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坟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挖坟


      第七章

      竹宁指着妇人的脸大声道:“不要以为你这辈子投了个女胎我就识不得你了!你这眉眼,耳边的那颗痣,还有鼻翼边的胎记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你就是三百年前大晋王朝与我竹宁公主订婚的驸马!”

      十六张大了嘴呆呆的望着那妇人,原来……驸马另有其人……

      夫妇俩面面相觑,奇怪的望着竹宁:“姑娘,你在说什么?”

      竹宁宛如字字泣血道:“我生前自幼多病,十七岁那年,我病得无法下床,是你!就是你!在我昏厥的时候抱着我痛哭,将我活活憋死了去!你这个害我性命的凶手,枉费我当年那般喜欢你!我那么喜欢你,你却……你却……”

      十六呆怔:“憋死的?”木讷如他此时也生出了一股哭笑不得的冲动,难怪她要说她憋了一口气活到现在。

      夫妇二人却听见了竹宁话中的另一个词:“生前?”

      竹宁默了一会儿,紧紧拽着拳头,脸上愤怒的神色中隐约带了点悲伤:“更过分的是,你居然在我死后不久便又成了亲。”

      十六一怔,始知竹宁在意的,怨恨的原来是这件事。

      竹宁与驸马是自小定的亲,小时候她便喜欢追在驸马的身后一个劲儿的喊他“萧然哥哥萧然哥哥”,她身体一直不好,十七岁的时候大病,晕厥在床,大家都以为她死了,但她那个时候其实还是有气的,驸马心痛难抑,抱着竹宁嚎啕痛哭,本就气若悬丝的她,就那样被男子宽厚的胸膛挤得闷死了去。

      她下葬后,心有不甘的魂魄一直跟在萧然身边,她以为萧然虽然失手闷死了她,但心里还是对她有情的。却不料从小与她长到大的驸马,却在来年开春的时候娶了妻。

      “你这寡情之人,今日我定要让你悔不当初!”她纵身欲跳,却被十六从身后拦腰抱起,竹宁大怒,“你放开我!我也要让她变成僵尸!她为什么可以投胎转世,生生世世都活得这么幸福!为什么我却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不甘心!”

      十六沉默,小院里只听竹宁似哭似怒的喊着:“为什么他可以那么轻易的忘了我,我还要一直记得。凭什么他能那么轻而易举的幸福!”她挣扎了一会儿,发现十六的力气确实是她所不能抗衡的,竹宁耷拉了脑袋,声音低低道,“我只是……不想被忘记。”

      宛如那天听到竹宁说“太阳,好漂亮。”时一样,十六呼吸一窒,心头疼痛难忍。

      “那个……姑娘。”妇人声音微小的开口,“虽然我不是太明白你说的话,但是,如果是以后我死了的话,我还是希望相公能够再找到一个对他好的人。因为想念死人已经够痛苦了,他的余生,不该被我所累,放下死的悲痛,再过上有希望的日子,没错。虽然……我也挺害怕被忘记的。”

      她回头望了男子一眼,两人笑了笑,竹宁垂着头,静默无言。

      隔了许久,她才拽了拽十六的袖子:“我们走吧。”

      第八章

      离开夫妇两的小院,竹宁趴在十六肩头,不说话也不磨牙了。

      十六背着她走了一会儿,忽然道:“其实,你也可以幸福。没人能拦住你,你只是,走不出自己的心魔。”竹宁曾经说过的话像刻刀一样在他心间刻下了磨灭不了的痕迹,他不会安慰人,只有翻出那些对他来说像经文,像信仰一样的东西来安慰她。

      他觉得,其实竹宁和他有时候都一样,或者说人,在面对苦难的时候都一样,无助迷茫又惶恐。但是人,也都会在苦难中学着变得更坚强。

      “十六。”竹宁突然在十六的颈弯处蹭了蹭,“今天谢谢你。”还好有他能拦住她,竹宁默了默,再开口时声音有几分哽咽,“可是不报仇了,以后我又该去哪儿,要怎么去找幸福。”

      “我给你!”这三个字脱口而出,吓呆了竹宁,也吓呆了十六自己。他想了好一会儿,又接道,“我给你,磨牙……”

      提到这个,竹宁拍了拍十六的肩,示意他把自己放下,然后摸出了钱袋,苦了一张脸:“以后连磨牙的东西都买不了了。”她从墓室里带出来的东西卖的钱已经用得差不多。

      十六又老实道:“我给你挖坟。”

      竹宁抬头看十六,见他一脸认真,她心间一软,张开双臂将十六抱住:“还好挖出我的是你。”

      十六脸一红,胸腔里的心脏像快要跳出来了一样,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双手放在竹宁的身后,不知道该不该抱上去。

      天快亮了,十六背着竹宁又去了他们昨天离开的那个客栈,竹宁闹腾了一晚上已是累极,趴在十六肩头,啃着他的护肩睡着了。十六给了小二定金,正要上楼,忽然在楼梯上面几阶楼梯上看见了一双印着太极阴阳鱼的青靴,他抬头一望,一个青衣道士正站在上面,面容肃静。

      竹宁在十六背上嘤咛一声,又咂巴了嘴:“唔,我要喝血……”十六背在身后的手一紧,咽了口唾沫,流了一背的冷汗。

      道士面无表情的走下来,与十六擦肩而过之时,他轻声道:“人妖殊途,她不该在这里。”

      脚步声渐远,十六正舒了一口气,忽然没听到竹宁磨牙的声音了,他转头一看,惊骇的发现自己背的竟是一根木头,而竹宁已经被青衣道士拽着衣领拖到了大街上。

      旭日慢慢升起,越过东面的城墙,阳光一寸一寸慢慢照进城池里,竹宁被道士拖拽在地上,不知为何竟没有一点挣扎,还咂巴着嘴,睡得很香。

      十六吓得肝胆俱裂,大步追了出去,喊道:“还给我!把她,还给我!”

      可奇怪的是不论他怎么样用力的追逐,青衣道士的背影始终与他保持着三步远的距离,他怎样也触碰不到竹宁,把她拉不回来。

      晨曦的阳光照射在竹宁的身上,阳光下的竹宁肤如白瓷,她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黑瞳中映入阳光,璀璨得动人。十六不由顿住了脚步,见她眯起眼,轻声呢喃:“阳春三月,真是好天气。”

      他知道,竹宁其实一直都很喜欢太阳。他也知道,了解心愿的竹宁其实更应该去投胎,但是……

      但是,他要怎么办?

      尾声

      青衣道士念讼法决,十六不知哪来的勇气,捡了块板砖便对青衣道士砸去,砖块仿似打破了什么东西,空气一动,十六扑身上前,一把将竹宁抱进怀里,把她好好包住,不让阳光照到她。在十六的身影中,竹宁的脸开始慢慢变红,散出了被灼烧了一般的白烟。好在只是晨曦的光,还不至于要了竹宁的命。

      十六抱起竹宁,拔腿要跑。青衣道士却伸手抓他:“与这僵尸在一起,迟早会害了你!”

      “我心甘情愿!”十六凭着一身蛮力,将道士拽得一个踉跄,他发足狂奔,适时城门刚开,他冲出城门,将竹宁带到树林之中,徒手挖了个坑,然后将她埋了进去,只留一个脑袋在外面。

      在泥土中,竹宁脸上的伤开始慢慢愈合,十六坐在她身边着紧的看着她,见她无大碍,才放下了心,但一想到刚才她竟毫不挣扎的被青衣道士拖走,连个招呼也不和他打,她差点就……

      竹宁睁开眼,看了看十六:“咦?我还没投胎?”

      十六撇过脑袋不理她。

      “十六?”

      十六望着远方生闷气。

      大概知道他在生什么气,竹宁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你这么着紧我……下次我不会了。”

      她一服软,十六便彻底没了辄,他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生气道:“你大可再去阳光下躺一次!我不管你,绝对不管你!”说完,他气哼哼的看了竹宁几眼,又道,“下次?没有下次!”

      竹宁眨巴着眼看他:“十六,我发现,你现在说话要顺溜多了,感情也比以前要丰富一些了。”被竹宁夸奖,十六呆了呆,一时竟忘了生气,挠着头,有些羞赧的红了脸。竹宁眼睛一眯,“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十六神情傻了一瞬,正当竹宁要取笑他的时候,十六忽然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但是,你是我挖出来的,你是我的,谁也不准拿走,你也不行。”

      竹宁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震得呆住,但见十六的脸慢慢凑近,然后一口咬在她的唇上,他含混着说:“以后,你也要给我磨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