入江的声音变得强硬。
      “这不合理!我已经向首领申请了休假,现在我是假期时间。”澄乃皱起眉。
      “我记得你向白兰大人申请是去英国。”入江说,“既然你出现在了日本,这里由我做主,你的带薪休假取消了,开工吧,上川小姐。”
      “你赢了。”澄乃恨不得掐死这位日本总指挥官,顺带掐死手贱给对方打电话的自己。
      该死的情报人员职业道德。
      澄乃按掉电话,进入并盛森林。万幸她的指环使用并无限制,她让雾之炎以雾气的形式蔓延开来,不出一会儿就发现了狱寺隼人的行踪。
      ……还有彭格列十代目的行踪。
      开玩笑吧?
      澄乃猛地握紧双手,琥珀色的双眸不受控制地瞪大,“不,不可能,他不是已经死了?我明明亲手……”
      “谁?”狱寺隼人回头大喝,“滚出来,鬼鬼祟祟的家伙。”
      “狱、狱寺君?”清越的少年嗓音带着浓浓的不安。
      澄乃从树后显出身形,一柄□□藏在身后。
      “你这个……砰!”怒气冲冲的银发岚守变身为茫然无措的银发少年。
      十年火箭筒,彭格列雷守的所有物,彭格列败给密鲁菲奥雷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几年前彭格列首领亲手销毁了彭格列戒指,而十年前彭格列戒指还存在着,还能用死的首领换一个活的……虽然年轻过分了。
      彭格列是疯了吗?想用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对抗密鲁菲奥雷家族?
      ‘拼图高手’的大脑飞快转动起来,她盯着对自己处境茫然无措的两位少年,一个全新的计划在脑海里成型……她说不定可以借此帮家族获得一整套超A级戒指,只要发展顺利的话。
      澄乃挽起嘴角,不动声色地收起身后的武器,对两人说:“欢迎来到十年后的世界,我尊敬的首领泽田大人还有岚守狱寺大人。”
      是的,重新伪装成彭格列的家族成员。
      
      只要操作得当,雏鸟情结拥有远远超乎我们想象的力量。
      就像澄乃不甘心地想着她老早就发现自家BOSS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依旧心甘情愿地为他卖命,就连泽田纲吉那个像是乌鸦嘴一样的话也不能丝毫动摇自己。
      十年前的泽田纲吉显然对他在这个世界第一个见到——本时代的狱寺没说几句就走了不算——的人报以相当大的好感和信任度,这位稚嫩得过分的首领心理防线低的要命,没几句话就把他从普通少年被迫成为黑手党首领的全过程全都倒了出来,其单纯可爱纯洁善良简直……太令人惊叹。澄乃简直要在内心为他唱一曲天使赞歌。
      同样,那位银发小猫十年前的岚守也同样容易搞定,傲娇的心理非常好把握,顺毛摸。
      澄乃想彭格列的高层一定经历过什么惨无人道的黑色训练才能把小绵羊变成一个个精英黑手党,以彭格列十代目为最。
      进入彭格列地下基地之后,澄乃遇到了十年前的晴之彩虹之子Reborn。这位杀手传闻具有读心术,说是读心术,实际上不过是结合所见到的人物细微的表情动作加以分析而已,身为高等级的情报人员她是不可能被轻易看穿的。
      再说,在他们那个时代,‘拼图高手’尚未出世。十年前的人不可能不对他们抱有审视谨慎的态度,但也不可能一点信任也不交付,只要这一点点就足够了,她自信自己能够随着时间让他们完全信任自己——只要身份不被意外揭穿。
      幸运的是啊,这个时代的人,不可能会无聊到给他们科普这种黑手党中的知识,因为他们要忙着对付密鲁菲奥雷。
      而‘拼图高手’属于密鲁菲奥雷家族这一讯息,就连黑手党教父彭格列十代目也是在死前才被告知的。
      没有任何异常。
      ……除了泽田纲吉偶尔会拿他小小的、对于暗恋对象纠结的小心思对她诉说而让她心底暗自不爽以外。
      这会让她感觉自己魅力不够。
      “哦,我尊敬的泽田纲吉大人,我以为一名绅士拿他对某位女士的情感问题去询问另一位女士,对于那名女士来说是极其打击自信心的行为,你说对吗?”澄乃伸出食指戳着少年版泽田纲吉的额头,咬牙切齿,“尤其是对于那位女士来说,你在她的心中已经是个优秀的、优雅的、俊美的成年绅士了。”
      这可以说是隐晦的告白或者表示爱慕?
      泽田纲吉后知后觉地红了脸,“啊,那个,啊对不起……不,不是我不是刻意要打击你的自信心……我是说你也很漂亮……”他纠结地说。
      “感谢你的赞美。”澄乃似笑非笑地扯起唇角。
      蹬蹬蹬彭格列•年轻版•脸嫩•十代目落荒而逃。
      “唉,真是可爱啊。”澄乃忧郁地想,她都觉得自己太老太狡猾太冷酷无情了,这样欺骗小男孩的感情让她压力略大,“各种方面都是,他怎么成长得这么快呢?”她觉得泽田纲吉对白兰大人的威胁略大啊。
      
      总进攻的前一夜,十年前的京子小姐与小春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宴。
      最后的晚餐。澄乃想。不过不是我的。
      她一边慢慢喝着烈性威士忌,苍白的面颊慢慢浮现出了艳丽的红晕,一边想着她传给入江正一的有关彭格列的情报,轻轻笑出声来。
      坑一个人坑两次,哎呀,这可真该下地狱啊。
      ……等等,十年前坑一次,十年后坑一次?
      澄乃的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她还待细想,浓烈的酒精已经开始烧灼她的理智,让她合上眼陷入了昏睡。
      梦中,有青草香气的怀抱和额头上轻柔的一吻。
      ……一定是做梦。澄乃坚定地想到。
      
      待澄乃从宿醉的头痛中挣扎起来,已经从将尼二那里听说了入江正一是彭格列内鬼的消息。
      “见鬼!我就觉得那家伙不可理喻!”澄乃低咒一声。
      “上川小姐,十代目要求与您通话。”将尼二说。
      ……通话?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澄乃饶有趣味地挽起唇,“接通。”
      穿着宽大机械工制服的十四岁少年脸上带伤,神情萎靡,唯有那双深褐色的清澈眼眸依旧明亮得动人心魄。
      “澄乃小姐……”他喃喃开口。
      “我想你恐怕知道了所谓我就是间谍的讯息?”澄乃可没耐心这样绕圈圈,扬起嘴角,“还是说,我伟大的彭格列十代目泽田纲吉大人对我的信任超乎想像,相信入江正一那个小贱人一口胡说八道,决心让我来捅破那个小贱人的谎言?”
      小贱人入江正一一脸苦逼。
      “不过不必了,我还不至于到这地步还磨磨唧唧去换取您的信任。”澄乃在泽田纲吉开口前果断地截下话头,脸上露出了残酷的笑意,“我想来自十年前的你们应该不知道‘拼图高手’的传说,但是小贱人入江正一你一定懂得,嗯?”
      小贱人解说道,“从数年前开始活跃的最顶级的情报人员,号称只要你使用了一张餐巾纸她就能从纸巾来源与污渍推测出你的行踪,从某方面来说是非常强大的推理高手。收集情报得到真相与拼图类似,而拼图中的高手往往能从简单的几个碎片推测出全局,上川小姐因此被业界称为‘拼图高手’。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拼图高手’是自由情报人员,事实上她从属于白兰先生,属于白魔咒的秘密成员。”
      澄乃看着十代目少年苍白的脸色,眯起眼,“感谢十代目大人的全心信任,让我得到了非常多有用而且有趣的情报……同时,我诅咒你,入江正一,你会不得好死的,你个杀千刀的贱人。”
      “你才是贱人你这个可恶的背叛者!”通讯器那头银发小猫暴走。
      “那么,我想这通毫无意义的通话可以结束了。”澄乃说,“感谢您这几个月的慷慨收留,尊敬的彭格列十代。”最后的称呼滚在她的舌尖,玩味又讽刺。
      少年低下头,指甲刺入掌心,不发一言。
      “那么,再见。”
      结束了这场充满了真相揭晓的残酷意味的通话,澄乃趁着彭格列大部队还没有从密鲁菲奥雷回来的时候果断打晕惊慌失措的将尼二逃出基地。
      联络器亮灯,澄乃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低眉敛目,“白兰大人。”
      “看来小澄乃已经成功脱身了。”白发青年维持着玩世不恭的笑意,紫罗兰色的眸子却带着危险莫测的华光流转,“怎么样,日本游有趣吗?”
      “无聊透顶。”澄乃答道,脸色一瞬间狰狞起来,她握着的联络器发出咯咯的响声,“早知道我就应该去英国,做了这么久的白工竟然是给个卑鄙的叛徒做嫁衣!”
      “不要在意嘛,事实证明,事情总有报应啊,我前不久才发现我身边的秘书官雷奥先生居然是彭格列的雾守呢。”白兰笑着用一点也不吃惊的语气安慰道。
      “我想首领你不至于愚蠢到将重要讯息暴露给他吧?”澄乃挑起眉。
      “那是当然。”白兰得意道,“我就连小正也没告诉呢,有关真六吊花的讯息。”
      “哦,你说出来了哦,真六吊花。”澄乃夸张地瞪大眼。
      “哎呀怎么办,我说出来了呢。”白兰同样惊慌地瞪大眼。
      “……够了首领你别装了,太假。”澄乃挑剔地冷笑,“嘴角僵硬,两腮鼓起,双眼瞪得太大很酸吧?正常人吃惊可不是这副样子。”
      白兰迅速恢复白毛狐狸的德行,笑眯眯地往嘴里塞上一颗棉花糖,“这不是为了逗小澄乃开心嘛。”
      “哪怕是把重要的情报告诉我?”
      “当然~”
      骗人。澄乃默默撇嘴。明明是她自己早就发现了,别想在情报上瞒过‘拼图高手’啊。
      “那么首领,请指示我接下来的行动。”
      “小澄乃嘛……不用担心,你坐飞机回意大利吧,回到总部。”
      “了解。”
      
      冰冷,抖动。
      澄乃感到自己仿佛陷入了恒久的昏睡,是一声声持久的呼唤将她从黑暗中唤醒。
      “澄乃!澄乃!醒过来啊!”
      ……泽田纲吉?
      她迷迷糊糊地张开眼。
      “喂……这是什么情况啊!”
      她躺在一个巨大的玻璃沙漏里,身上盖着薄薄的一层银白色的沙子,抬起头,上半个巨大的沙漏正不断往下流出沙子……这样下去她会被沙子活埋致死的吧?
      “白兰……卑鄙……放了澄乃……”
      “纲吉君……choice……时间内……救……”
      玻璃阻隔了声音的传播,澄乃不耐烦地整理着自己染满了银沙的棕红色长发,愤怒几乎淹没她的理智。
      哈,她竟然被自家的首领抛弃了,要救她的竟然是被坑了两次的傻多速!
      理由……她咬着自己的指尖,她非常有用,而且很能得到情报,首领没有理由会无缘无故抛弃她……等等,或许就是她知道得太多了?比如说首领那个奇异的与不同时空自己沟通的能力?她琥珀色的眼眸暗了暗。
      那泽田纲吉为什么会救她?想从她这里得到情报吗?不……这不符合泽田纲吉的性格,以十年前的青涩小鬼来看更多的是不想人死去的正义感。
      第三点,综合泽田纲吉所有的能力,能打败首领吗?…………呵呵,呵呵,除非是这个世界疯了,或者白兰傻了。
      活下去的可能性不大了,既然首领想要杀了我的话……澄乃放弃一般地将身子靠在玻璃边缘,深深呼出一口气,眸光黯淡。
      
      她的记忆力很好,还记得二十年前的事情呢。
      她是某个日裔男子意料之外的孩子,在自己十五岁之前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亲人活着,她蹲坐在意大利贫民区的小巷口,紧紧盯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那个孩子瘦弱又胆小,平时抢食物都抢不到,只能拿大家吃剩的,但是她知道的,他有钱,就在他平日睡觉的那块地砖底下藏着。
      她做的就是让其他孩子引走他,然后把那些钱取出来,据为己有。
      “你为什么知道他把钱藏在那里呢?”年轻的杰索先生——白兰大人的父亲——这时候出现了,这样问她。
      小澄乃谨慎地把钱往裙子底下塞,戒备又警惕地说,“因为我发现了,从一些小细节猜出来的。”
      “你有很优秀的才能。”杰索先生说,伸出手,“这位小姐,你愿意接受一名绅士的邀请,加入我的家族吗?我会为你提供充足的食物和舒适的生活环境,而你将献出你的忠诚。”
      “我想,您对我的尊重和重视打动了我,”澄乃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脏兮兮的手搭在杰索先生的手上,轻声说,“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条件,我愿意的,先生,哪怕未来有一天我为此献出生命。”
      
      可我的忠诚不是能这样被践踏的啊……杰索大人,您的儿子实在是个无可救药的混蛋。
      澄乃这样想着,眼角的泪水溅落在银沙中。
      她几乎全身都馅没在银沙中,但完全没有试图站起来求生的意思,任凭银沙造成的压力压迫着她的胸腔,直至无法呼吸,连脸色都因缺氧变得发青难看。
      “我说过的,你会被你的BOSS白兰杀死。”青年的十代目站在巨大的沙漏面前,棕褐色的眼眸平静而淡漠,“澄乃,你背叛了我两次。你后悔吗?”
      “我不后悔。”澄乃轻声说道,“后悔是懦弱人才有的表现,在我作出了选择的那一刻,未来就已经决定,但我不会后悔,因为这是我自己决定的命运。”
      “哪怕结局是被人所鄙弃,毫无价值的死亡?哪怕堕入地狱?”
      “……当然,我早就允诺了我的死亡……为了杰索家族而死去……”
      “是吗?”泽田纲吉轻轻地说,“但是,我是不会允许你这样死去的。”
      “什……”
      巨大的碎裂声在耳边炸裂开来,漫天的玻璃碎渣在日光下闪耀出晶莹的色彩,就像是灵魂的碎片,亦或是泪光,或者说是……枷锁?
      “这可是你欠我的,亲爱的澄乃,作为背叛者,你要背负着这罪孽一直活下去,一直到我允许你得到灵魂的安息。”年轻十代目轻轻揽住女士,棕褐色的瞳仁闪烁着意味深长的光,“从此以后,你属于我。”
      “我不明白。”
      “不明白吗?”泽田纲吉笑出声来,“也难怪,这可是‘拼图高手’拼命地睁大眼睛也找不到的一块至关重要的拼图啊。我知道的而你所不知道的一件事,一件你不知晓但改变了我们未来的事情。”
      “我所不知道的?”这简直是对于她最恶劣的挑衅,她出其愤怒了,“那么,劳驾,能请您告诉我那是什么吗?”
      “我爱你。”
      “……你是在愚弄我吗?!”
      “信不信由你。”彭格列十代低下头,语气带着对于任何人——除了她——都不会有的冰冷宣告道,“这就是真正的,真相。”
      “……为什么?”
      “大概……这就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泽田纲吉自嘲地说道,一双棕褐色的眸子闪烁着明亮却不容逃避的光,直直看向女士,目光如尖刀刺入灵魂。
      那么,准备好面对真相了吗,我亲爱的上川澄乃小姐?
      我们之间,真正的战斗即将开始了。
      哦,是的,情场如战场。
      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
      
      ——《[家教]我所知道的你所不知道的事》END——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澄乃线:密鲁菲奥雷隐藏家族成员上川澄乃被交付[窃取彭格列情报]的任务→通过黑手党流传的表面资料推测泽田纲吉的性格、外貌、行事风格以及近期彭格列动向→调查得知泽田纲吉离家信息,通过分析得知最有可能出现场所为比安奇家族晚宴[彭格列人员同步得知]→以自由杀手爱莲娜身份接下黑市暗杀任务→暗杀成功,刻意将行踪暴露给行为举止与泽田纲吉极为形似的青年→借彭格列人员追击假意不情愿地收留泽田纲吉→暴露自己善于伪装的才能,泽田纲吉发出家族邀请→加入彭格列→隐忍潜伏→密鲁菲奥雷与彭格列竞争白热化时开始传递情报→陪伴泽田参与谈判→反水射杀泽田→在日本追踪岚守踪迹,与14岁泽田纲吉相遇→再次潜伏并传递情报→被入江背叛→逃回密鲁菲奥雷→被白兰背叛□□→被24岁泽田纲吉救→[纠结][死了算了][总感觉未来略可怕][被十年火箭筒阴了][知道未来了不起啊!][愤怒]
    纲君线:14岁的泽田纲吉穿越十年后被上川澄乃欺骗→回到十年前怨念纠结了十年→24岁的泽田纲吉某一日乔装离家出走→在比安奇家族宴会上目睹上川澄乃暗杀事件→接近澄乃→知道澄乃心怀不轨,邀请加入彭格列→吩咐驻守家族的守护者不要暴露未来→监视&试探[心里不是滋味][郁闷自己魅力不如白兰][耍了澄乃一把在暗爽][复杂]→吩咐入江将填充了假死弹的特制□□交给澄乃→泽田纲吉被上川澄乃射杀假死→吩咐入江阻止十四岁的自己放出澄乃→假死恢复后自己救澄乃→[算账][报复][怨念][郁闷][唉][这下终于把你抓在手心了][不许逃]
    ←请点进去戳[收藏此作者]各种球包养QAQ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