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坟

作者:九鹭非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挖坟



      第四章

      晚上赶路,没有东西磨牙的竹宁便开始絮絮叨叨的讲话,她先将他训斥了一顿:“你力气这么大,人家打你为什么不反抗,他们这样的家伙,再来十个你也不会打输。”

      十六背着竹宁垂着头不敢搭腔,直到竹宁教训得累了,他才道:“从小如此,我不知,可以反抗。”他很小的时候便被父母卖掉,他的人生好像除了被倒卖就是挨打,没人教过他怎么反抗,也没人告诉他可以反抗。

      竹宁听罢默了默,她叹了声气道:“以前我皇兄去狩猎的时候捡了一只小老虎回来,因为太小所以就丢给一只母狗来养,小老虎一直很怕那只狗,等它长大了,明明可以很轻易的将狗咬死的时候,它还是怕它。”竹宁伸手摸了摸十六的脑袋,“其实没必要害怕的,你明明很厉害,你只是走不出自己的心魔。”

      十六沉默不言,竹宁又道:“你看,现在已经没有人能绊住你的脚步了。”

      十六扎实的脚步声不停,他道:“你能,炸了我。”

      竹宁呆了呆忽然勾起了唇角:“你还真相信了,那是骗你的,根本没有那样的法术。”十六点了点头,默不作声,竹宁问,“那你不走么?”

      “去哪儿?”

      “赶紧逃离我身边啊。我是僵尸,会吸人血。”

      “我有毒。”十六答得很简洁,“而且,我走了,没人给你,磨牙。”十六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离开了竹宁还能去哪儿,他一直都是在追随别人而活。

      竹宁抱着十六脖子的手紧了紧,道:“明明是个活人,却比我这个僵尸还迟钝一些。你以后说话能别断断续续的说么?”竹宁磨了磨又开始痒起来的牙齿,十六反手过去,将自己带了护腕的手腕放到竹宁嘴边,示意她可以用这个磨牙,他说:“我尽量,连续起来。”

      竹宁便不客气的咬了上去。

      夜路无聊,眼瞅着十六的黑铁护腕给自己咬得越来越难看,竹宁松了他,嘴停不下来的开始絮叨,慢慢的讲起她自己的故事,讲曾经的大晋,皇宫,还有她的驸马,虽然,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成亲。但竹宁说,那个时候的她喜欢极了驸马。

      “最后,我却死在了他的手上。”竹宁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但十六转头看了她一眼,觉得竹宁应该是极难过的。十六转过头,踢了踢脚下的石头,忍不住好奇:“怎么,死的?”

      竹宁摇了摇头,不愿意说,她转移了话题:“十六呢?你遇到过什么好玩的事?说给我听听。”

      “好玩?”十六想了一会儿,“遇见你。”

      竹宁听得这句淡然的话,不知为何脸却是一烫,她狠狠捶了下十六的脑袋:“哪儿学来的花言巧语!”

      十六老老实实的挨了打,又道:“实话。”

      竹宁把脑袋耷拉在他肩头,失神的看着他的脖子,一边是本能的冲动,一边是回忆他血液的味道,两种情绪交织之下,竹宁伸出舌头在十六脖子上用力一舔。十六脚步猛的一顿,竹宁奇怪:“干嘛?”

      十六不明白自己心头那股莫名的冲动是什么,只觉身子里有些燥热,他摇了摇头:“像……被蝎子,蛰了。”

      竹宁又用脑袋狠狠的磕他的后脑勺:“你才心如蛇蝎!赶路!”

      第五章

      竹宁不知道去哪儿寻她曾经的驸马,两人漫无目的的一路南下,三月的江南暖风徐徐,日落之时十六和竹宁正收拾了行囊准备出城,离开客栈,忽见一个孕妇摔倒在地,此时大街上已是一片冷清,竟没有人去扶她,竹宁拍了拍十六的肩:“哎呀,快点儿把人家扶起来。”

      十六依言做了,将那孕妇扶起,妇人刚给十六道了谢,忽听远处传来一声疾呼:“娘子,娘子!”一个身着蓝布衣的男子打着油纸伞快步而来,“多谢公子多谢公子。”他见十六背着包袱,问道:“公子可是还没找到住的地方,这天色也晚了,不如倒舍下去将就一晚。”他想着旁边便是客栈,这话说得本是客套话。

      十六也正想拒绝,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女子声音:“好呀。”

      竹宁蹦跶着行至十六身边,笑眯眯的望着那个男子:“好呀,正好我们也没地方去,多谢先生款待。”

      男子表情一僵,但话已出口,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将身边的妇人扶好,笑道:“既然两位不嫌弃,那便随我们来吧。”

      待那两人在前面带路,十六不解的望向竹宁:“今晚,不赶路?”

      竹宁直勾勾的盯着那男子的背影:“赶路?人都找到了我只用赶着去投胎就好了。”

      十六身形一僵,找到了?原来那就是她要去报复的驸马,她喜欢极了的驸马,一直记挂到现在的男人。看着竹宁眼神里再容不下别人的样子,十六指尖动了动,忽然有一种想把她的脸掰过来,让她只看着自己的冲动。

      可是……他好像没什么资格那样做。

      随着那两人进了一座小院,院子里有三个房间,夫妇俩住一间,一个厨房,只空了一间屋子,十六与竹宁住了进去。

      深夜,作息于常人完全不同的两人都睁大着眼将互相看着,十六问:“你想,怎么,报复?”

      竹宁沉默了很久:“我不知道……但我决不让他好受,以前我明明那么喜欢他,他却……他却……”竹宁的獠牙咬破了唇角,有点血冒了出来,她突然灵机一动,“干脆,我逼着他喝我的血,把他变成僵尸好了!这样,以后我就能一直和他在一起,然后折磨他了!”

      十六放在身侧的拳头握紧,他垂着眼眸,努力去忽视心中越来越奇怪的情绪。

      “我这就去!”竹宁猛的蹭起身来,转身便要往外跳,手腕却蓦地被人抓紧,竹宁回头一看,见十六垂头坐着,声音闷闷的:“不去,行吗?”

      这还是十六第一次不让竹宁做什么事,以往他总是有求必应,竹宁奇怪的看他:“为什么?还有别的什么报复的方法吗?”

      十六摇头:“不报复,行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十六不想听竹宁提起过去,不喜欢她总是心心念念的去报复,那些过往,他希望她能忘掉。竹宁只用开开心心的和他一起走,被他背着,安心啃他的护肩就行了。

      第六章

      竹宁皱了眉头:“不行,我憋着一口气挣扎到现在,变成了这么一个怪物,如果什么都不做,那我醒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十六掌心一紧,脸上的神色有些无助:“我,一直以为……”

      竹宁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将十六的手掰开:“再等下去天就快亮了,耽搁不得,十六,等我把驸马变成僵尸之后你就可以自由了,不用再浪费生命陪着我。”

      十六脸色一白,手一用力,五根指头又一次拽住了竹宁的手腕,他力气本就大,这下较了真,即便是已经变成僵尸的竹宁也无可奈何,只听十六近乎执拗的说:“我不走,我买东西,给你磨牙。”

      竹宁有些来了火气,声调扬了起来:“不用你买,我咬驸马就行了。”

      “我不走,你也不准走。”

      竹宁气得狠狠拍他脑袋:“你发什么神经!”十六埋头挨打,一言不发,只是拽着竹宁的手腕,半分不松,等竹宁打得累了,无奈的问他,“你到底想干嘛?”

      “你不要我,我不知道,去哪儿。”十六这才抬头看竹宁,眼神中暗藏的无助让竹宁心头莫名的一阵酸软,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一种犯罪的愧疚感,她抬手想摸摸十六安慰他几句,但是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明明就是十六碍了她的事,倒还让她心怀歉意。

      她一声叹息,忽听“笃笃”两声敲门声,屋子的男主人在外面带着几分担忧的问:“请问两位出了什么事吗?”

      此时听见这个声音,十六心底一慌,手臂一使劲儿,将竹宁往怀里一拽,两只胳膊像铁臂一样将她紧紧环住,对着外面便道:“没事你走吧!”

      他这话说得顺溜,竹宁惊讶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却听门外真的传来那人转身离开的声音,竹宁心头一急,大声喊道:“站住!给我回来!”俨然是一副当初还是公主时的口吻。

      十六心慌的将她抱得更紧。

      门被推开,男主人点着灯笼照进屋里,看见十六恶狠狠的将他瞪着,他怀里抱着的那人也恶狠狠的将他瞪着,男人挠了挠头,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开罪了这两人:“二位这是?”

      “相公?怎么了?”女主人也被这半夜的打闹吵醒,她披着衣裳也走到了门口来。

      竹宁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身子猛地一挣扎,如泥鳅一般逃离十六的禁锢,双腿并拢,大跳两步,直直向那妇人扑去,男主人大惊,忙将自己的妻子往怀中一抱,退到院子里,躲开了竹宁的突然袭击,他大怒:“你要做什么!”妇人也是一脸惊惶,忙问:“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十六也忙起身追了出去,他准备上前制住竹宁,竹宁此时的眼瞳如血,躲开十六,再接再厉的扑向那妇人,嘴里大喊着:“驸马!你还我命来!”

      十六一惊,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那夫妇二人脸上神色更为诧异:“驸……驸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